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407章:蛟龍出海瘋狂隕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恭喜這昵稱還沒人用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矜君沒有問沈浪如何保護所有人,他也沒有問如何打贏了這一戰。

  因為這一戰已經不可能打贏了。

  無數的英雄豪杰都來玄武城,而且還有很多人在路上。

  但是加起來也不會超過十萬。

  再一次重申。

  這十萬人無比之寶貴,因為他們都是種子,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的。

  每一個人的背后都站著上千人。

  就比如那個流氓李青,他就說他代表整個天越城萬年縣的英雄好漢而來。

  所以這十萬人,代表著上億的民心。

  但這十萬人是分散的,總共分為了幾千支隊伍。

  不是成建制的軍隊。

  當然,就算是成建制的軍隊也沒有用。

  或者說得再直接一些。

  就是這十萬人全部都是涅槃軍,也沒有用。

  沈浪對血脈研究才多久?

  六大超脫勢力,大炎帝國已經研究多久了?無數年了。

  沈浪可以收集整個越國的空白零血脈者,而大炎帝國可以收集全世界的空白零血脈者。

  類似涅槃軍這樣的秘密軍團。

  大炎帝國有多少?

  六大超脫勢力有多少?

  這是一個絕密,但絕對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所以這一戰,哪怕沈浪動用現有的一切秘密武器,哪怕將戰場計策完成了一朵花都沒有用。

  帝國聯軍的力量超過沈浪百倍。

  當然這里說的是力量,不是數量。

  在這種懸殊的力量對比之下,單純戰場較量,沒有一點點勝利的可能性。

  更別說還有六大超脫勢力的武道軍團。

  這對于沈浪來說,完全就是未知數。

  所以……

  對于沈浪而言,功夫在于詩外!

  班若再一次和林裳見面了。

  “師姐。”

  “哼!”

  “師姐在記恨我嗎?若是您這般不甘心,那我就將這個魔巖道宮掌門人讓給你如何?”

  “我需要你讓?你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嗎?你覺得自己長得美麗,長得年輕,武功高強就可以瞧不起我嗎?”

  “世界,你當我沒說,我不讓了。”

  “班若你什么意思?你這話是說我不夠資格做魔巖道宮之主對嗎?你這是在瞧不起我嗎?”

  “我……”

  林裳寒聲道:“這幾年我精心感悟,覺得自己武功境界有了突飛猛進,來來來,擇日不如撞日,我們就在這里一戰。”

  班若道:“這里?現在?可是大戰馬上就要爆發了啊,我們都要死了啊。”

  林裳道:“就是因為要死了,所以才更加需要分出一個高低來。”

  班若道:“若是我輸了,又怎么樣?”

  林裳道:“你把魔巖道宮掌門人的位置交給我。”

  “不要啊……”幾百名魔巖道宮弟子高呼。

  頓時林裳要氣炸了,你們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林裳嗎?覺得我做不好這個掌門嗎?

  之前我為了魔巖道宮嘔心瀝血,幾乎每一日都只睡了不到兩個時辰。而班若又做了什么?憑什么師傅也喜歡你,下面人也擁護你?得了所有人心?

  是啊,班若做了什么?

  她……什么都沒有做。

  她就是咸魚心態,對門派里的人進行放養。

  而且三天兩頭找機會出去旅游,結果無數人擁護他。

  林裳苛刻,這也要管,那也要管,吃飯要規矩,練功要規矩。

  還有班若長得美。

  美麗即正義。

  “來來來,你我一戰!”

  “誰贏了,誰就是魔巖道宮之主!”

  林裳高呼。

  然后,兩個人大戰!

  一刻鐘后!

  戰斗結束!

  林裳又輸了。

  她的外號依舊沒有變化,從未贏過雪老妖。

  沈浪站在城頭,看著不遠處黑壓壓的一團。

  看不大清楚。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玄武城周圍什么多了這么森林。

  而且無邊無際的森林。

  但那不是森林,而是帝國的軍隊。

  功夫在于詩外!

  我要拯救所有人。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老天爺,希望你這一次依舊能夠站在我這邊。

  “沈浪,金卓侯爵和雪隱宗師想要見你。”李千秋過來道。

  沈浪一愕,雪隱姑姑已經來了?

  不過,李千秋的表情為何有點怪?

  二狗叔,你這是咋了?

  這架勢不對!

