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438章:狄波絲公爵,你被俘虜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作為西侖帝國的南境守護,狄波絲公爵當然不需要在城墻上,晚上可以直接回到山頂城堡休息。

  此時她的麾下可謂猛將如雨,伯爵級的統帥便有七個人之多,已經不需要她親臨戰陣了。

  尤其是拜亭伯爵的強大,足以抵擋亞馬遜高手的突襲,而且她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沐浴之后,她穿著舒適的睡袍,進入了一個黑色教堂之內。

  “亞馬遜戰士遠比我們想象中的更加強大。”狄波絲公爵道:“今日之戰績,簡直是一場恥辱。”

  火神大祭師道:“然而,她們終究還是無法攻破這座城市的。能夠登上城墻攻破城市是兩個概念。”

  這點狄波絲公爵當然知道,今日多拉公主絕對是急流勇退,如果再持續下去的話,那她們也要開始大面積傷亡了。

  亞馬遜戰士強大勇敢、力量、敏捷、敏感。

  所以當她們攀爬上那一瞬間,真是讓人有一種絕望的感覺。五千人幾乎是零傷亡沖上了城墻。

  但是真正短兵相接相接之后,她們畢竟不是三頭六臂的,以一敵十很強大。但是二十人,三十人,五十人呢?

  畢竟城內可是有二十五萬大軍,而且武道高手也超過了千人。

  今日亞馬遜軍團的表演非常驚艷震撼,但她們也幾乎已經失去了正常攻破城池的機會了,除非完全不計傷亡。

  但沈浪帶來的只有五千人而已,又能有死多少?

  “所以,我們要防備敵人進行斬首行動。”大祭師道:“我會派遣三百名火神教高手時時刻刻保護在您的身邊。”

  狄波絲公爵道:“有勞了。”

  她自己的武功就已經極強了,但并沒有拒絕火神教的好意。

  “但是我絕對不愿意再見到這群女野獸在我的城市下耀武揚威了。”狄波絲公爵道:“大祭師若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我愿意拭目以待。”

  火神祭師道:“請您帶幾個奴隸來,最好強壯一些。”

  片刻之后,帶來了十幾名奴隸,全部都是沒有馴服的原始部落男子,每一個人桀驁不馴,身上充滿了掙扎的痕跡。

  “跑,跑,跑到門外,你們就自由了。”大祭師道。

  那十幾個充滿野性的奴隸一愕,然后朝著大門外狂沖而去,速度飛快。

  大祭師拿出了一個盒子,很小的盒子,如同戒指盒一樣。

  “去吧,去吧……”她輕輕呼喚道,然后修長的玉手揮了揮。

  頓時,盒子里面仿佛有幾十個黑影飛了出去。

  速度非常快,每秒鐘竟然達到了十幾米。而且真的就是黑影,在燈火下才能看到身影,如果在外面的黑夜,根本就是徹底隱形了。

  “呼呼呼呼……”

  這幾十個黑影瞬間就追上了那十幾個奴隸。

  它們的身體猛地朝著這些奴隸沖去。

  剎那間,它們的身軀猛地亮起,如同螢火蟲一般,閃爍著詭異的綠光。

  幾乎轉眼之間,這些蟲子就鉆入了奴隸的體內。

  仿佛沒有任何動靜。

  但是兩秒鐘之后。

  “啊……啊……啊……”

  一股又一股綠色的火焰猛地從這些奴隸體內冒出。

  “呼,呼,呼……”

  最先著火的是眼球,綠火直接噴出,眼球爆開。

  緊接著是心臟。

  一陣陣無比凄厲的慘叫。

  這些詭異的綠色火焰仿佛真的是從體內燒出來的,完全無法防御。

  看上去完全讓人毛骨悚然。

  哪怕狄波絲公爵身上的汗毛也微微豎起。

  這個手段太可怕了,比火藥還要驚人。

  僅僅兩分鐘后,這些奴隸全部化為了灰燼,燒成了焦炭。

  “這是一種蟲子,我們稱之為地獄火蟲。”大祭師道:“它們的體形非常小,只有蚊子的十分之一,可以鉆入任何縫隙之內。它們飛行速度非常快,每秒鐘超過十二米,可以追上任何人物目標。因為它們太小了,所以無法斬殺,無法拍滅,無法抵擋。”

