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兩百七十五章 不堪一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葉伏天依舊還在撫琴彈奏,高亢的琴音漸漸變得低沉,他身上的帝王之意散去。

  終于,伴隨著一道音符跳動,曲音停下。

  葉伏天緩緩抬頭,目光望向千山暮,白衣如雪,纖塵不染,他的眼眸如星辰般,英俊的容顏此刻仿佛更為璀璨。

  我本微末凡塵,卻心向天空,若有狂風暴雨,我便化身帝王。

  浩瀚無盡的虛空伴隨著音律的消失忽然間無比的安靜,無數道目光凝視戰臺上的兩道身影。

  千山暮頹然的看著弦斷的古瑟,仿佛到此刻依舊不愿相信自己會敗。

  東華宗也不相信,無法接受。

  秦夢若臉色蒼白,她的男人,在音律上,敗給了葉伏天。

  華青青清澈的美眸望著那英俊的白衣身影,她注意的并非是葉伏天的勝利,而是葉伏天所彈奏的琴曲,以及琴曲中的意境,他從頭至尾都沒有以琴音引動法術攻擊,而只是以音律表達出一種意境,不屈不撓、從少年成長,直至化身帝王,凌云天地。

  他的琴音所蘊藏的意境不斷變強,直至徹底的將千山暮壓垮。

  或許他在音律上的造詣不一定比得過千山暮,但從他琴音中所感受到的世界,比千山暮的世界更加的遼闊。

  即便是書院之人,都對這一戰的結果感到震撼,尤其是之前出言諷刺葉伏天的唐野和蘇牧歌,見到周圍書院弟子的目光看來,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余生卻覺得這本該是理所當然之事,唯有他,對葉伏天有著盲目的信任,他目光同樣冷冷的看了唐野一眼,冰冷開口道:“昔日在荒古界鏡山之巔還嫌丟人不夠?”

  唐野目光一僵,盯著余生,臉色難堪。

  “他的世界,豈是你能懂,以后他的事,你最好閉嘴。”余生冷冰冰的開口,那雙狂野的目光中透著威脅之意。

  唐野咬牙,余生,竟然威脅他?

  但余生卻根本不會在意他的想法,說完那句話便轉過目光,沒有再理會唐野的存在。

  浩瀚空間的人群,漸漸有低微的聲音傳出。

  “千山暮,竟然敗了。”

  不知道是誰說出了一道聲音,頓時人群一片嘩然。

  號稱東荒境年輕一代音律第一人的千山暮,在音律上戰敗,那么,還能稱之為第一人嗎?

  各大勢力中的天驕人物目光落在葉伏天身上,雖然葉伏天境界略低,但境界,遲早是會提升上去的。

  草堂,又將出現一位顧東流般的人物。

  東華宗兩大妖孽,路南天敗給顧東流、千山暮敗在葉伏天手中。

  東華宗,在和草堂的正面爭鋒中,完敗。

  葉伏天將古琴收入包裹之中,他動作不急不緩,也沒有去諷刺千山暮的戰敗。

  以音律戰勝對手,本身便是最好的回應,一切的言語都是蒼白無力的。

  “你彈奏的是什么曲?”千山暮此時抬起頭,目光看向葉伏天問道。

  他所彈奏的乃是圣音曲,圣人之音,這一曲彈奏的難度極大,想要將意境表露出更難,但他能夠做到,然而,卻還是敗了。

  葉伏天抬頭看向千山暮,道:“隨意而奏,我也不知是何曲。”

  說罷,便轉身抬起腳步,準備離開。

  千山暮臉色一僵,略顯難堪,擊敗圣音曲的曲音,葉伏天卻說是隨意而奏。

  “你雖勝,但何必如此虛偽。”葉伏天在音律上的造詣很高,他自然承認,然而葉伏天卻說是他隨意而奏,故意羞辱他嗎?

  葉伏天腳步停下,笑了笑,道:“何謂音律,音律雖可借用于戰斗,但那是精神攻擊所賦予音律的,真正的音律,是在于音律本身,純粹、與意相通,你說我不懂音律,我的確不是很懂,但你真的懂嗎?”

  說罷,葉伏天繼續抬起腳步,千山暮目光一僵。

  你真的懂嗎?

  這一刻,千山暮竟對自己生出一縷懷疑。

  他低頭,看著那斷裂的弦,在沉思,心境像是承受了很大的打擊。

  此時,一道美麗的身影走到他的身邊,她看到了千山暮的掙扎,對自己的質疑,這是她的男人,她不想看到千山暮如此。

  “他在刻意打擊你的心境。”秦夢若對著千山暮開口道:“你的音律不弱于任何人,若非是以法器防御,勝利早已屬于你,他根本抗衡不了你的音律攻擊。”

