設置
書頁

0037 聯手抗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黃裳跟墮落不同,他幾乎沒有學過任何的戰斗技巧,更不懂得如何使用“長槍”這種冷兵器,所以他心里也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他想要跟舔食者戰斗,那唯一能夠依仗的就是他那超強的身體素質。

    至于異能……在經歷過之前對付狗王倫時的反噬之后,黃裳是絕對不可能再冒險用異能來對付舔食者了。

    畢竟舔食者的實力肯定在狗王倫之上,如果他貿然對其使用異能的話,那就不是拼命,而是找死了!

    “殺!”

    此刻,在全力爆發之下,黃裳也展現出了驚人的速度,整個人就像是一道閃電一般瞬間穿過了七八米的距離,來到了那舔食者的面前,并猛地推動手中的“長矛”朝著舔食者狠狠地刺了過去!

    嗖!

    對于黃裳這個曾經讓自己吃了大虧的敵人,舔食者的內心除了仇恨之外還有著一絲忌憚,所以此刻面對黃裳的全速突刺,舔食者也并沒有選擇跟黃裳硬碰硬,而是用四足并用,在地上猛地一蹬。

    下一刻,伴隨著一陣劇烈的破空聲響起,這舔食者龐大的身軀也如同一道血色幻影一般瞬間離開了原地,以極快的速向著右邊電射而去,避開了黃裳的攻擊,同時它嘴里的長舌也是電射而出,以驚人的速度朝著黃裳狠狠刺去!

    顯然,這個狡猾的怪物是準備利用自己速度上的優勢來對付黃裳等人。

    砰砰砰!

    然而就在舔食者避開黃裳突刺,同時長舌激射而出,襲向黃裳的瞬間,急促的槍鳴卻再度響了起來,隨后三顆子彈也是以極快的速度劃破夜空,精準的打在了舔食者那迅猛如電的長舌上。

    鐺!鐺!鐺!

    在經過了這些天的吞噬和暴雨的強化之后,舔食者的長舌也已經變得比鋼鐵更加堅硬,所以即便是穿透力極強的鋼芯穿甲/彈,此刻打在舔食者的長舌上也沒有產生太大的效果,僅僅只是發出了一陣劇烈的金屬撞擊聲,甚至還碰撞出了點點火花,然后便被舔食者的長舌所擋下。

    不過舔食者的長舌畢竟是舔食者身體最敏感的部分,所以這三顆子彈雖然沒能給他造成太大的傷害,但也讓它疼得長舌一顫,然后猛地將長舌縮回口中。

    “這鬼東西速度更快了,必須想辦法讓它慢下來!”

    與此同時,借著墮落三槍擊中舔食者長舌,令其微微一頓的空擋,黃裳的眼中也是閃過一絲精芒,隨后同樣方向一轉,繼續向著舔食者沖了過去,同時左手一伸,抓起地上一只變異犬的尸骸,猛地一甩,便朝這那舔食者砸了過去。

    嗖!

    舔食者的速度快,反應更快,所以幾乎就在黃裳將變異犬尸骸投擲而來的瞬間,那舔食者也是再度加速變向,直接避開了那個變異犬的尸骸,并主動朝著黃裳沖了過去!

    而在前沖的過程中,舔食者也在不斷變向,整個身軀就像是一道血色閃電一般,在雨夜中不斷穿梭,讓人難以瞄準!

    它可以感覺得到暴君正在逐步逼近,所以它必須要速戰速決,趕在暴君抵達之前除掉這些家伙!

    “來啊!”

    黃裳也沒指望過剛剛那一下就能打中舔食者,所以此刻看到舔食者避開那變異犬尸骸,朝自己沖來,他的臉色也沒有任何變化,只是瞳孔一縮,然后抓緊手中“長槍”,主動朝著舔食者迎了過去!

    如果只是硬碰硬的話,那他未必就會怕了這舔食者!

    嗖!

    然而黃裳終究還是低估了舔食者的狡猾和強大!

    就在黃裳和舔食者距離越來越近,眼看就要沖殺在一起的瞬間,那舔食者卻忽然一躍而起,只是他躍起的方向卻并不是黃裳所在的位置,而是它旁邊的一顆大樹!

    嘭!

    舔食者的速度極快,幾乎只是一個眨眼的時間便飛躍到了那顆大樹的面前,可它卻并沒有上樹,反而是在大樹上猛地一蹬,整個身軀再度加速,從另外一個方向朝著黃裳撲了過來!

    “什么?!”

    黃裳也沒有想到舔食者居然還會這種詭異的攻擊方式,以至于處于前沖狀態,將大部分力量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前方的他一時間幾乎沒能反應過來,最后只能勉強橫起手中的金屬傘棍,朝著舔食者贏了過去!

    鐺!

    黃裳的力量或許不比舔食者弱,但也絕對不會強出太多,此刻他臨時變招,重心不穩,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甚至不到一半,又怎么可能應付的了舔食者的全力撲殺呢?

    剎那間,只見伴隨著一陣劇烈的金屬撞擊聲響起,勉強橫過傘棍護身的黃裳也是被舔食者直接撲倒在地,甚至就連他手中的空心傘棍都被舔食者那鋒銳如刀的利爪直接斬斷,隨后那利爪更是順勢而下,狠狠地抓在了黃裳的胸膛上!

