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33 瀕死,慘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說實話,到現在為止黃裳都沒有搞清楚那所謂的陰陽生死之力到底是什么東西,他唯一知道的是,這種力量非常的詭異,也非常的強大。

  此刻,只見在那種詭譎黑霧的籠罩下,那扭曲怪人不僅渾身血肉在逐步枯敗,干癟,而且它還仿佛是在承受著某種極為可怕的折磨和痛苦一般,在黑霧之中瘋狂的慘叫和掙扎,以至于甚至都沒有發現黃裳正在快速向它沖來!

  “趁你病要你命!”

  看到那扭曲怪人居然沒注意到自己,黃裳的心中也是一喜,然后深吸一口氣,右腿猛的蹬地,整個人就像是一只靈猿一般一躍而起,直接跳到了那扭曲怪人的背后,最后用左手手死死的鎖住了這個扭曲怪人的脖子!

  如今劉鑫那邊雖無致命危險,但也暫時廢掉了戰斗力,而稍遠處的劉青等人則更是被尸群逐步包圍,自身難保,在這種情況下他也只能靠自己了。

  只是他現在手無寸鐵,甚至就連那黑白毛筆也因為他透支異能而崩潰消失,所以想要干掉這個扭曲怪人,那就只有一個辦法!

  噗嗤!

  下一刻,還不等那扭曲怪人從劇痛中回過神來,黃裳便已經伸出自己的右手,抓住了扭曲怪人后腦處那消防斧的半截斧柄,用力向外一扯。

  在黃裳蠻力的拉扯下,那本已深深卡入扭曲怪人后腦的消防斧就這么直接被他拔了出來,同時伴隨著一陣沉悶的撕裂聲響起,一股股混雜著腥臭腦/漿的紫紅色尸血也是從那扭曲怪人后腦的傷口中噴涌而出!

  從后腦處傳來的劇痛讓那扭曲怪人瞬間驚醒了過來,隨后狂吼一聲,揮起巨大的右臂,反手便抓向了位于他背后的黃裳,企圖把黃裳給拉下來。

  然而尷尬的是,由于這個扭曲怪人的右臂已經完全變異,長滿了肉瘤,甚至連手指都徹底扭曲變形,根本無法合攏,所以你讓他用巨臂橫掃敵人還可以,可讓他把背后的黃裳抓下來,一時間似乎還真難以做到。

  更何況,此刻黃裳還死死勒住了他的脖子!

  “給我去死吧!”

  而就在這扭曲怪人第一次嘗試失敗,沒能抓住黃裳的時候,黃裳也已經咬緊牙齒,將那半截消防斧當做短柄斧使用,拼盡力氣,狠狠地砍在了扭曲怪人后腦處那不斷噴出血液的傷口上。

  噗嗤!

  這扭曲怪人后腦處的傷口本就已經極為嚴重,此刻在黃裳全力劈砍之下更是傷上加傷,傷口再次擴大,更多的血液和腦/漿也從中狂涌而出,噴了黃裳一身。

  然而這個扭曲怪人的生命力實在是頑強得可怕,哪怕是受到如此重創,甚至是連腦/漿都流了出來,他此刻居然還依舊沒有斃命,反而還在劇痛的刺激下瘋吼一聲,巨大的右臂也是改抓為錘,重重的砸在了黃裳的身上。

  盡管這扭曲怪人已經深受重創,力量大減,但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這含怒一擊也依舊爆發出了極為可怕的力量,砸在黃裳身上,讓黃裳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個巨大無比的鐵錘給狠狠砸中一般,一股難以言喻的劇痛瞬間從他背部蔓延開來,然后直入內腑,令他忍不住狂噴出一口鮮血!

  可即便受到如此重創,甚至連腦袋都感覺到一陣眩暈,黃裳也依舊沒有松開自己的左手,反而咬緊牙齒,拼命的勒住那扭曲巨人的脖子,讓自己不至于從這家伙的背后滑落下去,同時右手也再度揮起那半截消防斧,又一次砍在了那扭曲怪人的后腦上。

  再一次的重擊,讓那扭曲怪人后腦處的傷勢被進一步加重,甚至連頭骨都被砍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缺口,如果繼續下去,那么最多只需要再這么劈砍幾次,黃裳便能徹底把這個家伙的后腦劈開,置它于死地!

  可哪有那么容易!

  或許是感覺到了死亡的逼近,那扭曲怪人也變得愈發瘋狂了起來,并再一次揮起巨臂,重重的砸在了黃裳的身上。

  在這扭曲怪人的重擊之下,黃裳也再度狂噴出一口鮮血,甚至他的體內還響起了清脆的骨骼碎裂聲,顯然已經有骨頭被這扭曲怪人給砸斷了!

