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九十三章 不見幕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老者冰冷的掃了兩人一眼,隨后回過頭看向葉伏天。

  既然是仇人,葉伏天應該知道,當由葉伏天來處置。

  只見此時葉伏天渾身都是血跡,氣息虛弱,走路之時腳步虛浮,顯然受了極重的傷,他走到兩人身邊,神色極為寒冷。

  這次受傷的,不僅僅是他,他身邊的人為了保他全部被擊傷。

  而這差點將他們殺死的人,他甚至不認識。

  “云月商盟,商云峰是你們子嗣?”葉伏天冰冷開口,王語柔稱他們是商盟的人,自然是云月城的云月商盟。

  他只殺過兩個人,在惡龍領,一個和他有過節的商海,另一個是商云峰,記得當時王語晴告訴過他云月商盟的商云峰在焱陽學院修行,是三大院弟子,那么顯然對方說的人是商云峰了。

  他甚至都快忘記這個人物了,當時他是披著銀衣斗篷將商云峰殺死的,沒暴露之前沒有人知道是他,但后來封圣子之日,三大院的人都知道了他的身份,對方有意為子尋仇的話,自然也會知道。

  “是。”女子眼神盯著葉伏天,透著血色光芒,依舊帶有殺念,商云峰,是他們的獨子,他們寄予厚望,卻慘死荒野,這筆仇怎么能不報,即便粉身碎骨,也要殺死葉伏天,可恨失敗了。

  以后,只能寄希望于那位找到他們的人會想其它辦法殺死葉伏天了。

  這次刺殺,將到他們身上為止,他們是為子報仇。

  葉伏天見對方承認,神色寒冷至極,這次如真被殺,還真夠可悲的。

  當初商云峰和商海想要他死,他自然不會手下留情,對方父母來尋仇,也沒什么好說的。

  “你們自己動手吧。”葉伏天冷冷的道。

  兩人身體掙扎著,似乎還想要臨死反撲,然而那老者怎么可能會給他們機會,強大的氣息將他們死死的壓制著。

  忽然間,那女子大笑了起來,笑著笑著便流淚了,死,說起來簡單,但真的死到臨頭,哪能那么坦然。

  夫妻兩人相視一眼,商戰開口道:“我們去陪云峰吧。”

  說罷,他一掌直接拍在自己腦袋上,頃刻間鮮血流淌而出,他的身體倒了下去。

  女子看到自己丈夫身隕,淚流滿面,隨后以同樣的手段自盡,躺在了商戰身旁,很快便都沒了氣息。

  他們知道葉伏天如今的身份之后,來刺殺葉伏天,便已經抱有必死之心了,他們知道就算殺死葉伏天,星辰學院也不容他們逃出圣天城。

  周圍的人看到兩人的尸體,心中都極不平靜,沒想到今天看到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刺殺,而且起因似乎只是一個并不顯眼的人物,或許他們都不認識,但因為他星辰學院的圣子險些殞命,這就是修行界的恩怨。

  這次刺殺可真慘,顧家的千金小姐顧云曦也被重傷,還有好幾人都差不多,一行天位硬抗了上等王侯的攻擊,結局可想而知,沒有死已經是萬幸了。

  葉伏天沒有理會他們的尸體,轉過身,前去查看諸人的傷勢,王語柔的傷勢最重,她實力最弱,法器也最弱,因此最慘,見到刺客殞命之后她便直接暈死過去,渾身都是血。

  “前輩。”葉伏天回過頭看向那賢者,老者來到王語柔身邊,手掌放在她的身上,一股溫和的力量籠罩著她的身體,隨后靈氣瘋狂的涌入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靈力是力量,可以護心脈,保她不死。

  “去學院請藥師來。”老人對身邊的人吩咐道,他沒有自己親自去,出了這樣的事情,他也不敢大意,之前的一幕太過驚險,哪怕他修為強大,但也差點來不及,一切發生的太快了。

  “是。”有人領命而去。

  “將他們都帶去休息吧,都不會有生命危險。”老人對葉伏天道:“你也需要休養,他們的傷勢你不用擔心了。”

  “嗯。”葉伏天點頭,看著一個個受傷的身影,眼睛有些紅。

  在那樣的情況下,他們竟然同時奮不顧身的出手。

  余生自不需要多言,他絲毫不會懷疑無論是什么時候,他都會用身體擋在自己面前,葉無塵也是一路走來的生死之交,樓蘭雪只是侍女而已,雖相處了很長時間,卻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生死時刻,還有顧云曦和王語柔,葉伏天沒想到她們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這份情,怕是難還。

