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六十三章 劍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天山的風波還未平息,秦王朝那邊,東華宗宗主親自降臨秦王宮,據說是受秦王之邀,東荒境三大巔峰勢力的其中之二,兩位巨頭的會面自然有著非凡的意義。

  尤其是在如今這敏感時期,東荒境的人不得不多想。

  能夠讓這兩位巨頭會面商量的事情,恐怕只有一個,一統東荒的大業。

  隨后,他們又邀請了浮云劍宗和懸王殿的強者前往,有一重磅消息傳出,秦王朝開先祖墓葬,讓幾大勢力的巔峰人物進入其中。

  當這消息傳出之時,許多人都隱隱意識到,真正的風暴隨時可能會降臨東荒。

  數月前秦王朝邀請東荒諸勢力召開一次盛會,刀圣降臨震懾群雄,但如今,似乎有些壓不住了。

  不過這也正常,浮云劍宗和懸王殿數月前就已經表態過,他們只能跟著秦王朝走下去了,沒有退路。

  秦王宮中,秦禹身前有不少人前來稟報。

  “他還沒有下山?”秦禹冰冷問道。

  “沒有。”來人搖頭,各頂級勢力的人雖然撤離,但秦禹又怎么能忍受秦離的死,他依舊派遣了一些王侯境界以下的強者鎮守天山腳下,等葉伏天出現。

  但葉伏天,竟然遲遲不下天山,也有可能他從天山的其它面下山了,故意避開。

  天山太大,他的人不可能將整座天山圍起來。

  “東華宗的人確定楚夭夭當時是有機會殺死葉伏天的嗎?”秦禹眼眸冰冷問道。

  “確定,據他們說當時葉伏天已經失去戰斗力,楚夭夭就在那里。”他身前之人回應道。

  秦禹手掌一握,神色寒冷至極。

  楚夭夭是什么身份,秦離的女友,她明明在那里能殺葉伏天,竟然不殺?難道,她是看著他兒秦離被殺死的?

  “楚夭夭下山沒有?”秦禹問道。

  “隨望月宗的人回宗門了。”

  秦禹點頭,神色中隱有寒芒。

  楚夭夭、望月宗,看他們識不識趣了,否則,他不介意多滅一股勢力。

  他兒秦離,不會白死。

  神州歷一萬零三年末,距離歲末越來越近。

  浮云劍宗,宗主韓若水回了宗門,浮云劍宗第一峰,韓若水手中有著一柄劍,此劍劍身透著一股寒意,他看著劍,劍中有他的影子,能夠看到他那雙鋒利的眼神。

  這是多年前的一柄名劍,劍名搖光,數百年前的東荒第一劍客曾經使用過的名劍,沒想到被收藏在秦王朝的墓葬中,如今,是他的了。

  秦王朝欲復興東荒,他已經答應了秦王朝一些事情,他不答應也不行,沒有選擇。

  “師兄。”一道道劍影呼嘯而來,落在劍峰之上,目光望向韓若水。

  “他沒來嗎?”韓若水開口問道,浮云劍宗有七峰,但到場的人只有六人。

  沒來的人自然是浮云劍宗第七峰峰主,孤城。

  諸人沒有說話,一直以來,浮云劍宗宗主韓若水和第七峰峰主孤城便是浮云劍宗最強的兩人,但孤城更孤僻,更純粹。

  自葉無塵的事情發生之后,兩峰之間的關系便更微妙了,尤其是韓若水下令將葉無塵逐出浮云劍宗,并言在外可格殺清理門戶,此事,第七峰峰主孤城極為不滿。

  “看來,他的心,已經不在劍宗了。”韓若水冷淡開口。

  就在他說話之時,遠處,浮云劍宗第七峰上,陡然間綻放一道無比鋒利的劍意,這道劍意扶搖而上,欲破開一切。

  浮云劍宗,無數道目光望向那里,隨后便見一道身影虛空邁步,直接步入那道劍光中。

  “是七峰主。”無數浮云劍宗弟子心顫,第七峰峰主這是要做什么?

  韓若水等人目光掃過,望向那邊,他眉頭微皺,似有些不悅。

  只見那方向,矗立于虛空中的身影手掌一揮,頓時一道劍光急速朝著第七峰飛去。

  “那是什么?”

  “是劍帖。”有人震撼開口,心頭狂顫,這道劍光一路往前,穿越虛空,來到了第一峰,朝著宗主韓若水而去。

  韓若水伸出手指一捏,頓時將之捏住,他神色冷漠,遙望孤城。

  “浮云劍宗第七峰峰主孤城,挑戰浮云劍宗宗主韓若水。”一道聲音響徹浮云劍宗,這一刻,浮云劍宗的人無不心驚膽顫,雖然他們知道七峰主和宗主不和,但卻也沒有想到會到這種地步。

  “弟子間發劍貼挑戰是我浮云劍宗規矩,而你挑戰我,是以下犯上。”韓若水冰冷開口:“給我理由。”

