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34 強援,保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該死,難道要死在這些東西的手上?”

  看著周圍那幾只虎視眈眈,并且正在試探性逼近的變異犬,以變異犬及后方的十幾二十個喪尸,黃裳的心中也頓時感到濃濃的不甘。

  他知道,如今這些變異犬之所以沒有立刻發起進攻,只不過是被那個扭曲怪人的死給震懾到了而已,但這種震懾根本維持不了多久,一旦這幾只變異犬沖上來,那他跟劉鑫就死定了!

  可問題是,此刻無論是他還是劉鑫都受傷太重了,甚至連動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變異犬和喪尸距離他們越來越近!

  無論是喪尸還是變異犬對于新鮮血肉都有著強烈的渴望,特別是劉鑫和黃裳這種異能者的血肉,對于它們而言更是無法抵擋的誘惑。

  所以在確定了劉鑫和黃裳已經無法動彈之后,那幾只變異犬也終于按耐不住嗜血的渴望,齊齊縱身而起,瘋狂的朝著劉鑫和黃裳沖了過來!

  “結束了!”

  即便黃裳再怎么不甘,不想放棄,可面對這等絕境,他最終還是無奈的嘆了口氣,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然而,預想之中的劇痛和撕咬卻并沒有到來,反而是一陣密集的槍聲驟然響起!

  砰砰砰砰!

  驟然響起的槍聲又快又急,但聽起來又跟自動步槍連發時的槍聲有所不同,更像是電影《敢死隊》里面史泰龍拿手槍快速射擊時的槍聲。

  聽到這急促的槍聲,原本已經閉門等死的黃裳也是立刻睜開了眼睛,隨后,讓他難以置信的一幕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只見此刻,一個身穿黑色緊身戰斗衣,身材勻稱,甚至可以說是有點消瘦的黑發青年居然詭異的出現在了這片戰場之上,并且與那些喪尸和變異犬激戰了起來。

  不,這不是激戰,而是屠殺——一場極具效率的屠殺!

  只見這個黑發青年的右手正拿著一把沒有半點反光,看上去甚至不像是用金屬材質構成的手槍與這些喪尸和變異犬作戰。他的槍法是如此的快和準,僅僅是一個眨眼的時間便連續射擊了十多發子彈出去,而且每一發子彈都精準的命中了那些喪尸和變異犬的頭顱,以至于那些喪尸和變異犬甚至還沒來得及發起進攻,便已經躺下了一片!

  可這僅僅是個開始!

  在瞬間射殺了七八只喪尸和三只變異犬后,這黑發青年似乎也打空了子彈,然后右手在槍上輕輕一按,彈/夾便自動退了出來,隨后他又將已經退出了彈/夾的手槍往腰間一插,便直接將腰間的備用彈/夾插入了手槍之中,完成了裝彈。

  不過他裝彈的速度雖然已經極快,但此刻卻依舊有兩只變異犬抓住機會沖了過來,然后一躍而起,企圖將他撲到!

  可面對這兩只變異犬的迅猛突襲,這個看起來甚至最多才二十歲左右的黑發青年卻沒有露出半點緊張或者畏懼之色,而是后退兩步,身形一側,在避開一只變異犬撲咬的同時,一技鞭腿狠狠的掃在了另外一只變異犬的頭上。

  讓人震驚的是,這個黑發青年看似消瘦的身體里面卻蘊含著極為可怕的力量。剎那間,便見伴隨著一陣沉悶的撞擊聲響起,那變異犬的頭顱居然就這么直接被那黑發青年踢爆,大量血液混雜著腦/漿一起飛濺而出,甚至有不少撒落在了那個黑發青年的身上。

  可就算身上沾滿了腥臭的尸血和腦/漿,這黑發青年的神色卻依舊沒有任何變化,反而飛快地回手一槍,將那只被他躲過的變異犬爆頭,然后再繼續對準其他幾只變異犬和喪尸,迅速扣動扳機。

  幾秒過后,剩下的十來只喪尸和兩只變異犬也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整個戰場上再沒有一個還能站著的敵人。

  而此刻,距離第一聲槍響,也還不過用了短短幾十秒的時間而已!

  “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看著那黑衣青年以驚人的效率瞬間殺光了這二十多只喪尸和五只變異犬,黃裳的心中也是一驚。

  雖然從開始到現在,這個黑衣青年出手的時間加起來還不到一分鐘,但他所展現出來的槍法,反應,速度以及力量卻都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驚人甚至是堪稱恐怖的程度!

  甚至就連修成了谷衣鍛體術的黃裳,也不敢保證自己能在速度和力量方面超過這個黑衣青年!

  更重要的是,也是直到此刻黃裳才發現,這個黑衣青年剛剛之所以一直只用右手作戰,并非是因為他左手有問題時,而是因為在他的左手上居然端著一碗……臭豆腐?

  這是什么鬼?

  在這種危急時刻,這家伙居然還有心情吃臭豆腐?

