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19 雨夜災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雨可以說是又快又急,無數豆大的雨滴在陣陣雷鳴之中,被狂風裹挾而下,打得房頂和窗戶啪啪作響,簡直就像是天空都被人捅破了一個窟窿一樣。

    “怎么突然下雨了?”

    看著這場突如其來的瓢潑大雨,劉鑫頓時愣了一下:“我記得天氣預報說這段時間沒雨的啊。”

    以如今的科技水平,天氣預報雖然還稱不上百分百準確,但已經極少會出現明明說不會下雨卻忽然下暴雨的情況了。

    “皇上你快看,霧散了!”

    不過劉鑫很快就注意到了那窗外正在散去的迷霧,隨后露出驚喜之色,歡呼起來:“哈哈哈,真是要什么來什么啊,剛剛還說這大霧礙事,現在這霧就散了。這下好了,我倒要看看那個暴君和舔食者怎么躲!”

    “這雨……有問題!”

    然而跟劉鑫的驚喜相比,黃裳卻是深深皺起了眉頭。

    因為此刻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隨著這暴雨來臨,空氣中似乎也浮現出一種細微至極,卻又清涼而溫和的力量,而且這股力量還正在主動的注入他的體內,并迅速跟他融為了一體。

    這種溫潤而清涼的力量對黃裳而言并不陌生,因為這種力量跟他之前殺死喪尸所得到的力量幾乎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只不過是殺死喪尸所得到的力量更加強大罷了!

    但問題是,此刻這種力量正在源源不斷的融入他的身體,如果一直這么持續下去的話,那么日積月累之夏,所積累起來的力量也將會達到一個驚人的程度!

    “這種力量,應該就是《谷衣鍛體術》里面所說的天地靈力吧……”

    看著窗外的磅礴大雨,感覺到那不斷融入體內的天地靈力,黃裳心中也變得無比凝重了起來。

    濃霧散去雖然是件好事,但這天地間靈力不斷的增加對人類而言卻只怕是禍非福。因為系統曾經說過,隨著這天地靈力的不斷復蘇,更多強大的超自然生物也會逐一出現,到時候人類所要面臨的災難只怕就不僅僅是喪尸這么一種了!

    對了,還有喪尸!

    既然喪尸也能夠不斷吞噬生命和力量來強化自身,那么如今天地靈力驟然加強,喪尸方面又會有什么變化呢?

    想到這里,黃裳心中也變得愈發憂慮了起來。

    而事實上,黃裳所擔心的事情,此刻也的確正在發生。

    C市市郊,一拆遷廢墟之中。

    吼!

    伴隨著一陣嘶啞的低吼,一個龐大的身軀忽然從廢墟的一角鉆了出來。

    這個龐大的身軀幾乎有三四米高,只是渾身雄壯的肌肉卻已經是撕裂了大半,胸口處的傷勢更是猙獰恐怖,再加上那截斷掉的右臂,可以說是非常狼狽,凄慘無比。

    沒錯,這個躲在廢墟的巨怪,正是之前那毀了整個市一醫院,然后又被羊城部隊打殘的暴君!

    這兩天它一直躲在這廢墟之中,以此來避開那些軍人的搜捕,只是不知道為何此刻卻忽然從藏身處里面出來了!

    而在離開了藏身處之后,那從天而降的瓢潑大雨也淋在了暴君那殘破的身軀之上。可隨著這雨水將暴君覆蓋,暴君的身上卻發生了詭異的變化。

    嗡!

    只見暴雨之中,暴君的身上突然浮現出點點微弱至極的藍色光輝,而在這藍光的閃耀下,那些雨水居然仿佛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影響一樣,更多的朝著暴君身上灌注而來,最后甚至詭異的融入到了暴君的身體之中。

    而隨著這雨水的不斷灌入,暴君身上的藍光也變得越來越明亮起來,同時在藍光的閃耀下,他身上那猙獰可怕的傷口也開以極快的速度愈合起來,甚至就連他的斷臂也開始重新生長!

    不,不僅如此!

    此刻暴君不僅僅是在恢復傷勢,而是連著整個身軀都開始繼續變大,僅僅只是十幾分鐘的時間,他身上的傷勢就已經完全恢復,甚至連龐大的身軀也從三米五暴漲到了五米!

    吼!

    而在恢復了傷勢,甚至是進一步強化了軀體之后,暴君也是再度發出一聲咆哮,然后仿佛感應到了什么一樣,邁起沉重的步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與此同時,就在距離暴君藏身廢墟不遠處的一處廢棄農家樂中,一只渾身皮膚已經全部破碎,體型龐大,擁有著鋒銳利爪的怪物也正在如同沐浴著甘霖一樣,任由著漫天暴雨落在自己身上。

    如果黃裳看到這個怪物的話,他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個怪物正是當日跟他血戰過一場的舔食者!

    只是跟當日相比,此刻舔食者的身軀已經暴漲到了三米由余,渾身的肌肉也變得更加強壯,更可怕的是它此刻不僅僅是雙臂擁有著利爪,甚至連雙足處也長出了鋒銳如刀的長爪,再加上它那已經恢復的長舌,可以說此刻這個舔食者的實力絕對已經遠勝當初了。

    吼!

    忽然,這個舔食者仿佛察覺到了什么一樣,猛地轉頭,對著那大門之處發出一聲嘶吼。

    轟!