  沈浪腦子里面立刻浮現出了無數個答案。

  然后在最短時間內,找到最正確的那個。

  “好,我馬上來。”沈浪道:“是在我岳父的書房對嗎?”

  “對!”李千秋道。

  金卓的書房之內,總共有四個人。

  金卓、李千秋、雪隱、鐘楚客。

  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我來了。”

  里面四個人對視了一眼,然后點了點頭。

  李千秋上前開門。

  沈浪走了進來。

  “四位長輩,你們的眼神很怪啊,干嘛這么凝重,放松一些……”

  雪隱神女上前,伸手撫摸著沈浪的面孔,柔聲道:“好孩子,我們終于再見面了。”

  沈浪道:“之前隨便亂喊的姑姑,沒有想到你還真是我姑姑。”

  “不是親的。”雪隱道:“我只是你父親的義妹而已。”

  喂,你這話什么意思?

  我岳父可在這里啊。

  “好孩子,好孩子……”雪隱美眸露出了無限的疼愛。

  然后手掌輕輕一拍。

  沈浪直覺昏厥了過去。

  雪隱一把將他抱在懷里,溫柔地吻上他的額頭。

  然后用一團黑布將沈浪包括起來,放進箱子里面。

  “我這就把他帶走了,希望他以后不要怪我。”雪隱哭聲道。

  金卓沙啞道:“這不是你一個人的決定,是我們四個人的決定。”

  雪隱神女道:“就算他以后要怪我也沒用,我們都死了。”

  然后,神女雪隱帶著沈浪消失在夜色之中。

  一間地下密室內!

  他非常激動,終于要解開紗布,終于要看到自己的新面孔了。

  整整幾年時間了。

  這幾年時間,他的連一次又一次被改造。

  甚至不僅僅是面孔,還有身體,甚至說話語調等等等,都進行了改變。

  不過這對于他來說,并沒有什么艱難的。

  他從一生下來,就生活在無塵的地下,就算是太陽也要隔著一層掃射進來。

  他一輩子都在看書,幾乎從來沒有和人接觸過。

  他幾乎所有時間,都把精神投入于書中的世界,別人的世界。

  他能夠扮演書中的任何角色。

  因為絕大部分時候,他都對著自己演戲。

  演著書中的劇情。

  紗布一層一層地解開。

  “怎么,喜歡這張臉嗎?”

  他在鏡子里面看了好一會兒,道:“喜歡,這張臉真漂亮,以后不變了吧。”

  “不變了。”

  他道:“真好,真好,我帶著這張臉死去,妙極了。”

  “你之前說要給自己取一個名字,你取好了嗎?”

  他想了一會兒道:“就叫作鏡子,如何?”

  “嗯,這個名字真不錯。”

  確實不錯,因為他時時刻刻都和鏡子在一起。

  “姑姑,我快要去看外面的世界了嗎?”他道。

  “快了,很快就能夠去看外面的世界了。”

  玄武侯爵府后面的懸崖山頂之上。

  這里位置很高很高。

  往北看!

  黑黑壓壓,都是帝國的聯軍。

  往西邊看,也是帝國聯軍。

  網難看,還是帝國的聯軍。

  真正的遮天蔽日,連天徹地。

  就算站在這么高的地方,也無邊無際。

  玄武侯爵府之外,也有忠誠于沈浪的軍隊,大約近十萬。

  但顯得那么微不足道。

  此時,整個玄武侯爵府就如同一座孤島一般。

  肉眼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部是黑壓壓的帝國聯軍。

  輕而易舉就可以將這座孤島淹沒。

  整個懸崖頂上,就只有雪隱神女和金木蘭二人。

  “木蘭,你愿意為了浪兒而死嗎?”雪隱問道。

  “我愿意,但是我夫君不愿意。”金木蘭道。

  神女雪隱道:“你跟我來。”

  木蘭跟著雪隱下了山崖,來到玄武侯爵府不遠處的一間絕密地下室內。

  兩個人進行了絕對的除塵,并且戴上了口罩,然后進入了這間無塵的地下室內。

  這間地下密室非常舒服,里面有書房,有床,有桌子。

  甚至和沈浪家的布置一模一樣,木蘭看著是那么的熟悉。

  在鏡子面前,坐著一個男人。

  俊美無匹的男人,和沈浪長得一模一樣。

  見到木蘭兩人的進來,這個男人仿佛受驚了一般,垂下目光,全身的毛孔仿佛都要關閉起來了。

  木蘭不由得一驚!

