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27 禍水東引,兵分兩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宿主,把斷舌交給他!”

    就在黃裳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把斷舌交出去的時候,系統的聲音再度從他腦海中響了起來:“系統偵測到舔食者正在高速逼近,到時候它如果感知到斷舌上的氣息,肯定會將宿主列為第一攻擊目標。這條斷舌,已經不再安全!”

    “臥槽!”

    聽到系統的話,黃裳也立刻反應了過來。

    對啊,這截斷舌可是他從那只舔食者身上弄下來的啊,平時對付普通喪尸的時候自然可以當做保命符,可如今舔食者這個正主來了,那這保命符也立刻要變成催命符了!

    意識到這一點后,黃裳恨不得立刻將這截斷舌扔給那鷹鉤鼻,可為了不讓那鷹鉤鼻起疑心,他最終還是深吸一口氣,露出一絲不甘和憤慨之色,咬牙切齒的說道:“好,你贏了,拿著這截斷舌快點滾吧!”

    說完,他才將那截斷舌狠狠地扔到了那鷹鉤鼻的身邊。

    “哈哈,多謝了!”

    看到黃裳真的交出了斷舌,鷹鉤鼻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狂喜之色,但他還是謹慎地盯著黃裳和劉鑫,生怕他們忽然發難,同時慢慢彎下腰,用那受傷的右手將斷舌撿了起來。

    “我們走!”

    撿起斷舌之后,鷹鉤鼻便慢慢后退到門口,同時他手下的幾個士兵也已經打開了門鎖。

    “不要開門!”

    “等等我們!”

    “我們一起走啊,王少!”

    看到鷹鉤鼻居然要一個人溜,在場眾人紛紛色變,可忌憚于鷹鉤鼻手中的手/雷,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各位,時間有限,我先為你們開路——開門!”

    鷹鉤鼻此刻防著這些人都來不及,又豈會等他們一起。只見他一聲令下,便讓手下打開了大門,然后緊握著那截斷舌,一馬當先,在幾個警衛員的掩護下直接沖出了大門!

    此刻,或許是因為受到了那病毒原液的吸引,畏懼在大樓外的喪尸也已經是越來越多,甚至幾乎將整個大樓都給圍堵了起來。只不過因為受到了那斷舌上氣息的震懾,此刻這些喪尸也根本不敢動彈,最終被那鷹鉤鼻硬生生的沖出了重圍。

    “跟上!”

    “一起殺出去!”

    “留下來也是死,拼了!”

    看到那鷹鉤鼻率先殺出一條血路,大廳內不少人也紛紛握緊手中武器,緊跟在那鷹鉤鼻身后沖了出去。

    畢竟在他們看來,如果緊跟在鷹鉤鼻身后的話,那么或許還能趁著那些喪尸被震懾的空擋殺出一條血路,可一旦等到鷹鉤鼻遠離,那些喪尸回過神來的話,那他們只怕就很難再沖出去了。

    一時間,隨著這些人的涌出,原本還顯得有些擁擠的一樓大廳也空曠了不少,同時一陣陣密集的槍聲也從門外不斷響起。

    透過敞開的大門,可以看到在這些士兵不斷的射擊下,那些被斷舌震懾,連動都不敢動的喪尸幾乎就像是活靶子一樣,被一個一個的點殺,然后倒在了地上,而那群人的推進速度也變得越來越快!

    沒有了迷霧的干擾,再加上這斷舌的相助,這群人似乎真的能夠殺穿尸群,逃出生天!

    “哥,我們也沖出去吧!”

    看到這一幕,劉鑫也立刻轉過頭,準備拉著黃裳跟剩下的人一起沖出去。

    可是當他把目光移到黃裳身上的時候,他卻忽然愣了一下。

    因為他發現,就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黃裳居然在用大廳的飲水機……洗手?

    不僅僅是在洗手,而且他還洗得是如此的用力,好像生怕手上留下什么臟東西一樣。

    “皇上,你在干嘛呢,現在洗什么手,再不動身就來不及了!”

    劉鑫徹底急了,要知道如今鷹鉤鼻等人距離這里已經越來越遠,而被他們殺穿的尸群也重新有了聚合之勢,甚至不少喪尸已經開始朝著他們所在的指揮大樓匯聚而來,如果再繼續拖延下去的話,那他們只怕就會被這群喪尸給擋住了!

    “鑫兒,你還在說什么,還不快走?”

    與此同時,劉鑫的父親也已經緊握手槍,對著劉鑫催促道:“你還想留下來陪他一起死嗎?”

    此刻劉鑫的母親也已經從樓上急匆匆的趕了下來,她看起來不過才三四十歲的樣子,顯得比劉青要年輕許多,同時手上還提著一個金屬手提箱,也不知道里面是裝著什么東西。

    “不留下來跟我一起,難道還真跟著那個傻逼一起去喂舔食者嗎?”

    然而聽到劉鑫父親的話,已經確定自己把雙手都洗干凈,沒有留下任何斷舌氣味的黃裳也是冷笑一聲,道:“你們真當我是逼不得已才把那斷舌交出去的嗎?實話告訴你,那斷舌的主人就在附近,你們用腦子想一想,如果你是舔食者,看著一個食物拿著你的斷舌到處跑,你會怎么樣?”

    “什么?”

    聽到黃裳的話,無論是劉鑫還是劉鑫他父親,都頓時吃了一驚。

    “所以,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就跟我從另外一個方向突圍吧,那些人……呵,能逃到停機坪的話就算我輸!”

    黃裳也懶得跟這些人廢話,直接握緊手中的消防斧,轉頭對著劉鑫說道:“劉鑫,你來帶路,我們一起殺出去!”

    “好,哥!”