  “都散了吧,仙閣暫時歇業。”老人開口說道,人群這才紛紛離去。

  仙閣發生的事情很快引起了一陣轟動,以極快的速度在圣天城傳開。

  若說今年圣天城最受矚目的人物,恐怕非葉伏天莫屬了,讓武運戰場坍塌,封圣子,一戰橫掃同境,天位境堪稱無敵,前往摘星府取鎮府之寶滅穹,儼然將成為一代傳奇人物,但在今天,遭到刺殺,險些殞命。

  星辰學院,竟派了賢者暗中保護。

  顧家、西山龍家等大世家是最快得到消息的,兩家的人都朝著仙閣趕去,顧云曦也在仙閣。

  除此之外,星辰學院也有不少強者趕往仙閣。

  一時間,仙閣匯聚各方強者。

  圣天城的一座私宅中,庭院的一位青年得知外面的消息后臉色非常難看,大罵廢物,這樣的機會都把握不住,上等王侯竟然沒有殺死一個天位境的后輩,真是廢物。

  他本將一切都想的非常美好,商戰殺死葉伏天,為子報仇,隨后被星辰學院處死,根本不會牽扯到他身上,萬無一失。

  當然,失敗了也一樣不會牽扯他出來,這是一次很清晰的復仇行動,一目了然。

  但他還是很不爽,因為葉伏天沒有死。

  這次沒有成功,以后想殺死葉伏天更難了,葉伏天身邊既然有賢者守護,以后這賢者必然會更加警惕,甚至有可能加派人手。

  更何況,再也沒有這樣合適的人選了,用其他人,星辰學院一定會不惜一切調查后面的指使者,唯獨云月商盟商云峰的父母為子報仇,是不需要人指使的。

  仙閣,此時來了許多強者。

  一座庭院之中,顧家的強者到了許多,顧家的家主顧寒山甚至親自來了。

  此時顧云曦躺在床榻之上,臉色已經好了許多,有厲害的藥師在為她治療。

  “家主,小姐已無大礙。”藥師退下對著顧寒山開口說道,顧寒山卻冷著臉看著顧云曦,像是顯得很憤怒。

  “爹。”顧云曦見父親的表情不由得低聲喊道。

  “云曦,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嗎,雖說你和葉伏天是好友,但那種危機時刻竟然上去,你要有什么事情,我和你娘怎么辦?”顧寒山很是生氣。

  顧云曦微微低頭,隨后又笑道:“爹,我這不是沒事嗎。”

  “你還笑的出來。”顧寒山瞪著她。

  “好了,云曦傷勢才剛好些,你這是做什么。”旁邊一位美婦人開口道,是顧云曦的母親。

  “罷了。”顧寒山嘆道:“女大不中留,這丫頭最近時常往仙閣跑,也不知道著了什么魔,他就有那么大魅力?”

  顧云曦能夠為葉伏天如此,他這當爹的哪能不知道她的心思,若非對葉伏天有意,她怎么可能上去擋。

  “爹,你胡說什么。”顧云曦臉色羞紅,像是被揭穿了心事。

  “改天我和辰院長提一提,探一探那小子的態度吧。”顧寒山開口說道,星辰學院圣子,天賦無雙,倒是和他女兒也挺般配,更重要的是,他女兒也喜歡。

  “爹,不要。”顧云曦臉色微變。

  “為何不要?”顧寒山道。

  “他有心愛之人的。”顧云曦看著顧寒山,語氣中略微有幾分失落之意,顧寒山露出一抹異色,這丫頭,這算是承認了嗎?

  而且,她明知道葉伏天有喜歡的人,還這樣?

  “爹,我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們只是好友而已。”顧云曦又道,顧寒山嘆了口氣,看著他妻子道:“你看看你女兒吧,這叫什么事?”

  他縱橫圣天城,為世家之主,但面對自己的女兒,卻也只能無奈。

  另一座庭院房間中,許多人來看望葉伏天,龍靈兒一直賴在葉伏天身邊,有些后怕。

  龍夫人也親自來了,看望他的傷勢。

  “前輩,夫人,其他人都怎么樣了?”葉伏天治療后傷勢好轉了許多,詢問道。

  “放心吧,不會有什么事的。”龍夫人開口道:“這次的事件也算是一次教訓,以后若是得罪了人,還是要有警惕心。”

  “嗯。”葉伏天苦笑,他的確忽略了商云峰的死。

  “院長得知消息之后,下令讓人去查云月商盟是否參與了此事,如若沒有參與,便警告下他們,再有下次,定然不恕;若是參與了,便由你來定奪。”那位賢者境的老人對葉伏天開口說道。

  葉伏天微微點頭,禍不及親,若只是商云峰父母兩人的報復行為,他認了,不牽扯云月商盟。

  但如若云月商盟也參與了,性質就不同了。

  無論是他還是星辰學院,都不是濫殺之人,自然要講修行界的規矩,畢竟,他自己也有家人,不希望有朝一日自己和人結仇,對手去對付他的親人!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