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兩百五十章 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浮云劍宗第七峰弟子葉無塵,發劍帖于第一峰,邀李道云試劍。

  此消息瞬間引發浮云劍宗震動。

  一年前,荒古界出現了數位天賦奇高的人物,四人,以蒼葉之名,讓鏡山石壁至少顯露三尊王侯像。

  荒古界諸頂級勢力前往蒼葉國搶人,葉伏天余生入草堂、花解語入望月宗、葉無塵入浮云劍宗第七峰。

  這一年來,葉無塵很少出現在浮云劍宗其它峰弟子視野中,只是有一些傳聞,據說他劍道天賦奇高,深受第七峰峰主重視,一直隨峰主一起修行。

  甚至,第七峰峰主這一年來帶他去了許多地方。

  如今,他第一次在浮云劍宗發出聲音,便是挑戰李道云。

  李道云,已經在數月之前踏足了天位境界。

  當年被荒古界中斷臂,痛定思痛,李道云修行反而更加拼命,左手劍依舊強橫無比,再加上他已至天位,葉無塵要如何戰?

  浮云劍宗七峰正中,有一座矮峰,在最上面,有著一座巨大的戰臺,在戰臺周圍,有著七柄劍,每一柄劍象征著其中一座劍鋒。

  此時,在其中一柄劍前,便站著一道身影,李道云。

  他站在那,仿佛便是世間最鋒利的利劍,他的眼眸,也同樣無比的鋒利,欲誅滅一切。

  在戰臺周圍,有著許多人,尤其是以第一峰的人最多。

  其它各方自然也有人前來觀戰。

  發劍帖試劍,乃是浮云劍宗極為嚴肅的挑戰,接到劍帖之人,可以不應。

  但李道云應了,他將劍帖發回第七峰。

  這意味著,兩人,將以劍之名義而戰,不計生死。

  此戰,極可能是生死之戰。

  戰臺周圍的人看著李道云,他們在想,葉無塵莫非不知道李道云踏入了天位之境?否則,怎么會如此沖動發出劍帖,即便有些恩怨,來日方長,何必急于一時。

  李道云的弟弟李道清也在人群之中,他眼神中閃爍著寒光,荒古界之事,他忘不掉。

  今日,他兄長李道云,會以葉無塵之性命,祭劍。

  “來了。”就在這時候,諸人抬頭望向遠方,第七峰所在的方向,一行身影御劍而行,朝著這邊而來,為首之人正是葉無塵。

  劍氣呼嘯,破空而至,第七峰弟子在戰臺外圍止步,葉無塵走上戰臺,站在了象征著第七峰的那柄劍前面,看向李道云的眼神顯得很平靜,沒有怒火、沒有殺意,甚至并不凌厲,仿佛只是看到了一位陌生人般。

  “我想不明白,你為何會發出這封劍貼。”李道云看著葉無塵,開口道:“如此急于復仇?”

  葉無塵同樣看著李道云,他目光依舊平靜。

  “可惜了。”李道云忽然間一笑,道:“自你發出劍貼的那一刻,你的命運,便已注定,昔日古樓蘭我斷你手臂被你僥幸逃走,今天,你還能逃到哪里?”

  話音落下,李道云身上爆發驚人的劍意,這一瞬間,天地間有劍氣呼嘯,化作氣流,如云般流動著,卻透著一股駭人威壓。

  這一瞬間,整片虛空,都像是要被這股劍意所斬碎。

  這是,天位境的威壓。

  李道云目光冰冷的看著葉無塵,等待著對方的恐懼。

  然而他卻并沒有看到,葉無塵一如既往的平靜,平靜,不代表沒有殺念。

  昔日樓蘭古城,李道云斬他一臂,他沒有流露過任何的情緒,并非是不恨,只是他知道當時無論他做什么,都無濟于事。

  李道云對著他們喊出,浮云劍宗、李道云,語氣何等高傲,蔑視一切。

  那時的他們,面對李道云的確無能為力。

  不說,不代表忘記。

  成為第七峰劍子的第一件事,便是發劍貼,邀戰李道云。

  身上,一股凌天劍意遽然間綻放,只一瞬間,葉無塵仿佛化身為劍。

  在他釋放氣息的同一剎那,李道云的身體動了,天地間流動著的劍意化作了一條條劍河,虛空中出現了許多李道云的殘影,每一道殘影都融入到一片劍河之中,而葉無塵所在之地,便是一條條劍河的終點。

