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一百零三章 帝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華相奉王命前來,坐鎮南斗世家,東海府府主軍團則圍琴園,實則已經是做好了花解語和葉伏天抗命的準備,可就地格殺。

  后華相也一直在南斗世家中等葉伏天,因而葉伏天到南斗世家之時他讓南斗泰放人進去,就是在等葉伏天主動送死。

  那道王命對于葉伏天以及花解語而言,就是絕路,華相自信掌控一切,事實上也是如此,即便琴老降臨以生命彈奏亂江山也一樣,改變不了結局,唯一沒有被他預料到的是葉伏天展露絕世天賦之后慫恿南斗泰反,南斗泰竟然有一絲動搖。

  此時,東海府的軍團浩浩蕩蕩降臨,盯著眼前的三道身影,夏凡赫然也在里面,他要看著葉伏天死。

  “殺,那女的先留她一命。”夏凡陰邪笑道,頓時軍團朝前殺去,南斗文音擋在身前,一股恐怖的精神力爆發,長發狂舞,只見東海府許多人手中的長槍竟在不穩的顫抖著,要掙脫他們的手,一些修為弱的人無法掌控,長槍脫手飛出,隨后朝著他們自己刺去。

  “垂死掙扎。”有天位境的強者冷漠開口,法術綻放,朝著南斗文音他們殺去。

  卻見他們身后不遠處的上空,有一道身影狂奔而來,速度快到極致,看到前方的一幕,她身體直接俯沖而下,化作一道閃電。

  法術降臨南斗文音他們身前,天空中那道身影從天而降,一聲巨響,法術炸裂,天地轟鳴,一道美麗的身影出現在南斗文音身旁,那充滿狂暴力量的身影,竟是一位女子。

  “多謝。”南斗文音對著來人道。

  “我可不是為了救你。”唐嵐冷淡開口:“戰斗吧。”

  南斗文音點頭,兩位昔日的情敵,此刻卻并肩作戰。

  她們的命魂釋放,南斗文音的命魂絢麗而奇特,竟然,是一頂皇冠,當皇冠落在南斗文音的頭上,她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般,一股更加可怕的精神力波動綻放,對面天位境以下之人的兵器全部在顫抖。

  唐嵐看了南斗文音一眼,眼神中有幾分嫉妒和郁悶,這女人是王族之后,氣質的確比她更出眾。

  唐嵐的命魂則顯得暴力許多,是一頭狂暴無比的白色妖虎,竟生雙翼,猶如一尊虎王般。

  “唐嵐,你知道為何花風流選擇她而不是你嗎,看看你們的命魂。”有一位天位境的強者諷刺笑道。

  “你找死。”唐嵐冰冷開口,她最討厭別人諷刺她的命魂。

  “母老虎要發威了嗎?”那人冷笑,像是有意想要激怒唐嵐。

  “吼……”有駭人的虎嘯聲傳出,竟有一尊尊虎影直接呼嘯撲殺而出,直奔對方而去,唐嵐腳步一踏地面,身軀仿佛被虎影覆蓋,羽翼閃耀于身,她身形一閃,便隨虎影沖入人群之中,瞬間有鮮血綻放,許多人身軀直接被撞擊飛了出去。

  同時,南斗文音在背后控制,她是強大的精神系法師,天賦為控物,甚至人的身體。

  花解語完美繼承了她和花風流的天賦,并使之蛻變。

  “圍住她們。”夏凡躲入后面冰冷開口說道,大軍壓迫上前,諸多法術同時爆發,不斷炸裂,雖一時間奈何不了兩人,卻將他們圍在其中。

  葉伏天看到這一幕身后金色羽翼猛的一閃,繼續轉身而行,他知道繼續留在這里只會是唐姨和師娘的累贅,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夏凡帶著一隊人馬繞到后面,隨后繞開了戰場繼續追擊葉伏天,南斗文音和唐嵐被人群圍困狂戰,想要脫困殺出,對方顯然明白她的用意,攻擊變得更加猛烈,牽制著她們。

  夏凡看著前方逃跑的葉伏天身影,臉上的邪笑越來越濃,沒想到啊,這么多大人物想要他死,他竟然逃到了現在,但最終,卻還是要死在他的手上。

  “還逃?”夏凡聲音之中透著戲謔,他身旁有法相境的強者加速,將葉伏天截住。

  如今,無論是琴老還是琴園的人,幾乎全部參戰了,只有一些后輩人物沒有參戰,現在,還有誰來救葉伏天?

  葉伏天轉過身,目光冰冷凝視夏凡,當初在青州城的時候,就是這夏凡差點要了他的命,沒想到在東海,竟然還是如此。

  “真美。”夏凡看了一眼葉伏天懷中的絕色身影,花解語冷冰冰的掃了他一眼。

  “將葉伏天殺了。”夏凡冷蔑開口,數位強者背生法相,隨后朝著葉伏天殺了過去。

  嘩啦啦的聲響傳出,命魂世界古樹出現,閃耀于空,頓時,世界古樹命魂竟貪婪的吸收著天地間的靈氣。

  之前,在南斗世家他都沒有使用這命魂,為了不想暴露,那時的他認為義父會出現,然而,他錯了,義父沒有出現,他不解、不明白為什么。

  如今,真正瀕臨絕路,已經沒有什么值得隱藏的了,只為求一線生機,雖然依舊很渺茫。

  夏凡看到這命魂神色愣了下,竟然,還有這一命魂?

