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一十八章 這樣,滿意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當獨臂身影矗立于戰臺之上,段缺的身影消失無影之時,諸人一時間竟沒有反應過來。

  葉無塵,勝了?

  誅殺了魔劍客段缺?

  “咚。”許多人的心臟猛烈的顫動著,而商海的心臟像是遭到了重擊般,仿佛有千斤巨錘在他的心臟狠狠的捶打了下,他臉色瞬間變得慘白,沒有一絲的血色。

  不久前還自信滿滿以為將連本帶利討還一切的他,此刻卻感覺渾身都冰涼徹骨。

  冷,真的好冷。

  發生在他面前的戰斗,讓此刻的他感覺處于冰窖中。

  段缺,死了,被葉無塵殺死。

  他沒有去關心葉無塵是怎么做到的,為何如此強大,他關心的只有結局。

  這一戰,是賭戰,賭的是第二局第一所獲得的一切,還有第一局的一成礦脈資源。

  一年時間,這些資源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數字,甚至,可能比他的命還要重要。

  然而如今,因為他發起的賭戰,很可能將這一切拱手送人,他怎么能不冷、怎么能不恐懼。

  假如這一戰敗了,他簡直不敢想象會是什么后果。

  他的大爺爺,能放過他?

  此時商盟主的臉色也難看到了極點,竟然,敗了。

  之前在他面前驕傲不可一世的魔劍客段缺,被那沉默的獨臂劍客,一劍穿喉。

  這似乎印證了一句話,沉默的人,往往是最危險的人,之前的戰斗,余生和葉伏天都極其耀眼,葉無塵算是最低調內斂的,但此時,他殺死了段缺。

  “真是,精彩啊。”

  雷宗宗主露出一抹笑容,淡淡的開口道:“許多年來不曾有此次這般精彩的四大派之戰了。”

  看來云月商盟敗,他自然心情極好,在四大派中,云月商盟隱隱有最強之勢,這一次雷宗自然不希望云月商盟繼續成為大贏家,他自信雷宗的綜合實力勝過王家,即便王家快速發展一年,也威脅不到他們雷宗,更何況,這次王家主要是借助葉伏天他們,如果這幾人是王家后輩,或許他會感覺到威脅。

  既然不是王家的人,只要不加入王家,自然就無關緊要了。

  而這樣的人,王家怕是還容不下。

  聽到他的話商盟主的臉色越發難堪起來。

  而此時,王家的人何嘗不是內心震顫著,王語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后生可畏。”王家家主贊嘆一聲,目光望向云月戰臺大笑道:“真正天賦卓絕之人,本不屑于這一切,奈何,有人要逼迫他人出手,徒遭羞辱。”

  此聲音落下,更像是一道響亮的耳光。

  之前,葉伏天和葉無塵他們的反應諸人看在眼里,根本就沒有戰斗的想法,是商海和段缺一次次挑釁,才應戰。

  結局如何,所有人都看到了。

  而且,商海是讓巫法師和魔劍客挑戰葉伏天四人,如今,葉無塵一人便將魔劍客段缺誅殺。

  “還沒有結束。”

  就在此時,只見商海雙拳緊握,青筋暴露,他目光落在巫法師的身上,段缺雖死,但他還有神秘莫測的巫法師,還有機會翻盤。

  “殺死他,此戰勝,許諾段缺的一切,都是你的,再翻一倍。”商海聲音低沉,對著巫法師開口,如今,還剩下這唯一的希望了。

  只要巫法師快速殺死葉無塵,便還有希望能夠對付葉伏天和余生,至于王語柔,已被他直接忽略,根本不可能參與到這場戰斗之中。

  巫法師聽到商海的話邁步而出,籠罩于斗篷中的身軀給人一種極神秘的感覺,他的目光朝著葉無塵那邊看了一眼,剎那間,葉伏天的身體周圍竟像是被一股黑暗火焰氣流籠罩著,一朵朵盛開的黑暗魔火綻放而出,化作可怕的黑暗氣流,朝著葉無塵的身體鉆去。

  葉無塵身體周圍劍意流動,剎那間織成一片劍幕,將身體護于其中,恐怖的黑暗魔火匯聚成一股,朝著劍幕中鉆去,竟使得劍幕出現一個缺口,魔火滲透而入,猶如火焰黑洞般,不斷擴張,恐怖的火焰瞬間瘋狂的侵蝕而入,魔火欲將劍幕占據。