  千山暮抬頭,看向他的妻子秦夢若。

  她依舊是那樣的美,高貴美麗的她美眸中有著強烈的信念以及對他的信任。

  兩人目光相對,千山暮眼眸漸漸恢復了一縷自信。

  他身為東華宗天之驕子,自有過人之處,無論是心境還是意志,都非尋常人能比。

  只是因為這一戰對他的打擊太大,在自己最擅長的音律上敗給了法相境界的葉伏天,而且,他代表了東華宗,葉伏天代表了草堂,在所有人都認為他會碾壓葉伏天之時,他敗了,一時間有些難以承受。

  “等等。”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突兀間傳出,葉伏天腳步又一次停下,回過頭,目光望向東秦書院那邊。

  說話之人乃是秦離,千山暮的戰敗,對東秦書院的打擊很大。

  若就這么讓葉伏天帶著勝利離開,他們無論挑戰誰,都沒辦法挽回這一戰的損失。

  “你既然依舊堅持稱自己不懂音律,那么,你擅長什么?”秦離開口問道。

  在音律上戰勝了千山暮,卻自稱不懂音律,自然是虛偽。

  既然如此,那么他倒要問問,葉伏天他擅長什么?

  “你想做什么?”葉伏天看著秦離,笑著問道。

  “武道,擅長嗎?”秦離問。

  “還行。”葉伏天回應。

  “秦莽。”

  秦離喊了一聲,頓時一道身影走上前,此人身體并沒有余生那樣魁梧,但站在那,便給人極有力量的感覺,他雙眸炯炯有神,盯著的葉伏天的目光猶如一頭可怕的妖獸般,充滿了狂野的氣息。

  秦莽走上了武道戰臺,他是秦王朝的王族血脈后人,體內開有五條龍脈,武道天賦驚人。

  他的修為,法相巔峰層次。

  “秦莽,法相境修為,主修武道,以武道挑戰你,應戰嗎?”秦離看向葉伏天道。

  諸人目光一閃,對于秦王朝天賦強的一些后輩人物許多大勢力自然也了解,這秦莽,秦王朝血脈后裔,體內開有五龍脈,武道天賦超絕。

  而且,他是法相境界,這樣一來,草堂弟子葉伏天,他沒理由在借助法器了吧?

  雖說葉伏天的境界必然是低于秦莽的,但他是草堂弟子,萬眾矚目,在戰斗中境界低,不是很正常嗎?

  秦離便是利用這點,想要以秦莽擊敗葉伏天,來證明一些事情。

  “你確定要以武道挑戰?”葉伏天掃了一眼秦離。

  秦離看著葉伏天眼眸中的輕佻之意,眉頭一閃,道:“自然。”

  葉伏天笑看了一眼秦離,隨后他走回草堂那邊,將古琴包裹遞給余生,隨后轉身,朝著那座武道戰臺走去。

  無數道目光隨著葉伏天的身影而動,能以音律擊敗千山暮,意味著葉伏天是精神系天命法師,秦離卻偏偏挑戰武道。

  他口中這位從未證明過自己的葉伏天,在武道上,又有著怎樣的造詣呢?

  踏上戰臺,葉伏天看向秦莽,道:“準備好了嗎?”

  他聲音隨意、輕佻,秦莽盯著他,冰冷開口:“好了。”

  話音落下,他的身上,一股狂野的氣息瘋狂的釋放,隱隱有龍影出現,而且,不僅僅只有一頭龍影,而是五頭。

  剎那間,秦莽身上的氣息可怕到極致,帝龍決運轉,五龍環繞于身,隱隱有龍吟之聲傳出。

  本就法相巔峰境界的他,開五條龍脈,戰斗力絕對是驚人的。

  此時,葉伏天手中出現了一根棍子,以靈氣匯聚而生,他隨意的握在手中,一股氣勢,瞬間從他的身上綻放,而且,越來越強。

  “轟。”戰臺顫動,秦莽腳步一踏,真龍護體,龍嘯陣陣,五龍盤旋,這一刻的秦莽凌空飛起,不可一世,他身后,仿佛出現了一尊龍之法相,宛若圖騰。

  葉伏天的身體動了,朝著前方奔跑而出,隨時凌空飛起,他的身體在虛空中飛舞盤旋,氣勢越來越強,直接朝著秦莽靠近。

  既是武道之戰,自然是正面硬抗。

  “吼……”似有一聲龍嘯聲傳出,虛空為之一顫,秦莽攜五頭真龍怒殺而下,那飛舞而來的葉伏天仿佛極為渺小,不堪一擊。

  但葉伏天身上的那股勢,卻越來越強。

  終于,龍影降臨,朝著葉伏天轟殺而去,卻見他飛旋的身體停下,手中的長棍朝著真龍劈殺而出。

  天行九擊,開天辟地。

  這一瞬間,天地間出現一根巨大無比的棍影,諸人只見葉伏天沖入了龍影之中,隨后轟的一聲巨響。

  他們看到龍影竟從中間被劈開,葉伏天的長棍,直接轟在了秦莽的身上。

  下一刻,秦莽的身體直接飛向了東秦書院人群所在的方向,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砸落在地,就在秦離的身前。

  不堪一擊。

  葉伏天身影飄然而落,長棍已經從手中消失,他看了一眼秦離,笑著道:“秦王朝的天才,就這實力?”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