    噗嗤!

    盡管舔食者利爪上的力量已經被那鋼鐵傘棍消耗了大半,但剩下的力量卻依舊讓它那鋒銳的利爪輕易撕碎了黃裳胸前的肌肉,留下了一個猙獰而巨大的傷口,幾乎將黃裳整個胸膛都給切開!

    可舔食者的攻擊卻還沒有結束!

    在撲倒黃裳,將黃裳胸膛血肉撕開的瞬間,那舔食者也是張開大嘴,朝著黃裳的腦袋狠狠地咬了過來!

    “給我滾開啊!”

    胸口處傳來的劇痛,以及近在咫尺的血盆大口,讓黃裳渾身的汗毛幾乎都豎了起來,同時對死亡的恐懼也讓他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和反應,怒吼一聲,右手猛地的用力,抓緊那從中斷裂的半截傘棍,便狠狠的砸在了舔食者的頭上!

    嘭!

    正如黃裳低估了舔食者的速度和變向能力,從而幾乎將自己陷于死地一樣,舔食者也大大低估了黃裳的實力。

    它根本沒有想到,黃裳此刻的力量和反應居然會比幾天前強那么多,甚至能夠在這種幾乎必死的情況下發起反擊!

    也正因為如此,下一刻,伴隨著一陣沉悶的撞擊聲響起,那原本壓在黃裳身上的舔食者也是被黃裳這全力一擊打得頭破血流,甚至連身體都踉蹌了一下!

    而趁此機會,黃裳也是猛地曲起右腿,然后狠狠地蹬在了那舔食者的身上。

    嘭!

    舔食者的身軀雖然龐大,但卻并不算太重,所以此刻在黃裳的全力猛踹之下,這舔食者也是被直接踹離了黃裳的身體,重重的落在了一旁的地面上。

    而與此同時,一直在旁邊尋找機會的劉鑫也是沖了過來,然后趁著那舔食者沒有爬起,直接一把抓住了舔食者那距離他較近的后腿,全力催動了寒冰異能。

    咔咔咔!

    冰系異能的威力還是相當可怕的,此刻只見在劉鑫全力催動之下,舔食者那肌肉高聳的右腿上也迅速結出了一層厚厚的冰霜,而且這冰霜還在繼續蔓延,大有一舉將舔食者凍結之勢!

    戰斗就跟下棋一樣,往往是一步錯步步錯,對黃裳力量的低估讓舔食者錯過了獵殺黃裳的最佳時機,甚至還讓自己落入到了被動的局面之中!

    不過舔食者的實力畢竟擺在那里,劉鑫的冰系異能連狗王倫都沒能殺死,又怎么可能殺得了舔食者?

    嘶!

    只見就在劉鑫將冰霜布滿了舔食者的右腿,并且還在繼續催動異能的同時,那舔食者也已經反應了過來,隨后嘶吼一聲,被冰封的右腿猛地往一蹬,直接將劉鑫給踹飛了出去。

    不過與此同時,舔食者右腿上那被凍結的血肉也是因為這一下的爆發而猛地爆開,無數被冰晶覆蓋的肉塊四處濺射,讓它整個右腿都縮水了一截。

    可這還沒有結束!

    “給我去死吧!”

    下一刻,伴隨著一聲厲喝,胸口血肉被徹底撕裂,幾乎已經變成一個血人的黃裳也是厲喝一聲,強忍著胸口處的劇痛,抓緊手中的半截傘棍,縱身而起,然后拼盡全力將帶著尖頭的半截傘棍狠狠地刺在了舔食者受傷的右腿上!

    他心里很清楚,想要戰勝舔食者,那么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限制它的速度,而如今剛好有這么一個機會擺在他的面前,那他又怎么可能會錯過!

    噗嗤!

    在黃裳的全力猛刺之下,舔食者那因為被嚴重凍傷而導致防御下降的小腿也是直接被那半截短矛所刺穿,從中激射出大量的暗紫色尸血。

    不過與此同時,那舔食者也再度發出一聲嘶吼,然后身體猛地一擺,那完好無損的左腿也是順勢一蹬,鋒銳的利爪直接朝著黃裳斬了過來!

    “該死!”

    面對狠狠斬來的利爪,黃裳瞳孔一縮,然后立刻松開那刺了舔食者右腿的半截傘棍,并揮起另外半截傘棍,朝著那舔食者的利爪迎擊而去。

    鐺!

    然而舔食者的利爪是何等鋒銳,又豈是區區半截空芯傘棍就能抵擋得了的?

    所以下一刻,伴隨著一陣劇烈的金屬撞擊聲響起,黃裳手中的半截傘棍也再度被舔食者的利爪斬斷,隨后那利爪更是狠狠的斬在了黃裳的身上,直接在一陣血花的飛濺之中將黃裳給掃飛了出去,最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嘶!

    而在掃飛了黃裳之后,那舔食者也是再度發出一聲嘶吼,甚至不顧右腿上的傷勢,便再度縱身而起,朝著落在不遠處,渾身是血的黃裳沖了過去,顯然是想要趁著黃裳重傷未起的機會一舉將其撕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