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四十二章 葉伏天的風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龍巖看到葉伏天神色露出一抹異色,不久前他便去了仙閣一趟,葉伏天稱,今晚他就會知道答復了。

  如今,葉伏天來到西苑,什么意思?

  只見葉伏天走上前一步,對著龍靈兒身旁的美婦人道:“晚輩葉伏天見過夫人。”

  龍夫人微微頷首,對于女兒身邊發生的事情她自然關注了,如今見到葉伏天本人,倒是氣度不凡,而且他生得英俊逼人,竟比龍牧還要出眾。

  顧云曦美眸也打量著葉伏天,能讓龍家小公主如此親近的稱呼,她略有些好奇。

  “不必多禮,坐。”龍夫人微笑著點頭,溫婉的語氣令人如沐春風。

  “謝夫人。”葉伏天點頭,隨后楊興領著葉伏天在一旁落座,龍靈兒目光轉動著,依舊看著葉伏天這邊,還對著他眨了眨眼睛,顯得格外的俏皮,葉伏天又瞪了那丫頭一眼。

  若是早知道是這樣的場合,他的確不會來,這丫頭太精明了。

  “聽聞這些日你對靈兒頗為照顧,有心了。”龍夫人對葉伏天微笑致意,見到她的態度,葉伏天明白收回仙閣多半不是龍家的意思,而只是龍巖或者一部分人的意思了。

  否則,身為西山龍家的女主人,龍夫人大可不必對自己虛與委蛇,沒有必要。

  “夫人客氣,靈兒聰慧過人,哪里需要我照顧,我也只是陪著胡鬧了些許時日,夫人勿怪才是。”葉伏天謙遜道。

  “這丫頭頑劣,給你添麻煩了。”龍夫人微笑道,她自然了解女兒的性格。

  “娘,我很聽話的。”龍靈兒撒嬌道。

  “對,你很聽話。”龍夫人白了她一眼,隨后對諸人道:“不要光顧著聊天,試試今日的酒菜可還合口。”

  諸人紛紛點頭,開始享受美酒佳肴。

  酒至半酣,有人對著葉伏天舉杯道:“我敬閣下一杯,請。”

  “請。”葉伏天舉杯回禮,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

  對方同樣飲盡,隨后將杯子倒立示意,隨后放下笑道:“我聽聞閣下擅琴,之前靈兒還夸贊于你,想必造詣很深?”

  “談不上造詣,只是略通一二,初窺門徑而已。”葉伏天回應道。

  “閣下謙虛了,若僅僅是初窺門徑,靈兒妹妹又豈會以仙閣相贈。”那人隨意笑道,不經意間說起此事,頓時不少人手放在酒杯上,目光卻都望向葉伏天。

  正如上次龍牧對龍靈兒所說,龍靈兒如此輕易的贈陌生人一座仙閣,雖說對于西山龍家而言算不上太珍貴,但對于西山龍家的后輩而言,一座仙閣便顯得彌足珍貴了,除了最頂級的人物,沒有幾人能夠擁有仙閣這樣的修行資源。

  畢竟西山龍家的家業龐大,資源大多都是厲害的長輩以及天才人物優先享用,后輩所分到的資源自然少一些。

  龍靈兒一句話便贈一位琴童一座仙閣,龍家的人,哪里能沒有想法?

  龍靈兒看向說話之人,她雖年幼,但自然也隱隱感覺到對方的話有些不對勁,然而這話看起來似乎也并無不妥。

  “我也好奇,既能夠讓靈兒妹妹如此佩服,想必造詣頗深,今日正好是靈兒生日,不如以一曲為禮如何?”龍巖笑稱道。

  “此想法極妙。”不少龍家子弟附和。

  “伏天哥哥,不要理會他們。”龍靈兒瞪了諸人一眼道。

  “也好。”葉伏天笑著點頭:“既是靈兒生日,彈奏一曲也是應當。”

  “這樣的話,請。”龍家之人笑著說道。

  葉伏天便站起身來,龍夫人和龍牧安靜的看著,事實上,他們也略有些好奇葉伏天在琴音上的造詣。

  只見葉伏天來到了正中間位置,手中的寶石戒指閃爍出一縷光輝,頓時有一張古琴出現,看到這一幕龍家的青年瞳孔微微收縮。

  儲物戒指這等珍貴之物,他竟然擁有?

  混賬東西,這是將仙閣的財富提前預支了嗎?