  “喲呵,居然還沒斷氣?命夠硬的啊,可以跟蟑螂比一比了……”

  與此同時,那黑衣青年也注意到了渾身是血的黃裳,眼中頓時閃過一絲詫異之色,然后一邊用碗里的竹簽插起一塊臭豆腐塞進嘴里,一邊問道:“對了,蟑螂先生,知道王鋒在哪嗎?”

  “王鋒是誰?”

  聽到黑衣青年的話,黃裳頓時愣了一下。

  “王鋒,就是王少……”

  就在這時,一個有些虛弱的聲音也忽然傳來,隨后便見臉色蒼白的劉青帶著劉鑫的母親,在兩個警衛員的保護下走了過來。

  盡管剛剛所有的變異犬都在圍攻黃裳和劉鑫,沒有對劉青等人發起進攻,但那些從四周匯聚而來的喪尸卻依舊給他們帶來了慘烈的傷亡。短短的片刻戰斗,不僅讓他們幾乎耗盡了自己的彈藥,更是讓他們犧牲了很多人,如果不是這黑發青年及時出現,解決了所有的喪尸和變異犬的話,只怕如今劉青等人也早已葬身尸口了。

  此刻,看了一樣躺在血泊中,深受重創的黃裳,和已經幾乎快要斷氣的劉鑫,劉青的眼中也是閃過一絲濃濃的悲拗之色,但他最終卻還是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深吸一口氣,對著那黑發青年說道:“你是什么人,找王少干什么?”

  在劉青看來,以黃裳和劉鑫現在的傷勢只怕已經是沒救了,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反而是弄清楚這個黑發青年的來歷,看看他到底是敵是友,能不能幫他們度過此劫,把病毒血清送出去!

  “我是王鋒他爸請來保護他的。”

  看到劉青似乎知道王少的下落,那黑發青年也是毫不客氣的問道:“好了,別廢話,快告訴我,王鋒在哪!”

  “王少帶著另外一群人從足球場的方向突圍,想要去停機坪駕駛飛機離開,不過他們好像遇到了變異喪尸中的舔食者,現在估計已經是兇多吉少了。”

  雖然這黑發青年的態度不太好,但劉青卻并不介意。

  畢竟這黑發青年剛剛才救了他們,而且他也不想得罪這個實力深不可測的家伙。

  “該死!”

  聽到劉青的話,黑發青年臉上也頓時浮現出一絲懊惱之色:“早知道就不溜出去了,這下好了,這個任務白做了!”

  他是王鋒父親花費了很大代價從“公司”里請來的保鏢,專門負責保護王鋒的安全。只不過他一直隱藏在暗處,就連王鋒自己都不知道罷了。

  一路上他一直保護著王鋒的安全,沒有讓其受到半點威脅,只是這兩天王鋒住進了國防科大,而且還有幾個警衛員隨身保護,他想著應該不會有問題,這才溜了出去,想找機會嘗一嘗C市的美食。

  畢竟對于他而言,品嘗美食可以說是他這一生最大,也是唯一的愛好了。

  可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

  想到這里,這黑發青年也不由得將目光移到了手中的那碗臭豆腐上,然后搖了搖頭,將碗里的最后一片臭豆腐塞進嘴里,狠狠地咀嚼了起來。

  如今C市幾乎成為了一座死城,以后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吃得上這種特色美食了,反正王鋒已經死了,后悔無用,索性還不如吃個痛快。

  只是如果王鋒在天有靈,知道自己是因為一碗臭豆腐而死的話,只怕他也會死不瞑目吧……

  “既然你保護王鋒的任務已經失敗,那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接下一個新的任務?”

  劉青身居高位多年,眼力自然不差,所以此刻他也幾乎可以斷定,這個黑發青年絕對不是官方的人,而是類似于某種私人保鏢的存在。

  也正因為如此,下一刻劉青也是深吸一口氣,對著那黑發青年,神色嚴肅的說道:“我以我的名義保證,只要你能保護我們離開這里,那不管王家給你多少報酬,我都會一分不少的給你,甚至會更多!”

  “有意思……”

  聽到劉青的話,那黑發青年淡淡一笑:“劉將軍的信譽還是很有保證的,好,這個任務我接了。”

  或許是因為面前的人身份變成了自己雇主的原因,這黑發青年的態度也一下好了很多,甚至還做了個自我介紹:“自我介紹一下,黑火公司,黑桃A,愿意為你效勞。當然,你也可以叫我的名字——墮落!”

  他既然是王鋒的隨行保鏢,那他對于國防科大和劉青的資料自然也不會陌生,同時他也非常清楚,劉青的確是付得起這個價錢的。

  也正因為此,此刻這個黑發青年也是感到一陣竊喜。如果能完成劉青這個任務的話,“公司”那邊應該也能有個交代了。

  而且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完成這個任務應該不算太難。

  這簡直就是天降的好事啊!

  然而,也不知道是該說劉青等人今天運氣不好,還是這個黑發青年的運氣太差。

  只見就在這黑發青年接下了新任務的同時,一道血影也忽然劃破夜空,重重的落在了他們的前方,發出一聲悶響。

  舔食者,這個可怕的殺戮機器,終于在殺光了鷹鉤鼻等人之后趕了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