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471章:天地恩賜沈浪屠城開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弟弟,這座城市不好打。”海拉道。

  沈浪點頭,怒潮城當然不好打。

  料敵從寬,距離他的歸來已經超過很長時間了,就算大炎帝國沒有反應過來,甚至越國王都的兵都來不及過來。

  但是有兩個地方的軍隊一定可以提前進駐怒潮城,一個是天南行省駐軍,另外一個是隱元會的軍隊。

  沈浪不知道隱元會有鐵血軍,但卻可以推斷出來。因為他摧毀隱元會越國總部的時候,隱元會就已經出手搶奪幾千名空白零血脈者,當然這只是沈浪一個計策,他們搶到的是幾千個真正的弱智。但是從中可以看出了隱元會的意志,要打造超級軍隊的意志。

  之后沈浪用黑死病屠了隱元會的一座城市,那么作為安慰,大炎帝國的皇帝陛下也會同意隱元會的要求。

  打造超級軍隊的思路沈浪已經完全給的清清楚楚,就是改造空白零血脈者。沈浪給的配方當然是假的,但是浮屠山和天涯海閣對血脈研究比沈浪早了幾百年都不止,更何況姜離覆滅的時候,浮屠山得到了最多的研究成果,稍稍泄露一點點給隱元會就足夠了。

  所以沈浪推斷,隱元會擁有超級軍隊是大概率事件。

  不僅僅隱元會,浮屠山也不會坐視不理。燕難飛的南海劍派畢竟曾經是浮屠山的小號,當然如今浮屠山為了徹底霸占海底上古廢墟,已經注銷這個小號了,但燕難飛還是自己人,所以為他提供蠱蟲武器也是大概率事件。

  所以沈浪推斷,自己將要面對的隱元會的新軍,還有浮屠山的蠱蟲武器。

  不得不說,最了解你的一定是敵人。哪怕沈浪什么都不知道,但依舊猜測個不離十了。

  而沈浪用來攻打怒潮城的,只有亞馬遜軍團和涅槃軍,總共一萬人左右,骷髏黨軍團是海軍,最好不要用來攻城。

  所以,這一戰當然難打。

  忽然,海拉道:“弟弟,你不是有黑死病毒嗎?是不是可以用這個攻城?”

  沈浪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道:“不行的。”

  看上去動用黑色病毒是不錯的選擇,幾乎可以輕而易舉癱瘓整個怒潮城,而且只要封鎖整個大海,不擔心這個病毒蔓延到陸地上去。

  但怒潮城可不僅僅是怒潮城,還有雷洲島。

  整個雷洲島有五千多平方公里,金氏家族和天道會在這里投入了幾百萬金幣,遷移了近十萬民眾來到這個島上生活,開辟出了上百萬畝良田和牧場。

  這些可都是金氏家族的基業,也是沈浪的基業。一旦動用黑死病毒,怒潮城固然全部死絕了,整個雷洲島上的人也基本上會死絕,這十萬人可都是金氏家族子民。

  未來沈浪發展怒潮城基地需要大量的糧食和肉類,都需要靠著十萬子民生產。

  所以,黑死病毒是萬萬不能考慮的。

  海拉道:“強攻是不可能的,亞馬遜軍團雖然很強,但加起來只有八千人,經不起幾次損失。”

  沈浪點頭,亞馬遜軍團每一個小姐姐都是寶貴的,可萬萬不能折損。而且沈浪正打算讓涅槃軍和亞馬遜軍團互相通婚,繁衍出強大的下一代呢。

  海拉道:“就眼前這個怒潮城內,有無辜之人嗎?”