  像葉伏天這樣的青年人物,本不可能擁有這等珍貴的寶物,雖說儲物戒用處并不是很大,但煉制卻極難,需要特殊的材料,一般而言,賢者級別的人物,或者大勢力的富裕王侯,才能夠擁有這等寶物。

  之前,他們還以為葉伏天手上的寶石戒指只是普通的飾品,沒有往儲物戒指去想,畢竟戒指這種東西太常見,而儲物戒指,則是稀缺物。

  龍靈兒目光望向葉伏天,眼神中有著一縷期待,伏天哥哥的琴音自然是沒問題的。

  只見葉伏天雙手撫琴,頓時整個人的氣質都仿佛變了。

  閉上眼眸,葉伏天感受著此刻的氛圍,手指輕觸琴弦,一道音符跳動。

  琴音很輕、很柔,歡快、悠揚。

  諸人感受著琴音的意境,他們像是看到了一位小女孩無憂無慮的成長,她天真爛漫,純凈無暇,她如精靈般活潑,總是能夠帶來歡樂,小女孩漸漸長大,似乎懂得了憂愁。

  琴音婉轉,漸漸變得低沉、憂傷,這沉悶的琴音,讓人感覺心中壓著一塊巨石,仿佛經歷了重大的打擊。

  不知為何,當聽到這琴音之時,龍靈兒竟像是看到了自己,想起了很多很多往事,那些天真無邪無憂無慮的往事,隨著琴音的變化,她又想起了大伯,眼睛漸漸有了淚痕,心中壓抑,堵的慌。

  龍夫人露出異色,以她的境界,竟然也代入到了琴音所表露出的意境之中,目光望向身旁的龍靈兒,便見淚水滑落而下。

  琴音悠悠,低沉傷感漸漸逝去,少女漸漸長大,變得沉穩、堅強,她陽光的面對著一切,坦然面對著以往種種,諸人竟有種感覺,像是烏云過后的陽光,落在臉上,落在心間,很暖、很暖。

  龍靈兒眼中的淚也消失了,她閉上眼睛,沉醉于琴音的意境之中。

  琴音漸漸變得歡快,那跳動著的音符,像是在描述著眼前的情景,龍靈兒眼睛也睜開來,微笑著看著葉伏天,她從琴音中感受到了葉伏天像要表露的意思,想要對她說的話,這種感覺,真好。

  她一定會變得堅強,放下那一切。

  終于,琴音停下,葉伏天安靜的坐在那,龍夫人美眸中閃過一抹贊嘆,琴入人心,此琴曲雖非高超的琴音法術,但只憑借這意境,便是佳作了。

  而且,這種契合環境的琴音,必是葉伏天自己所創。

  顧云曦美眸同樣露出一抹異彩,果然如龍靈兒所說的那樣,琴道造詣精湛。

  “我沒騙你們吧,伏天哥哥的琴音能夠進入人心。”龍靈兒笑著說道,略顯有些小得意。

  葉伏天收琴,回到座位上。

  “精彩。”之前那說話的青年鼓掌道:“琴音法術各有所長,今日不想見到能夠蠱惑人心的琴音邪門歪道,如此琴曲,以意境影響他人,靈兒妹妹年幼,難怪會受其所影響了。”

  “龍垣,你胡說什么?”龍靈兒憤怒的看著說話青年。

  “靈兒妹妹,你尚且年幼,如何知曉人心叵測,這等琴曲,不過是邪門小道而已,不登大雅之堂。”龍垣又道。

  龍夫人看向龍垣,對于他的態度她并不奇怪,兄長過世后龍家動亂,若非是她丈夫以鐵血手段震懾群雄,龍家恐怕至今都還在亂,但即便今日,一些族老人物表面上看似恭敬,但實則無時無刻不再想著掌控龍家權利,龍垣便是一位族老的后人,見靈兒贈仙閣于外人,哪能沒有想法。

  沒有公開指責靈兒,已經是攝于她和她丈夫的威嚴了,葉伏天自然就成了他們發泄的缺口。

  “沒錯,龍垣乃是御龍法師,擅琴,自然通曉此道,靈兒妹妹莫要被小人所騙。”龍巖也附和開口,不少人竊竊私語。

  “夠了。”龍夫人淡淡開口:“不要忘了你們今天來干什么的。”

  這聲音落下,宴席頓時安靜了下來,龍垣笑著道:“夫人勿怪,今日是靈兒生日,此事我便不再提了。”

  龍夫人這點威嚴,自然還是有的。

  “娘。”龍靈兒卻委屈的看著她母親。

  “靈兒。”龍夫人揉了揉她的腦袋,沒有多說什么,龍牧看了龍靈兒一眼,這丫頭還是不懂,他對這情形一點不奇怪。

  顧云曦美眸看了一眼葉伏天,今日的情形對于葉伏天而言,無疑是比較難堪的。

  卻見葉伏天不在意的一笑,開口道:“靈兒。”

  “伏天哥哥。”龍靈兒露出一抹愧疚的神色,看來她讓伏天哥哥今天來這里是錯的。

  “傻丫頭。”葉伏天見到龍靈兒愧疚的眼神笑了笑,這丫頭雖然任性,但心地還是很單純的,只見他站起身來,手中取出一枚古令,來到龍靈兒身前道:“仙閣令,你收好。”

  諸人看到這一幕露出一抹異色。

  “伏天哥哥。”龍靈兒站起身來,開口道:“這是我答應送給你的,你不要聽他們的。”

  “今天本也有人去問我要,正好來送還給你,你伏天哥哥雖然窮了點,但也沒那么沒志氣,這件事,和你無關。”葉伏天笑著揉了揉龍靈兒的腦袋,隨后轉身走到中間,目光望向龍垣,燦爛一笑,道:“我雖不才,琴音法術造詣低微,卻也不愿被如此羞辱,因此,請指教。”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