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九十九章 黃雀在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九霄宮前,威壓籠罩浩瀚虛空。

  金乘風冰冷的目光凝視眼前的身影,今日之事,并不全是因為他性格,身為世家之主,做事自然不會全憑喜好。

  若是其它情形,即便是犧牲一位孫子,他也認了。

  但今日之事,并非是犧牲能夠解決得了。

  他金乘風很清楚辰轅是怎樣的人,多年以來,學院和世家并存,世家勢力融入學院之中,但辰轅他卻一直希望學院是純凈之地,不希望摻雜世家力量,各帶私念,當年龍倚天之時代,威壓圣天城,何等風光,但對于辰轅而言最大的遺憾便是,龍倚天姓龍,世家子弟,并非是嫡系的學院派人物。

  葉伏天不一樣,葉伏天,他姓葉,雖然年輕,卻讓武運戰場坍塌,做到了龍倚天不曾做到過的事情,隨后,他以星辰學院最高的禮儀冊封圣子,他欲造圣,葉伏天也沒有辜負他的期待,因此辰轅對他的期望更高。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將來葉伏天成勢,學院派必然清洗削弱世家勢力,龍家和顧家是一起扶持葉伏天之人,即便受到影響,但也不會怎樣,但金家,必然出局。

  金云霄所做的事情,雖然不曾告知過金家,但如果之前金家真的想要知道,又豈能不知道,若是警告一聲,同樣能阻止,但金家沒這么做,而是順其自然,默許了這一切發生。

  他直接讓人將金云霄擒回,在星辰學院發現之后下令金家之人從學院撤離,除了試探一番辰轅的態度之外,還未保全一絲顏面,與其在將來一點點被蠶食,不如直接將人撤出,當然,如果辰轅選擇退一步,他或許還能做些別的事情,但辰轅沒有,比他想象中的更強勢。

  “辰轅,你真要如此做?”金乘風眼神極其鋒利,辰轅他應該很清楚,即便今日他贏了,威逼成功,但可能會帶來什么后果。

  “是。”辰轅點頭。

  “將金云霄帶來。”金乘風開口,無數人心顫,金家之主金乘風,不惜和星辰學院直接翻臉也不想丟此顏面,但終究,還是無法承受壓力妥協了嗎?

  不過這也正常,星辰學院加上兩大世家,如若真開戰,九霄宮會很慘,為保金云霄,不值。

  然而,辰轅將金乘風以及九霄宮逼迫至此地步,以金乘風心高氣傲的性格,將來必然報復。

  很快,金云霄被帶了上來,他戰戰兢兢,身體顫抖著,看著金乘風喊道:“爺爺。”

  若真將他交出去,星辰學院不可能饒得了他,不僅是星辰學院,還有顧家,那日顧云曦也遭到重創,他不死也要廢掉,結局會非常凄慘。

  金乘風沒有看金云霄一眼,任由他不斷喊自己,顯得極為決絕。

  金云霄被直接帶到了辰轅面前,隨后金家的人后退,看著辰轅,金云霄極其恐懼,顫抖著身體道:“院長恕罪,我并非有意,而且此時即便沒有我,他們也會報仇,我只是提前告知了他們一聲而已。”

  此時的金云霄,哪里還有平日里的瀟灑跋扈,語氣顫抖,眼神中唯有恐懼。

  “我曾說過,見圣子如見我,你身為學院弟子,參與謀害圣子,圣子葉伏天,同門顧云曦險些命隕,其罪當誅。”辰轅冷漠開口:“呂望,直接執行。”

  說罷,他手掌揮動,將人送到呂望身前。

  “是。”呂望掃了金云霄一眼。

  “不……”金云霄臉色驚變,隨后便見呂望手掌伸出,一股恐怖的威壓籠罩著金云霄,他只感覺一陣窒息,金云霄身上金光漫天,想要掙扎反抗,眼神中露出極強烈的不甘心,他是九霄宮之人,金家的天之驕子,他曾蔑視葉伏天的存在,那人在他眼里,不過是下等人物,在武運戰場他一劍揮出,險些將葉伏天直接斬殺。

  如今,卻只因為他參與了對葉伏天的刺殺,便是死罪?

  可笑。

  他怎么配。

  一股無與倫比的精神意志沖入腦海之中,隨后猛烈一顫,意識漸漸變得模糊,帶著一絲不甘,他身體朝著下空墜去。

  九霄宮天之驕子,星辰學院天賦非凡的青年弟子,以這樣的方式命隕,世事無常,令人感慨。

  “顧寒山,你,滿意了嗎?”金乘風沒有問辰轅,而是問顧寒山。

  “他本該死。”顧寒山冷漠說道。

  “是,現在,他死了,顧家的人和龍家的人,這里,沒你們事了。”金乘風冷漠道:“至于我金家帶來的人,是他們自愿追隨我金家,入九霄宮,我若將人交出,以后九霄宮有何顏面矗立于圣天城,辰轅,你若要開戰,便動手吧。”

  那些被帶來的人目光一閃,恐懼弱了幾分,九霄宮的主人,總算沒有直接將他們舍棄,那樣的話,的確比交出金云霄更令人唾棄。

  畢竟金云霞是犯下了罪行,刺殺他人,而這些人,是追隨者,一旦九霄宮交人,以后誰還敢為九霄宮做事?

