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六百九十三章 唐門弟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藍軒宇苦笑道:“我從未想過這么崇高的、未來的事情。我只是想要努力修煉而已。但現在看來,這條路似乎比我想象中走的還要艱難。”

      帝天道:“是的,沒錯。所以,您在走這條路的過程中,就必須要厚積薄。千萬不能急于求成。否則讓血脈中任何一種負面情緒放大,都會前功盡棄。不但不會再有未來,甚至會失去生命。您是我心目中真正意義的主上,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我都一定會努力幫助您完成最后的突破。”

      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獸神的話語斬釘截鐵。

      他可以說是魂獸之中活的最悠久的幾位之一,更是一直占據著獸神的位置,他太清楚對于魂獸來說無法突破成神是多么痛苦的事情了。

      他們做過無數的嘗試,無數強大的魂獸最終在雷劫之中殞滅。也有無奈的魂獸選擇依附于強大的人類。就像那位靈冰斗羅霍雨浩身體周圍的六大魂靈,就是如此。

      “那我現在需要怎么做呢?”藍軒宇向帝天問道。

      帝天道:“您就繼續您的修煉和磨礪,不斷的積累。積累的越厚重,突破的機會就越大。多吸收生命氣息來增加自己的生命力。我能感受到,在您的血脈之中,還有著一份與生命能量極為契合的存在。這是極好的。您的每一次突破,必定都會需要大量的生命能量。所以,多尋找天材地寶補充自身。任何種類的天材地寶都會對你有幫助。你不需要擔心無法消化,它們都會成為你生命能量的一部分,你積累的一部分。”

      “就像上次我吃的十萬年紫仙靈芝那樣?”藍軒宇問道。

      帝天道:“紫仙靈芝雖然是仙草,但卻是沒有靈魂的仙草。本身藥效作為積累還好。但層次不夠,還有更好的最好。唐門掌控著一個地方,叫做冰火兩儀眼。乃是曾經母星上的幾大圣地之一。現在也依舊是。我能感覺到它依舊存在。那里才有真正的天材地寶。只要你在唐門的地位足夠高,應該是會被允許前往的。你以后可以試試。這個地方的精神模擬非常有意思,一直在刺激著你的精神之海,促進你精神力的成長。好了,我要繼續沉睡了。主上,你就努力修煉就是。”

      “你不教教我怎么修煉嗎?”藍軒宇追問道:“或者是傳授我什么能力?”

      帝天搖搖頭道:“教導你修煉的人已經足夠好了,不需要我再教導你。至于傳授能力,還不到時候。總有一天,您會明白,為什么我要一直沉睡的。請您相信我,帝天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您好。同時,也是為了魂獸的未來。”說到這里,他向藍軒宇深深地鞠了一躬,光芒一閃,再次融入到藍軒宇的精神之海中消失不見了。

      藍軒宇的意識漸漸回歸,感受著自身精神波動的變化,能明顯感受到精神力在徐徐提升,讓他的精神感知不斷增強。

      周圍的景物似乎都開始變得有些模糊了,唯有正面的三尊巨大雕像變得無比清晰。他仿佛看到,那三尊雕像在看著自己流露出淡淡的微笑。那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聯系,牽絆著他的心神。

      天斗星。

      唐樂坐在露臺的躺椅上,躺椅柔軟舒適,整個人都有種陷入進去的感覺,眼神游離的看著遠方的大海,整個人說不出的放松。

      在所有明星之中,他很可能是最懶惰的一個了,除了偶爾開開演唱會之外,幾乎不出席什么活動。最多也就是接受一些被挑選出來的代言,拍拍照片什么的。

      盡管如此,他的代言也是全行業之中價格最高的。

    每當不工作的時候,他就喜歡一個人獨處,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呆。這就是他生活中最大的享受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不良嗜好,也沒有任  何喜歡的事情。他所有的衣服甚至都是樂卿靈給他買的,自己什么都不用操心。

      而樂卿靈簡直是把他當成洋娃娃養,每天就想著怎么給他搭配衣服讓他的帥更好的展現出來。不只是為了給粉絲們看,更重要的也是給自己看。

      除了懶散之外,唐樂對她的話還是很聽的。

      這會兒樂卿靈又去忙了,唐樂閑適的躺在這里,腦海中卻回憶著那天在史萊克的演唱會。那天的頭痛他還記得很清楚,似乎是有史以來最疼的一次。但后來藍軒宇帶給他的溫暖,卻更讓他記憶猶新。

      小家伙張大了呢。

      很多人都說,人會老,但好像歲月卻并沒有在自己身上留下什么痕跡。

      回頭應該多安排一些時間去看看他,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唐樂才會真正感受到溫暖和快樂。

      正在這時,突然間,唐樂的身體輕微的顫動了一下,他下意識的瞇起雙眸,在他面前,一片虛無的光影浮現出來,并且變得漸漸凝實。

      他看到了一雙眼睛,一雙帶著親近的眼睛,然后看到了那若隱若現的身影。

      而這一切都具現在他面前。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吃驚的現,這是精神具現,是精神力達到極高層次才會出現的。但這精神具現卻并非是唐樂自己思緒之中出現的,卻似乎是來自于遙遠的地方。

      下意識的站起身,唐樂的眼神漸漸變得凝實起來,懶散消失不見了。聲音中充滿了詫異,畫面中,那坐在那里的身影似乎是被他的視角所俯視著的。

      “軒宇?”

      遙遠的宇宙,柔和的彩色光暈繚繞,組成著無比龐大的光團。光團內部,彩云漂蕩,輕而易舉的隔絕著宇宙中一切的有害射線。

      一座巨大的宮殿之中,盤膝坐著六個人,在他們中央,有一片氤氳變化著的龐大光影。

      正位上端坐那人,一頭藍色長披散在身后,閉合著雙眸。身上散著若隱若現的金色光暈。

      突然間,他那長長的睫毛顫動了一下,緩緩睜開了雙眸。

      眼神之中,一抹詫異浮現出來。他的眉心處,一束金色光暈射出,在面前浮現,光暈閃爍,一雙虛幻的眼眸在其中浮現而出。

      盡管所有的一切都變得很虛幻,但那藍男子的情緒瞬間變得激動起來,“血脈親和,神識遙感?”

      他猛然站起身,朗聲道:“長弓兄,麻煩替我一會兒。”

      “好。”另一個清越的聲音響起,下一瞬,他身邊已經多了一位身高和他相差無幾,相貌英俊的男子,向他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后在原地坐下。

      氤氳的光芒沒有半分改變,藍男子身形一閃,就已經消失在原地。而一直圍坐在周圍的其他五人,卻始終沒有任何動靜,宛如雕塑一般。

      另一座宮殿之中。

      一位梳著蝎子辮的少女,正懶懶的倚靠在床榻上。在她身邊,坐著一名明眸善睞,有著一頭粉藍色長的少女。

      “咳咳。”蝎子辮女子輕輕的咳嗽了兩聲。

      粉藍色長少女頓時關切的道:“媽媽,您的咳嗽還沒有好點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