  沈浪想了一會兒,然后搖了搖頭。

  怒潮城內沒無辜之人,這點是肯定的。天道會在怒潮城的勢力已經被連根拔起了,現在這座城市完全屬于燕難飛和隱元會。

  至于這座城市的商人?原本稍稍忠誠于金氏家族和沈浪的商人,現在都已經倒霉了,留下來的已經全部是忠誠于隱元會的商人。

  商人沒有祖國,這點是半點不假的。怒潮城一開始的主人是仇天危,之后變成金氏家族,最后又變成了隱元會和燕難飛。

  每一次易主的時候,怒潮城上的商人依舊是舞照跳,酒照喝。哪怕金氏家族統治怒潮城的時候,這些商人也沒有效忠過,只是納稅而已。

  所以過去的時間內,怒潮城是一座徹底的自由之城,貿易之城,任何統治者都沒有干預這座城市的貿易,完全和商人們共享統治權。

  所以,怒潮城的商人是毫無忠誠可言的,當這座城市原主人要完蛋的時候,他們會迫不及待地拋棄背叛。

  這一次沈浪拿下怒潮城之后,會進行一次徹底的清洗。

  從今以后,怒潮城需要工人,需要農民,就是不需要商人。

他要把怒潮城打造成為海上堡壘,工業基地,所有的原材料不需要和東方世界做任何貿易,和西侖王朝做貿易便可以了  姐姐海倫,妻子狄波絲一定會不予余力地進行物資支持。

  “封鎖怒潮城所有航線,艦隊圍而不打。”沈浪一聲令下。

  頓時他的強大艦隊立刻散開,將整個怒潮城徹底封鎖,卻完全不登陸,不開戰。

  燕難飛見到這一幕,頓時松了一口氣。

  一切和他想象中的一樣,沈浪艦隊無敵,但是卻沒有攻城的能力,也沒法將眾多火炮搬到陸地上。

  想要依靠封鎖讓怒潮城妥協?

  白日做夢嗎?怒潮城可不是孤城,背后可是整個雷洲島。

  感激金氏家族和天道會,用幾年時間遷移了十萬民眾過來,開坑了上百萬畝良田,使得怒潮城擁有源源不絕的糧食,根本不需要靠海上貿易。

  就算封鎖三五年,怒潮城也不可能彈盡糧絕。

  幾天時間過去了,沈浪艦隊依舊只是封鎖,完全沒有登陸開戰的意思。

  燕難飛在大城堡中招待怒潮城中的商人。

  “諸位賢達,你們看清楚了嗎?沈浪根本對怒潮城無能為力。”燕難飛笑道:“我有十萬大軍守城,沈浪能夠有多少人用來攻城?一萬?還是兩萬?”

  “隱元會的鐵血軍,何等強大?大家有目共睹,浮屠山的秘密武器何等厲害,大家也都親眼看過。”

  “所以那些膽小的商人跑了,現在看來顯得何等荒謬?你們就安安心心地呆在怒潮城,等到沈浪艦隊全軍覆滅之后,生意就一切照常了。”

  “在這里我必須申明一點,之前離開怒潮城的商人就再也不用回來了,今后怒潮城所有的生意,東部海域所有的剩余,都是你們的。”

  這話一出,在場幾百名商人舉杯高呼:“燕大人威武!”

  “沈浪也真有意思,既然逃去了西方世界,為何不好好在那邊茍活呢?偏偏還要回來,影響大家發財啊,斷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我真是恨不得將他扒皮抽筋。”

  “人家要上演王者歸來啊。”

  “王者歸來?”這個商人捂著肚子大笑道:“你見過那個王者歸來之帶著兩萬人的?你見過那個王者歸來連區區一個怒潮城都不敢打的?小小怒潮城都打不下,他還想要打越國王都?還想打整個東方世界?簡直是荒天下之大謬啊。”