  “當它們鉆入人體之后,立刻會將人體血液變成詭異的染料,綠火會從體內燒出來,不管武功再強,也會被活活燒死。”

  狄波絲公爵目光望向了火神教大祭師,內心已經充滿了戒備。

  “我知道東方世界有很多超脫勢力,掌握了上古文明的力量。”狄波絲公爵道。

  火神教大祭師道:“對,這也是一種上古文明的產物。”

  狄波絲公爵道:“剛才你殺這十幾個奴隸,用了多少只地獄火蟲?”

  火神教大祭師道:“一百二十只。”

  狄波絲公爵道:“那你打算用多少只來殺沈浪和亞馬遜軍團?”

  “三十萬只。”火神教大祭師道。

  狄波絲公爵道:“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數量嗎?”

  火神教大祭師道:“當然,這已經是一筆天文數字的財富了。”

  狄波絲公爵道:“我會記住您這個人情的。”

  火神教大祭師道:“亞馬遜部落已經背叛了西方世界,她們應該得到凈化,徹底燒成灰燼,或許是她們最好的歸宿。”

  狄波絲公爵道:“睿智如您!”

  火神大祭師道:“那么就告辭了,可能非常抱歉,我無法帶回那個東方人的頭顱,因為他很可能已經被燒焦了。”

  狄波絲公爵道:“那或許是他的宿命吧,而且我仿佛也不愿意再見到他那張輕浮之極的面孔了。”

  火神教大祭師道:“一會兒見。”

  “一會兒見!

  大祭師離去,帶著幾十名女祭師離開了山頂城堡,偷偷潛出了逼近城,去對亞馬遜軍團進行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屠殺。

  狄波絲公爵返回到書房中看書,然后彈琴。

  但是不知道為何,感覺身上有點不爽利,或許是剛才那些卑賤奴隸被燒死之后的灰燼落在她嬌嫩而又高貴的肌膚上了。

  于是,狄波絲公爵絕頂再次沐浴一次。

  一想到那些奴隸的灰燼曾經落在身上,她甚至有點想要作嘔。

  這群人壓根就不是人類,稱之為灰色牲口還差不多。

  風向是經常變化的,一切全憑運氣,尤其碧金城還在海邊。

  但這次多拉公主的運氣非常不錯,風向一直很穩定,前所未有的順利。

  熱氣球升空到兩千米之后,朝著碧金城內飄去。

  看著吊籃上的旗幟飄揚方向,多拉公主笑道:“看來我們這位君主運氣始終不差。”

  葵夜將軍道:“除了人品差一點,我們這位君主一切都好,尤其是廚藝。”

  “那你錯了,他是從來不動手的,但是卻指點別人動手。”

  “我想女王陛下了,繁衍之禮應該開始了吧。”

  “我們已經被整個西方世界視為叛徒,不知道繁衍之禮還會不會進行?”

  “我今年本來想要參加的,但是可惜……”

  “如果沒有繁衍之禮,我們亞馬遜族該如何傳承?”

  “主君旗下,可有出色之男子嗎?”

  “有,但年紀也太大了,如果進行繁衍之禮的話,主君麾下的男人,我一個都看不上。”

  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聊到男女之事,卻沒有一點點曖昧感覺的,這只有在亞馬遜部族中才會發生了。

  就這樣,十幾個氣球朝著逼近城內一直飄飛,朝著東南方向飛。

  碧金城內還是有些人看到了這十幾個氣球的火焰。

  但這些熱氣球實在是飛得太高了,看上去和星星沒有什么分別,只不過有些奇怪,為何這些星星移動得這么快。

  于是出現了兩個詭異的畫面。

  多拉公主帶著一百多人,在黑暗的夜空乘坐熱氣球突襲狄波絲公爵。

  而火神教大祭師卻帶著幾十名祭師,帶著幾十萬只地獄火蟲,去偷襲擊殺沈浪和亞馬遜軍團。

  今晚運氣實在太好了,風向一直都很穩。

  僅僅不到半個小時后,十幾個熱氣球就飛到了狄波絲公爵的城堡上空。

  狄波絲公爵城堡非常非常大,面積超過了一千五百畝,但是在兩千米的高空,也僅僅只是一個小方格而已。

  “下降!”

