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467章:勇敢的心沈浪王者歸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沈浪看著這三艘越國的艦船逃之夭夭而沒有去追殺。

  因為根本沒有必要,這才幾條小雜魚啊?

  盡管他沒有東方世界的任何情報,但輕而易舉就能夠猜出,此時肯定會有一支數量龐大的艦隊駐守在怒潮城,監控整個東部海域,尤其是魔鬼大三角的北邊,畢竟沈浪是從那里消失的,而且生不見人死不見尸,要防備著他殺回來。

  但沈浪也可以肯定六大超脫勢力的艦隊肯定不在怒潮城海域,他們的時間太寶貴了,根本不可能在這里耗著,這種千日防賊的苦力活,肯定是要交給世俗世界的。

  根據沈浪的估計,此時駐守在怒潮城海域的艦隊應該在十五萬到二十萬之間。

  這個數量已經極度驚人了,光依靠越國的國庫根本不可能支撐,可能還是要隱元會買單。

  而沈浪的艦隊只有四萬人,四萬打十五萬,這么懸殊的差距,應該還是碾壓級的,關鍵是碾壓到何等級別了。

  敵人實在是太多了,一定要聚集一起再打,徹底一網打盡,這樣才能利益最大化。

  所以讓這三艘戰艦去報信吧,否則沈浪就需要滿世界去追殺,這要殺到猴年馬月啊。

  沈浪的艦船以每天八百里的速度航行,距離怒潮城越來越近。

  仇妖兒一點都不激動,盡管怒潮城曾經是她的家,但是在她的心中完全是四海為家。

  最激動的人是金卓,整整兩年時間了,終于殺回來了。怒潮城,金氏家族的根基。

  不僅僅怒潮城,還有玄武城,玄武侯爵府,全部都要奪回來。敵人每占據一日,金卓侯爵心中都在滴血,感覺到自己愧對祖宗。

  他每一天都夢牽魂繞,他和妻子蘇佩佩不一樣,他滿心都是金氏家族百年基業,不像蘇佩佩沒心沒肺,只要家人安好就一切安好。

  還有一個激動的人就是寧焱公主,她之前口口聲聲說什么沒有人疼愛她,父王最疼的是寧寒和寧翼,寧岐,對她寧焱只有一些愧疚,并沒有多少疼愛之心。她也口口聲聲說要行走天下,離開天越城。

  沈浪身份被揭開之后,她就不得不離開了。幾乎剛剛離開天越城,她就已經開始想念了,不僅僅想念這座城市,還想念父王,想念卞母妃。

  其實自從她跟了沈浪之后,寧元憲丟她的疼愛和關心一天超過一天。尤其是她懷孕之后,就已經成為了寧元憲最心疼的女兒了。甚至坐月子的時候,都是卞母妃親自侍候的,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愛。

  為了沈浪,她帶著沈力寶寶離開了天越城,先來到了玄武侯爵府,這里每個人都對她很好,但她還是感覺到孤單,只有天越城才是她熟悉的領地。

  離開玄武城,逃到魔鬼大三角后,她更加如此。

  每天都在擔驚受怕,擔心沈浪,擔心父王,擔心寧政,幾乎都要抑郁了。

  原本她也是強壯的悍妞,這兩年竟然瘦了一圈。

  “魔鬼大三角內的環境非常好,不但沈力寶寶的身體好了許多,就連你的體內環境也調養得很好。”沈浪道:“所以我們還可以再生一個孩子,人家產婆說得對,就你這個身體條件不多生幾個可惜了,一咬牙一跺腳就生出來了。”

  “你不要瞎說,我很那個的。”寧焱面紅耳赤道。

  “你哪個了?哪里那個了啊?”沈浪問道。

  寧焱不說話了,臉卻紅透了,她表面大大咧咧,其實內心最脆弱了,之前風風火火的,這兩年時間幾乎話都很少說了。

  這艘船太大了,而且海上也沒有什么風浪,穩得很。

  此時甲板上,幺幺正帶著弟弟妹妹們寫字。船上有六個孩子,幺幺,沈宓,沈力,阿魯壯,沈城(沈建的兒子)、姜朵朵。看上去只有兩個孩子喜歡學習,就是沈宓和沈力,正乖乖地跟著姐姐寫字。