    而幾乎在舔食者嘶吼出聲的同時,那大門也是在一陣劇烈的轟鳴聲中直接爆碎,化為無數碎片朝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去,隨后暴君那龐大至極的身軀也出現在了破碎的大門處。

    這只暴君,居然主動來找舔食者了!

    C市內最強悍的兩只怪物,在此刻終于在暴雨中碰面!

    可此刻,除了這兩個怪物身上所發生的異變之外,在這C市之中,更多的異變也正在夜幕和暴雨的籠罩下悄然發生!

    C市一民宅內。

    “咳咳咳……”

    伴隨著一連串劇烈的咳嗽聲響起,一個躺在床上中年人也忽然捂著胸口坐了起來。

    他的臉色此刻已經變得無比蒼白,頭上更是浮現出點點汗珠,看上去似乎非常難受。

    “爸,你咳嗽得這么厲害,要不我們去醫院看看吧。”

    看著那中年人難受的樣子,他的女兒臉上也露出一絲擔憂之色:“再這么下去可不行啊。”

    “去看個屁,你是巴不得老子早點死是吧。”

    聽到女兒的話,中年人憤怒的說道:“隔壁的四婆不就是因為不舒服去了醫院,結果現在還沒回來,連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么?現在這些軍人說不定就是在搞有殺錯沒放過那一套,萬一我去醫院,他們擔心我變成喪尸,把我殺了,那我不就白死了嗎?”

    “不至于啦,爸,你只是個支氣管炎而言,怎么可能會變成喪尸?”

    看著自己父親那固執的樣子,他女兒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新聞里面不是說了嗎,只有瀕死和重病患者才會有可能變成喪尸。”

    “新聞聯播里面的話能信嗎?反正我不去,你要嫌棄我你就滾出去,不要管我。”

    然而固執的父親顯然聽不進女兒的話,隨后重新躺在床上,背對著女兒,不管女兒說什么都不再回話。

    “算了算了,我明天看看能不能弄到一點消炎藥吧。”

    知道勸服不了父親,女兒也是嘆了口氣,然后轉身離開,關上了房門。

    “哼!”

    看到女兒離開房間,父親也是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他當然知道女兒是為了他好,可是在現在這種時候,醫院這種地方最好還是少去點。

    畢竟就算他的病不嚴重,可誰能確定醫院里面別人的病就不嚴重了,再說了,那里可是出現喪尸幾率最高的地方,又怎么比得上家里這么安全。

    咳咳咳!

    忽然,一陣胸悶的感覺也再度浮現,讓這中年人劇烈的咳嗽了起來,最后甚至咳出了一點帶著血絲的濃痰。

    呸!

    中年人隨口將濃痰吐到了一旁的痰盂里面,卻并沒有注意到,此刻在他濃痰之中的鮮紅血絲正在慢慢的轉化成了黑紫之色……

    而這個中年人的咳嗽,也變得愈發劇烈了起來,直到下半夜,這咳嗽聲才慢慢的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嘶啞的喘息……

    C市,省婦幼醫院,新生兒病房。

    由于局勢混亂,醫院人手嚴重不足,所以此刻新生兒病房也只剩下了一個護士照看。

    只不過這個護士這兩天都在超負荷工作,幾乎沒有怎么休息過,所以之前在檢查了一遍這些新生兒的狀況,確保他們沒什么問題之后,這個護士也靠著椅子沉沉睡去。

    然而這個昏睡中的護士卻并沒有注意到,此刻隨著天降暴雨,靈氣回涌,一些身患疾病的新生兒也忽然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同時他們吹彈可破的可愛面龐上,原本隱約可見的細小血管也開始逐步鼓起,最后一點一點的從紅色化為了黑紫之色!

    隨后,這些新生兒陡然張開了雙眼,只是此刻他們原本應該如同黑珍珠一般美麗的雙眼卻是已經是變得一片血紅,眼中浮現出了一種只有在瘋了的野獸身上才能看到的瘋狂,暴虐以及嗜血之色!

    C市,烈士公園中。

    “嗚嗷……”

    一條土狗此刻正躲在樹下避雨,盡管四月的天氣已經不算太冷,但此刻暴雨交加卻是讓這條右腿受傷的土狗瑟瑟發抖。

    它右腿上的傷是昨天被一個年輕人用石頭砸傷的,畢竟如今末世降臨,一片混亂,到處都在搜集物資和糧食,所以自然也會有人打這條狗的主意了。

    要知道,狗肉對于很多人而言可是無上美食!

    而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淋了太多雨的原因,這條受傷的狗也顫抖得更加劇烈了起來,同時它右腿上的傷口也再度破裂,只是從中流出的血液卻漸漸從紅色轉變成了黑紫之色。

    更詭異的是,隨著這狗血液顏色的轉變,它雙眼中也逐步浮現出了一絲絲暴虐和嗜血之色,甚至連身軀似乎都變大了一些,隨后驟然躍起,朝著公園外的小區方向沖去。

    只是從它那靈活的動作和驚人的速度來看,它此刻已經沒有了半點受傷的樣子!

    此刻,無論是人,是獸,還是喪尸,都在這場暴雨之中產生了異變!

    而這場異變,不,應該說是這場災變,終將給C市,乃至于是整個世界造成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