  “下降!”

  十幾個熱氣球提前開始下降,下降到一千米左右再往下跳,這樣會精準很多。

  此時,山頂城堡的一個奴隸抬頭望天,忽然看到了十幾個星星越來越大。

  “有流星。”

  “有流星。”

  “趕緊許愿吧。”

  “我希望能夠獲得自由。”

  “自由?那玩意有什么好啊?我希望能夠成為一個貴人的貼身女奴,能夠為他生下一個孩子,從此過上富裕的生活。”

  “富裕的女奴嗎?真是開玩笑!”

  十幾個熱氣球下降到了一千米處。

  多拉公主一聲令下:“跳!”

  幾個熱氣球間開始發出火焰信號,互相提醒對方,開始空間。

  在多拉公主的帶領下,一百多名亞馬遜頂尖高手一躍而下。

  不能全部跳下,要分批跳下,否則可能會出現空中撞擊風險。

  刺激一刻來臨了。

  飛翔時刻。

  一百五十人全部張開四肢,在空中盤旋,緩緩下降。

  太爽了。

  之前都是演練,而這一次是真正從空中穿過重重敵人防線,進入了敵人的核心地帶。

  不管如何,她們有創造了歷史。

  一百多人在空中精準地盤旋飛行。

  盡量調整方向,降落在公爵府的廣場上,當然這是非常困難的。

  能夠精準地降落在一千五百畝的公爵府內,就已經是大功告成了。

  幾分鐘后。

  無比刺激的飛行結束了。

  “砰!”

  多拉公主第一個落地,安然無恙,然后直接脫掉滑翔衣,拔出彎刀。

  “殺!”

  這種突襲,就不方便帶那種超級大弓了,而是帶著非常強勁的弩。

  “砰,砰,砰,砰,砰……”

  越來越多的亞馬遜女戰士從天而降。

  公爵府的奴仆還有守衛武士完全驚呆了。

  這,這是怎么回事?

  她們是誰?

  為何會從天上下來?

  中年太監塔倫站在狄波絲的房子外面,也靜靜地仰望星空。

  不是為了研究星空,而是因為太無聊了。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無聊的,或許等抓到那個東方小丑,并且進行車裂的時候,生活才有那么一點點刺激性。

  然而這個時候,他忽然發現,天上有東西掉下來?

  這,這些是什么?

  緊接著,他見到了前所未有的一幕。

  天上竟然有人飛下來?一個接著一個飛下來?

  敵襲,敵襲!

  “快去敲鐘,快去敲鐘。”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鐘樓已經被占領了,任何試圖去敲鐘的武士,全部被射死了。

  中年太監塔倫高呼:“有敵人,有敵人。”

  “保護公爵大人,保護公爵大人!”

  “衛隊集結,衛隊集結!”

  不能敲鐘,就敲響各種金屬。

  烽火臺也被人占領了,那就到處點燃火把。

  “衛隊集結,衛隊集結。”

  “火神武士集結,保衛公爵。”

  中年太監塔倫飛快沖入了浴室之內,高呼道:“公爵大人,敵人來襲,敵人來襲。”

  狄波絲公爵依舊坐在浴湯之內,不敢置信道:“敵人來襲?多少人?從哪里來?”

  “不知道多少人?但她們從空中來。”太監塔倫道:“我知道這非常不可思議,但是我親眼見到的,她們全部從空中飛來,太震撼了。”

  “知道了。”狄波絲公爵道。

  太監塔倫飛奔而出。

  狄波絲無比美妙迷人的軀體從水中走了出來,旁邊的侍女趕緊為她擦拭干凈身體,飛快地穿上了內衣和袍子。

  “保衛公爵,保衛公爵!”

