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三十九章 歲末、拍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琴音停下之后,葉無塵、余生、樓蘭雪都來到了庭院,目光望向前方的葉伏天。

  沈漁也呆呆的站在一旁,像是還沒有緩過神來。

  葉伏天回過頭望向諸人,問道:“你們看什么?”

  “你,受什么刺激了?”余生問道,葉伏天常說,琴音即為心境,他時常聽葉伏天彈奏琴曲,自然對琴曲的意境非常敏感,雖然沒有這方面的天賦,但聽多了便懂了,更何況,那股意境很容易感悟到。

  自踏出東荒境前來荒州,葉伏天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心境了,在剛才琴音末尾,鋒芒畢露,傲氣凌云。

  而且,這首琴曲是他以前從沒有聽過的。

  “隨便發泄下,有意見?”葉伏天瞪著余生道,竟然,被看穿了。

  這些天的遭遇,的確讓他有些不爽,略有點壓抑。

  “說都不能說嗎。”余生弱弱的嘀咕了一聲。

  “這是琴曲是什么曲?”葉無塵開口問道,他感覺此曲之意境很妙,從平淡到熱血激昂,大丈夫傲然于世,當有如此心態,破開一切。

  “不知道,剛瞎編的,要不你們幫取個名?”葉伏天道。

  幾人都是一陣無語的看著葉伏天,瞎編的?

  滿分!

  “叫風華吧。”樓蘭雪開口道,風華二字,契合琴曲之意境。

  “風華。”葉伏天喃喃低語,隨后點頭道:“好,此曲名,風華。”

  “好了,天黑了,都去休息吧。”葉伏天又道,幾人點頭,葉無塵和余生前往后院的竹林,他們還要修行,自然不會這么早休息,樓蘭雪則是去了另一方向,沈漁留在這看著葉伏天,她以后,住哪?

  以前,雖然在仙閣做事,但卻是沒有資格住在仙閣的。

  “你不去找地方休息看著我干什么,難道要陪我度過這漫漫長夜?”葉伏天看著沈漁笑道。

  小姑娘俏臉微紅,轉身落荒而逃。

  “額……”葉伏天看到沈漁的動作,心想自己有那么可怕嗎?

  也許是激動吧,葉伏天心中想著。

  神州歷一萬零四年的最后一天在悄無聲息來臨,歲末的圣天城更顯繁華熱鬧。

  青云街身為圣天城主要的交易中心更是如此,這一天寬闊的青云街街道上,盡皆都是人影,還有強大的妖獸,在街道上行走著,但這里的人對這種情形都像是習以為常,即便是小孩都不會有半點的畏懼。

  “真是熱鬧啊。”此時一處地方,一行人走在青云街上,其中一位英俊的白衣青年感慨道。

  這一行人,正是葉伏天他們。

  這幾日他們一直在仙閣中修行,今日歲末,也是難得出來走走。

  “荒州東域主城的交易之地,怎么能不熱鬧,你看那座城堡。”樓蘭雪伸出玉手,手指指向遠處一處地方,在那里有著一座巨大的黑色城堡,籠罩極浩瀚之地。

  “那是妖堡,在里面,能夠交易各類強大的妖獸,馭獸師以此賺取龐大的修行資源,在里面各種級別的妖獸都有。”樓蘭雪輕聲道,上次她去看了一眼,深感震撼。

  在圣天城,只要足夠富有,沒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妖獸也值錢啊,我們這不是正好有一頭嗎。”葉伏天喃喃低語,目光望向身后,黑風雕的腦袋縮了縮,大眼睛看著葉伏天,老大,這種玩笑不能開啊。

  “不過估計這貨很難賣出去。”葉伏天想了想又放棄了,黑風雕翅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嚇死雕爺了。

  像雕爺這么優秀的妖獸,這家伙竟然舍得賣?

  太不人道了。

  “樓蘭,你看看有沒有什么好看的法器衣衫,你自己去挑幾件。”葉伏天對著樓蘭雪道,他在街道兩旁的閣樓中有不少出售法器衣衫的,許多人為自己的家人、后輩來挑選禮物。

  圣天城的年末,可比以前東荒境奢華多了。

  資源豐富就是不一樣。

  “不用了。”樓蘭雪輕輕搖頭。

  “沈漁,你陪她一起去。”葉伏天開口道:“你自己也可以挑。”