  但是事到如今,黃裳卻依舊沒有了其他的選擇,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硬撐著這一口氣,然后繼續揮起消防斧,砍在了那個扭曲怪人的后腦之上。

  而那扭曲怪人顯然也不會坐以待斃,所以他也一次次揮起巨臂,砸在了黃裳的身上,企圖將這個該死的家伙砸成肉醬!

  一時間,這場戰斗變得無比慘烈起來。而接下來,就要看是黃裳先砍死這個扭曲怪人,還是這個扭曲怪人先錘死黃裳了!

  生死,勝負,馬上就要揭曉!

  然而,戰斗從來都不是公平的!

  汪!汪!

  只見就在黃裳跟這扭曲怪人以命搏命之際,一陣劇烈的犬吠卻忽然響起,隨后兩只體型巨大的變異犬也突然從黃裳身后沖了過來,然后一躍而起,一左一右,張開大嘴便咬在了黃裳的背上和腿上!

  噗嗤!噗嗤!

  黃裳此刻一只手要鎖住那扭曲怪人的脖子,一只手還要拿著斧頭,再加上他本已被那扭曲怪人所重創,所以此刻他根本騰不出手,也沒有力量來對付這兩個變異犬了。

  也正因為如此,下一刻,伴隨著一陣沉悶的撕裂聲響起,黃裳的右腿和背部也直接被那兩只變異犬撕扯下了大片的血肉,一陣陣劇痛和虛弱開始如同海潮一般涌來,讓他幾乎快要暈厥過去。

  “皇上!”

  但就在黃裳幾乎已經快無計可施,快要暈厥過去的同時,右臂染血,臉色蒼白的劉鑫卻是忽然沖了過來,然后猛地一腳踹飛了一只變異犬,并用自己沒有受傷的左手抓住了另外一只變異犬,寒冰異能驟然發動。

  剎那間,便見一股寒氣從劉鑫的左手中激涌而出,直接將那只變異犬凍成了冰雕!

  可還不等劉鑫松口氣,那扭曲怪人卻已經狂吼一聲,揮起巨臂,如同打樁子一樣,狠狠的砸在了劉鑫的身上!

  劉鑫的身體素質雖然比普通人要強上很多,但跟黃裳相比卻遠遠不如,此刻又怎么可能扛得住這扭曲怪人的含怒一擊。

  剎那間,便見伴隨著一陣沉悶的撞擊聲響起,劉鑫整個人也是直接被那扭曲怪人一拳砸倒在地,體內更是響起了一連串的骨骼碎裂聲,同時他的嘴里也狂噴出大量的鮮血!

  而在一拳重創了劉鑫了之后,那扭曲怪人也準備再度對黃裳發起進攻。

  可就在這時,它卻忽然感覺到有一股極致的寒意涌入了他的右臂,讓他整個右臂都迅速變得麻木了和僵硬了起來。

  他低頭一看,卻見那個幾乎被他砸癟的小家伙居然沒有死,而且還將雙臂按在了自己的右臂之上,令自己的右臂上迅速結出了一層冰晶,幾乎變得難以動彈!

  “皇上,殺了他啊!”

  與此同時,劉鑫也拼著自己最后一絲力氣,狂吼出聲。

  “給我去死啊!”

  看到劉鑫的整個胸膛幾乎都被那扭曲怪人砸癟,重傷瀕死,黃裳也是雙目充血,狂吼一聲,然后奮起自己最后的力量,揮起消防斧,狠狠地砍在了那扭曲怪人的后腦上。

  咔嚓!

  在黃裳這最后一擊之下,扭曲怪人那本已經傷痕累累的頭骨也終于到了極限,在一陣清脆的骨骼碎裂聲中被黃裳這一斧徹底劈碎,而隨后那因為一次次劇烈碰撞而遍布豁口的消防斧也是長驅直入,狠狠地捅入到了那扭曲怪人的后腦深處,徹底絞碎了他的大腦!

  而隨著大腦被黃裳徹底絞碎,那扭曲怪人的身體也是猛地一顫,隨后如同推金山倒玉柱一般,重重的摔在了血泊之中!

  與此同時,已經徹底脫力的黃裳也終于無力的松開了自己的左手,摔在了一旁。

  在他身邊,是同樣躺在血泊之中,呼吸已經變得極為微弱,胸口凹陷,仿佛隨時都有可能死去的劉鑫!

  他們終于勝利了!

  但這卻是一場幾乎讓他們無法承受代價的慘勝!

  又或者說,這根本不算勝利!

  因為此刻他們雖然殺了那扭曲怪人,但旁邊卻還有幾只變異犬在虎視眈眈,而在那變異犬的后方,更有為數不少的喪尸也正在朝著他們匯聚而來!

  而以黃裳和劉鑫目前的狀態,此刻別說是繼續戰斗了,只怕就算是想要保住這條性命都不一定能做到!

  死亡的陰影,再度籠罩在了他們的頭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