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兩百七十三章 出手如雷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只一言,宛若霹靂驚雷。

  草堂弟子葉伏天,挑戰千山暮。

  昔日秦王朝冊封太子,秦王宮中一場琴會引發沖突,當時葉伏天曾出手,修為四階法相。

  如今不到一年時間,他即便修行速度很快,能夠強到哪里?很可能只是六階法相境界,即便他修行速度足夠快,也不過七階法相而已。

  千山暮,已入天位之境。

  當然,世人不會懷疑草堂弟子的實力,哪怕是他從沒有真正意義上證明過自己,但依舊會非常強。

  但他挑選的對手是誰?

  號稱年輕一代音律第一人的千山暮,這樣的人,哪怕是同境戰,也要掂量下吧?更何況是跨越小境界和大境界,難道法器就能彌補?

  葉伏天太沖動,在諸人看來,他不應該挑選千山暮為對手。

  “這白癡。”

  書院那邊,唐野等人愣了下之后,隨后低聲罵道,之前葉伏天三人踏上戰臺逼得秦禹認輸,讓書院弟子感覺頗為痛快,但轉眼間,這白癡竟然去挑戰千山暮,他當自己是誰?

  這里不是鏡山之巔,沒有雕像遺跡讓他借用。

  這里,是戰臺。

  古碧月美眸露出一抹異樣的神色,淺笑極為誘人,這家伙,還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就連秦王朝和東華宗的人都是一愣,隨后秦離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這葉伏天挑戰誰不好,他要挑戰千山暮?

  草堂弟子,果然是狂妄到過分。

  人群中,千山暮目光望向葉伏天。

  葉伏天自稱不懂音律,這是他當初贈給葉伏天的話,如今葉伏天說出,是準備以音律向他討教?

  就在此時,諸人見到葉伏天取下背上的包裹,從中取出一張古琴,顯然,是早有準備。

  而看到這一幕的人,目光變得更加精彩了。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蘇牧歌皺眉,葉伏天,想要以音律挑戰千山暮?

  千山暮最擅長的就是音律,之前第一戰,千山暮便是以音律輔佐,他蘇牧歌,根本承受不住千山暮的音律法術,如今葉伏天偏偏要挑戰千山暮最擅長的,找死嗎?

  “能閉嘴嗎?”余生聽到旁邊書院那邊傳來的聲音掃了一眼,冷淡開口。

  “他的戰斗,可不僅僅只是關乎他自己一個人。”蘇牧歌冷冷的看著余生,草堂的地位誰不清楚,葉伏天如若被碾壓,世人會怎么看?

  送上門給對方羞辱嗎?

  “要不要讓你去?”易小獅掃向蘇牧歌,真是聒噪,既然小師弟挑戰,自然有小師弟的道理。

  四師兄說了,草堂弟子若要出戰,務必要做到一戰驚人。

  若能戰勝千山暮,自然便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

  音律戰臺之上,葉伏天對面那道身影冷笑的看了一眼葉伏天,帶著幾分嘲諷和蔑視之意。

  挑戰千山暮?笑話。

  轉過身,他走下戰臺。

  東華宗的人都露出有趣的神色,之前路南天敗給顧東流東華宗之人可都是憋著一口氣,如今草堂弟子葉伏天主動求戰,正好可以狠狠的回應草堂。

  千山暮走到了戰臺之上,站在了葉伏天的對面。

  戰臺下方,如今已是他妻子的秦夢若美眸中透著冷傲之意,她夫君在音律上的造詣,豈是葉伏天能夠挑戰的。

  雖然她知道葉伏天也擅長音律,當初秦王宮中他對顧銘彈奏一曲天下,顧銘匍匐跪地,受其所控,葉伏天以此來回擊千山暮諷刺他不懂音律。

  今天,他想要再次證明他在音律上的能力嗎?

  既如此,便付出代價吧。

  “東華宗千山暮、請指教。”

  千山暮開口道,同樣做到禮數,隨后他便盤膝而坐,兩人,相對而坐。

  一人取古琴、一人為古瑟。

  只是,這次不會再有琴瑟和鳴,而將是琴瑟爭鋒。

  琴音和瑟聲同時響起,琴音清脆,瑟聲渾厚,兩種截然不同風格的音律,在戰臺上奏響。

  千山暮彈奏的曲音大氣磅礴,周圍天地間一股無形的力量匯聚了而來,瑟聲在與天地發生共鳴,使得周圍天地間流動著一股磅礴氣勢,雖還未曾綻放威力,但依舊給人一種感覺,這音律一朝爆發,便將能摧毀一切。

  此戰,將不會有懸念。

  身為年輕一代音律第一人的千山暮,自然能夠碾壓葉伏天。

  與千山暮曲音中的磅礴氣勢相比,葉伏天的琴音則顯得平淡無奇,沒有任何新奇的地方,給人的感覺悠揚而寧靜,曲音,簡單到過分。

  這讓許多人生出詭異的神色,葉伏天就憑借此曲,要抗衡千山暮嗎?

