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兩百三十三章 碾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琴音響起,葉伏天盤膝而坐,撫琴而奏,當他那修長的手指在琴弦上顫動之時,這片天地便仿佛只剩下了他一人。

  琴與意融,只一瞬間,葉伏天便進入狀態。

  顧銘神色冷漠,朝前踏步而出,他身上,瞬間布滿了紫色的雷霆,狂暴到極致,整片天地像是都透著一股無比強盛的威力,一剎那便有著遮天蔽日之威。

  在這恐怖的雷霆風暴之中,出現了一柄柄可怕的雷霆之劍,從風暴中緩緩出現,極為駭人。

  周圍之人凝視顧銘,雖然對方只有五階法相境界,但在東華宗,顧銘頗有名氣,乃是極為厲害的一位修行者,尤其是在戰斗力方面非常出眾,否則,東華宗也不會挑選他出來以打壓葉伏天。

  畢竟,哪怕葉伏天沒有展露過戰斗力,但以他在荒古界中表現出的強勢,絕對不會弱到哪里去。

  東華宗隱有東荒境第一宗門之勢,其中法術可想而知有多強大,浩瀚神威籠罩這片園林,盤膝而坐的葉伏天顯得格外的渺小,在顧銘身后有法相出現,那是一股可怕的雷霆風暴,吞吐著利劍。

  伴隨著一聲劇烈無比的轟鳴之聲,雷威仿佛壓過了琴音,法術綻放,紫雷神劍從天而降,直接射殺向葉伏天的身體。

  當這恐怖的法術攻擊降臨,葉伏天右手五指在琴弦上滑過,流暢無比,彈指一揮間,頓時有一道驚雷炸響,可怕的琴音風暴直接轟向殺來的法術,無論是雷霆力量還是劍光,竟然同時粉碎炸裂,化作靈氣飄散于天地之間。

  諸人目光一閃,葉伏天的琴音看似被威壓籠罩狠狠壓制住,但出手竟如九霄驚雷,直接碾碎顧銘的法術攻擊,非常霸道。

  他一擊之后,便又緩緩彈奏,琴聲悠揚,琴音風暴彌漫于天地之間,一點點的朝著周圍天地蔓延而去。

  顧銘眉頭一閃,隨后天地間的紫雷神劍再次爆發,這一次變得更加猛烈,遮天蔽日的恐怖殺伐力量湮滅虛空,朝著那看似渺小的身影壓迫而去。

  葉伏天沒有抬頭,琴弦顫動,音符跳動,在對方攻擊降臨的剎那間,又一道恐怖的琴音綻放,無形的音律像是融入了王侯的意志,直接將利劍劈開,將雷霆掃滅。

  諸人發現,葉伏天身上的氣質漸漸變了,伴隨著那琴音傳出,他仿佛化身王侯人物,之前看似渺小的他,如今卻像是不可撼動的王侯,穩如泰山,無人可撼動,同時,那股琴音風暴也越來越強,漸漸將顧銘的身體都籠罩在其中。

  “好強的精神意志。”諸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此時顧銘所在的那片空間,像是已經被綻放的精神風暴籠罩在了里面。

  秦夢若從亭臺中走出,她身姿曼妙,美麗動人,此時她的美眸凝望著葉伏天的身影,對方的琴音竟然如此的純粹,仿佛在彈奏之時任何人都無法打亂他的節奏和音律,甚至顧銘狂暴的攻擊也不行。