  整個公爵府徹底大亂。

  亞馬遜頂尖高手落地之后,開始根據信號集結。

  路上不管遇到任何人,全部殺之,這個時候只有死人才是安全的。

  而且作為奴仆,本就應該呆房子之內瑟瑟發抖,這個時候沖出來的都是想要效忠公爵殺敵的,死之不冤。

  多拉公主這群人武功太強了,狄波絲公爵府內的武士根本就不是對手,輕而易舉就被殺死。

  很快,多拉公主的一百五十人完成了集結。

  “狄波絲公爵在那里。”多拉公主一指紅色的教堂那邊。

  為何會知道?

  因為火神教高手,還有公爵府衛隊瘋狂朝那個地方沖去。

  誰能都猜出狄波絲在那。

  這個紅色庭院,就是當時狄波絲和沈浪成婚的地方,是為了信仰火神教而專門新建的。

  從那之后,狄波絲很長時間都住在那里。

  此時,整個庭院之門緊閉。

  從外面多拉公主都能嗅到里面密集的心跳和呼吸聲。

  很顯然,狄波絲公爵在里面,大部分公爵府高手,還有火神教高手都在這里面。

  “開門!”

  里面傳來了狄波絲公爵的聲音。

  紅色庭院大門打開了。

  多拉公主見到了狄波絲,她在庭院里面那座教堂的陽臺上,距離地面三十幾米。

  下面的庭院上,密密麻麻上千人保衛她。

  魯索公爵府果然強悍,在這么短時間內,竟然就集結了這么多人。

  狄波絲公爵站在高處俯瞰多拉公主一百多人,緩緩道:“你們就這些人?也想要殺我?”

  “砰砰砰……”

  一陣陣焰火猛地沖上了天空,想著守軍發出了信號。

  很快,整個碧金城都看到了公爵府發出的信號。

  “當當當當當……”

  尖銳的鐘聲不斷響起,碼頭上,碧金城內,所有鐘聲全部敲響。

  各個軍營內人潮涌動。

  “有敵人襲擊公爵府,保衛公爵。”

  “保衛南境守護大人。”

  頓時,一支又一支軍隊沖出軍營,朝著公爵府方向沖來。

  無數的騎兵,無數的步兵,狂涌而來。

  狄波絲公爵道:“你們從天而降?真是奇跡啊,那個東方小丑呢?”

  “我應該猜到的,那個東方小丑手無縛雞之力,應該不敢玩這么危險的游戲。”

  “你們從天而降,想要殺掉我而終結戰爭,征服碧金城?”

  “不得不承認,這非常有想象力,但是你們的奇跡,到此為止了!”

  “射殺她們!”

  隨著狄波絲公爵一聲令下。

  庭院一千多人彎弓搭箭,箭雨朝著多拉公主一百多人狂射而來。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又差一點顛覆了他們的世界觀。

  多拉公主率領著一百多人,沒有穿門而入,而是原地彎下嬌軀,然后猛地彈射而起,直接越過了四米多高的庭院墻壁,上演沖天而降。

  一百五十人,無比兇猛地殺向了一千多人。

  “唰唰唰唰……”

  瘋狂的屠殺,一邊倒的屠殺。

  狄波絲公爵府的衛隊是非常精銳,但是也要看他們面對的敵人是誰?

  這一百五十人可是亞馬遜女戰士中的強者,每一個在亞馬遜部族中也是百里挑一的高手。

  戰斗力簡直是無比驚人。

  就如同一百五十只女暴龍一般,直接碾壓過去便是了。

  手中的彎刀,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全部一刀兩斷,一刀兩斷。

  左手拿盾,右手拿刀。

  廝殺無敵,防守無敵。

  一邊倒的屠殺。

  幾乎短短片刻內,公爵府內的一千名親衛被殺的干干凈凈。

  媽蛋。

  從來都沒有見過這么利索的殺人。

  不過,一千名衛隊殺光了之后,眼前這幾百人是誰?