  “劍修者,不摧眉折腰,你身為浮云劍宗宗主,受秦王朝恩惠,欲追隨秦王朝左右,已不配修劍,更不配為浮云劍宗宗主。”孤城隔空開口,聲音于劍宗七峰回蕩。

  韓若水心中冷笑,道:“我身為浮云劍宗宗主,當守護劍宗安危,大勢之下,劍過剛則斷。”

  “寧折不彎。”

  孤城淡淡開口:“我弟子葉無塵殺秦源,是秦源當誅,浮云劍宗勢不如人,你為保浮云劍宗將葉無塵逐出宗門,可以,你派人拿葉無塵,也可以,但如今,你越走越遠,若淪為他人走狗,與其茍延殘喘于世,不如浮云劍宗從此解散,修劍之人,心中有劍便是劍,浮云劍宗弟子,心有劍峰便為劍宗,我已宣布浮云劍宗第七峰解散。”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韓若水邁步而出,劍意呼嘯。

  “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勝,將解散浮云劍宗,你勝,我死。”孤城同樣邁步,兩道筆直的劍光朝著中間而去,浮云劍宗無數道目光望向那,內心極不平靜。

  今日,浮云劍宗最強的兩人,卻因理念不同,爆發生死之戰。

  浮云劍宗上空之地,一股無比駭人的劍氣風暴誕生,兩人相對而立,卻沒有直接交鋒,就那么站在虛空之上,但即便只是站在那,一股毀滅一切的劍意誕生,從蒼穹壓迫而下,感受到這股劍意,許多人只感覺身體要被撕裂般。

  他們的身體站在那一動不動,卻像是已經交鋒了無數次,目光凝視對方,都極為凝重。

  兩人雖沒有動,但他們的眼眸中,卻像是有漫天劍影。

  終于,蒼穹之上出現了兩道殘影,相互朝著對方而去。

  這兩道殘影一閃而逝,瞬間便又消失,浮云劍宗上空的兩人仿佛依舊站在那從未動過,卻見此時,兩人的中間,一道無比可怕的劍意從蒼穹往下,化作一道光射在了浮云劍宗一座山峰,頃刻間,那座山峰亮起了一道璀璨的光芒,中間,出現了一道劍痕,這道光,直接將山峰破開。

  各峰之人目光望向那座山峰,中間的那道劍光久久不散,像是要永痕存在,抬起頭,又看向對峙的兩人。

  有人注意到,浮云劍宗宗主韓若水握劍的手臂顫抖了下,一道鮮血順著他的手臂流淌而下,流到那折射出冷光的名劍搖光之上。

  “你敗了。”韓若水開口道。

  孤城看了一眼韓若水手中的劍,嘆息道:“我沒有敗,你的確不配為劍宗宗主。”

  話音落下,他身上爆發出一道凌天劍意,從他的身體每一個部位溢出。

  隨后,諸人便見到孤城的身體直接粉碎,一道劍光扶搖而上,猶如閃電般劃過蒼穹,朝著遠方而去。

  “死了嗎。”諸人嘆息。

  那道離去的劍光,是什么?

  韓若水朝著遠方看了一眼,他沒有去追,轉過身,一言不發的朝著第一峰的修行府邸中走去,手臂的鮮血不斷流淌而下,從虛空中滴落而下。

  天山,山腰處。

  有幾道身影在雪中修行,葉無塵盤膝而坐,身上繚繞著劍意,在他身旁,柳沉魚和柳飛揚也在。

  就在這時候,葉無塵忽然間睜開眼睛,望向遠方。

  “怎么了?”感受到葉無塵異常的呼吸,柳沉魚美眸望向他低聲問道。

  “劍心不穩,好像有什么在召喚靠近我,我有種不祥的預感。”葉無塵輕聲開口。

  “別亂想了。”柳沉魚勸道。

  葉無塵目光望向她,右手輕撫著葉無塵的秀發,道:“嗯。”

  “那家伙怎么還不下山,易小獅上山去找人,也沒見到,也不知道找沒找到。”一旁的柳飛揚開口說了聲,葉無塵望向天山上,他隱隱感覺,葉伏天可能到了山頂。

  “別急,等吧。”葉無塵站起身來,踏著白雪,他走到山崖前,目光眺望遠方,心緒不寧。

  那種感覺,也漸漸變得越來越強烈。

  天山遠處,一道璀璨無比的劍光橫跨無盡虛空而來,以極快的速度前行,沖入天山之中。

  站在那的葉無塵心臟猛烈顫了顫,隨后,他看到了一道劍光筆直的朝著他而來。

  “小心。”柳沉魚驚呼道,但葉無塵卻并沒有躲,那道劍光直接沖入他腦海之中,只一瞬間,葉無塵身上出現一陣可怕的劍意。

  “無塵。”柳沉魚瞬間面如死灰,朝著葉無塵奔去,柳飛揚心頭也劇烈顫動著,但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忽然間從葉無塵身上傳出:“無塵,劍者,不驕、不躁;劍者,無懼、無畏;劍者,本心不變,一往無前!”

  這聲音,是葉無塵拜師第一天,他的老師浮云劍宗第七峰峰主對他說過話,如今,再次在天山上響起。

  聽著這道聲音,葉無塵的眼角有一滴淚水流淌而下,滴落在白雪之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