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三十章 后來,他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一行人乘龍而行,浩浩蕩蕩朝著一處方向而去。

  葉伏天心情有些不爽,前面的蘿莉橫沖直撞,引得路人紛紛讓路,可謂極其霸道了。

  不過路人似乎都猜測到了她的身份,也沒動怒,只是圍觀著,畢竟這位千金小姐平日里也很難見到,沒想到會在圣天城中心區域出現。

  “閣下如何稱呼?”此時,葉伏天身旁一位中年開口問道。

  “葉伏天。”

  “葉小兄弟多有得罪了。”那人致歉道:“我家小姐被夫人責罰,因而心情不好,還望勿怪,之后可能還會有得罪的地方,這算是補償吧。”

  對方取出一件法器,是一件衣衫,中年刻意引動使得法器釋放淡淡的光輝,葉伏天感受到其威,竟是一件王侯級的防御法器。

  這讓他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人比人氣死人啊。

  想到自己住店都不舍得,還被小姑娘鄙視了,對方隨手就是王侯法器送出。

  “前輩把我當做什么人了。”葉伏天淡淡開口,卻已伸手將法器接過,還不忘一本正經道:“不過念及她年幼不懂事,我便不和她計較了。”

  中年見葉伏天收下露出一抹笑容,道:“如此的話便多謝葉小兄弟了,之后若是我家小姐有些無禮之處,多海涵,我會再有補償。”

  葉伏天眼睛轉動,開口道:“只要她不過分便好。”

  他此刻心想過分點也忍了,人窮志短,這筆生意還是挺賺的。

  “我家小姐雖任性了些,但也不至于太過分的。”那人對葉伏天笑著道,以他們的身份地位大可不必如此,然而家有家規,小姐在外橫行無忌胡亂得罪人,也一樣是要受罰的,他只能替小姐處理好了,更何況,若這樣亂來,總有一天會給自己和家族遭來禍患,因此這種事情盡可能擺平來,以后還是得讓夫人約束著點小姐,畢竟也快要成人了,不能心情不好便耍性子。

  圣天城西苑,乃是城中一處極為有名的地方。

  此時,葉伏天一行人便來到了這里,直接踏入了西苑之中。

  西苑內風景優雅,一座座閣樓庭院錯落有致,里面還有著一座小山,山的一面像是被削平了般,有瀑布流水,上面還有亭臺閣樓,猶如人間仙境一般。

  若非親眼見到,葉伏天很難想象這是城中的莊園,這分明是山中的景致。

  葉伏天一行人來到了瀑布流水下面,抬頭望向山上,只見那里有一位老者盤膝而坐,身前有茶壺,正在沏茶品茗,身旁不遠處還有著古琴,一看便是極有雅興之人。

  “馮爺爺。”蘿莉望向老者開口喊了一聲,老人此時已經站起身來,面含笑容,道:“小丫頭來了,好久沒有來看過我了。”

  “這不是來了嗎,馮爺爺身體還好嗎。”蘿莉聲音溫柔,哪有之前在外的霸道。

  “還好,你上來吧。”老人開口說了聲,少女輕輕點頭,乘冰雪巨龍來到了瀑布上面,隨后走到老人身邊。

  “長大了許多,還記得當年西來每次帶你來的時候,你都還是小孩,一轉眼,便要成大姑娘了。”老人目光慈祥,道:“聽說你對你娘的安排很不滿意?”

  “馮爺爺我沒有那意思,只是不想離家修行。”少女楚楚可憐的說道。

  “遲早是要經歷的,又不是不回去,都在圣天城能有多遠,更何況,西苑不也是你家的嗎,以后不要胡思亂想了,你這一身天賦,不要浪費了。”老人開口道。

  “嗯。”少女點了點頭。

  “去吧,西苑你也來過不少次,自己帶人去挑,有什么事情便來找我。”老人又道,少女輕輕點頭,又下了這座山,淡淡的看了一眼葉伏天道:“跟緊了。”

  葉伏天瞪了蘿莉一眼,不過想到法器,便不和她計較了,大人不記小人過。

  西苑非常大,少女挑選了一處風景非常好的庭院住下,陪她一起前來的人就在旁邊的庭院準備落腳。

  唯獨葉伏天有些郁悶,他在這似乎完全沒存在感。

  就在此時,少女似乎才注意到他,那雙還略帶稚嫩的面孔卻有著精靈古怪之意,她看著葉伏天的眼睛有幾分亮光。

  見少女一直盯著自己,葉伏天露出古怪的神色,心想這蘿莉命人將自己帶來,究竟想做什么?

  “我哪里得罪你了?”葉伏天看著蘿莉道。

  “你之前笑什么?”蘿莉昂著腦袋,仰頭看著葉伏天道。

  “我笑也有問題?”葉伏天看著少女道:“難道你不笑的?”