  “嗯。”沈漁點頭,隨后拉著樓蘭雪離開這邊,葉伏天他們等待了一些時刻,兩人回來的時候,手中多了一些東西。

  葉伏天心想,可惜我家解語不在。

  不過,看來要多努力了,以后荒州中州城區域,怕是會更加繁華,等接到解語,一定要帶她好好感受下這種氣氛。

  一年過去了,也不知道如今解語過得怎么樣。

  “這是什么地方。”葉伏天一行人走在街道上,見到街道旁邊似乎有著一處優雅的莊園,里面竟有琴音傳出。

  “琴坊,古琴和琴音法術交易之地,非常有名。”沈漁道。

  葉伏天聽到她的話露出一抹異色,他忽然間生出一個想法,這些天他一直在想如何自力更生,賺取修行資源。

  如今,這琴坊,似乎可以試試。

  “走。”葉伏天想到這便開口說了聲,抬起腳步朝著琴坊走去。

  琴坊內優雅干凈,纖塵不染,曲徑通幽,有年輕美麗的女子接待,得知葉伏天他們是想要交易琴曲,便領著他們來到了一處優雅的亭臺之地,那里有著一張古琴。

  “開始吧。”一位老者坐在前面,既要交易琴曲,琴坊的主人自然要先知道這琴曲大致是在什么級別,若是太差的話,是沒有資格在這里交易的。

  琴譜,自然是不能輕易給人看的,會被直接偷學,因此只好直接彈奏演示。

  葉伏天坐在古琴前,彈奏出了自創的琴曲,風華。

  隨著琴音傳出,風華之意境漸漸展露出來,那老者神色變得認真了幾分,聆聽著這首琴曲。

  琴曲從平和到狂躁,似乎有一種肆意揮灑的暢快淋漓感,不再壓抑自己的情緒,年少輕狂之意徹底燃燒、沸騰,怒火,在咆哮,天地間電閃雷鳴,無盡的雷霆之意像是融入了琴音意志當中。

  老者閉上眼睛,安靜的感受著,他感覺到空間的雷霆靈氣流動都像是被琴音掌控,琴音的意境,非常強。

  一曲終歇,老者睜開眼睛,看向葉伏天的目光都已然不同了,笑著道:“妙,此曲何名?出自何人之手?”

  “風華、自創。”葉伏天抬頭看向老者道。

  老者瞳孔收縮,看著葉伏天道:“小哥不是玩笑?”

  自創琴曲雖然并不是新鮮事,許多造詣深的琴音法師都能夠做到,但以葉伏天的年齡,自創如此意境的琴曲,這就有些駭人聽聞了。

  “不是玩笑。”葉伏天道。

  “有兩種方案,一,琴坊可現在將此琴曲拍賣;二,小哥直接將此曲賣給琴坊,小哥可選。”老者道。

  “拍賣。”葉伏天沒有猶豫,多人競價,方才能夠看到琴曲真正的價值所在。

  “好,不過我琴坊自身,也會參與此次競拍。”老者笑著說道:“通知琴坊中的人,有一首潛力名曲將在不久后進行拍賣。”

  “是。”旁邊的兩位侍女點頭應命,隨后去傳消息了。

  “小哥,拍賣的話,稍后還要你再彈奏一遍,另外,若是拍賣成功,我琴坊要取半成的好處,若是交易法器,則以法器估價。”

  “好。”葉伏天點頭:“彈奏琴曲之時,能否隱匿身份?”

  “沒問題。”老者笑著點頭。

  琴樓,是琴坊的拍賣之地。

  此時,琴坊中的人都來到了琴樓,頓時顯得頗為熱鬧,琴樓下方,有許多人影在,而在上面,還有三層樓閣,里面有著許多雅間,不少雅間內此刻都有人在。

  琴坊在圣天城乃是頗有名氣的地方,許多非常厲害的琴音法術以及名琴都是從這里交易而出,因此好琴之人以及許多琴音法師,都時常會來此。

  今日是歲末,不少人來到了這里,聽聞竟然有潛力名曲拍賣,頓時琴坊的人都聚在了琴樓這里。

  能夠稱之為潛力名曲的琴曲,自然有非凡之處。

  此時,琴樓前方的臺階之上,一道老者身影出現,他揮了揮手道:“廢話不多說,諸位自己感受。”

  說罷他走到一旁,隨后臺階上的高臺有璀璨的光輝閃耀,竟有法術降臨,將臺階上的情形以法術遮擋,隱隱能夠看到高臺之上,有著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現在那,雙手撫琴,隨后開始彈奏。

  琴音響起的剎那,琴樓便陷入了絕對的安靜之中,這琴音空靈純粹,意境極強,可見彈奏之人在琴道上的造詣必然是非常深。

  伴隨著琴音漸漸進入狀態,諸人像是也跟隨著琴音的意境,被完全代入其中,感悟琴音的意境、感悟彈奏之人的心境。

  漸漸的,琴樓中雷鳴陣陣,竟有恐怖雷霆異象,那股琴音的意境,也在不斷的升華。

  當琴音停止之時,琴樓依舊處在絕對的安靜之中。

  “大師之作。”有人稱贊道。

  “確實精湛。”

  “這不過是低階的琴音法術,有何特別之處?”此時,閣樓第三層的雅間中,傳來一道質疑聲。

  那里,坐著一行身影,不過外面的人看不見。

  說話之人是一位青年,氣質出眾,身旁還有強大的人物護衛在身邊。

  此人乃是西山龍家的人,他不懂琴音,但他能夠感受到琴音法術的威力,雖然意境非常不錯,但只是天位層次的琴音法術而已,不知道為何敢稱名曲。

  今日他來琴坊,是想要尋得真正的名琴或者名曲的,否則沒有任何意義。

  因為今天是歲末,同樣是西山龍家小公主的十四歲生日,他想著要準備好一份禮物,龍家的小公主,擅琴,是未來的御龍法師。

  今日西苑的晚宴,家族中怕是不少人都會準備禮物,他想要和其他人不同。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