  燕難飛艦隊戰敗的之后,怒潮城的商人們逃了一半,剩下這一半商人都變成了縮頭烏龜,不敢發表任何看法,甚至連改旗易幟都準備好了。

  而如今好些天過去了,沈浪對怒潮城完全無能為力,他們頓時信心高漲起來。

  畢竟從某種程度上,他們算是金氏家族的背叛者,沈浪身份暴露之后,這群商人立刻配合著隱元會侵占奪走了天道會和金氏家族的基業,每一家都吃到了肉,分到了好處。

  別的不說,就淡淡說怒潮城上的百萬畝良田。這是金氏家族向天道會借貸天文數字的金幣才遷移來了十萬子民開墾出來的。

  這些良田都屬于金氏家族所有,但都無償分給十萬移民耕種,每年只需要上繳百分之二十的收成,剩下八成歸他們自己所有。

  而且金氏家族無息借貸給十萬子民金幣,讓他們修建房屋,置辦家業。

  結果這百萬良田,十萬子民全部被霸占走了,燕難飛得了大頭,卓昭顏、唐允等人得小頭。

  在場幾百個商人也都有份,他們不僅僅是商人,而且還是雷洲島的地主。

  原本在金氏家族的統治下,這十萬子民每年只需要上繳百分之二十收成,而現在卻要上繳百分之七十,民脂民膏吃得不亦樂乎。

  所以,誰最喜歡沈浪殺回來,希望金氏家族重新統治怒潮城?

  絕對是這近十萬移民,這兩年他們生活過得極慘,內心就越發思念金氏家族。

  沈浪殺回來的消息傳出來之后,這十萬子民內心無比振奮,每一天都在祈禱沈浪大軍立刻登陸奪回怒潮城,將他們從苦海之中解脫出來。

  然而整整十幾天過去了,沈浪艦隊依舊只是封鎖怒潮城,依舊沒有任何登陸開戰之意。

  “現在沈浪的底細已經完全被摸清楚了,他總共就幾萬人,他的戰艦上不了陸地,不可能打下怒潮城了。”

  “海上不會長糧食,沈浪沒有立足之地,我倒是想要知道他能夠撐住多久,他艦船上的物資糧食能夠支撐多久。”

  聽著眾多商人的話,燕難飛心中得意,矜持笑道:“我現在倒是渴望沈浪立刻攻城,我麾下的十萬大軍已經磨刀霍霍,戰意沖天了。”

  “放心吧,燕難飛大人,沈浪的艦隊支撐不了多久了,得不到補給的話,他的艦隊不戰自亡了。”

  “弟弟,我們的物資快要不夠了。”海拉道:“糧食方面還好,畢竟可以在大海捕撈,但是主糧快要不夠了,尤其是豆芽要吃完了,在海上不吃蔬菜不行的。”

  沈浪點了點頭,所以要盡快拿下怒潮城了。

  他在等待,等待張春華那邊的消息。仇妖兒率領著海盜朝著西方而去的時候,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島嶼,有一天見到一個非常奇怪的島,正在不斷噴火。

  不是火山噴火,而是地上裂開了一道裂縫,黑油噴射到幾十米的高空,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被點燃了。

  沈浪知道這個信息之后頓時欣喜若狂,這是一口油井啊,而且是不需要進行開鑿的自噴井。開采起來無比榮譽,只需要準備無數的桶裝就是了。

  所以離開魔鬼大三角之后,沈浪艦隊分為了兩支。

  其中一百艘主力艦隊來和燕難飛海上決戰,另外上千艘艦船都都朝著東北方向的那個島嶼航行而去,去開采大量的原油。

  石油也是工業之母,對于沈浪來說石油可不僅僅是燃油,還有無數的化工原料都是從原油提煉而來的。

  當然以沈浪目前的工業實力還遠遠談不上提煉原油,但就算是原油也是可怕的燃料。

  在此之前,想要進行大規模火攻,必須用魚油。就是捕捉海魚,然后熬成油脂,這何等珍貴?哪怕再強的勢力,一次準備幾十萬斤魚油已經算是頂天了。

  而對于一場大規模戰斗來說,幾十萬魚油真的算不上什么。

  而一旦有了石油,那就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用來火攻的話,一次性可以動用幾百萬上千萬斤。

  以沈浪現在的能力,沒有辦法制造燃燒彈,甚至無法提煉出汽油和煤油。但是原油用來火攻就可以,甚至更加歹毒,因為原油燃燒的時候,會散發出許多劇毒氣體。

  一氧化碳,二氧化硫等等等等。

  所以,沈浪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正常攻打怒潮城。

  他是要動用上千萬斤的原油,將整個怒潮城付之一炬,將城內的人殺得干干凈凈。

  大清洗后,再進行大重建。

  而再也沒有比這更加徹底的大清洗了。

  所以,什么十萬大軍?什么隱元會的一萬鐵血軍?什么浮屠山的蠱蟲箭,什么大城堡?

