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七十五章 不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觀禮臺上下,寂靜無聲,無數道目光朝著一處望向望去。

  當看清那走出的身影是誰時,許多人的心臟都猛烈的顫抖著,甚至有人身體也為之顫抖。

  只見那身影極為英俊,一步步走上階梯,一路往上,他的腳步似乎很慢,每一步,都像是踏在諸人的心頭。

  “他去哪?他要去哪?”姜南神色扭曲著,心中瘋狂的吶喊,怎么會是他,為什么會是他?

  他想過很多種可能,唯獨沒有去想過葉伏天,哪怕他曾經猜測葉伏天隱匿身份,但那只是純粹的因為厭惡而將葉伏天卷進去。

  而如今,星辰學院如此陣仗封圣子,為其加冕,這圣天城矚目的人竟然是他最為厭惡之人,可想而知他此刻是怎樣的感受。

  王語晴看到葉伏天走向階梯之上,美眸同樣凝固在那,愕然、震驚,呼吸都像是停止了般。

  星辰學院所封圣子,葉伏天?

  這一刻,她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道風華絕代的銀衣斗篷身影,嘴角竟勾勒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他,是他嗎?

  圣子是葉伏天,這意味著什么?

  人生,真是如夢幻一般啊。

  龍牧看著葉伏天一步步往上,他的目光一刻不曾離開那背影,心中卻在吶喊:“為什么?”

  三天前辰院長親自宣布將會冊封圣子,邀圣天城前來觀禮,那時,許多人都猜測是否會是龍牧,雖然他知道這種可能性不是很大,畢竟嬸嬸沒有對他提起過,但他心中何嘗沒有過這種念想。

  然而,當辰院長宣布請圣子的那一刻,他便知道不會是他,然而,他依舊沒有想過會是葉伏天。

  他不由得想起了金云霄所說的那些話,看來,這些天嬸嬸帶著葉伏天在身邊,原來,竟真的是為他在奔走,在幫葉伏天、登上這圣子之位。

  他目光轉過,看向了顧家那邊,顧寒山面含笑容,并不意外,顯然早已經知道結果。

  他又看向顧云曦,此刻顧云曦有些吃驚,美眸凝望著葉伏天那邊,震驚過后,絕美的容顏上卻寫滿了欣喜之意,顯然,她在為葉伏天高興。

  從她的臉上,龍牧甚至隱隱看到了一縷傾慕,那種神態,是面對他從來不曾有過的。

  顧云曦自然欣喜,她臉上的笑容格外的燦爛,在武運戰場,還以為他受了屈辱,原來,被他騙的好慘。

  她當然也明白,既然圣子是葉伏天,那么武運戰場中的銀衣身影,自然就是他了。

  原來,他擅長的不僅僅是琴音,在武道上的成就,更為出眾。

  在場的所有人,無不心頭狂顫,當葉伏天走到階梯上方緩緩轉身的那一刻,所有的目光全部匯聚在他身上。

  “伏天哥哥。”龍靈兒清純的美眸眨了眨,隨后咯咯的笑著,原來圣子是伏天哥哥。

  “為圣子加冕。”辰院長正式宣布道,兩位賢者人物走上前,親自為葉伏天披上璀璨的圣袍,戴上耀眼無比的圣冠,真正可謂無比的榮耀。

  “多謝前輩。”葉伏天躬身道謝,兩位賢者人物含笑退開。

  隨后,便見頭戴圣冠身披圣袍的葉伏天直面世人,這一刻的他,仿佛聚無盡榮耀于一身,本就極其英俊的他此時更顯無雙風采,圣冠和圣袍竟完美的襯托著他的英姿,仿佛他生來就當如此,享受這無上榮光。

  陽光灑落在葉伏天的身上,更添了幾分神圣的光澤。

  金云瑯和金云霄的臉色格外的難堪,甚至可謂陰沉。

  甄蓉看著那身影想到了曾經他前往仙閣的那一幕,她高高在上,讓葉伏天抓住機會,成為她的戰仆。

  陳留也一樣,讓葉伏天入焱陽學院。

  如今呢?

  星辰學院如此陣仗封圣子,武運戰場橫掃諸天驕,奪所有武運于一身,讓武運戰場坍塌,瞞天過海。

  如今光彩奪目,榮耀加身。

  戰仆?

  追隨他們?

