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36 活死人,肉白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媽蛋,這鬼東西怎么這么厲害!”

    就在黃裳將“判官筆”刺入狗王倫心臟,吸取狗王倫力量的同時,正在跟舔食者激戰的墮落心中也是叫苦不迭。

    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會有如此可怕的怪物,如果不是他在這次暴雨中突然覺醒了異能,實力大增的話,只怕他如今早就已經被這個怪物給撕成碎片了。

    可即便如此,他此刻的壓力也是無比巨大,而且異能反噬所帶來的身體負擔也在越來越重。再這么下去的話,只怕他也撐不了多久了!

    嗡!

    可就在這時,一道道刺眼的白光卻忽然從黃裳躺著的地方爆發而出,幾乎照亮了半個夜空,同時也讓墮落心中一驚。

    “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著那璀璨白光中緊握判官筆的黃裳,墮落的瞳孔頓時一縮。

    他是真正的戰斗專家,不僅擅長戰斗,同時對于戰場也有著極強的觀察能力。所以他雖然沒有親眼看到黃裳跟狗王倫的戰斗過程,但憑借現場的戰斗痕跡以及周圍那些變異犬和狗王倫的尸體,他也能大概推算出黃裳的實力,知道這家伙絕對不簡單。

    只是黃裳剛剛明顯已經深受重創,命不久矣,所以墮落也并沒有太把這個必死之人放在心上。

    可現在看起來,他似乎還是小瞧了那個家伙啊!

    “逆轉生死!”

    “活死人,肉白骨!”

    而另一方面,伴隨著狗王倫心臟中的強大力量被判官筆瘋狂吸收,黃裳感覺自己跟那判官筆之間的聯系似乎也正在變得越來越緊密,特別是當判官筆將狗王倫的力量徹底吸盡的那一刻,這種聯系也終于突破了極限,讓他如同掌握了某種本能一般,瞬間掌握了判官筆的真正用法。

    也正因為如此,下一刻黃裳也忽然深吸一口氣,握緊手中判官筆,用力一揮,厲喝出聲。

    嗡!

    伴隨著黃裳這一聲厲喝,判官筆那白玉般的筆桿上突然綻放出一道璀璨的白光,隨后這白光激射而出,一分為二,分別化為兩個“生”字,融入到了黃裳和他旁邊那已經徹底失去知覺,甚至幾乎快要斷氣的劉鑫身上。

    而接下來,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就在那兩個“生”字融入的體內的下一刻,黃裳和劉鑫的身上也忽然閃爍起了點點白光。而在這白光的籠罩中,他們身上那猙獰而可怕的傷勢居然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了起來,甚至就連劉鑫那被狗王倫砸得塌陷下去的胸膛,也仿佛是被某種力量給重塑了一般,一點一點的恢復如初!

    3秒!

    從重傷瀕死到傷勢痊愈,黃裳和劉鑫最終居然只用了短短的三秒鐘時間,不僅如此,此刻甚至還有一股股強大的生機在他們體內流竄,讓他們原本幾近透支的體力重新變得充盈了起來!

    “靠,這是開掛了吧?!”

    看到這一幕,墮落也忍不住大吃一驚。

    就算是以他們“公司”最新研究出來的“神農3號”也絕不可能在短短幾秒的時間里面讓這兩個重傷瀕死的家伙恢復如初吧?

    這到底是什么力量,居然如此強大!

    “陰陽生死之力,果然名不虛傳!”

    而與此同時,感覺到體內那充盈的力量和勃勃生機,黃裳的眼中也是閃過一絲精芒。

    盡管他體內所擁有的陰陽生死之力只不過是個盜版中的盜版,其威能只怕還不如正版的萬分之一,而且他還無法動用其中的陰陽之力,只能勉強使用生死之力,但即便如此,這股力量的強大卻還是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過越強大的力量使用時所要付出的代價也就越大,如今黃裳和劉鑫雖然已經恢復了傷勢,甚至連耗盡的體力都恢復如初,但判官筆從狗王倫體內所吸取的力量也幾乎消耗了四分之三,只剩下了最后一點力量。

    想到這里,黃裳就不由得一陣心痛。

    要知道這份力量不僅僅是相當于數百只喪尸力量的總合,而且更重要的是這種力量的純粹和強大程度也遠不是一般喪尸體內能量所能相媲美的。

    若是他能完全吞噬掉這股力量的話,那除了會讓他實力大增之外,日后他在突破《谷衣鍛體術》的時候更是能夠憑借這股純粹的力量來打破瓶頸,從而將谷衣鍛體術修煉至大成境界。

    可現在,這一切都沒了!