  這個男人是誰?為何和夫君這么像?幾乎一模一樣。

  這間密室是什么時候建造的?為何距離我家這么近?

  木蘭不由得朝著雪隱望去,目中甚至露出了一絲敵意。

  不管怎么樣,她都不希望有人和他夫君長得一樣。

  “木蘭,你有些嚇壞他了。”雪隱上前,輕輕安撫那個青年。

  “他叫鏡子。”雪隱神女道:“他之前是沒有名字的,這個名字是他剛剛取的。”

  “你繼續下棋吧。”雪隱道。

  鏡子點了點頭,他這一生只見過一個人,那就是雪隱。

  算是一個半,還有一個鐘楚客。

  所以在陌生人面前,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

  神女雪隱帶著木蘭走了出來。

  “浪兒的身份,我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雪隱笑道:“因為他生下來不久我就抱過了,當時帝后生了一對雙胞胎。一個是浪兒,還有一個是寧兒。”

  木蘭道:“就是大炎帝國的那個姬寧嗎?”

  雪隱點頭道:“對。”

  木蘭道:“那為何……”

  雪隱道:“當時情形極度緊急,帝國皇帝已經知道姜離的妻子懷孕,但是沒有人知道竟然是雙胞胎,因為姜離陛下把他的妻子保護得很好。帝后雖然懷的是雙胞胎,但肚子并不大的。不管是浪兒,還是寧兒,生下來的時候都很小,小貓兒一樣。為了取信于皇帝,我主動把寧兒交給了大炎帝國,而浪兒則交給了姜臨公爵。”

  原來姬寧就是這樣才生長在大炎帝國的皇宮之內的。

  “在很長時間內,皇帝都以為姜離只有一個女兒,不知道還有一個兒子。”

  “浪兒的第一次暴露,不是因為自己,而是因為大傻。”

  “大傻的黃金血脈太驚艷了,引起了無數人的關注,哪怕鐘楚客將他帶走了,也依舊抵擋不了無數人的目光。而關注大傻,自然而然就會關注大傻身邊的浪兒。”

  “你的丈夫你知道,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光站在那里就能夠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更何況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第一次有人懷疑他是姜離之子,就是你們第一次去天涯海閣拜訪的時候,浪兒表現出了驚人的算術天賦。”

  “所有人都知道姜離陛下武功天下第一,但真正高層的人卻知道,比他武功更加出色的,還有他的智慧,這種智慧是億萬中無一的。而這種智慧,浪兒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現了出來。”

  “接下來,浪兒開始研究血脈,甚至開始改造血脈,改造涅槃軍,并且把姜離陛下特殊血脈者全部匯聚于麾下,這就更加引起了帝國和超脫勢力的懷疑。”

  “當然這并不怪浪兒,是金子總是會發光的,更何況他還是一顆寶石,更何況他還這么浪?”

  “我甚至還沒有見到他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懷疑他的身份了,等到真正見到他的時候,我便已經完全確定了。”

  “從那個時候起,我就知道浪兒的身世很快就要瞞不住了,我必須抓緊一切時間了。”

  木蘭道:“所以,你就找了一個替身。”

  “不,不是找了一個替身。”雪隱道:“那個還是也是我們大乾帝國的孩子,就和苦頭歡,蘭瘋子等人一樣,只不過他更加重要,他原本是和大傻同一個等級的。但是她母親在懷孕他的時候,受到了敵人巨大的傷害,所以他生下來之后,就無比的脆弱。但是我發現他的骨架和浪兒非常相似,所以我就把他培養成為浪兒的替身。”

  雪隱神女說得非常輕描淡寫。

  但這是一件非常凝重的事情,這個人從小就沒有名字,他只有一個使命,作為沈浪的替身。

  木蘭道:“那,那他為何和夫君長得想象。”

  雪隱道:“因為,他們本就是堂兄弟,甚至也是表兄弟。”

  木蘭道:“那夫君的母親呢?”

  雪隱道:“帝后娘娘嗎?生下兩個孩子后,她就去世了。”

  兩個人沉默了良久。

  木蘭道:“你叫我來,為了何事?”