    劉鑫對黃裳有著絕對的信任,所以此刻聽到黃裳的話,他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便答應了下來,同時轉過頭,勸說自己的父母:“爸,媽,你們就相信皇上吧,他一定能帶我們活著離開這里的。”

    “你要我怎么相信他!”

    劉青壓抑著怒火,聲音冰冷的說道:“如果跟著大部隊一起行動的話,那或許還能憑借人多拼一拼,就算遇到舔食者也未必會死,可現在就我們這點人只怕才剛剛殺出去就被喪尸給吃光了!”

    如今大廳里面只剩下了十來個人,而且其中還有幾個是沒有武器的,也正因為如此劉青才會如此悲觀甚至是絕望。

    “那是因為你太低估我和劉鑫了!”

    然而就在這時,黃裳已經不耐煩的打斷了劉青的話,然后揮起手中消防斧,狠狠的砍在了一個正企圖沖進大門的喪尸頭上。

    噗嗤!

    國防科大里面所使用的消防斧都是軍工品,其堅硬程度和鋒銳程度都比一般的民用品強上許多,再加上黃裳這一身巨力,那個喪尸幾乎才剛剛跨入大門,腦袋就被黃裳直接劈開,甚至鋒銳的斧刃還深深沒入了它的上半身,如果不是黃裳刻意保留了部分力量的話,只怕這個喪尸已經被他徹底一分為二了。

    而在殺死了這只喪尸之后,黃裳也是抽回了消防斧,頓時大量腦/漿和內臟便混雜著尸血從那喪尸的殘骸中涌出,灑落一地,濃郁的血腥味和腐臭味迅速充斥了整個房間。

    與此同時,黃裳則是也不回的跨出了大門,聲音也變得有些不耐煩起來:“暴君就快來了,我沒時間繼續跟你們廢話,走還是不走,你們自己決定!”

    說完,黃裳便再度揮起手中消防斧,朝著前方那些已經重新匯聚,卻因為剛剛被鷹鉤鼻等人引走了大部分喪尸,所以顯得有些松散的尸群殺去。

    “哥,等等我!”

    看到黃裳已經動身,劉鑫也是急了,趕緊跟了上去,同時回頭對劉青等人說道:“爸,媽,你們就別墨跡了,再拖下去可是會死人的!”

    “走,跟上!”

    事到如今,劉青其實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所以只能咬咬牙,帶著其他人一起,緊跟在黃裳和劉鑫的身后,沖出了大門。

    只是下一刻,這群人便被劉鑫和黃裳的表現給驚呆了!

    只見此刻黃裳和劉鑫簡直就像是化身為了兩個無敵殺神一樣,兩人一人持斧,一人拿槍,一人近戰,一人遠攻,在他們兩人的配合之下,那些重新匯聚而來的喪尸不是被黃裳一斧頭劈死,就是被劉鑫一槍爆頭,幾乎沒有喪尸能夠沖過他倆的封鎖,威脅到劉青等人。

    “鑫兒的槍法什么時候這么準了?”

    看著那幾乎例無虛發,槍槍爆頭的劉鑫,劉青的臉上也頓時浮現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還有那個黃裳,這家伙的反應怎么這么快,甚至剛剛明明有三只喪尸在圍攻他,可一轉眼那三只喪尸卻被全部砍爆了腦袋倒在地上,而他自己則是毫發無損。

    這種反應和力量,只怕只有“那支部隊”里面的精銳才能夠與之相比吧?

    可他不是一個法醫么,怎么會有如此身手呢?

    不過劉青畢竟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老將,所以他很快也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隨后深吸一口氣,一槍射殺了一只喪尸,同時對著身邊的幾個警衛員命令道:“自由開火,掩護他們兩個,保證側翼安全!”

    “是!”

    聽到劉青的話,他身邊的幾個警衛員也紛紛開火,開始射殺那些企圖從兩邊包圍過來的喪尸。

    這就樣,這支十幾人的小隊也開始以黃裳和劉鑫為先鋒,然后以這些警衛員作為火力掩護,在這重新聚攏的尸群之中不斷沖殺了起來。

    也是在這沖殺的過程中,劉青才意識到,黃裳和劉鑫之前說的沒錯——這兩人真的有能力護住他們的安全!

    既然如此,那么有關于舔食者的事情……

    想到這里,劉青也將目光移到了遠處那支以鷹鉤鼻為首的隊伍上。

    這支隊伍借著鷹鉤鼻手中斷舌的威懾,以及隊伍中幾十把槍所營造出來的火力網,的確對于這些普通喪尸而言擁有了極強的殺傷力,甚至才這么短短一會就已經沖出了數百米遠,接下來他們只要再穿過一片足球場,那他們就能夠成功抵達停機坪了!

    可真有那么容易嗎?

    嗖!

    突然,劉青眼角的余光掃到了一道血影,只是那道血影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他甚至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那血影便已經消失在了一棟建筑之中。

    可即便沒有看清楚那是什么東西,劉青心中也已經有了判斷。

    舔食者,真的來了!

    汪汪汪!

    然而遇到麻煩的又豈止是鷹鉤鼻的那支隊伍,只見就在劉青將注意力集中在鷹鉤鼻那支隊伍上的時候,一陣劇烈的犬吠卻忽然從他們這支隊伍的前方傳來,隨后便見七八只體格龐大,模樣猙獰的巨犬猛地從他們前方的一片樹叢中沖了出來,攔在了他們的面前。

    那種變異巨犬,居然又出現了,而且數量還是如此之多!

    而更糟糕的是,這一次出現的還不僅僅是變異巨犬!

    只見隨著這七八只變異犬將黃裳當人攔住,一個龐大而扭曲的黑影,也漸漸從那些變異犬后方的草叢中顯現了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