  沈城也六歲了,正是最調皮的時候,完全遺傳了父親沈建的性格,簡直讓人不知道怎么管教,打也不怕,罵也不聽,他母親林姑娘是何等溫婉之人啊,不知道被氣哭了多少次。

  沈建和林姑娘夫妻已經決定了,回到陸地安定下來之后,立刻趕緊再生一個,性格一定要完全遺傳林姑娘,沈城這個小壞蛋簡直是狗都嫌。

  不過那只是在他的父母眼中的形象,在金卓夫妻眼中,沈城可乖巧了,嘴巴很甜,說話又好聽。

  而且他跟每一個孩子的關系都很好,在沈力面前做好哥哥,在沈宓面前做好弟弟,在阿魯壯面前做好跟班,僅僅六歲就把關系混得風生水起。

  沈浪看了之后,都覺得這個孩子以后好好打磨的話,一定有大出息的,可比沈建機靈多了。

  遭遇了劇變之后,之前跳脫的沈建反而沉穩了。每天都在拼命練武,拼命讀書。

  之前他還想要建功立業,而現在他只有一個念頭,千萬不要辱沒了沈浪的名聲,不能拖他的后腿。他的哥哥沈浪畢竟是未來的東方人皇啊,他這個做弟弟的絕對不能太廢物。

  不過沈建你想多了,你哥哥的名聲也就是那么回事,壓根不需要你敗壞就已經很糟糕了。

  他見到沈浪的第一句話就是:“哥,我能做你的百夫長了。”

  就單單這一句話便讓沈浪非常欣慰,弟弟真是懂事了,一點都不好高騖遠。

  盡管天賦有限,但是他太努力了,每天都在拼命練武學習,所以做一個百夫長還是綽綽有余的。

  “夫君,不知道父王怎么樣了,卞母妃怎么樣了,寧政怎么樣了?”寧焱公主依偎在沈浪懷中道:“還有云種/馬……哥他怎么樣了?”

  曾經大炎帝國駐越國的大使云夢澤,他肯定也倒霉了,因為他和沈浪關系太近了,幾乎算是沈浪唯一的知己。甚至幾次的關鍵情報,都是云夢澤想辦法探聽來了告訴沈浪的。

  不僅如此,沈浪還能感覺到云夢澤的立場站在姜離這邊,盡管他從來都沒有明說,但聊天的時候完全能夠感受得到。

  “我真的好擔心他們啊。”寧焱公主道。

  沈浪道:“快了,我們很快就可以將他們全部救出來了。”

  接著沈浪借著身體的阻攔,開始騷擾她,微笑道:“你剛才說什么窄?我能不能再試試看呢?我們再生一個寶寶吧,你身體已經調養好了。”

  寧焱公主的呼吸立刻急促了起來,搖頭道:“不生,我就寶貝力兒一個。”

  沈浪的幾個孩子中,沈力確實顯得最為普通,但真的很乖巧,不算絕頂聰明,但是卻非常內秀,而且非常有耐心。

  “夫君,我怎么覺得力兒的性格有些像寧政啊。”寧焱公主道。

  沈浪一愕,別說還真有些像啊,都說外甥像舅舅,真是半點不假啊。

  沈浪道:“我們至少要多生一個,你瞧瞧寧政這性格,他可能休掉原配卓氏另娶嗎?”

  “不可能。”寧焱道:“他的脾氣又臭又硬,甚至連納妾都不愿意了。”

  沈浪道:“可是卓氏無法懷孕,日后寧政再一次登基為王,如果他愿意納妃子生孩子也就罷了,如果他鐵定不愿意的話,力兒很可能就要過繼給他做繼承人了。”

  寧焱公主道:“這一點我還真沒有想過。”

  其實沈浪也沒有想過,這還是寧政起的由頭,他沈浪可半點都沒有篡奪寧氏江山的意思。不過真的到那一天,寧政鐵定不愿意納妃子的話,那可能真的要走到這一步。

  沈浪道:“你父王和卞妃年紀大了難免會孤獨,我們生一個孩子給他們玩不好嗎?”

  寧焱公主想到這里,之前的意志頓時溶解了。

  父王已經老了,甚至卞母妃都已經老了。尤其是卞母妃,做夢都想要一個孩子。

  “那,那行吧……”寧焱公主道。

  “走,走進艙房,生孩子去。”

  今天輪到冰兒了。

  馬上就要回到越國了,所有人中最不激動的人當屬小冰了。

  只要有沈浪和女兒在,不管哪里都是天堂,甚至在海上還要好一些,因為一旦回到越國就要開戰,沈浪又要沒日沒夜地忙碌了,就沒有時間陪她和女兒了,也就沒有辦法享用她的各項絕技了。