  全部穿著火紅色的袍子?火神教武士?

  忽然,這些火神教武士猛地扔出了一個又一個鐵球,冒著火焰的鐵球。

  “格擋!”

  一聲令下。

  這些亞馬遜高手盾牌猛地揮出。

  將這三百個鐵球擋飛了出去,與此同時,她們的身軀飛快地爆退了幾十米。

  “轟轟轟轟……”

  火神教的這些鐵球開始爆炸,濃煙彌漫了整個庭院。

  煙霧里面有毒,非常嗆人,這應該算是火神教的毒氣彈了?

  不過應該還是對呼吸道進行攻擊,而不是皮膚。

  “戴面具。”多拉公主下令。

  一百五十個亞馬遜女高手飛快戴上了簡易的防毒面具。

  扔鐵球是嗎?我們也會啊!

  幾十名亞馬遜高手也扔出了鐵球,一斤多的手雷,而且絕對卡準時間投擲,朝著火神教祭師砸去。

  “轟轟轟轟……”

  驚人的爆炸。

  這鐵球可要猛烈多了,直接炸得人粉身碎骨。

  在這個庭院內爆炸,強大的沖擊波甚至橫掃了墻壁和窗戶。

  這些強大的亞馬遜女戰士都需要用盾牌護住,否則都可能受傷。

  不過這些火神教武士也非常老練了,在爆炸的瞬間立刻飛快閃避,然后趴在地上。

  這群人武功很高,非常精銳,因為閃避的速度非常快。

  這幾十個手雷本來應該能夠將他們炸死大部分的,但實際上只炸死了幾十人而已。

  剩下人全部從地上躍起,紛紛拔出了彎刀。

  強者對決嗎?

  而就在此時,多拉公主看到,狄波絲公爵朝著她一陣冷笑,然后絕美的身影從陽臺上消失了,她要逃跑。

  “起!”

  多拉公主一聲令下。

  她率領著十幾個名高手,猛地躍起到半空中,沿著教堂的墻壁直接攀爬上去,很快就爬到了狄波絲之前所在的陽臺上。

  庭院里,一百多名亞馬遜高手,對戰二百多名火神教高手。

  教堂之內,多拉公主率領十幾人追殺狄波絲。

  狄波絲公爵逃跑的速度非常快。

  幾乎轉眼之間就消失在視野之內。

  “砰砰砰砰……”

  與此同時,教堂內引爆了一個又一個火神教毒氣彈,雖然不致命,但是卻能夠干擾嗅覺和視線。

  多拉公主十幾名高手很快搜索了整個紅色教堂之內,已經完全不見了狄波絲公爵身影。

  教堂之外,激烈的戰斗仍舊在繼續。

  而且越來越激烈。

  那一百多名亞馬遜高手不但要迎戰火神教高手,還要迎戰源源不斷沖來的公爵府武士。

  時間非常緊迫了,現在沖來的只是公爵府武士,接下來就會有千軍萬馬沖進公爵府內。

  若不能抓住狄波絲,那她們這一百多人就插翅難飛了。

  但是整個教堂內全部都找遍了,完全沒有見到狄波絲的身影,也沒有見到任何暗門。

  狄波絲不可能憑空消失。

  多拉公主開始仔細搜索,直接來到了一個奇怪的房間。

  這里面什么都沒有,只有一張大床。

  這就是沈浪和狄波絲公爵曾經的洞房了,也就是舉行奇怪儀式,然后進行親熱的地方。

  多拉公主上前,抓住那張大床,猛地掀開。

  然后整個身影飛快后退。

  果然,剛剛掀開這張大床,無數的利箭飛射出來,超過幾百支之多。

  幸虧多拉公主有防備,否則可能就被射中,而且這些箭可都是有毒藥的。

  果然,在大床之下有一個暗門,不過這暗門是需要機關密碼的。

  除了狄波絲之外,沒有人知道這個密碼,所以根本打不開。

  多拉公主上前,拿出一塊特殊的炸藥,仿佛黏土一般,直接粘在了暗門上。

  “后退!”