    只是現在可不是心痛的時候,因為此刻那舔食者似乎也被黃裳身上發生的異變所驚動,突然停止了對墮落的攻擊,一個后躍拉開了距離,然后將目光從黃裳和劉鑫的身上掃過。

    而當它那血紅色的目光掃過黃裳的面龐之時,它的瞳孔也是驟然一縮,隨后一股濃郁而暴虐的殺機從中浮現出來!

    它記得這張臉!

    就是這個家伙弄斷了它的舌頭,讓它吃盡了苦頭!

    “呵,又見面了啊!”

    看到舔食者眼神的變化,黃裳冷冷一笑,眼神也變得無比凝重了起來。

    “臥槽,發生什么事了,我不是應該死了么,難道剛剛的一切都是幻覺?還是我現在已經死了?”

    而與此同時,一旁的劉鑫也是蘇醒了過來,看著幾乎完好無損的自己,他頓時大吃一驚,然后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轉頭對著黃裳說道:“哥,這是……我靠,舔爺!”

    原來,直到此刻劉鑫才看到不遠處的舔食者,隨后表情一滯,驚呼出聲,額頭上更是滲出點點冷汗。

    跟狗王倫相比,舔食者才是他這個《生化危機》腦殘粉的夢魘和陰影啊!

    “現在不是廢話的時候,必須先想辦法盡快解決這個舔食者,然后離開這里!”

    黃裳搖了搖頭,甚至連目光都沒有從舔食者身上移開,凝聲說道:“再拖下去,等暴君趕過來的話,那我們就別想走了!”

    他記得暴君和舔食者是同時進入國防科大的,而就算暴君的速度不如舔食者,但算算時間的話,現在也差不多快要趕到這里來了。

    也正因為如此,黃裳下一刻也是直接對著墮落叫道:“怎么樣,不干掉這個家伙的話,我們誰也走不掉,要不我們合作一把?”

    “好啊,您先請!”

    聽到黃裳的話,墮落點了點頭,然后一邊給打空了子彈的手槍換了個彈/夾,一邊對著黃裳說道:“畢竟我可沒有蟑螂先生您那種小強一樣的生命力,所以能者多勞,還是蟑螂先生您先上吧,我保證會在一旁支援您的。”

    墮落是個殺手,而殺手從來都不會輕易相信他人,更何況是一個陌生人,所以此刻他自然不會率先動手。

    “好!”

    黃裳本就料到墮落不會輕易出手,所以此刻聽到墮落的話他也沒有生氣,反而點了點頭,幾步走到路旁的哨崗邊,直接將哨崗上的大型遮陽傘給拔了出來,然后深吸一口氣,用力抓住那遮陽傘的傘骨和傘面,猛地一扯。

    刺啦!

    剎那間,伴隨著一陣沉悶的撕裂聲響起,那遮陽傘的傘面和傘骨就這么直接被黃裳扯了下來,只剩下了那足足有兩米多長的鋼鐵傘棍留在了黃裳的手里。

    他之前所用的消防斧早已報廢,現在又沒有合適的武器,所以只能勉強拿這個東西來代替了。

    “呼!”

    下一刻,黃裳深吸一口氣,雙手緊握那鋼鐵傘棍,將傘棍底部用來固定的尖頭對準了那舔食者,就像是緊握著一支長矛一般,厲喝出聲:“我上了!”

    話音落下,黃裳也是猛地蹬地,全身力量驟然爆發,整個人就像是一道閃電一般,主動朝著那舔食者沖了過去!

    他心里清楚,以舔食者跟他之間的舊怨,就算是劉鑫先動手,那舔食者說不定也會轉過頭來全力對他發起進攻,既然如此,那他還不如主動出擊,牽制舔食者,然后由劉鑫和墮落配合他進行戰斗!

    也唯有如此,他們才有可能在暴君趕到之前干掉這個可怕的怪物,然后逃離這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