  雪隱道:“這一戰我們打不贏的。”

  木蘭道:“我知道,夫君也知道。”

  雪隱道:“我用了幾年的時間,為浪兒準備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替身,你應該知道我有什么打算。”

  木蘭道:“我知道,讓他替夫君而死。”

  雪隱道:“但這還不夠對嗎?”

  是還不夠!

  僅僅一個替身的死,還不夠真實,還不夠震撼,還不能讓帝國和六大超脫勢力釋疑。

  雪隱道:“如何才能真實,如何才能震撼?”

  金木蘭道:“唯有犧牲。”

  “對,唯有犧牲。”雪隱神女道:“當日蘇難假死,幾乎瞞過了所有人。所以我們要表演得更加真實,而最最真實的便是超過十萬人的死亡,所有人的死亡。”

  金木蘭沉默。

  雪隱神女道:“我會去把浪兒弄昏,然后徹底藏起來,藏在一個只有我們兩人知道的地方。然后浪兒就消失了,從今以后露面的就是這個鏡子。”

  木蘭絕美的面孔一纏。

  神女雪隱道:“這個替身鏡子會跟著你們一起乘船出海,我、鐘楚客、李千秋、班若、苦頭歡、林裳等所有人,都會保護著你們出海。而這十萬大軍,會留在玄武城,抵擋帝國的天文數字的軍團,為你們斷后,為你們爭取時間。”

  木蘭沒有說話。

  神女雪隱道:“而實際上,你們根本沒有機會逃出去的。帝國在幾個月前,已經集結了半個世界的艦隊,封鎖了超過一萬八千里的海域,你們根本就逃不出去。”

  木蘭還是沒有說話。

  神女雪隱繼續道:“為了保護你們這艘船的逃離,十萬人會死,被帝國大軍全部殲滅。然后在海面上,我們這些大宗師為了抵御六大超脫勢力的武道軍團,也會一個個凋零死去。”

  “我,鐘楚客、李千秋、班若、矜君、林裳、蘭道等等所有人都會死!死在姬璇和寧寒的手下。”

  “戲演到這里,已經足夠震撼了。但還缺最后一幕,這最后一幕就需要由你來演。”

  “我們這些大宗師全部死了之后,你們的這艘船已經沒有人保護了,這個時候,你們金氏家族集體自盡,你當著姬璇和寧寒等人的面殺掉鏡子,然后殺掉自己,最后把整艘船炸毀。”

  “我們所有人都要死,所有人都從這個世界蒸發,只讓浪兒一個人活下來。”

  “這樣,未來才有希望。”

  “只要他活著,就還有希望,用不了幾年他就會王者歸來,繼承他父親的遺志,完成他沒有完成的事業。”

  金木蘭閉上眼睛,道:“所有人都要死嗎?”

  雪隱道:“對,所有人都要死,包括大傻,包括你,包括所有人,這樣才能絕對的真實。”

  金木蘭道:“你這個計劃,經過夫君同意嗎?”

  “沒有。”雪隱道:“他不會同意的,他還說要保護你們每一個人。雖然他是君,我們是臣,但這件事情由我說了算,由不得他。”

  金木蘭依舊閉著眼眸不言。

  雪隱神女道:“怎么,你不愿意嗎?”

  金木蘭道:“在你們心目中,沈浪是姜離之子,是天下共主,是天下希望。但是在我心中,他就是沈浪,他就是我的夫君,僅此而已。他這一生只想快活,根本就不想做什么君主。”

  神女雪隱沉默了片刻,道:“我……曾經也這么想過,所以我也幾乎要放棄這項事業了。但是現在我們還有選擇嗎?”

  金木蘭道:“我愿意為夫君而死,這問都不要問。但是我做的任何事情,都要經過夫君的同意。盲目的犧牲,就只能是感動自己而已。你們無數人要為他犧牲,要要問他自己愿不愿意。”

  神女雪隱道:“我就問你,愿意嗎?”

  金木蘭道:“我愿意。”

  神女雪隱道:“那就行了。”

  金木蘭道:“可是夫君有另外計劃……”

  神女雪隱道:“我也了解他,你也了解他,他這個孩子最愛冒險。但是……我絕對絕對不會讓他再冒險了,一旦他死了,一切都完了。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而且你不同意也沒有用,這個計劃已經開始了。”

  “什么?”金木蘭顫聲。

  神女雪隱道:“我說這個計劃已經開始了,停不下來了。”

  木蘭驚詫。

  “那,那我的孩子們呢?我們的沈宓、沈野、沈力寶寶呢?他們還那么小,難道也要跟著我們一起犧牲嗎?”木蘭目光含淚道。

  “不,他們不用犧牲。”神女雪隱道:“你在自殺的時候,要把這三個孩子交給姬璇、交給寧寒。”

  金木蘭顫抖道:“交給這兩個無恥弒夫的女人嗎?”