  “嗤嗤……”劍幕忽然間化作萬千劍光朝著各處散去,每一縷劍幕之中,竟然都有黑暗魔火的存在,葉無塵身體閃爍而退,他眼神鋒利,凝視巫法師,對方不僅僅是純粹的火焰屬性法師,這魔火非常詭異。

  當然,這也和他境界低有關。

  戰段缺,因為他是劍體,且融入了師尊臨死前的劍道意志,因而段缺以劍意攻擊他,實則無異于找死,除非段缺的劍道意志比他更強,否則只能被克制。

  巫法師境界同樣高于他,如此詭異的能力突然下手,自然將葉無塵擊退。

  看到這一幕許多人都露出一抹異色,看來,這神秘的巫法師比段缺還要可怕一些,哪怕他的境界比段缺低。

  而商盟盟主則是露出一抹鋒利之芒,商海更是又一次燃起了希望。

  有機會。

  “快殺死他。”商海開口說道,快速殺死葉無塵,能夠減少一個敵人。

  黑暗魔火仿佛化作了一條條黑暗靈蛇,瘋狂的朝著葉無塵的身體而去,葉無塵身上劍意爆發,一股凌天劍氣扶搖而上,欲斬開一切。

  但卻見此時,轟咔的雷霆之聲忽然間爆發,天地劍仿佛出現了一道道可怕的紫色閃電,直接劈在了黑暗魔火之上,將之直接粉碎掉來。

  葉伏天邁步而出,走到葉無塵身邊,低聲道:“無塵,交給我吧。”

  并非是因為對葉無塵的實力不信任,只是,葉無塵和段缺之戰,是有關他身為劍修的尊嚴,他需要一戰,但這種事,總不能讓無塵一人解決。

  葉無塵看了一眼葉伏天,隨后輕輕點頭,身體往后退。

  云月戰臺周圍的人都露出異樣的神色,這家伙未免太托大了,他們明明可以一起出手,但卻都是一對一戰,真的對自身的實力自信到這等地步?

  “你們一起也無所謂。”

  巫法師開口說道,他的聲音顯得很低沉,略顯有幾分陰森之意,聽到他的聲音許多人露出異樣的神色。

  這還真是,一個比一個狂妄啊。

  葉無塵殺死了段缺,巫法師竟然還敢如此狂言,這是不是說在巫法師的眼里,段缺,根本不值一提?

  商海眼神更亮了幾分,這句話,有些振奮人心。

  葉伏天愣了楞,笑看了對方一眼,隨后目光落在商海身上,道:“給你個機會,你也可以一起出手。”

  “這……”

  云月戰臺周圍的人徹底無語,巫法師和葉伏天,是在比誰更狂一些嗎?

  仿佛,他們都沒有將對方放在眼里。

  “這是你自己所說,在場的諸人可都聽到了。”商海聽到葉伏天的話怎么能錯過這種機會,直接邁步而出,身形一閃便踏足云月戰臺之上。

  “當然。”

  葉伏天點頭,隨后抬起腳步朝前邁步而出,他踏步的同時,法術死亡纏繞便已經釋放,他身軀仿佛化作一棵神樹,無盡金色的藤蔓猶如閃電般呼嘯而出,朝著巫法師的身體卷去。

  斗篷中的巫法師抬起頭,他的眼瞳之中都像是燃起來黑暗之火,頃刻間,藤蔓像是被一股黑暗火焰氣流籠罩,焚燒了起來。

  這樣的法術想要在他面前存在,可能嗎?

  浩瀚空間,藤蔓無窮無盡,黑暗魔火便仿佛也無窮無盡,但讓巫法師沒有想到的是,那燃燒著的藤蔓竟沒有停下的意思,繼續往前,卷向他的身體。

  他身形一閃,速度奇快,沒有被法術卷中,同時,他身體燃燒著駭人的黑暗火焰,他眼瞳所過之處,黑暗之火將金色的藤蔓都焚斷來,但藤蔓太多了,像是無窮無盡般。

  “嗡。”狂風大作,竟有一群可怕的黑火烏鴉從巫法師的身上綻放而出,隨后撲向每一個方位,藤蔓直接被焚斷,黑烏鴉沖向每一個方位。

  其中一尊黑烏鴉再次化作了巫法師的身影,在虛空中俯瞰著葉伏天。

  斗篷之下的那雙眼瞳恐怖到了極點,映照在葉伏天的身上,這一瞬間,葉伏天的身體都像是被籠罩在一股黑暗陰影之中。

  “滅。”巫法師吐出一道冰冷的聲音,然而,葉伏天的意志卻并沒有被焚燒摧毀,他依舊抬頭看著巫法師,眼神冷漠,竟然發動精神系法術攻擊?

