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03 末日,系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獲得靈能補充,道門傳承系統開啟!”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一個冰冷的聲音忽然從黃裳腦海中響起,令他清醒了過來。

  只是當他清醒之后卻發現自己居然來到了一片幽暗無邊,恍若無盡深淵的空間之中。

  這片空間仿佛無天無地,同時一片死寂,除了黃裳自己和遠處那一團若隱若現的藍光之外,便再無一物了。

  “這是哪,到底發生了什么?”

  想起昏迷前發生的一切,以及剛剛聽到的那個聲音,黃裳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絲疑惑,茫然和驚慌。

  “宿主不必驚慌,你現在所處的是你的識海,也是系統的寄生之所。”

  而幾乎就在黃裳念頭剛剛升起的瞬間,之前那個機械化的聲音也再度從那團瑩瑩藍光之中響了起來:“本系統全稱為道門傳承系統,是當年末法大劫之中,道門為傳承文明火種和拯救蒼生所煉制的傳承之器。”

  “系統?宿主?等等,讓我緩緩……”

  聽到那藍光中傳出的聲音,黃裳一時間感覺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用了。

  他平時也偶爾看,所以對于系統和宿主這些詞也不算陌生。可問題是道門傳承系統?

  什么時候道門這種古老的東西會跟系統這種高科技的東西結合在一起了?

  “古老并不意味著落后,實際上道門文明要比宿主這一紀元的文明先進得多,只是具體形式不同罷了。”

  “而且傳承的方式只是表象,傳承的內容才是核心,如果宿主不習慣系統傳承,系統可轉換為器靈模式或其他任何模式進行傳承。”

  這團藍光似乎可以洞悉黃裳心中所想,所以黃裳還沒說任何話,那藍光便已經為他解開了疑惑。

  “你就是那塊玉佩?為什么會選我?”

  兒時一些特殊的生活經歷和這些年的法醫生涯讓黃裳擁有了遠超常人的堅韌神經,所以此刻他心中雖然充滿了震驚和疑惑,但最后還是強行讓自己冷靜了下來,凝聲問道。

  “天命所歸!”

  或許是因為提到了極為重要的事情,那團自稱為系統的藍光也是忽然閃爍了一下:“自那場消亡了諸天神魔的末法大劫至今已經經過了無數紀元,系統也曾被無數人擁有過,可唯有在宿主手上的這段時間里末法大劫才終于消散,靈氣潮汐也開始出現,所以系統才能蘇醒,并選定了宿主。”

  “什么是末法大劫,靈氣潮汐,還有諸天神佛又是什么鬼?”

  聽到系統的話,黃裳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多了。

  “末法之劫,指的是亙古之前,那場因為天地靈力散盡,所有強大存在因為沒有能量補給,只能逐步消亡的一場劫難。”

  系統很快便再度給出了答案:“實際上,宿主認知之中的神佛仙魔,妖精鬼怪,都是這一類強大存在。”

  “等等,讓我捋一捋,我的腦子有點亂。你的意思是,我們所知道的那些神仙妖怪之類的都是真的?只是都已經消亡了?”

  黃裳很快就發現了不合理的地方:“但這不合邏輯啊,你說末法之劫讓諸天神佛盡消亡,距今已經有無數歲月,可為什么現在還有那些神佛的傳說甚至是宗教呢?”

  “那些強大存在雖然已經滅亡,但由于他們太過強大,所以他們的意志還在不斷的影響著這片天地。”

  “也正因為如此,當這片天地出現智慧文明的時候,這些智慧生物也會本能的受到影響,并以自己的方式將那些存在的傳說描述出來,然后不斷的傳播下去。”

  “所以,盡管神佛的存在于滅亡距今已經無數歲月,而在這其中也曾經有無數的文明興起和滅亡,可無論是哪一代的智慧文明,都會有神佛傳說的流傳,宿主所在的這一代文明也是如此。”

  系統再度為黃裳解答了疑惑,同時也說出了最為重要的事情:“唯一的區別,就是宿主這一代文明迎來了靈能潮汐,諸天神佛將會再度蘇醒,而宿主也必須在系統的幫助下興我道門,誅滅邪魔,最終帶領人類度過大劫。”

  “等等!”

  聽到“大劫”兩個字,黃裳悚然一驚:“你不是說末法之劫已經過去了嗎?怎么又來個什么大劫?”

  “末法之劫過去,靈氣潮汐回涌,這對人類固然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機遇,但同樣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劫。”

  “靈氣潮汐的回涌,將會讓本已沒有神佛妖魔的世界,擁有新的造神,或者說是造魔的能力!”

  “簡單地說,隨著靈氣潮汐越來越強,人類所信仰,所崇拜,所恐懼甚至是所幻想的一切,都有可能變成現實!”

  提起“大劫”,系統顯然也是無比的重視:“這種變化是從弱到強的,直至出現真正主宰一切的神佛或者妖魔為止。而宿主今日所遇到的那種喪尸,只不過是一切的開始,隨著靈氣潮汐的不斷增強,將會有更多更可怕的東西逐步出現!”

  “喪尸只是個開始?”

  聽到系統的話,黃裳心中猛地一震。

  要知道喪尸已經是足以毀滅整個世界的可怕存在了,可如今系統卻說喪尸只是這一切的開始?難不成之后真的會像系統所說,會出現其他更加可怕的存在,甚至是傳說中的神佛妖魔嗎?

