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一十二章 考前放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臨近傍晚,藍軒宇回宿舍洗了個澡,換了身干凈的校服,這才和伙伴們會合。手機端  一個學期下來,他們都有著不同程度的成長,外表上也有了一些變化。

  讓藍軒宇等四名男生郁悶的是,他們身高的增長速度明顯不如兩名女生。

  凍千秋的身高已經接近一米七了,藍夢琴也差不多。而他們男生這邊,最矮的是原恩輝輝,才一米五出頭,劉鋒也就勉強一米六,藍軒宇和錢磊大概一米六五,四人都沒有兩名女生高。

  六個人站在一起,最郁悶的是原恩輝輝,他一般都會走得遠一些,不和其他人一起走。

  “走吧。”看到藍軒宇趕來,凍千秋微微一笑。四目相對,她那雙漂亮的深藍色眼眸中滿是藍軒宇的身影。

  感受到她的眼神,藍軒宇回以微笑。

  “喂,你們能不能不要這樣?”藍夢琴沒好氣地抬手捂住凍千秋的眼睛,拉著她就走。

  凍千秋臉一紅,任由她拉著。

  錢磊嘆息一聲,道:“夢琴,其實我們也可以的。你看我,我的眼神也很真摯。”

  藍夢琴扭頭瞥了他一眼,看著他努力睜大的眼睛,不禁“撲味”一笑:“你胖得臉上的肉都快把眼睛擠得沒有了,誰看得見你眼睛里面是什么?”

  錢磊無語,可不是嘛,他雖然沒她們高,可要說這體重……他大概一米六五,卻有二百一十四斤!這是他最新的體重數據。

  短短幾個月時間,他跟吹了氣的氣球一般,至少長了五十斤。在體重方面,他這樣的成長速度恐怕都要刷新史萊克學院外院的紀錄了。

  錢磊自己也不想啊!他也沒敢多吃,可有了金胖子之后,他這體重就不受控制地一直增加。不僅是他,金胖子也是一樣,現在變得肥碩無比,身材跟錢磊差不多,比他要高一些,體重更在他之上。

  “我雖然胖,可我是個靈活的胖子啊!”錢磊有些委屈地抖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別說,他雖然胖,可身上的肉不都是肥肉,反而十分結實。在防御方面,憑借著這一身肉,現在他絕對是團隊中的第一名,不知道的人都會懷疑他是防御系戰魂師。

  劉鋒跟在旁邊,他變得更冷峻了。他的眼神比剛來史萊克學院的時候要堅定得多。經過一個學期的磨礪,他成長的速度同樣驚人,他早已完全掌握了武魂的變化,距離四十級已經越來越近。等到四十級的時候,他需要一個全新的魂靈來提升自身實力,到時必定還會有很大變化。以他現在的提升速度,三年級的時候他修煉到五十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呀,靈活的胖子,什么時候我們單挑?”藍夢琴笑瞇瞇地看向錢磊。

  “那怎么行?我不打女人!”錢磊一本正經地說道。

  “哼,不敢就說自己不敢!還不打女人,你打得過本小姐嗎?”藍夢琴不屑地撇了撇嘴。

  是的,藍夢琴作為團隊中魂力排名第二的人,修為已經高達四十九級,距離五十級也只有一步之遙。如果沒有原恩輝輝這個特殊的存在,她才是本屆一年級的最強者。她雙生武魂四十九級,就算是原恩輝輝也不敢說一定能贏她。

  而且,直到現在,藍軒宇都覺得自己從未見過藍夢琴的極限狀態。每次戰斗時,她都給他一種游刃有余的感覺。論底蘊和潛能,她在六人之中絕對是名列前茅的。

  進入熟悉的美食街,六人沒有去吃那大補的用珍稀食材制作的食物,而是在小吃攤之間流連忘返。

  他們現在對這里已經非常熟悉了,哪里有什么好吃的都再清楚不過。

  藍軒宇捧著一份椰子凍遞到凍千秋面前,道:“給。”

  “為什么只有一份?我的呢?”藍夢琴有些不滿地道。

  “上次你不是說你不喜歡吃這個嗎?”藍軒宇看了她一眼。

  藍夢琴嬌嗔道:“那我現在又喜歡吃了。”

  “我去給你買。”錢磊立刻跳出來。

  “哼,不要了。”藍夢琴一甩頭,白發飄揚,轉身走向一旁的小吃攤。

  “她就是羨慕。”凍千秋“撲哧”一笑,她知道藍夢琴是真的不喜歡吃這個的。

  “不是嫉妒嗎?”藍軒宇也笑了。

  “嫉妒什么?我們可是好姐妹呢。”她一邊說著,一邊用木勺舀起一勺椰子凍塞入藍軒宇口中。

  椰子凍細膩滑潤,有椰子的香味還有奶油的滑潤口感,令人唇齒留香。

  藍軒宇有些愣住了,品嘗著口中的美味,在凍千秋喂他吃椰子凍那一瞬,他的心跳加快了,他突然覺得這似乎是自己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了。

  凍千秋臉一紅,看別人沒注意他們這邊,突然抬腳在藍軒宇的小腿上踢了一下,然后轉身跑了。

  “踢我干嗎?”藍軒宇笑嘻嘻地低聲道。

  凍千秋也不理他,繼續往前跑。

  眾人一路吃吃喝喝,好不容易才穿過美食街,來到了他們此行真正的目的地。

  “我們沒錢啊。”藍夢琴挽住凍千秋的手臂,向藍軒宇說道。

  藍軒宇點了點頭。

  錢磊道:“我這兒還有三枚紫色徽章,是我省吃儉用攢下來的。老大,給你。”

  劉鋒道:“我也還有三枚。”

  原恩輝輝小聲地道:“我就只剩下兩枚了,之前嘴饞,買了些好吃的果實。”他對一些用于修煉的靈果需求很大,這似乎和他自身的血脈有關。平時原恩輝輝是不怎么吃肉的,只是極其喜愛能量充沛的靈果。

  “好。我這兒也還有四枚紫色徽章。這些加起來也有十二枚了,統一用來購買消耗品,在期末考試中用。”藍軒宇說道。

  凍千秋道:“還是要留一些將來制作一字斗鎧時使用吧?”

  藍軒宇道:“放心,我有數。而且,我最近發現了一條新的生財之路,如果成了的話,以后應該不用為徽章發愁了。”

  “是什么?”錢磊眼睛一亮,趕忙湊上來問道。

  藍軒宇微微一笑,神秘地道:“天機不可泄露,等成了再告訴你。咱們這十二枚紫色徽章,省著點用,今天的開銷最多不超過八枚。保留四枚以上,基本就足夠我們制作斗鎧時使用了。你們的設計和制作練習得如何了?我覺得最多再過一個學期,我在鍛造方面的能力應該就會差不多了。”

  “我的設計沒問題,老師都說我心靈手巧。”錢磊有些得意地說道。

  藍夢琴笑道:“胡蘿卜一般粗的手指也能巧嗎?”

  錢磊看了藍夢琴一眼,想反駁,但藍夢琴已經向他揚起下巴,那意思是說:你反駁試試看。他頓時就蔫了。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藍夢琴已經把欺負錢磊當成一種樂趣了,偏偏錢胖子自己對此樂此不疲,他覺得這至少要比人家都不關注他要好得多。

  眾人走進了拍賣場。他們每周都來,這里的工作人員都對他們很熟悉了,微笑著打個招呼就請他們進去了。

  他們來到熟悉的區域,也看到了熟悉的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