  “轟!”

  一陣猛烈的爆炸聲響。

  暗門被打開了。

  要什么機關,什么密碼?直接暴力破門。

  一個暗道出現在眼前。

  多拉公主帶領十幾名高手鉆入暗道之類。

  “小心里面有暗器。”

  多拉公主道,然后拿出了微小型手雷,而且還是那種威力很小的黑火藥,直接扔了出去。

  “砰……”

  又一陣爆炸,威力不大,動靜不小。

  無數利箭,暗器,甚至毒液狂射而出。

  關你什么暗器,什么機關?

  全部進行暴力破壞,我就不相信我人踩上去暗器會射,但是手雷沖擊波的壓力下,這些暗器卻不射?

  就這樣,多拉公主一力降十會。

  一路上用小手雷開路,把所有的機關破壞得干干凈凈。

  這條地下密道很長啊,不知道通往何方。

  整整走了上百米,終于來到了密道的盡頭,又是一道暗門阻攔。

  多拉公主再一次黏上了炸藥。

  “后退!”

  “轟!”

  一聲炸響。

  這道暗門直接被破開了。

  多拉公主等人闖了進去!

  這又是一個大廳,非常詭異的大廳,充滿了腥臭之味。

  多拉公主見到了狄波絲公爵,她在大廳的另外一頭,一個門洞之內。

  這個女人果然很美,尤其一頭紅色的頭發,如同火焰一般。

  美麗到驚心動魄的地步,尤其她的身材,真的稱得上魔鬼曲線。

  多拉公主覺得這是少有一個女人,能夠在容貌和身材和她不相上下的了。

  狄波絲公爵望著多拉公主,忽然露出一道詭異而又殘忍的笑容。

  她的玉手在脖子上輕輕一劃。

  “想要殺我?癡人說夢,希望你們死的時候,那個東方小丑會為你流淚。”狄波絲緩緩說到,然后轉動了一個機關。

  “轟隆隆……”

  一扇厚厚的鋼鐵之門緩緩落下,足足有半尺多厚,絕對的刀槍不入。

  而狄波絲公爵就消失在厚厚鐵門之后,這應該就是魯索家族最后的密室了,絕對安全的密室。

  就算發生大地震,就算炸藥,也炸不開這一扇驚人厚度的鐵門。

  幾乎在見到狄波絲公爵的那一剎那,多拉公主率領著十幾個高手就瘋狂地沖過來。

  然而……

  “嗷唔……”

  忽然大廳內傳來無數的嘶吼聲。

  然后,亮起了一雙又一雙眼睛。

  下一秒鐘,無數的野獸狂奔而來。

  這里是斗獸場的地下,關押著無數的猛獸。

  獅子、老虎、巨狼,獵豹等等,不計其數。

  而這個大廳超過上萬平方米,剎那間幾百只野獸瞬間將多拉公主等人包圍了。

  瘋狂地噬咬,瘋狂地攻擊。

  鐵門完全落下,甚至外面野獸嘶吼的聲音都聽不見了。

  狄波絲公爵殘忍道:“希望你們的肉足夠好吃,能夠喂飽我的猛獸們。或許那個東方小丑再一次見到你們的時候,已經是一團糞便了。”

  多拉公主等人的身影,已經完全看不見了,徹底被幾百只猛獸淹沒。

  整個大廳內,只剩下猛獸的嘶吼,還有無盡的血腥。

  “嗷嗷嗷……”

  “吼吼吼……”

  多拉公主等人本是非常高大的,但是此時卻仿佛浪潮中的小舟一般,周圍視野內,前后左右,甚至頭頂都是猛獸,近乎瘋狂的猛獸。

  鮮血狂噴!

  一刻鐘后!

  一切安靜了下來!