  那到時候,自認為是地球主宰者的人類又將何去何從?

  “系統,曾經的神佛那般的強大,如果真是靈氣復蘇的話,那他們應該也是最早復蘇的吧?”

  忽然,黃裳想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既然如此,那為什么道門還需要制造出你這么一個傳承器物呢?”

  “事情并非宿主所想那么簡單,神佛等存在的確強大,但正因為他們如此的強大,想要令其復蘇重生所需要的力量也是極為龐大。”

  “而與之相反的是,一切弱小的存在卻能夠憑借微弱的能量而凝聚成型。這樣一來,這些弱小的存在便能通過不斷吞噬其他的生命來強化自身,甚至有可能變得如同神佛般強大。”

  “更可怕的是,這些存在的善惡都是未知的,若是讓一個邪惡的存在變得無可匹敵,主宰世間,那么這將會是所有生靈的末日。”

  “所以,無論是為了道門,為了天下蒼生,還是為了宿主你自己,你都必須要阻止這些事情的發生。”

  系統的聲音依舊嚴肅而冰冷,同時也讓黃裳的心情變得愈發沉重起來。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話,那么人類只怕真要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浩劫了!

  而在這場浩劫之中,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要怎么阻止這一切?”

  黃裳并不是圣人,但他也知道覆巢之下無完卵的道理,所以此刻哪怕是為了他自己,他都只能如系統所說那般去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靈氣潮汐回涌,天下間所有生靈都有變強的機會,宿主所要做的就是在系統的幫助下變得比任何存在都要強大!”

  隨著系統那冰冷聲音的響起,一道藍光也是激射而出,然后懸浮在黃裳面前,凝聚成了一本古樸的小冊。

  只不過這小冊封面上的文字極為古老玄奧,黃裳根本看不明白。

  “這是道門最強筑基之術——《谷衣鍛體術》!”

  系統:“修煉此法能夠讓宿主強化體質,為接下來修行道門諸多秘術打好基礎,同時也能最快的增強宿主實力,幫助宿主應付大劫。”

  話音落下,那小冊轟然崩碎,化為點點藍光融入黃裳體內。

  與此同時,黃裳也忽然感覺腦海中傳出一陣嗡鳴聲,一些他從未接觸過的數據開始從他腦海中浮現出來。

  這些數據極為玄奧,甚至黃裳都從未接觸過,可不知道為什么,此刻隨著這些數據從黃裳腦海中涌現,黃裳卻發現他居然瞬間理解了這些數據的內容。

  谷衣鍛體術是一種非常玄妙的鍛體法門,其核心便是將自己當成一件衣服,然后以天地靈氣為絲線,以自身意志為織針來對自己不斷的進行“編織”和強化,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強大。

  只不過黃裳雖然懂了這一法門,卻并不明白所謂的天地靈氣是什么。

  “如今末法大劫結束,天地靈氣無處不在,等待宿主從識海離開自然可以感知得到。只不過如果沒有外力加持,光靠自身修煉,想要將谷衣鍛體術修至小成那哪怕是天資卓越也需要三十年的時間。”

  黃裳不懂的問題系統懂,只是系統說出來的話卻讓黃裳恍若被當頭澆了一盆冰水一樣。

  “有沒有搞錯,修煉到小成要三十年,那大成豈不是上百年,這還只是筑基功法,靠,那我還修個屁啊,不如找個地方等死算了!”

  一開始黃裳心中還有些期待,可是此刻卻只剩下了絕望。

  “三十年是指在無外力相助的情況下,如今天地靈氣回涌,各種靈能造物開始出現,宿主只要摧毀這些靈能造物就能吸收他們的力量,加速自己的修行。”

  還好系統并不是要坑死黃裳,很快就為他找到了辦法:“就像剛剛那種名為喪尸的生物,體內就有一個單位的靈能,若是宿主將其殺死,那就相當于宿主苦修了一年,只要殺死三十只,宿主的谷衣鍛體術便會進入小成階段。”

  “原來還有這種方法,也就是變相的殺怪升級是吧?”

  聽到系統的話,黃裳心中一動:“不過以我現在的力量干掉一個都非常吃力了,三十個怎么殺?而且萬一被感染了怎么辦?”

  “有谷衣鍛體術的能量加持,輕微程度的毒素并不會對宿主造成致命影響。”

  系統:“而且這些喪尸并沒有智慧,攻擊方式也很單一,只要宿主小心,并非無法完成任務。更重要的是,宿主每殺死一個喪尸就會強大一分,只要度過了最初的階段,那這些普通的喪尸就無法再威脅到宿主了。”

  說到這里,系統所化的藍光仿佛快要能量耗盡一般,逐步變得微弱起來,連聲音也開始變得斷斷續續:“系統能量即將耗盡,將馬上將宿主送出識海,請宿主盡量保全自身,系統……將在……三日后……重……啟……”

  話音落下,黃裳也感覺渾身一震,隨后眼前一亮,重新回到了那片滿目瘡痍的車禍現場之中,而那具喪尸的殘骸也正躺在他的面前,仿佛一切都只是一場夢一樣。

  可唯有那腦海中清楚存在的《谷衣鍛體術》以及胸口微微發熱的玉佩卻在讓黃裳明白,這一切都不是夢!

  真正的末日,已經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