  葉無塵目光一掃前方,剎那間,那一尊尊殘影眼瞳之中皆都出現了可怕的劍意,噗噗的聲響不斷,一尊尊殘影直接崩滅,只剩下李道云本尊踏步而行,他冷喝一聲,頓時天地間瘋狂流動的劍意朝著葉無塵殺伐而出,那股威力,仿佛根本不是法相人物能夠抗衡。

  葉無塵被劍意包裹,這一剎那,他像是真正的劍,朝著前方流動的劍意踏步而出,只一瞬間,像是一抹劍光飛過,直接穿透了流動的劍之河流,殺向踏步而來的李道云。

  李道云左手執劍,天地間無盡劍意瘋狂流動在身上,仿佛劍與天地化一體,這是質變,天位境的攻擊比法相境要強太多。

  “嗤……”葉無塵出劍,沒有等李道云出手,他自然也感受得到兩人境界的差距,法相到天位,是一種蛻變,若是和李道云正面抗衡,他難勝。

  然而,并不是境界高攻擊力強,就一定能夠戰勝對手。

  當葉無塵出劍的剎那,李道云的瞳孔中便也出現了一柄劍,那道劍光是如此的鋒利直接。

  “天眼劍訣。”忽然間,李道云只感覺渾身一緊,只見殘影被瞬間破滅,他便有些疑惑,然而此刻當眼瞳中出現劍的時候,他知道,葉無塵修成了劍眼。

  李道云雖然認出了天眼劍訣,但他卻從沒有真正和修煉成劍眼的人戰斗過,這是第一次。

  根本來不及多想,李道云出劍,斬向眼瞳中出現的劍法殺招,他既然認出天眼劍訣自然明白這是真正的殺招,而非虛幻。

  “不好。”李道云渾身一緊,天眼劍訣的殺招能夠和他所看到的殺招截然不同,從完全相反的角度出劍。

  想到這李道云瞬間聚無窮劍意于身,沒有任何猶豫的揮劍籠罩身體周圍。

  劍至,殺來。

  李道云出現,擋住了葉無塵的劍。

  但在同一剎那,葉無塵的眉心之中,一道劍光一閃而逝,直接沖入李道云的眉心,快到不可思議。

  這一幕,和當年在古樓蘭的戰斗何等的相似,曾經,李道云便是這樣被葉無塵擊傷,才讓葉無塵逃離。

  葉無塵以為,他還會吃虧?

  無比恐懼的劍氣凝聚成一柄劍,從眉心中吞吐而出,擋住那殺來的小劍。

  但幾乎在同一剎那,一柄璀璨無比的小劍根本不是殺向他的眉心,而是從旁邊穿梭而過,繞了下,隨后從李道云的耳朵上方穿透而入,下一刻,從另一側穿透而出。

  這一剎那,虛空像是靜止了下來,劍氣依舊還在,不過卻已不再狂躁,而是遽然間變得安靜平和,隨后一點點的散去。

  李道云和葉無塵面對這面,距離是如此的近。

  李道云雙眸圓睜,似乎想要再看清楚這個世界。

  他的確沒有在同一處地方失敗了兩次,但他似乎忘記了,這次的葉無塵,修成了天眼劍訣。

  似曾相識的一劍,卻更加的精妙,不可抵擋。

  “從此,世間再無李道云。”葉無塵開口,隨后轉身,邁步離開。

  李道云的腦袋兩側,有鮮血流淌而出,順著耳朵往下,他一動不動的站在那,看著葉無塵的背影。

  曾經,他對著樓蘭古國王宮方向狂言,浮云劍宗,李道云。

  今日,葉無塵送還他一句話,從此,世間再無李道云。

  一聲輕響,李道云的身體倒在了戰臺之上,浮云劍宗第一峰的天驕人物,就這么被一位境界不如他的第七峰弟子秒殺。

  “勝者,浮云劍宗第七峰劍子,葉無塵。”

  一道聲音遠遠傳來,戰臺周圍許多人心頭皆都隨之一顫。

  葉無塵,已是浮云劍宗第七峰劍子,他修成劍眼,斬踏入天位境界的李道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