  如今葉伏天的身份地位,已經不在他們之下,甚至可以說,在他們之上。

  今日圣子加冕,代表了星辰學院的態度,將以葉伏天為這一代絕對的核心,諸弟子之首,未來星辰學院執掌者,而他們在家族中,甚至還算不上是繼承人。

  如今,整座圣天城的年輕一代,可以說已經沒有任何一人的身份地位能夠蓋過葉伏天了。

  王語柔也在人群之中,她站在一個偏僻的地方,看著那風華絕代的身影,心中默默的嘆息,有些人走到哪,都能夠成為絕對耀眼的人物,云月城如此,哪怕是圣天城,依舊如此。

  沈漁張了張嘴,心中久久無法平靜,今日加冕的圣子,竟然是,閣主。

  想到之前她來觀禮時向葉伏天告辭的情景,她有些哭笑不得,隨后她又想起了第一次見葉伏天的時候,他連仙閣都住不起,這一切,真的像是做夢一樣。

  辰院長走到葉伏天的身邊,一代院長人物和圣子并肩而立,朗聲開口:“今日,封葉伏天為星辰學院第一代圣子,邀圣天城諸人共見證,從今日起,葉伏天,為星辰學院諸弟子之首,見他如見我,諸弟子共尊之。”

  無數人心頭顫動著,見他如見我,這樣的待遇,已經超越了弟子的范疇了。

  第一代圣子,這是當年龍倚天都不曾享受過的榮耀。

  辰院長,他是希望星辰學院能夠再出一位龍倚天嗎?

  顧寒山和龍夫人見證者歷史性的時刻,他們目光看向葉伏天,他,會成為下一位龍倚天,鎮壓圣天城一個時代嗎。

  他們,很期待。

  今日,將是一切的開端。

  “我不服。”

  此時,一道略顯低沉不合時宜的聲音傳出,許多人都露出一抹詫異的神色,目光緩緩轉過,望向星辰學院諸弟子,隨后,他們看向了說話之人。

  龍倚天之子,西山龍家未來的執掌者,龍牧。

  “牧兒。”

  龍夫人目光望向龍牧,她知道此事龍牧心中可能會有些想法,當日靈兒生日那天,她便從龍牧的態度中感受到一點,心高氣傲的他并未將葉伏天放在眼里,據說在星辰學院考核之日,他還當眾出言羞辱葉伏天,稱他沒資格過問龍家的事情。

  而如今,她親自出面將葉伏天推到圣子之位,龍牧怎么能沒有想法,畢竟在武運戰場,他還被葉伏天打傷過。

  “嬸嬸。”龍牧對著龍夫人躬身,雖然他知道他不應該站出來質疑,但他還是無法忍住,目光望向辰院長和葉伏天,道:“星辰學院弟子數萬人,沒有任何的考核,院長便封一位外人為圣子,龍牧不服。”

  說著,他微微躬身,但抬起頭之時,身體依舊站得筆直。

  無數道目光落在龍牧的身上,人群也都能夠理解龍牧的心情,兩人在考核之日發生過一些摩擦,可見有著輝煌身世的龍牧是看不上葉伏天的,哪怕他被龍夫人欣賞。

  然而如今,葉伏天卻奪走了一切的光芒,徹底將他掩蓋,他龍牧是龍倚天之子,但如今,星辰學院辰院長親自出面冊封葉伏天為圣子,為其舉行加冕儀式,這是將葉伏天視為龍倚天的接班人。

  甚至,這件事的促成可能有龍夫人出力。

  在這種背景下,龍牧的心情可想而知,也許他覺得,屬于他的東西,被人奪走了。

  “我也不服。”

  一道極為冷漠的聲音傳出,人群之中有一位身穿華麗衣衫的青年站出,目光凝視葉伏天。

  是金云霄。

  這讓人有些意外,素來不和的金云霄和龍牧,這次竟然意見一致。

  他們兩人,都是星辰學院的妖孽人物,世家弟子,表示不服。

  當然諸人并不知道,金云霄站出來的原因更多的是因為在武運戰場中,有一位銀衣斗篷身影讓他跪在地上,拜他。

  此時的金云霄自然也猜測到了葉伏天可能就是對方,可想而知他的心情是怎樣的。

  而且諸人都明白,不服的人,絕對不會只有龍牧和金云霄兩人。

  星辰學院多少天驕人物,從天位到王侯,甚至有許多絕代妖孽,如今,院長直接冊封葉伏天為圣子,為諸弟子之首,那些妖孽人物,能服?

  辰院長以及星辰學院的諸賢者都很平靜的看著這一切,無論是贊同的人還是不贊同的人,他們都不會表示什么,辰院長既然直接這么做了,自然要讓人信服。

  有后輩人物出頭,便足夠了。

  辰院長目光看了龍牧和金云霄一眼,隨后環視諸人,朗聲開口道:“今日為圣子加冕,邀圣天城之人共同見證,若圣子不能橫掃同代,自然沒有這資格,今天,無論是星辰學院弟子,還是三大院之人,甚至是圣天城任何人,若有質疑者,皆可走出,如若有人能夠證明圣子沒有資格享受這榮耀,那便是我錯了。”

  說罷,他目光望向身旁的葉伏天,開口道:“欲戴圣冠,當承其重,去讓世人見證,屬于你的榮光。”

  “是。”葉伏天點頭,頭戴圣冠身披圣袍的他順著階梯一步步走下,站在了諸弟子身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