  看來之前巫法師,一直都還有留手,的確是個可怕的人物。

  此時,在巫法師的身后,竟然出現了一尊巨大的黑暗烏鴉身影。

  “本和你無關的事情,卷入其中做什么?”

  葉伏天冷淡的掃了巫法師一眼,他的眼瞳之中閃過一道可怕的閃電,兩人的眼神碰撞,這道閃電仿佛直接劈在了對方的眼瞳之中,使得巫法師身體顫了下。

  隨后,遮天蔽日的雷霆匯聚而生,化作九霄神雷,垂天而落,既然巫法師擅長黑暗魔法,那么,便以霸道雷霆滅之。

  那垂落而下的九天神雷直接轟向巫法師的身體,巫法師身周出現無數黑暗烏鴉,卻在雷霆之下全部湮滅粉碎,無法逃脫,仿佛被克制了。

  巫法師神色陡然間變了,這是什么雷霆力量?

  “轟咔……”猶如末日般的雷霆神威降臨而下,雷神殛法術綻放而出,那末日雷霆仿佛化作無窮無盡的雷霆鎖鏈,劈在巫法師的身上,巫法師只感覺精神力以及肉身都遭受到極大的震蕩。

  一尊巨大無比的黑暗烏鴉身影出現,巫法師眼瞳變得極其的寒冷,卻見九天神雷瘋狂降臨,垂落于黑暗烏鴉身上,貫穿黑暗烏鴉以及巫法師的身體,巫法師渾身劇烈的顫抖著。

  此時,葉伏天呼嘯著朝前而出,眼神冷漠。

  看到這一幕,無數人臉色都變了,葉伏天的法術,太可怕了,霸道到了極致,無視了境界的差距。

  商海臉色同樣劇變,他身體猶如一道閃電般呼嘯而出,直奔葉伏天的身體而去,他身上爆發出一股極其狂暴的氣息,將手掌藏于身后,那手掌,有著恐怖的力量在凝聚而生。

  “小心。”王語柔提醒道。

  葉伏天抬手,虛空一握,手中出現一根長棍。

  “去死吧。”商海身影降臨而至,抬起毀滅的大掌印朝著葉伏天轟殺而出。

  王家的人臉色略有些蒼白,葉伏天怎能如此大意,他可是一位法師,被商海如此近距離攻擊,如何承受。

  “嗡。”身體在虛空中旋轉,一股滔天大勢匯聚于身,神雷纏繞身軀,天地間仿佛出現了一尊雷龍,又像是有一尊神猿在咆哮怒吼。

  終于,葉伏天一棍砸下,天地之勢仿佛盡皆為他所用,攜天地之威,轟向了殺來的商海。

  “砰!”

  一聲巨響,沒有任何的懸念,商海的身體猶如閃電般墜落,隨后狠狠的砸落在了戰臺之上。

  “轟。”

  又是一棍將巫法師的身體掃了出去,隨后葉伏天身體飛旋而下,長棍攜驚天之勢降臨,轟隆一聲驚天巨響聲傳出,云月戰斗猛烈顫抖,諸人的心臟,也隨之一起顫抖。

  這一棍,劈在了商海倒下的身體旁,躺在地上的商海整個身軀都在顫抖著,瘋狂的顫抖著,那一棍,嚇得他肝膽俱裂。

  “這就是你想要的嗎?現在,滿意了?”

  長棍消失,葉伏天站在商海身旁,冷蔑的掃了一眼對方。

  隨后轉身,留給諸人一道無比輕狂的背影。

  商盟主身體已經從座位上坐起,雙手輕微的顫動著,敗了,敗得如此的凄慘。

  王家家主同樣站起身來,看著葉伏天深吸口氣,太強了,可惜這樣的人,不是生在他王家。

  雷宗和風家、何嘗沒有這樣的念頭。

  此戰過后,王家,成為最大的獲利者。

  這一切,只因一人,那位以法術強勢碾壓巫法師,又一棍將商海轟得失去戰斗力的青年人物。

  多年以后云月城的人想起這一戰依舊津津樂道,稱此戰所帶來的震撼,恐怕沒有人能夠超越得了。

  這不僅僅是同境界的強勢秒殺,而是,跨境界的強勢碾壓,霸道不可一世,三大青年天驕,都展露出無敵的霸道姿態!

  PS;這章四千字,怕挨罵啊!!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