  沈浪統統都不在乎,他要讓燕難飛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火攻。

  又過去了五天時間!

  “來了,來了!”海拉忽然高呼道。

  沈浪趕緊沖出甲板一看,頓時見到從天邊海面上出現了無數的黑點。

  他的另外一支艦隊終于來了,整整上千艘艦船。

  沈浪不需要問,因為他已經看到了,幾乎所有艦船上密密麻麻都是木桶。

  每一個木桶大概裝著一百斤原油,上千艘艦船足足運載著超過十萬桶原油。

  對于張春華等人來說,開采原油是最簡單的,裂開的油井里面不計其數的原油,舀空了之后用不了多久,油井有滿了。

  隨便找到十口自噴井,就足夠沈浪開采一兩年了。

  說來這十幾個原油自噴井并不是一直就有的,而是幾年前才出現的,準確說是七八年前才出現的,因為一場大地震,撕裂了大地,地下天文數字的原油原本被大地鎮壓,此時撕開一個裂口之后,便狂涌而出。

  這差不多一個月時間,張春華帶著兩萬人,每天不敢別的,就是拼命地打造油桶。直接在島上伐木,就連骷髏黨的武士都變成了木匠,都會拼接榫頭了。

  兩萬人整整拼命了一個月時間,終于造出了十幾萬個木桶,開采出了十幾萬桶原油,超過一千五百萬斤,也就是七千噸。

  這個數字對于現代地球來說,完全是不值一提的,但對于這個世界已經是一個天文數字了。

  美軍空襲東京大轟炸的時候,動用了三百多架轟炸機,投擲了兩千噸的燃燒彈。

  但是眼前這個怒潮城不足二戰時期東京城的幾十分之一面積。

  怒潮城中無平民,全部都是商人,而且膽小商人都已經跑路了,留下來的都是跟著隱元會一條路走到黑的商人。

  怒潮城面積大概只有三十平方公里左右,除了十萬軍隊之外,還有幾百個商人,平均每一個商人有上百個手下,所以加起來整個怒潮城不超過十八萬人。

  張春華直接沖到沈浪面前,擼起袖子。

  沈浪不由得一躲,他還以為張春華要打他呢。

  “你看看,你看看……”張春華怒道:“我的細皮嫩肉啊,我跟著美杜莎女王在大海奔波的時候,都沒有被曬黑過。你看看我現在曬成什么樣了?沈浪我是給你做妃子的,不是來給你做牛做馬的。我是女人,你把我當牲口用啊。”

  沈浪拉著她的手,嘖嘖道:“這都曬成小麥色肌膚了,漂亮性感極了。”

  接著,沈浪又捏著她的小蠻腰,還有雙腿,道:“喲喲,身材也變得健美了,更加火辣性感了。”

  “我信你個鬼。”張春華啐了他一臉道:“當時說在木蘭城娶我,后來又說到碧金城山頂城堡娶我,現在幾個月過去了。”

  沈浪道:“既然已經來到東方世界了,那就不能委屈你了,一定要把你的父兄救出來,然后在他們的祝福下,迎娶你入門。”

  張春華看了沈浪好一會兒,道:“該不會是太熟,你對我已經沒有興致了吧。”

  “有,有,不信你看。”沈浪道。

  張春華手輕輕一撩,然后就放心了,狠狠地白了沈浪一眼道:“算它有良心。”

  接著,她扯開自己的衣衫,湊到沈浪面前道:“你聞聞,我身上還有沒有火油的味道?我已經洗了三遍澡了。”

  沈浪心臟狂跳,你這個狐貍精,你讓我聞有沒有原油的味道,你把衣衫扯得那么開做什么?這可是啥都看見了。

  “沒有,只有天生的香氣,讓我垂涎三尺。”沈浪道。

  “呸!”張春華又啐了沈浪一臉。

  沈浪道:“開采了多少原油?”

  張春華道:“不計其數,所有的船都裝滿了,實在是裝不下了,超過一千五百萬斤。若不是親眼看到,簡直不敢相信,那簡直如同水井一般,明明已經采空了,不到一夜之間,整個深井又滿了。這簡直是天賜的財富啊,如果做商人的話,就淡淡賣這個東西都能發財吧?”