  諸人也都明白,看來,金乘風妥協了一個條件,交出金云霄,但這第二個條件,是絕不會答應的,不惜開戰。

  而且,這事可以將顧家以及龍家撇開,因為他們沒有參與的立場。

  辰轅凝視金乘風,對方的身上,燃燒著戰意。

  此時,在距離九霄宮極為遙遠的星辰學院,諸弟子都在等待消息。

  星辰學院強者齊出,兵發九霄宮,不知道會產生怎樣的后果,許多弟子心中忐忑,他們感覺,圣天城可能會不平靜了,無論這次要人成功還是失敗,都必然會引發后續的風波,頂級勢力之爭,從來不會那么簡單,正面針鋒相對,豈能善了。

  葉伏天也在學院之中,今日走出的都是賢者級別的人物,以他的修為境界去九霄宮,不是送上門給對方威脅嗎。

  此時,星辰學院的上空之地,忽傳出熾熱之意,像是有強大的威壓降臨,太陽都仿佛變得更可怕了,灼燒而下,在蒼穹之下,太陽光輝之中,有一行身影虛空邁步而來,降臨星辰學院的上空之地。

  當看到這一行人出現之時,星辰學院弟子心頭盡皆猛烈一顫,這不是星辰學院的強者,他們會是誰?

  這一行人的身上,彌漫而出的威壓都是賢者級別的,站在那,猶如和天地化身一體,借太陽之威籠罩星辰學院。

  許多人都感覺到,要發生大事了。

  星辰學院中,一道道身影騰空而起,有人開口問道:“諸位前輩來我星辰學院何事?”

  “是焱陽學院的人。”有人已經認出來人是何人了。

  焱陽學院強者在這種時候降臨星辰學院,哪有什么好事。

  他們未免也太會選時間了。

  這些賢者人物精神力籠罩天地,在星辰學院掃蕩而過,他們沒有說話,但站在下空的人都感覺自己被一股精神力掃蕩而過。

  很快,他們便像是發現了什么,朝著一處方向走去,目光望向那里。

  星辰學院圣子殿,葉伏天感受到了那掃蕩而過的精神力,他抬頭,遙望虛空中到來的強者,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葉伏天。”此時,虛空中的人開口說話,頓時諸人內心盡皆一顫,知道來人是要找誰。

  葉伏天見到對方目光盡皆望來,他自知無法躲避,身形閃爍,騰空而起,望向對方,笑道:“見過諸位前輩,不知找晚輩何事?”

  “我們是焱陽學院之人,當年三大院弟子前往惡龍領,我焱陽學院弟子商云峰被殺,如今方才意識到乃是你所為,此事,你需給個交代,隨我們走一趟吧。”焱陽學院的強者開口道。

  “當時商云峰欲殺晚輩,自當反抗。”葉伏天回應道:“若前輩需要交代,可等到辰院長回來之后再議。”

  他此刻內心冰涼,焱陽學院一直不曾提及商云峰的死,事實上一位尋常弟子在外歷練死亡本身也是極正常的事情,但在這時候發難,其心可誅。

  如今,星辰學院強者兵發金家,焱陽學院顯然是乘次機會,欲直接拿人,他逃都沒法逃。

  余生、顧云曦等人聽到焱陽學院強者的話臉色也盡皆極其難看,這顯然是在乘人之危。

  “我等既然到了,你隨我們走一趟吧,辰院長回來之后,可去焱陽學院。”來人冷漠開口。

  有幾道身影邁步來到葉伏天身旁,看向虛空道:“焱陽學院選擇這種時候前來拿人,未免手段有些卑劣。”

  熾熱的太陽光芒灑落而下,焱陽學院強者散開,邁步往下,其中一人極其強大,氣息駭人,乃是焱陽學院的大人物,他看著葉伏天道:“隨我們走吧。”

  葉伏天被封星辰學院圣子,辰轅欲護圣道,辰轅若是在,他們想要拿人等同于直接開戰,焱陽學院自然不會直接和星辰學院開戰,那也不是他們的目的。

  如今辰轅率強者前往九霄宮,他們可以直接將葉伏天帶走,武運戰場之事,葉伏天也該給一個交代了。

  焱陽學院,豈能眼睜睜的看著星辰學院造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