  當他撫琴的那一剎那,便仿佛與琴音融為一體。

  顧銘似乎也感覺到天地間彌漫著的可怕精神風暴,琴音便蘊藏于其中,仿佛隨時可能爆發出驚人的威力。

  琴音法師屬于精神系法師,精神攻擊極強,他自然知道越拖下去對他越是不利。

  身上,一股強大的王侯意志綻放而出,他的身體仿佛都變得更加偉岸,不可一世。

  東華宗讓他出手,顧銘豈會沒有奪王侯氣運,葉伏天可是上等王侯氣運擁有者,沒有王侯氣運之人即便境界高于他,一樣會遭到強勢碾壓。

  這一刻的顧銘氣勢更加可怕,法相風暴之中,紫色神劍綻放而出,猶如王侯雷霆之劍,綻放的剎那,便如同雷光般一閃而至,直接隔空殺向葉伏天,快到不可思議。

  葉伏天像是沒有看到般,琴弦撥動,當琴音風暴流動之時,那殺向他的雷霆之劍瞬間湮滅。

  顧銘臉色再變,法相吞吐更強的雷霆利劍,然而,當那利劍剛出現的剎那,有駭人的琴音風暴降臨而來,直接將之粉碎。

  于是便出現了極為詭異的一幕,顧銘的法術剛凝聚而生便直接被毀。

  更可怕的是,琴音越來越激昂,沖入顧銘的法相之中,摧毀一切,顧銘只感覺法相都要崩塌,命魂都在顫抖。

  琴音傳入諸人耳中,他們只感覺此時的葉伏天不僅僅是一位王侯,還像是一位天子,一位少年帝王,他坐在那,可俯瞰眾生。

  他們眼中出現奇妙的畫面,仿佛看到了少年帝王高高在上,傲視蒼穹,俯瞰著他們,讓人心生臣服之意。

  顧銘所感受到的意境最為強烈,除了這可怕的意境之外,還有碾碎一切精神力量的琴音法術攻擊,每當他聚精神力抵抗,便被直接摧毀。

  諸人只見顧銘身體周圍的靈氣越來越弱,法術已經無法凝聚成型了,甚至,他的法相也被壓迫收斂。

  一道悶哼聲傳出,在不知不覺中,諸人震撼的發現,之前還不可一世、威勢驚人的顧銘,此時竟然漸漸喪失了抵抗能力,一點點的被蠶食著。

  再看葉伏天,琴音依舊,他盤膝而坐,平靜無比,沒有一絲的波瀾,仿佛只是很安靜的彈奏了一曲,甚至不像是在戰斗。

  琴音依舊,撫琴的少年像是帝王般,一曲天下,蒼生臣服。

  被琴音意志籠罩的顧銘額頭已經滲出汗水,渾身濕透,他瘋狂的抵抗著那股霸道的精神意志對他的威壓,不甘臣服,但精神力不停的遭到碾壓打擊,他只感覺自身意志都要崩潰。

  “敗了。”諸人目光一閃。

  很顯然,顧銘敗了,而且敗的很慘。

  從始至終葉伏天就沒有出手過,他只是在彈奏而已。

  但如今,顧銘卻已經喪失了抵抗力,他身體顫抖,像是在掙扎,他雙腿微微彎曲,像是隨時可能跪倒在地。

  秦王孫稱葉伏天從沒有表現過戰斗力,但以他在荒古界中的表現,戰斗力又怎么可能會差。

  東華宗想要試試,顧銘出手,但試探出了葉伏天幾分實力?

  沒有人知道,他只表現出了琴音上的造詣。

  “停下。”顧銘嘴中發出一道低吼聲,他雙腿微微彎曲,像是要跪下匍匐,那股意志太強,已要將他壓垮,他知道葉伏天現在即便要殺他都能做到。

  但葉伏天顯然不可能殺一個東華宗弟子,于是,便想要用這樣的方式羞辱他。

  他顧銘怎能承受這樣的羞辱。

  “我不懂音律,為何要我停下?”

  葉伏天沒有停,淡淡的說了聲,便依舊低頭彈奏,他本沒興趣戰,對方步步緊逼,既然如此那便奉陪,如今敗了,連一句認輸都沒有,讓他停下便停下?

  既然想要借羞辱他來踩草堂,那自然也要做好被羞辱的準備。

  周圍的人都露出有趣的神色,此刻葉伏天再稱自己不懂音律,可是顯得有些打臉。

  是東華宗音律第一人千山暮公然稱葉伏天不懂音律的,如今你東華宗弟子卻被葉伏天以琴音羞辱,這便有些諷刺了。

  “你放肆。”東華宗那邊,有一道身影見顧銘即將受辱,大步踏出,他身上氣息很強,六階法相,乃是顧銘的好友,若今日顧銘被壓迫跪下,以后在東華宗如何抬得起頭。

  他身形一閃,氣勢恐怖,金色之光綻放,渾身像是猶如金身所鑄,充斥著不可一世的力量,直奔葉伏天而去。

  柳飛揚皺了皺眉,既是挑戰,而且顧銘也沒有喊出認輸,葉伏天憑什么住手?

  東華宗其他人竟然插足進來出手,而且,東華宗之人竟也沒有阻止的意思。

  周圍之人都露出一抹異色,東華宗自己找的事,如今這是收不住了嗎?

  “咚。”只見一道悶響聲傳出,柳飛揚和柳沉魚身旁,余生大步踏出,身后魔神般的羽翼出現,身上暗金色的光芒閃耀,匯聚成金色戰斧,直接降臨葉伏天身前,朝著那沖來的東華宗弟子而去。

  這一瞬間,那魁梧的身軀像是化作了一尊魔神般。

  東華宗強者冷喝一聲,雙拳破空,他更擅長武道,攻擊力驚人,可怕的金色拳芒貫穿虛空,一拳連著一拳,氣勢瘋狂遞增,轟碎擋在身前的一切攻擊。

  面對那轟殺而來的攻擊,余生沒有任何躲避,無比狂野的力量從他身上爆發,他的戰斧直接朝著前方劈殺而出,一往無前,沒有任何的武道功法,只是純粹的劈殺,那動作落在諸人的眼里,就像是砍柴一般,將對方強大的拳法當做了柴來砍。

  一斧劈下,拳芒不斷被劈開,勢如破竹,不可阻擋。

  東華宗的強者神色微變,他身上法相綻放,頓時可怕拳意兇猛爆發,萬千拳芒像是要崩滅一切,湮滅這片虛空,轟向余生殺來的身體。

  余生魔神般的羽翼閃耀著可怕的光輝,在虛空中旋轉,他手中的戰斧連續揮動,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天地間只剩下了漫天的斧影,不斷斬碎拳芒。

  “他這是在戰斗還是砍柴?”諸人看到余生的攻伐之術露出一抹詭異的神色。

  柴被劈干凈,余生的戰斧斬向了那東華宗之人。

  噗呲一聲,一道血光綻放,那東華宗強者身體爆退,胸口出現一條血痕,險些被當做柴被劈開!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