  何止是發財,靠著這個東西能夠養活幾十個國家,甚至還能支撐一個超級霸權帝國。

  沈浪來到了怒潮城的地圖面前。

  三十平方公里的怒潮城,一千五百萬斤原油,也就是說平均一平方公里要投擲五十萬斤原油。

  這樣的火攻,簡直是天文數字,喪心病狂啊。

  張春華道:“接下來,你打算把這一千多萬斤火油全部投下怒潮城?”

  沈浪點頭道:“對啊,你是不是想說有傷天和啊?”

  張春華搖頭道:“不,我興奮得有些失禁。”

  沈浪看了她一眼,真是徹頭徹尾的狐貍精啊,都說了救出張翀父子后迎娶,你現在還時時刻刻都在勾搭我。

  戰術已經定下了。

  喪心病狂的火攻,把七千多噸是有傾灑在怒潮城內。

  但現在問題的關鍵是如何把這七千多噸的原油投擲到怒潮城內。

  依舊是熱氣球。

  通過極度精簡后,沈浪制造的熱氣球一次能夠運載800公斤,扣掉一個人的分量,該剩下七百三十公斤左右,也就是十四桶原油。

  沈浪用了天文數字的物資,才制造出了一百多個熱氣球,也就是說理論上一次性最多能夠投擲十五萬斤的原油,這次空襲需要投擲一百批次左右。

  這就是沈浪制定的瘋狂空襲計劃。

  如今沒有蒸汽機,也沒有氮氣,沒有氦氣,所以無法制造飛艇,所有的熱氣球只能憑借風力飛行,而不可能自己飛行。

  但是近距離用來空襲足夠了,海面上時時刻刻都是有風的。不管是東風,西風,還是北風,都可以進行空襲。

  而執行空襲的當然依舊是亞馬遜女戰士,瘋狂的多拉公主依舊要帶隊進行這一場空襲。

  這一天風和日麗,海風從東往西飛行,簡直是完美的空襲時刻。

  多拉公主帶著一百多名亞馬遜女戰士已經準備完畢了。

  沈浪上前擁抱了多拉公主道:“小心,祝你成功。”

  “我會的,主君。”多拉公主道:“不過主君,在西方世界的擁抱禮儀是不需要抱得這么緊的,尤其是腰部一下位置,不需要頂在一起,所以我懷疑你是不是趁機在占我便宜。”

  “沒有,沒有怎么會呢?”沈浪趕緊松開。

  然后來到葵寧將軍面前,擁抱道:“祝你成功,葵寧將軍。”

  “謝謝主君。”葵寧將軍羞澀道,任由沈浪抱緊,甚至從上到下都緊貼著。

  她的羞澀幾乎讓人忘記了她最喜歡將人劈成兩半,而且還是對稱的兩半。

  寧焱見到這一幕,不由得皺眉道:“我們家難道還要進來女人嗎?”

  張春華淡淡道:“放心吧,你夫君很賤的。人家冷冰冰的時候,他喜歡去占便宜。但如果她們真的貼上來,他又會裝著什么都沒有發生,光占便宜不睡覺,不負責,這就是你夫君的風格。”

  寧焱公主一愕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張春華幽幽道:“你別問這個問題。”

  此時,已經清空出來了一百多艘艦船,每一個艦船上都有一個巨大的熱氣球。

  “點火,加熱!”

  半個多小時后,巨大的熱氣球加熱完畢了,已經漂浮在空氣,隨時可以齊飛了。

  “裝載!”

  隨著一聲令下,一桶又一桶的原油,被放入熱氣球的吊籃內。

  這些熱氣球的最大負載超過八百千克,但是為了保守起見,每個熱氣球只裝了十三桶原油。

  “登艙!”

  多拉公主帶著一百多名亞馬遜女戰士進入了熱氣球的吊艙。

  “起飛!”