  她把自己定位得很清楚,拼身份他拼不過別人,拼長相和身材她也拼不過。她唯一的本事就是侍候人,所以當然要發揮到極致,走服務路線。

  “夫君,你說我還是該生,還是不該生啊。”冰兒為難道。

  她聽到沈浪和寧焱說再生孩子的事情,她也很糾結。

  一邊她是想要生的,已經有一個女兒了,自然就想要再生一個兒子。但是卻害怕生出來之后,孩子長得像她那就不好了,她可是一個小丫鬟,如果長得像她,長大以后豈不是沒有出息。

  真的不知道她這個小腦袋想的是什么。

  宗正寺的監獄內,寧政盤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他頭發如同雜草一般,胡須已經超過三寸了,全身的衣衫破損了無數,哪里像是一個國王,簡直就是一個乞丐。

  整整兩年了,他被抓捕下獄整整兩年了。

  這兩年時間,他一天太陽都沒有見過,飽受了各種折磨,尤其是精神上的折磨。

  幾天幾夜不能睡覺,給他喂下大量的巴豆,連著拉稀一個月,等等等等。

  手段不計其數。

  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他屈服,并且公開和沈浪劃清界限,宣布沈浪為整個東方世界的公敵,宣布姜離為大炎王朝最大的叛逆。

  然而自從被下獄之后,寧政就仿佛徹底啞巴了一般,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有說過,一個字都沒有了。

  反正妻子卓氏早就想辦法送走了,徹底藏了起來,他就沒有軟肋了。

  他不怕死,也不怕折磨。

  “嘎吱……”

  房門打開了,一個獨臂之人走了進來,提著一個籃子。

  “寧政,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的妻子我們抓到了,很快就能來和你團聚了。”寧翼道。

  寧政充耳不聞,仿佛沒有聽到一般。

  寧翼冷笑道:“你沒有聽到嗎?你的妻子卓氏啊,你的發妻,被我們抓了,你可以想象一下她會受到何等悲慘遭遇嗎?千人騎萬人跨啊?”

  寧政面孔一陣抽搐,但依舊沒有開口。

  他只是因為這句話而憤怒,但他知道妻子沒事,他藏得非常非常好。

  寧翼道:“寧政,屈服吧!你這種堅持毫無意義,沈浪已經死了。姜離那么牛逼都死了,更何況沈浪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物?”

  寧政依舊充耳不聞。

  寧翼感覺到自己受到了巨大的羞辱,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樣?

  其實現在寧政屈服不屈服已經完全不重要了,沈浪已經死了,一切都毫無意義了。只是新越王寧紹太過于保守了,現在都覺得沈浪可能還沒有死,所以還留著沈浪黨羽的性命,還沒有大開殺戒。

  但是快了,因為隱元會已經已經發話了,這件事差不多該了結了。已經過去兩年時間了,沈浪依舊沒有從魔鬼大三角內出來,所以永遠都出不來了。

  任何人進入魔鬼大三角都會粉身碎骨,沈浪當然也不例外。

  這當然是因為隱元會也有些支撐不住了,整整十五萬人的艦隊,每天消耗的錢財和物資都是天文數字,卻又沒有任何收獲,哪怕以隱元會的豪富都有些支撐不下去了。

  想要裁撤東部海域的十五萬艦隊就必須先了結這件事情,想要了結這件事情,就必須將寧政、卞逍、張翀等幾個沈浪黨羽頭子斬首,然后把抓捕的十幾萬人殺得干干凈凈。

  最后在從史書上徹底抹去沈浪的名字,用不了幾十年這個人就仿佛沒有來過這個世界一般。

  寧翼為何那么迫切想要寧政屈服,原因只有一個,他寧翼被矜君俘虜之后,迫不及待崩潰投降了,他意志如此脆弱。而寧政表現得這么勇敢,總是讓他想起那段屈辱的歲月。

  “還不屈服?無所謂,無所謂……”寧翼冷笑道:“你們的堅持毫無意義,你們的勇敢也毫無意義,很快就要了結這件事情,你們都要死了!”

  接著,寧翼道:“別說做哥哥的不照顧你這個弟弟,我給你帶飯來了,美味之極。”

  然后,他先開了食盒的蓋子,上面還有一層蓋子,是竹子編織而成的,密密麻麻的洞眼,能夠看到里面有很多蛇,整整十幾條,每一條都有拇指一般粗細。

  “蛇肉啊,美味吧。”寧翼獰笑道:“是你自己吃下去,還是我讓人給你灌下去呢?”

