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五十五章 眼望山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華青青目光望向黑風雕,那雙邪眸有著可怕的嗜血之光,隱隱有可怕的邪念直接沖入她腦海之中。

  邪惡氣流環繞于黑風雕的身體周圍,它像是在蛻變,在它身上,隱隱出現了一尊魔禽虛影。

  曲音繚繞,守護自身意志,華青青衣衫飄動,圣潔如仙,周圍出現一尊尊仙子般的虛影,口吐圣音,光環籠罩黑風雕的身軀,像是要凈化它的邪惡。

  “嗡。”隱隱化身魔禽的黑風雕雙翼拍打,羽翼張開遮天蔽日,邪氣繚繞,有著黑暗流光閃耀的雙翼斬斷虛空,朝著華青青的身體撲殺而去。

  它利爪朝著華青青抓去,撕碎一切。

  華青青手指急速撥動琴弦,仙子般的虛影轟出掌印,猶如圣人法印,鎮壓邪魔。

  圣潔的法印和邪惡的利爪碰撞,竟被黑暗洞穿,利爪繼續朝著華青青的身體撕裂而去,在那尊魔禽虛影威壓籠罩之下,華青青的身影顯得格外的渺小脆弱,猶如弱女子,眼看便要被魔禽粉碎。

  然而華青青神色絲毫不變,她白皙美麗的十指依舊撥動琴弦,身體仿佛被圣光籠罩,并不斷擴散,圣音繚繞,化作神圣的光輝,朝著殺來的黑風雕流動而去,將那龐大的魔禽虛影籠罩其中,這一刻,黑風雕似發出一道長鳴,被圣光束縛影響,邪氣要被凈化抹除。

  華青青低頭,修長的十指在琴弦上跳動著,心無旁騖,沉浸于曲音之中,她身上的光輝越發璀璨,神圣無比,不可褻瀆。

  魔禽光輝時而暗淡、時而璀璨,黑風雕在那圣光中橫沖直撞,它長鳴一聲,邪眸不顧一切,繼續沖向華青青的身體,鋒利的羽翼割裂圣音光幕,利爪轟在了華青青的身前,然而那能夠撕碎一切的利爪卻像是無法撕碎華青青的身體周圍的神圣光輝。

  一聲長嘯,黑風雕展翅敖翔于天,隨后俯沖而下,遮天蔽日,邪氣滔天,繼續攻擊,卻依舊沒能擊穿華青青的防御。

  隨后,這片天地間出現了無數殘影,黑風雕瘋狂攻擊,徹底暴走。

  圣音繚繞,光輝璀璨,華青青身上像是籠罩著仙光,不可侵犯。

  此時的她純美無暇,神圣如仙。

  黑風雕再一次騰空,一聲長鳴,吞天山之邪氣,眼神越發妖異,周圍無盡靈氣環繞于身,魔禽虛影繼續膨脹,它低頭之時,眼神中透著蔑視眾生之意,它腦海中那最后的一絲理智即將湮滅,魔禽的意志像是要徹底占據它身體的主導權。

  黑風雕回頭,那妖異的眼眸看了一眼葉伏天,像是最后的凝視,隨后,它那雙邪眸在燃燒,掃向華青青,龐大無比的身軀,再一次俯沖而下,化身真正的魔禽,天空暗黑之王。

  那像是一道黑暗閃電,能夠斬斷一切。

  華青青抬頭看了一眼虛空,她身前,無盡圣潔之光凝聚在一起,化作一柄神圣無比的利劍,斬世間邪惡的圣劍,朝著降臨而來的黑暗閃電刺去。

  這一瞬間,黑暗與光明碰撞,噗呲的聲響傳出,神圣的利劍像是穿透了那黑暗之軀,使得黑暗力量不斷被驅散,但那雙邪眸依舊桀驁,不可一世,透著無比強烈的決心,利爪撕裂而下,轟在了華青青的身上,噗呲的聲響傳出,纖塵不染的衣衫都撕碎,鮮血滲透而出,華青青身體被轟飛出去,狠狠的撞擊在一塊巨石之上,臉色蒼白。

  黑風雕所化的魔禽身影瞬間折返方向,朝著斜上方而去,撲向和余生戰斗的佛子。

  余生這些日早已是筋疲力盡,以意志支撐著,瘋狂燃燒著自身的潛力,如今遇到佛子,被死死壓制,被佛光擊中,依舊堅持著。

  就在佛子想要解決戰斗之時,他看到了那頭黑暗天空之王降臨而來,佛子神色微變,佛光熾盛,千手佛印出現,遮天蔽日,鎮壓邪魔。

  轟隆隆的聲音不斷,魔禽撕碎一切掌印,任由其轟在身上,巋然不動,俯沖而下的身軀直接降臨佛子面前,鋒利的利爪撕裂而下,佛子口吐梵音,佛光璀璨,籠罩身軀,利爪扣殺而下,穿透佛光,擊在他身軀之上,剎那間佛子身軀被擊飛出去,朝著斜坡往下滾,口吐鮮血,身受重傷。