  下面的繩索解開。

  一百多個熱氣球開始緩緩地升空,裝載著一千多桶原油,緩慢地朝著怒潮城的方向飛去。

  距離沈浪艦隊封鎖怒潮城已經過去將近一個月時間了。

  怒潮城內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敬畏,因為沈浪始終沒有登陸開戰。

  在燕難飛的暗示下,城內的商人紛紛捐餉,甚至把自己的衛隊都獻出來了。

  至此,燕難飛手中的軍隊超過了十三萬人。

  到這個時候,商人和燕難飛的利益是一致的,他們都侵吞了屬于金氏家族和沈浪的利益。

  因為覺得看清楚了沈浪的底細,燕難飛反而更加渴望沈浪攻打怒潮城,免得他手中的十來萬大軍沒有用武之地。免得一萬隱元會鐵血軍,三萬支浮屠山蠱蟲箭沒有用武之地。

  為了吸引沈浪攻城,燕難飛麾下的軍隊開始叫陣。

  在港口位置布置方向,在海邊的城堡上拼命叫罵。

  “沈浪,你在也算王者歸來?這是你妻子的怒潮城,你的城堡被我們占了,你卻不敢來攻打,你這哪里是歸來?簡直是烏龜歸來啊。”

  “沈浪,你們開墾的一百萬良田,我們霸占了。你的鏡子產業我們霸占,你的十萬子民也成為了我們的奴隸,謝謝啊!”

  “沈浪,你的娘子金木蘭呢?你這支艦隊是怎么來的?該不會是你把老婆獻給了西方世界的皇帝,換來了這支艦隊吧?”

  “沈浪陛下啊,聽說你在西方世界成為了西侖皇帝的男寵,靠著出賣自己的屁股才得到了這支艦隊,付出這么大代價,怎么還不來打怒潮城啊,這可是你家啊!我們正在你的家里,吃著你家的食物,擁著你家的金銀,睡著你家的子民,好不快活啊!”

  燕難飛下令麾下軍隊拼命羞辱沈浪,想要激怒他登陸作戰,然后利用手中的大殺器一舉滅之。

  然而從頭到尾沈浪的軍隊真的就仿佛縮頭烏龜一般,一動不動。

  “這還叫王者歸來?大帥,沈浪在西方世界可能真的是靠賣自己屁股才得到這支艦隊的吧,說不定他是西侖皇帝的傀儡也說不定,否則怎么到現在還不攻城?”

  燕難飛當然沒有那么輕浮,按理說沈浪不敢攻城,這樣拖延時間越久,對沈浪越發不利。

  如今越國正在集結大軍,在東邊組織防線。還有祝紅雪的血魂軍,可能也快要歸來了。

  但是,燕難飛心中反而越來越沉重,越來越不安。

  因為他認識的沈浪是充滿奇跡的,不該這樣窩囊做縮頭烏龜。

  而就在此時,麾下一名將領忽然高呼道:“那,那是什么?”

  燕難飛抬頭一看。

  頓時見到東邊的海面上,忽然飛起來了一百多個巨球。

  竟然會飛?

  這是什么意思?

  緊接著,他發現這一百多個巨球竟然緩緩朝著怒潮城飛了過來。

  很快,就飛到了怒潮城的上空。

  “射箭,射箭,將這些東西射下來!”燕難飛下令。

  然后,隱元會鐵血軍拼命狂射。

  但這些熱氣球在一千五百米高空,任何弓箭都射不到。

  下一秒鐘!

  “嗖嗖嗖嗖……”

  天空出現了無數的黑點。

  幾百上千個原油桶從天上掉了下來。

  從這片視野上看,密密麻麻的黑點,就仿佛雨點一般。

  那,那是什么?

  經過幾秒鐘的自由落體運動之后。

  “砰砰砰砰!”

  這些油桶猛地砸在地上,砸在屋頂,砸在墻壁上。

  “轟轟轟轟……”

  每一個油桶都有雷汞酸,而且不止一個,不管那個角度砸落,都會引爆。

  瞬間!

  上千個油桶此起彼伏的爆炸。

  冒出了驚天的烈焰。

  整個怒潮城,陷入了一片火海。

  沈浪的屠城計劃,正是開啟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