  “我不管,我說有問題就是有問題。”少女很任性的道。

  “我……”葉伏天想要罵人,不過見到少女身旁的中年對自己使眼色,他忍了。

  目光望向中年,像是在提醒對方不要忘了補償。

  “你懂不懂琴?”少女問道。

  “懂一點。”葉伏天點頭。

  “那正好,可以當我琴童,不用那么無聊了。”少女俏皮一笑,葉伏天則是神色古怪,琴童?

  很早以前也聽說過這個詞,那還是在蒼葉國有人想要讓他當琴童。

  不過,這次是個蘿莉。

  而且還是一個非常富有的蘿莉,之前的老人稱西苑是她家的,這西苑,可是不比仙閣差啊。

  “好了,你們都回去復命吧,我會好好修行的。”少女看向跟隨她的人群道。

  “我們奉命照顧小姐安危。”之前的中年躬身道。

  “我在西苑能有什么,不用你們了。”少女擺手,似乎想要將人趕走。

  對方依舊無動于衷。

  “好吧,幫我準備好古琴,然后你們就去休息吧。”少女似乎知道沒用,只好退而求其次。

  有侍女將琴備好來,放在庭院之中,中年則是拱手帶人退下,只留下了兩位女子照顧少女,當然,還有葉伏天以及一頭妖龍,那頭冰雪巨龍盤旋在那休息,顯得有些懶散。

  少女坐在古琴前,隨后雙手撫琴獨自彈奏了起來。

  曲音響起,竟有幾分水準,只是琴音略顯有些雜亂,顯然心不在焉。

  少女似乎也知道自己彈的不好,心煩意亂之下手指猛的撥動著琴弦,隨后又站起身來,扔下古琴便去了庭院的房間中。

  葉伏天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他走上前,手掌輕撫著古琴,這張古琴所發出的聲音極為清脆,余音繚繞,絕對是極為珍貴的古琴。

  “我需要在呆多久?”葉伏天對著旁邊的侍女問道,雖然拿了好處,但也不可能一直呆在這吧?

  這蘿莉性格古怪的,他可沒時間一直陪著她。

  “馬上就要年末了,明年年初小姐便會入星辰學院修行,因此最晚也是明年初了。”對方開口說道,葉伏天輕輕點頭,不知不覺中,竟然快要過去一年時間了嗎?

  “那里有間小院,委屈了。”侍女指向對面方向,葉伏天輕輕點頭,隨后抬起腳步離開這邊,在小院中練拳修行。

  夜,皎潔的月光灑落而下,將西苑照亮來。

  葉伏天還在院子里練拳,雖然莫名其妙被帶來了這里,但修行不能落下。

  此時,有琴音傳入耳中,和白天雜亂無序的琴音不同,此刻夜間的琴音有著極強的穿透力和感染力,竟讓人感覺到了淡淡的憂傷,仿佛能夠感受到彈奏之人內心中的悲傷情緒。

  葉伏天停止了練拳,露出更加怪異的神色,琴音是心境的表現,這樣的琴音,真的是那蘿莉在彈奏嗎?他有些不相信。

  身形閃爍,葉伏天朝著那邊的庭院而去,便見到月光下,十三四歲的少女安靜的坐在那,純凈無暇,在月光下彈奏。

  琴音變幻,時而有歡快之意,像是很幸福,時而卻又化作悲傷,讓人捉摸不透。

  “這么小就有故事?”葉伏天看著蘿莉心中想著,琴音依舊,越來越令人沉醉其中,葉伏天在不知不覺中走到少女身旁不遠處,安靜的站在那聆聽著。

  琴音越來越悲傷,到了后來,甚至有種令人心碎之感,像是肝腸寸斷。

  月光下,少女的臉上布滿了淚痕,竟在不知不覺中淚流滿面。

  琴音終于停了下來,其意境卻久久不散,葉伏天竟像是也陷入了余韻之中了,良久,才開口道:“你這么小,懂什么悲傷,竟彈奏如此傷感的曲子。”

  “我不懂難道你懂?”少女瞪了葉伏天一眼。

  “當然。”葉伏天道。

  “那你有經歷過你最親近的人離開你嗎。”少女問道。

  “經歷過吧。”葉伏天淡淡的道,他經歷過不少次離別吧。

  “我之前聽那些的話語,你父母應該都還在才對吧?”葉伏天疑惑問道。

  “是啊。”少女緩緩的開口道:“曾經有個蓋世英雄,他溫和慈祥,在家里總是帶著笑容,他在外面名動天下,無人不知,是荒州東域最有名的人;小時候,他總是喜歡抱著我對我說,他家的小公主不需要太努力,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每天開心就好,有他在,能許我一世榮華,無人可欺。”

  葉伏天看著少女,果然不出所料,這蘿莉背景深厚。

  “后來,他死了。”

  少女聲音無比低沉,說完這句話,便又哭了!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