  所有的猛獸,死得干干凈凈。

  幾百只,尸體堆積成山。

  “呼……”多拉公主呼了一口氣,從無數猛獸的尸體中鉆了出來。

  “你們記得提醒我,見到主君的時候,我要在他臉上啐一個,這里實在是太臭了。”

  “這個任務,比我們想象中要惡心。”

  “公主殿下,我當然會提醒你,不過如果你真的啐了主君的臉,我擔心他會上癮,上次你吃了一半的蛋糕,被他拿走吃了,我覺得他想要嘗你的味道。”

  多拉公主轉移話題道:“這幾百只野獸,應該有幾萬斤肉吧,夠我們吃幾天了。”

  她身上都是野獸的鮮血,實在有些承受不了這個味道。

  “有人受傷嗎?”多拉問道。

  “有。”

  “有人死嗎?”

  “沒有!”

  多拉公主帶著十幾名亞馬遜高手,來到了那一扇厚厚的大鐵門面前。

  伸手敲了敲!

  然后拿起彎刀,紛紛劈斬。

  一串串火星濺射,但是這厚厚的鐵門毫發無損。

  絕對刀槍不入的。

  多拉黏上了一塊炸藥,然后引爆。

  “后退!”

  “轟……”

  一陣巨響!

  整個地下大廳抖了一下,但是這鐵門依舊毫發未損。

  多拉公主笑道:“狄波絲公爵,你肯定非常得意吧,我們對這個厚厚的大鐵門完全無可奈何。而且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千軍萬馬正在朝著你的公爵府趕來,很快我們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天下間,任何武器都對你的這扇厚厚大鐵門無可奈何。”

  “但是唯獨我的主君沈浪例外,用他的話說,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了。”

  “全部交出來。”多拉公主道。

  十幾個人拿下了背包,都拿出了自己所帶的鋁熱劑。

  事實上狄波絲公爵確實是這么想的,她堅信沒有天下沒有任何人能夠攻破這扇厚鐵門。

  拜亭大人等人的軍隊很快就要來了,區區這一百多名亞馬遜高手注定會死在這里。

  沈浪這個東方小丑的空中突襲計劃非常驚艷,甚至匪夷所思,但一切到此為止了,她們終究還是要失敗。

  而且火神教大祭師正在用前所未有的地獄火蟲去殺沈浪和剩下的亞馬遜軍團,或許此時她們已經全部死絕了。

  多拉公爵將驚人數量的鋁熱劑貼在了厚厚的鐵門上。

  “主君的腦子是怎么長的?連這么可怕的東西都能發明的出來,我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完全不敢相信這東西竟然可以把鐵變成水。”

  “智慧也是一種強大,力量也是一種強大,但終究還是智慧至上。”

  “所有人后退!”

  多拉公主點燃了引燃條,然后飛快爆退。

  她們知道這個時候應該閉上眼睛,但還是忍不住要看。

  “轟轟轟轟……”

  最最驚艷的一幕出現了。

  這瞬間爆出的光芒,真是超過了太陽,把整個地下大廳照耀得如同白晝一般。

  無數的鋁熱劑,散發出了兩千六百攝氏度的高溫。

  那堅不可摧的鋼鐵之門,飛快地變紅,然后融化成為了鐵水。

  驚人數量的鋁熱劑不斷燃燒。

  厚厚的鋼鐵之門中間,活生生被燒成了一個扭曲的大洞。

  “繼續后退!”

  多拉公主下令。

  然后,她拿出了一大塊炸藥,隔著幾十米,朝著鐵門中間的凹陷大洞猛地扔了過去。

  這下子不需要引爆了,幾千度的高溫,足夠引爆任何穩定的炸藥。

  “轟……”

  一聲巨響!

  這扇鋼鐵之門本來就已經被燒軟,燒穿了一個大洞,此時再也承受不住這么大的爆炸力。

  活生生炸開了一個一米直徑的大洞。

  多拉公主來到這個大洞面前,看到了里面的密室。

  天文數字的黃金,天文數字的白銀。

  還有一個絕美無雙的狄波絲,她滿臉驚駭,仿佛完全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幕。

  這是魯索家族的藏金庫,里面再也沒有任何密道了。

  狄波絲已經插翅難飛。

  多拉公主笑道:“狄波絲公爵,你被俘虜了!”

  注:今天更新一萬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