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收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h3</h3

  秦素吃完飯,又叫來保姆,給小孩量了一下身高。

  他現在穿的衣服,是秦烈三年前穿過的,但是因為太過瘦小的原因,他穿起來還是過大了,褲腿拖地,衛衣袖口過長。

  她喊kim去附近的童裝店給小孩買幾套合身的衣服,自己開車帶著他,去孤兒院,給小孩辦證明。

  勞斯萊斯寬敞的后座里,秦素微微偏過頭,打量著坐在她旁邊,低著頭,沉默寡言的孩子。

  因為頭發過長,擋住了他的眼睛,但是還是可以看的出來,這個孩子長得過分的漂亮。

  應該是遺傳了母親的面容。

  秦素溫和的,輕輕地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偏過頭來,那雙隱藏在常常劉海下的眼睛透過碎發看著她。

  他沒吭聲,帶著幾分沉默和防備,孤僻的像是一只小狼。

  秦素伸出手,將他略長的劉海別到耳后,可能是因為還沒發育的原因,男女性征并不明顯,他看起來好像一個漂亮的小姑娘。

  秦素揉了揉他的頭發,溫聲道:“我叫秦素。你呢?”

  “……殷漠北。”

  “殷漠北?”秦素攤開手,問他,“你會寫字嗎?”

  小孩看了看她,無聲的點了點頭,抬起手,在她掌心里輕輕地寫下三個漢字:“殷漠北。”

  “很好聽的名字。”秦素一笑,手指自然的握住了他的小手,溫熱的體溫傳遞到他的指尖,他無端覺得心臟悸動,視線落在她漂亮的臉上,他略有些踉蹌的收回了眼神,不知名的有些慌亂。

  殷漠北的孤兒院,是由一位移民的亞洲女人開的。

  跟很多孤兒院一樣,這里被遺棄的孩子差不多都是殘疾的,而像殷漠北這樣手腳完好,卻沒有被的孩子,幾乎是個例。

  那個胖胖的亞洲女人聽說她要殷漠北,反應倒是有點驚訝,她對著秦素點了點頭,又看了一眼跟在秦素身后小小的孩子,對殷漠北道:“小北,我跟秦小姐去樓上辦手續,你在這兒幫阿姨看一會兒弟弟妹妹好不好?”

  殷漠北不置可否,沒什么反應,只是秦素跟女人上樓去的時候,并沒有再跟上來。

  這座孤兒院很老了,年久失修,樓梯一踩上去,就發出“幾呀幾呀”不堪重負的聲響,很令人懷疑下一秒就會踩空。

  但是很干凈,看的出來女人是很用心經營著這家小小的孤兒院,每天打掃。

  女人帶著她進了一間辦公室一樣的小房間,一邊取出證明在上面簽名,一邊對秦素絮絮叨叨的道:“你還是第一個小北愿意跟你走的人。”

  秦素站在窗邊,正在看著殷漠北坐在樹蔭下,他冷漠的坐在那里,也沒跟孩子們玩。

  聽到女人的聲音,她轉過頭,“嗯?”了一聲:“以前有人想他嗎?”

  “怎么沒有。多得很呢。”女人笑呵呵的道,“小北長相出眾,手腳完好,在這里,是很受歡迎的。”

  “那為什么……”等到十三歲了,也還留在孤兒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