  神女雪隱道:“只有這樣,才足夠真實。只有這樣,才能保住三個孩子的性命。而且未來浪兒王者歸來的時候,也能夠救出這三個孩子。”

  金木蘭哭泣道:“但這樣,夫君會痛苦一輩子的。”

  神女雪隱道:“痛苦地活著,總比死了更好對嗎?”

  金木蘭道:“現在我夫君人呢?你已經對他動手了嗎?”

  神女雪隱道:“對,他已經從你家里消失了。我們已經動手了,現在他已經昏迷不醒,藏身在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那個地方就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我一直到死,都不會說的。”

  金木蘭飛快地拔腿而出,返回家中。

  找了一遍又一遍。

  果然,夫君不見了。

  問了所有人,都沒有見過夫君。

  但是李千秋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金卓也知道,鐘楚客也知道。

  木蘭哭著對金卓道:“父親,你們這樣做,有沒有問夫君怎么想過?他已經說過了,他要保護所有人,他不想犧牲任何一個人,他要我們全家人都平平安安。”

  玄武侯金卓沉默了一會兒,道:“我,我覺得雪隱宗師的法子很保險,而且我和你娘也商量過,她也愿意犧牲。”

  “我也愿意犧牲。”木蘭哭道:“但是夫君不愿意,你們都愿意犧牲,而且愿意犧牲十萬人保護夫君一人。夫君就算活下來,一輩子都會處于痛苦之中,我不愿意他痛苦。”

  金卓道:“浪兒是說過,要保護每一個人。但是你可有想過,他可能是要犧牲自己,而保護每一個人呢?”

  木蘭驚愕。

  足足好一會兒,她顫聲道:“他說過,會讓全家人都平平安安。我問過他,是不是包括了他自己,他說尤其包括他。”

  金卓道:“那你相信嗎?”

  木蘭沉默。

  金卓道:“眼前的局面已經非常清楚了,要么浪兒犧牲他一個人,保護我們所有人。要么我們全部犧牲,保護他一人。甚至就算浪兒愿意犧牲自己,也未必保護得了我們所有人。那么,這個選擇就不難做了。”

  木蘭淚水不斷涌出。

  金卓道:“反正,三個小寶貝都能活下來,我們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呢?”

  木蘭泣不成聲。

  金卓道:“木蘭,你一直都不擅長演戲,從來都沒有演好過。這次,需要你演好這場戲了。”

  木蘭終于哭了出來,點頭道:“我知道了,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次日!

  “沈浪”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無數人整整齊齊跪下。

  “拜見姜陛下!”

  “拜見姜陛下!”

  整整近十萬人,齊聲高呼。

  “姜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保衛姜陛下!”

  然后,“沈浪”登上了一輛華麗的大馬車。

  金木蘭,小冰,抱著三個孩子,一同進入了這輛馬車。

  沈浪所有的家人,包括金木聰,包括沈萬夫妻,包括沈建,金忠、金晦等所有人。

  金士英率領的兩千家族武士。

  整支隊伍,浩浩蕩蕩三千多人,朝著東部海面走去。

  李千秋、雪隱、鐘楚客等大宗師,緊緊保護在大馬車邊上。

  “大軍出發,保護姜陛下出海!”

  “大軍出發,保衛姜陛下!”

  隨著矜君、苦頭歡、阿魯娜娜等人一聲令下。

  整整十萬人,跟在“沈浪”隊伍的后面,護送他們前往海邊。

  與此同時!

  “唔!”

  “唔!”

  方圓幾百里內,無數的號角聲響起。

  天文數字的帝國軍團,如同潮水一般,浩浩蕩蕩進發逼近。

  此時!

