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九年義務教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漠北也還小啊。”

  Kim忍了又忍,看著秦素一直為殷漠北說話,還是沒忍住,無奈道:“您不能太寵他……”

  “還是小孩子嘛。”秦素一邊說著,一邊朝著kim揮了揮手,“我去樓上哄哄他。”

  “大小姐,你……”Kim看著離開的秦素,無力的撫了一下額頭。

  可能是因為秦烈從小沒有在她身邊長大的原因,現在撿了一個便宜弟弟,秦素還真的寵上了,簡直是想把這些年沒給秦烈的關愛一股腦發泄出來似的。

  Kim長嘆一口氣,只覺得心累。

  這樣一個大活人,又不是小動物,寵壞了還得了?

  秦素敲了敲門。

  “漠北,是我。”她站在門口,低聲溫柔的喊他。

  “幾呀”一聲,門被打開了一條縫,瘦長長的小少年從門內探出了一小半張臉,比常人要大一圈的眼睛看著秦素。

  雖然沒說話,但是秦素還是硬生生的在他漆黑的瞳仁里看出了委屈的味道。

  她伸出手,揉了揉小孩柔軟的短發,溫聲道:“你不想去上學……”

  “我不想離開素素。”

  秦素頓了頓,心里因為他的依賴而感到一絲暖流,感覺他就像是一只剛剛破殼的小鳥,因為第一眼見到的是她,所以就跟在她身邊不挪窩了。

  秦素揉了揉小孩柔軟白皙的臉頰,因為這段時間長得過快,雖然三餐吃的都很有營養,但是小孩的臉蛋還是尖尖瘦瘦的,沒有他這個年紀應該有的嬰兒肥,稍微有點長長了的頭發,垂落下來,稍微有點擋住了光潔的額頭,他現在有點像一個瘦瘦弱弱漂亮的小姑娘。

  秦素打開門,牽著殷漠北坐在床上,柔聲問他:“那不去學校,我教你好不好?”

  “素素教我嗎?”小孩抬起漂亮的臉蛋,眼睛亮亮的看著她。雖然是疑問句,但是他的眼睛還是出賣了他的心思。

  秦素好笑的看著他,“我雖然決定要回桐城上高中,不過反正是插班生,什么時候回去都無所謂……不過你如果想要跟我一個學校上課,那就必須要努力了,那所初中要求挺高的,我可不會給你走后門。”

  桐城學院是一家集幼稚園、小學、初中、高中為一體的貴族學校,不僅在讀的學生非富即貴,招生要求也十分嚴格,像殷漠北這種基礎不穩定的小盆友,想要進去上學可不容易。

  秦素叫Kim給他買了國內的中小初中的教材,打算花一段時間給殷漠北補習。

  她早就連大學的課程都已經修完了,去高中也不過是想享受一下學生生活。

  留下來給殷漠北做家教老師,其實也沒什么不高興的。

  花花綠綠嶄新的課本交到了秦素手上,秦素將小學一到五年級的書本遞給殷漠北,“你看看,哪里不會的,問一下我。”

  她想測一下殷漠北現在的文化水平在國內是幾年級的。

  殷漠北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課本,變聲期有些沙啞的少年音輕聲道:“這些我都會。”

  秦素點了點頭,又將初中的課本給他。

  看著他拿著筆勾勾畫畫,不一會兒就解開了初中三年級的數學題,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從來沒有上過學,跟流浪兒差不多的小家伙,竟然都達標了?

  她難道撿了一個天才?

。妙書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