  然后接下來的一幕讓寧翼驚呆了,寧政默然地打開了罩子,直接伸手進入食盒。

  “嗖嗖嗖……”

  頓時十幾條蛇直接咬在他的手上,但他依舊沒有反應,直接抓住一條塞入嘴里,活生生用牙齒咬斷并且咀嚼,頓時滿口都是血。

  寧翼毛骨悚然,他感覺自己都要嘔吐了。

  “你這個瘋子,你這個瘋子!像你這樣的瘋子還是去死吧。”

  寧政當然不是瘋子,他只是擁有一顆勇敢的心。

  武安伯,越國樞密院副使,越國水師統帥燕難飛。

  他正舒舒服服地飲茶。

  最近還是有很多好消息的,他已經有五個兒子了,短短不到五年的時間,可謂是戰果豐碩了。

  他剛剛送走了玄武城主祝文華,談得非常愉快。

  祝文華非常卑微,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換取了怒潮城的很小一部分的貿易份額。

  誰掌握了怒潮城,就掌握了整個越國東部的貿易權。

  尤其是南洲城被浮屠山獨占之后,東南部海域的幾十個國家的貿易也不得不走怒潮城航線了,真正的金山銀海啊。

  燕難飛之所以答應祝文華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祝文華的背后是唐允,唐允的背后是祝戎,如今祝氏家族在越國已經不能用如日中天來形容了,簡直是遮天蔽日。第二個原因是卓昭顏這個女人太貪婪了,仗著自己和寧寒公主有那么一點點關系,胃口越來越大,在怒潮城貿易份額中越占越多,祝文華跳出來正好可以平衡一下貪婪的卓昭顏。

  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燕難飛才是這片區域至高無上者。

  就憑著怒潮城在他手中,就憑著他手中有十五萬艦隊。

  “大帥,睡吧。“一個小妾嬌聲道,拼命用眼神勾他。

  “你先睡。”燕難飛道,靜靜地喝茶,坐在這里等。

  他在等什么?

  準確說他什么都沒有等。

  但兩年來的每一天,他都會坐在這里等到十二點鐘左右。(沈浪已經發明了鐘,并且由天道會發售,不過依舊是絕對的奢侈品,比鏡子還要昂貴)

  “放心吧大帥,沈浪已經死了,他不可能歸來了,您就好好睡覺吧,不用每天等到十二點了。”小妾嬌聲道:“人家都想死你,去睡吧。”

  “滾……”燕難飛淡淡道。

  盡管他的聲音不大,卻讓人發自骨子里面的幽寒,那個小妾幾乎都要嚇尿,然后夾著雙腿逃了。

  燕難飛不管見到任何人都說,千萬不要小看沈浪,他創造了很多奇跡,一定不能掉以輕心,某一天他很有可能就會殺回來。

  不僅如此,他每天都要靜靜坐到十二點,等待海面上巡邏艦隊的匯報。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了這位燕難飛大人的觀點,他覺得沈浪可能會歸來。

  那么事實上,燕難飛真的相信沈浪會殺回來?

  不,他不相信!

  沈浪創造的奇跡確實給他前所未有的震撼力,尤其是利用大海嘯滅了薛氏家族艦隊的那一幕。但任何人進入魔鬼大三角都會死,沈浪也不例外。

  燕難飛不得不這樣表態,因為這關系到他的最大利益。

  如果沈浪死了,那怒潮城這片海域的十五萬大軍就要裁撤解散了,當然不會一次性裁撤,而是分批。但掌握了兵權之后,燕難飛怎么舍得失去呢?

  所以他必須不斷地發出聲音,沈浪一定會歸來,越國艦隊一定不能裁撤。

  其實在他心目中,沈浪早就死了,甚至骨頭都要爛了!

  “當當當當……“

  鐘聲響起了,十二點到了,他終于可以去睡覺了。

  沈浪發明的這個鐘真是了不起啊,走時準不說,還能自己敲鐘。

  真是個精致的人啊,就這么死了還有點可惜呢。他應該把所有的東西都交出來,然后再讓他燕難飛千刀萬剮而死的。

  燕難飛起身,朝著剛才那個小妾的房間走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當當當當……”

  海面上忽然傳來了刺耳的鐘聲,和燕難飛身邊這個自鳴鐘聲音響在了一起,一時間竟然無法分辨。

  但是自鳴鐘的報時聲音結束后,外面海面上的鐘聲依舊不斷敲響。

  出事了?出什么大事了?

  燕難飛走到陽臺往下眺望,三艘艦船靠岸了,然后上面的幾十個人飛快地朝著大城堡狂沖而來。

  出事了,真的出事了。

  片刻后!