  音律變化萬千,然而卻也有其講究,先有曲定基調,從而綻放各種音律攻伐之術。

  千山暮的曲音一聽便給人感覺極具氣勢,但葉伏天的琴音卻像是個笑話,這樣的曲音,能夠承受得了千山暮一擊?

  東華宗方向,有一位女子美眸望向葉伏天,純美的眼眸中帶著幾分淡淡的好奇,她是華青青,她的母親精通所有音律,她從小便受音律熏陶,自然對音律有著極為敏銳的感知。

  從葉伏天的琴音中,她感受到了一絲與眾不同。

  簡單、純粹、干凈,琴音不含雜質,心如赤子。

  但是,這樣的琴曲,真的能夠承受得住千山暮即將展開的攻伐之術?

  她美眸帶著幾分好奇。

  伴隨著曲音漸漸成勢,千山暮身體周圍,蘊藏著一股磅礴無比的大勢,陡然間,他右手五指在瑟弦上跳動,猶如驚雷炸響,平地波瀾,一股恐怖的精神風暴直接化作萬千利劍,朝著葉伏天刺殺而出。

  僅僅一瞬間,諸人便感受到了曲音中殺伐之意,這一刻他們生出一股錯覺,葉伏天,仿佛身處絕境。

  令人目光凝固的是,葉伏天竟然沒有以琴音法術來抵抗這攻擊,而是依舊安靜的彈奏著,諸人仿佛看到萬千劍雨刺入葉伏天的腦海之中。

  葉伏天會如此不堪一擊嗎?

  葉伏天的身體似乎輕微的顫了下,然而琴音卻并未遭到打斷,他繼續安靜的彈奏著,仿佛那攻擊已經消弭于無形。

  許多人看到這一幕似乎松了口氣,雖說他們預感葉伏天必然戰敗,然而若是草堂弟子就這么輕易被碾壓,他們怕是會失望。

  千山暮自然明白葉伏天是如何做到的,他以王侯意志配合琴音,鑄就了一層精神防御力量,在葉伏天的腦海中,隱隱能夠感覺意志化龍,盤旋在那,守護他意志不滅。

  千山暮依舊彈奏著,攻擊源源不絕,在葉伏天身體周圍,像是出現了一股狂風暴雨,無盡的精神利劍瘋狂穿透入葉伏天的腦海之中,然而葉伏天的琴音和意志穩穩的守護在那,化作盤龍,偶有龍吟之音傳出,震碎殺來的精神攻伐力量。

  “精神防御力量很強,王侯意志配合王侯法器,看來千山暮想要輕易秒殺葉伏天也不可能。”諸人心中暗道。

  但千山暮的攻擊又豈會僅此,除了那源源不絕的精神攻擊,在他身體周圍,出現了一股駭人的靈氣風暴,隨同他彈奏的曲音在天地間呼嘯,一股駭人的威壓彌漫于戰臺之上,隱隱有種毀天滅地之威。

  如此積蓄力量,一朝爆發,其威力必將超強。

  “轟隆隆。”一聲驚雷,于天地間炸響,有恐怖的雷霆之威朝著葉伏天的身體劈殺而出,以曲音綻放法術,千山暮自然能夠做到。

  葉伏天依舊低頭彈奏,像是沒有看到般,當那雷霆之力劈殺而下之時,竟被卷入他周圍的琴音之中,化作靈氣流動于身體周圍。

  但在葉伏天的頭頂上空,無盡的靈氣瘋狂的匯聚流動,竟隱隱化作一可怕的圖案,這圖案瘋狂吸納天地各屬性的靈氣,釋放出七色奪目光輝,刺人眼眸,伴隨著靈氣的流動,圖案漸漸成型,無盡的音律催動著靈氣的流動。

  在諸人震撼的目光注視下,葉伏天的頭頂上空,竟出現了一座可怕的靈氣法陣。

  “這……”

  許多人心頭狂跳,看著葉伏天頭頂上空誕生的法陣,圖案旋轉,靈氣暴走,化作法陣風暴,周圍出現一個黑暗漩渦,吞噬一切力量,隱隱從中釋放出令人心悸的毀滅之力。

  “好可怕的音律之術。”

  這已經不僅僅是局限于以音律釋放法術了,而是,以音律虛空刻陣,那滅殺一切的威壓,給人的感覺足以摧毀一切。

  千山暮雖踏入天位境界不久,但以他的天賦、強大的王侯意志,虛空刻法陣攻擊威力會有多可怕?

  葉伏天,他承受得起嗎?

  之前的攻擊,根本就是小打小鬧,此刻,才是千山暮真正的攻伐開始,葉伏天繼續戰斗下去,極可能是滅頂之災。

  許多人目光凝視千山暮,看來,雖然千山暮一直保持著平靜,但實則,心有猛虎,想必對路南天敗給顧東流之戰,心中非常不快。

  如今這一出手,便要將葉伏天逼向絕路,以雷霆之威滅之。

  無數道目光落在葉伏天的身上,這家伙,如何抵抗這種力量?

  如若此刻直接認輸,或可避免千山暮的攻擊!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