  幾百里內,所有鳥獸絕跡。

  這支大軍經過,寸草不生。

  天道會為沈浪建造的這艘大船已經造好了。

  真是前所未有的巨大華麗。

  這艘船長一百八十米,寬六十米。

  總共九桅,十二帆。

  能夠容納兩三千人之多,排水量超過六七千噸之巨。

  這艘船從頭到尾,整整造了幾年之久。

  “沈浪”帶著金氏家族上上下下,連同軍隊,總共兩千人登上了這艘巨船。

  整整上百艘各類型艦船,為這艘大船護航。

  浩浩蕩蕩,離開了玄武大碼頭,朝著茫茫大海航行而去。

  超過十萬人目光含淚,跪下高呼:“姜陛下,一路平安。”

  “姜陛下,一路平安。”

  “走,走到哪里去?逃到哪里去?”

  帝國聯軍西路軍統帥贏無冥冷笑道,逃到天上去嗎?“

  幾乎以此同時,帝國聯軍的北路軍統帥,大晉王國太子也發出了同樣的冷笑。

  “沈浪想逃?逃到天上去嗎?”

  然后,他目光望向了這次帝國聯軍的最高統帥,大炎帝國太子姬倉。

  帝國太子緩緩下令。

  “大軍進攻,將姜離余孽斬盡殺絕。”

  “整個玄武城,不留一人,一草,一木。”

  “殺夠三十萬!”

  這次根本就不是一場戰爭,而是帝國軍團的巡回演出。

  這是帝國的示威之旅。

  以剿滅姜離之子的名義,掃除一切反對帝國之人。

  碾壓一切意志。

  但就算是巡回演出,也是需要見血的。

  帝國軍團就如同無上寶刀,出鞘就一定見血。

  殺光三十萬人。

  勉強能夠飲個血飽。

  他作為帝國太子,既然出現了一次,不殺這么多人,威勢不夠。

  史上有的君王能夠株連十族。

  那他大炎帝國的太子比起這些君王高貴了多少倍?

  沈浪是姜離之子,那就不止株連十族了。

  而是株連三百里!

  沈浪所在三百里內,不管男女老少,全部都是叛逆。

  殺空,殺絕!

  隨著帝國太子一聲令下,天文數字的帝國軍團進發。

  收縮包圍圈。

  準備大開殺戒!

  殺夠三十萬!

  從天上往下看!

  整個海面上,天文數字的艦隊,將整個東部海域包圍得水泄不通。

  比起這支艦隊,不管是曾經仇天危、還是薛徹的艦隊,都變成了兒戲。

  前所未有之龐大。

  帝國在幾個月前就集結了半個世界的艦隊。

  這還不止,還征召了北方異族艦隊,還征召了西方商人的武裝艦隊。

  不計其數,真正的遮天蔽日。

  這支艦隊的龐大,甚至遠遠超過了視野的極限。

  因為這個世界是遠的,在海面上最大的視野也不會超過幾十里。

  然而,方圓幾百里之內,到處都是帝國的聯合艦隊。

  “沈浪”的那艘巨大寶船,還有上百艘護航艦隊,顯得如此之弱小不堪。

  大炎帝國公主姬璇,天涯海閣繼承人寧寒互相對視了一眼。

  稍稍露出了一丁點的嘲諷。

  沈浪還想逃?

  還想逃到海外去?

  逃到天上去?

  “包圍沈浪的艦隊,斬盡殺絕!”

  姬璇公主一聲令下。

  遮天蔽日的艦隊,如同無數鯊魚一般,朝著沈浪的小艦隊進發。

  六大超脫武道勢力,以及附屬勢力,不計其數的頂級武道高手,密密麻麻,朝著沈浪的寶船圍殺而來。

  前所未有的屠殺就要開始。

  前所未有的犧牲大戲,就要開始。

  “我就艸了,我就艸了!”

  一個秘密的地下室內。

  本來應該繼續昏厥一個月的沈浪,猛地坐了起來。

  這個世界就無奈的是什么?

  有人不管你愿不愿意,前赴后繼為你而死。

  現在有十幾萬人如同飛蛾撲火一般,要為他犧牲。

  犧牲十幾萬,犧牲三十萬,拯救他沈浪一個人?

  我沈浪說過,不要任何人為我犧牲。

  我要保護每一個人。

  你雪隱憑什么替我決定?

  奶奶的,本來因為你算是我姑姑,就放過你。

  現在看來,以后真的要日死你,反正又不是親的。

  沈浪起身,朝著外面狂奔。

  一切還來得及,一切還來得及!

  來,來,來。

  姬璇,寧寒兩個賤人。

  我沈浪來了!

  我們三個人,好好玩一玩!

注:諸位恩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