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小狐貍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h3</h3

  秦素折身回去,輕輕地敲了敲浴室的門。

  “小孩,你洗好了嗎?”

  秦素聲音輕柔。她在門口靜了靜,沒聽到里面傳出來的聲音,心里微微一緊,精致的小臉微微沉了下來,一把推開了緊鎖的門。

  浴室里,小孩站在地面上,他頭上套了一件衣服,因為單只手不好穿的關系,衣服堆在脖子上,卡的不上不下,秦素一進去,就看到洗白白的小孩背對著她,正在努力跟那件衣服“搏斗”。

  燈光下,小孩洗干凈的皮膚白得有些晃眼,只是那白得甚至有些蒼白的皮膚上,布滿了青紫的傷痕,有蚊蟲叮咬出來的,也有拳腳留下的,青青紫紫,慘不忍睹。

  哪有十三歲正在發育的小男孩,瘦的才跟六七歲沒發育的蘿卜丁一樣,她記得秦烈十三歲的時候,長得都已經跟她一般高了呢。

  秦素輕輕地嘆了口氣,走過去伸出手,溫柔的將他的衣服拉了下來,又小心的將他受傷的手臂套進了袖口。

  他只聞到鼻息之間突然傳來了一陣馨香,比空氣里浮動的沐浴露的味道還要好聞,一睜開眼,就對上了少女明艷動人的雙眸,他忍不住微微愣了愣,等到秦素給他遞了內褲,他才后知后覺的突然意識到,自己下面是光溜溜的。

  “你出去!”

  他雪白的小臉一下子脹得通紅,一把搶過秦素手上的小布料,粗魯的像是一只小野豹似的,命令秦素從浴室里出去。

  秦素知道他自尊心高,也沒說什么,只是溫柔的笑了笑,揉了一下他的腦袋,轉身出去了。

  他拿著小布料站在原地呆立了半晌,才輕輕地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被秦素撫過的頭發,又低頭,像是野生動物似的,嗅了嗅自己的指尖。試圖從那短暫的接觸里,嗅到她留下的淡香。

  她好香……他腦中浮現出這個念頭,蒼白的唇瓣輕輕地抿了一下。心臟里莫名緊了緊,有電流從那里奇妙的一閃而過。

  秦素領著換好了衣服,粉雕玉琢的小孩從樓上走了下來。

  保姆已經做好了午餐,秦素牽著他,讓他同她一塊吃飯。

  椅子對他現在來說有點高,不過他很倔強的回絕了秦素的幫助,自己爬了上去。

  kim進餐廳見到洗白白了干干凈凈的小孩,臉上露出剛才跟秦素剛看到他臉蛋的時候一樣的神情。

  不過他很快就回過神來。

  ——當年殷家總裁出軌的那名女人,是美國一家ktv有名的坐臺小姐,遺傳了那個女人外面的孩子,長得比尋常人漂亮多,那是自然的。

  “大小姐,收養協議已經打印出來了。”kim一板一眼的說著,只是臉上還是露出不太贊同的表情,他看了那個小孩一眼,沉聲道,“不過,我還是想勸您……”

  秦素溫溫柔柔的開口:“kim,我和他正在吃飯,公務上的事情,等我們吃完飯再說,好不好?”

  好不好?大小姐發話,哪有“不好”的道理。

  kim看著坐在秦素對面,那個漂亮的有些非同尋常的小孩,臉色微微有些沉了下來。

  該說是遺傳嗎?他的母親當年,似乎也是這樣令他父親神魂顛倒的。秦素該不會也被這個“”給迷惑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