  一個海軍千戶跪在燕難飛的面前,顫抖道:“大,大帥,沈浪回來了,他殺回來了,他帶著艦隊殺回來了。”

  這話一出,燕難飛如同雷擊一般完全無法動彈。

  老天爺這是開的什么玩笑啊?

  我燕難飛口口聲聲說沈浪沒有死,很可能會殺回來,但那只是為了利益而已,我一定要秉持這個立場啊。

  沈浪他早就應該死了啊。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燕難飛怒道:“沈浪早已經死了,怎么可能殺回來?你們的眼睛花了。”

  那個千戶道:“不,不,不是我們眼花,千真萬確啊。我們看到了一支龐大的艦隊,掛著骷髏的旗幟,還有姜,沈,金的旗幟,一定是沈浪殺回來了。”

  “不可能,不可能……”燕難飛道:“一定是其他人的艦隊,要么是西方世界的仇妖兒殺回來了。”

  之前口口聲聲說沈浪會殺回來的燕難飛,此時又有完全否定這一點。

  但是很快接下來幾天,燕難飛不得不相信了。

  因為海面上的鐘聲不斷響起,一支又一支的巡邏艦隊靠岸,十萬火急地來匯報燕難飛。

  沈浪歸來了!

  消息越來越確切,而且越來越詳細。

  到后面他麾下的巡邏海軍甚至看清楚了沈浪的臉,距離最近的時候,不超過三里。

  消息確定了!沈浪真的殺回來了。

  不僅如此,甚至連沈浪艦隊又多少規模都清清楚楚了。

  總共一百艘艦船,總共兩萬人。

  為何會是這個數字?因為沈浪的艦隊分兵了。

  他的艦隊又上千艘船,但大部分的船只都是運送物資的,而不是戰船。

  真正大海戰的時候,這批戰船非但起不了作用,反而會拖累整個艦隊,成為敵人的獵物。

  而且這些運送物資的艦船才是他發展的根本,它們沒有自保能力,必須派艦隊保護之。

  如此一來,真正殺氣騰騰沖向怒潮城的僅僅只有一百艘戰艦,不到兩萬人而已。

  但是這一百艘戰艦大部分都是火炮戰艦,這就牛逼了。

  整整一千多門火炮,一旦開火,會是何等驚天動地的一幕?

  會是何等毀滅性打擊能力?

  這個世界沒有秘密。

  現在不僅僅燕難飛知道,怒潮城的很多人都已經知道。

  沈浪殺回來了!這位姜離之子上王者歸來了。

  很快就要打到怒潮城了。

  不過很多人也都聽說了,沈浪帶回來的僅僅只有一百艘戰船,不到兩萬人而已。

  所有人不由得驚愕?沈浪你這是瘋了嗎?

  放在兩年之前,一百艘戰艦,兩萬人還算是一支巨大的力量。

  但是現在算是個屁啊,如今怒潮城海域燕難飛麾下就整整有十五萬艦隊。

  你兩萬人攻打十五萬艦隊?

  兩年多前你沈浪有整整十幾萬大軍,還不是逃之夭夭。如今殺回來了,應該是帶著百萬大軍啊,就帶著兩萬人?

  你是來送死的嗎?塞牙縫都不夠吧。

  燕難飛也從一開始的震驚不信變成了戰意沖天。

  沈浪瘋了嗎?

  竟然帶著兩萬人殺回來?他以為怒潮城還是從前嗎?

  你沈浪之前確實創造過奇跡,但你海軍的戰斗力堪憂得很,完全是依靠大海嘯才滅掉我薛氏艦隊主力的,難道現在還能再來一場海嘯嗎?

  已經完全不可能了,因為燕難飛此時知道了,那一場大海嘯完全是因為浮屠山開發上古遺跡的關系,根本和金木蘭無關,也和沈浪無關。與其說是沈浪滅了薛氏家族艦隊,還不如說是浮屠山。

  沒有幾十年時間,根本練不出強大的海軍。你涅槃軍是很厲害,但那只是在陸地,到了海面之后就發揮不出戰斗力了。

  情報越來越清晰。

  沈浪的艦隊距離怒潮城越來越近。

  三千里,兩千里!

  依舊是一百艘戰艦,不到兩萬人。

  來不及等國都的旨意了,燕難飛直接下令。

  越國十五萬海軍集結,準備開戰,全殲沈浪艦隊!

注:今天更新近一萬四,明天要早起趕飛機,我去睡覺了!兄弟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