  黑風雕身上染血,它長嘯一聲,黑暗籠罩身軀,要徹底邪化,理智漸漸消失,眼瞳透著嗜血之光,它一聲長嘯,身體扶搖而上,朝九天而去,筆直的沖向天山之巔,若繼續留下,它會殺戮一切,包括葉伏天和余生。

  “小雕。”

  葉伏天抬頭看向虛空中離去的身影,他感覺到自己在黑風雕腦海中種下的那一縷精神印記已經被埋葬,如今他只能夠感應到它的存在,卻再也無法掌控了。

  他自然清楚,黑風雕化魔禽,是為他而戰。

  “咚。”

  就在此時,余生的身體也倒了下去,終于到了極限,支撐不住,身上繚繞的魔意漸漸消散,他又恢復了以前的模樣,安安靜靜的躺在冰雪之中。

  葉伏天抬起腳步,走到余生身邊,隨后將他扶起來,背在身上。

  回過頭,葉伏天看了葉無塵一眼,只見葉無塵對著他笑道:“你帶余生上山吧,我上不去了。”

  “你小心。”葉伏天對著葉無塵點頭,隨后抬起腳步,繼續朝著山道上走去。

  “你這家伙,太重了吧。”葉伏天郁悶的嘀咕了一聲,兩人的背影,竟有幾分悲壯之意。

  葉無塵看著兩人上山,隨后他轉身,往山下走去,他支撐不住了,即便傷勢恢復,也一樣踏不上天山,葉伏天還要照顧余生,他必須放棄。

  走到華青青身旁不遠處,只見華青青站起身來,兩人相視一眼,葉無塵開口道:“秦離,還有秦王朝的人,不該死嗎?”

  說著,他繼續下山而去。

  華青青美眸凝視著他的身影,她自然明白葉無塵對秦王朝的恨。

  柳國一事,她實則也隱隱能夠猜出是秦王朝布局要滅柳國,震懾東荒,柳國王族覆滅,葉無塵和葉伏天和柳沉魚之間的關系,當然有理由復仇,秦離和秦王朝的人,該死嗎?

  她的心微有波瀾,但是,她是東華宗的人,是宗主之女,余生當著她的面,殺死了師兄千山暮的妻子秦夢若。

  她和師兄千山暮都深諳音律之道,兩人年少時期便時常在一起隨母親學習音律之術。

  想到這,她收斂心中的波瀾,抬起腳步,繼續往上走去,此刻的她衣衫凌亂,染著絲絲血跡,但目光依舊清澈。

  佛子身體艱難的走回,隨后盤膝而坐,佛光璀璨,閉目修行恢復。

  華青青看了他一眼,又看向葉伏天,心中生出一縷疑惑,何為正、何為邪?

  佛子欲攔葉伏天去路,誅邪魔。

  然而他眼中的邪魔,余生化魔殺戮,卻拼盡一切守護葉伏天,燃燒著自己的生命在所不惜。

  即便是一頭妖獸,不惜徹底墮落被邪魔控制,也要拼死護主,不讓葉伏天受傷。

  世間正邪,如何斷?

  那背著余生的英俊身影,究竟為何能有此魅力,他可以不惜一切為朋友葉無塵、為柳沉魚布局誅殺秦離,站在葉無塵柳沉魚的立場,這自然是值得交付性命的朋友,因此,他們能生死與共。

  華青青自幼喜好音律,心思純凈,不喜勾心斗角,不理世間恩怨,但此次天山之行,她心境略有動搖,受到不小的沖擊。

  或許這就如母親所說的那樣,活在修行的世界,想要永遠保持一顆純凈的心,太難。

  她也是因為身份高貴,有父母庇護,才能一直守護著那份純凈。

  山道上,一前一后,三道身影,仿佛永遠不知疲倦,他們明明都很累,卻不得不繼續前行。

  風雪依舊,漫天冰霜,不斷有白雪飄落在身上,葉伏天會以火焰靈氣為余生驅逐寒意,融化冰雪。

  華青青始終跟在他身后不遠,兩人越登越高,不知走了多久,葉伏天回過頭,目光看向華青青,風雪吹打在他的臉上,他的目光雖透著疲憊之意,但笑容卻依舊給人陽光的感覺。

  “我有女朋友的,你一直追也沒用啊。”葉伏天開口說道,華青青美眸愣了下,眨了眨眼睛,隨后繼續抬起腳步往上。

  “哎,長的好看就是麻煩。”葉伏天郁悶,繼續往上走,真累啊。

  時間流逝,漫天飛雪的山道上,一前一后的身影顯得格外的渺小,透著孤獨之意。

  他們越走越高,漸漸的,抬起頭之時,像是已經能夠看到天了。

  天山之巔,竟然快到了。

  此處,邪念無比可怕,一股無形的力量壓迫在身上,像是背負著整座天山。

  葉伏天腳步停頓了下,隨后繼續往上而行,每走一步,都會在地面的白雪中留下一個腳印,每一步,都無比的沉重。

  但他依舊走著,沒有停下。

  在他身后,華青青同樣一步一個腳印,很慢、很慢。

  她聽說,心思純凈之人,能夠有機會走上天山。

  那么,葉伏天呢?

  抬起頭看著前方的身影,在漫天飛雪中背著余生前行的身影,他是怎樣一個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