  “難怪左相會賜你相令,真是絕世天才,可惜啊,你的命數實現不了。”夏凡開口說道,葉伏天身上,木屬性靈氣暴走,千藤鎖瘋狂的朝著殺來的法相境強者卷去。

  其中一位殺來的強者法相為一片火海,焚燒一切,千藤鎖綻放的藤蔓在恐怖的高溫下不斷被焚滅,對方的掌印朝著葉伏天身體而去,此人不僅僅是法相境強者,在法相境中都屬于頗為強大的存在,境界差距太大,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了。

  一道火焰掌印烙印而下,葉伏天借助風之法術急速后退,但依舊被掌印擊中,擊在肩頭,使得他肩膀處衣衫焚滅,露出一片血肉,同時身體也被擊飛出去,但他依舊穩住身體沒有倒下,忍受著強烈的疼痛,抱著花解語。

  “妖精,對不起,我還是沒能娶你。”葉伏天低頭看著懷中的花解語道。

  “能和你在一起,已經很開心了。”花解語燦爛一笑,在那道旨意降臨南斗世家那一刻開始,她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因而真正面臨這一刻的時候,反而顯得非常的平靜,而且,葉伏天還在她身邊。

  “嗯。”葉伏天微笑著點頭。

  抬起頭,葉伏天看向那些殺來的法相境強者,笑了笑,一尊尊命魂釋放而出,頃刻間,天地間無比的絢麗。

  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那些法相境的強者腳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心頭狂顫,死死的盯著葉伏天的身影。

  這,還是人嗎?

  他們今天要殺的人,究竟是什么妖孽。

  “商量下如何,你們今天放我走,跟我一起離開,一定會比跟著夏凡強。”葉伏天看著那些驚呆的法相境強者笑道,已經走到了絕路,總要最后嘗試下,雖然希望渺茫,但好歹要試一試。

  后面走來的夏凡也呆了下,內心顫動著,世間竟然真的有這樣的怪物嗎?

  他忽然間想起了一件事,當初在青州城天妖山中,葉伏天明明墜入萬獸峽谷之中,卻活著出來了,如今再看到如此耀眼的命魂,他腦海中浮現一驚人的想法。

  “你當初在天妖山中沒死,是因為得到了葉青帝的傳承?”夏凡走上前冰冷道,他身周的強者內心狂顫,葉青帝傳承?

  “對啊。”葉伏天坦然一笑,看向其他人道:“你們認為跟著葉青帝的傳人有前途還是跟著夏凡好?”

  “別聽他的蠱惑,今日若是跟著他一起離開,你們認為他不會殺你們復仇?”夏凡冰冷開口:“立即將他斬殺,回去后我必重重有賞。”

  那些法相境強者目光閃爍,又想到身后還可能繼續追殺過來的大軍以及天位強者,知道跟著葉伏天離開不現實,首先逃命都逃不掉。

  “嗡。”有兩道身影同時朝著葉伏天奔去,雖然有些不舍,但為了活命,終究還是要殺的,有這樣一個人物死在他們手里,也值得自豪了。

  感受到那兩人的氣息,葉伏天瘋狂的釋放著法術,但沒有用,對方直接無視他的法術攻擊繼續往前,一桿長槍筆直的刺殺而來,葉伏天身體豁然間轉過,背對著長槍。

  他低頭,看著懷中的花解語,目光含笑。

  他試過、努力過,但卻還是抵抗不了一封王命,洛天子要他死,在這南斗國,他似乎只能死,他甚至沒有見過洛天子,若是有機會,他真想要見見。

  “傻瓜。”花解語伸出纖纖玉手,輕撫著葉伏天英俊的臉頰,她美眸同樣含笑,燦爛無比,她知道,葉伏天臨死,依舊想著為她擋這一擊,真的,很傻啊。

  “噗……”

  一聲輕響,長槍貫穿而入,刺入葉伏天的身體之中,這一瞬間,夏凡眼中的笑容越發邪惡猙獰。

  終于,死了嗎?天賦再強,又能如何?

  那將長槍刺入葉伏天體內的法相境強者也暗暗嘆息,如此無雙妖孽,被他所殺。

  他手掌用力,想要將長槍拔出,然而卻是一愣,長槍竟沒有拔出來。

  嘩啦啦的聲響傳出,像是血液在咆哮,隨后,那強者震撼的發現,他刺入葉伏天體內的長槍,竟然一點點被熔掉,化作虛無。

  “怎么回事?”他抬頭,看著葉伏天的背影,只見這一剎那,葉伏天體內,像是有什么破碎了般。

  一道耀眼無邊的光芒,從他的軀體中爆發而出。

  隨后,是兩道、三道、無數道光芒,那璀璨無邊的光輝,猶如帝王之光。

  十丈、二十丈、百丈,這駭人的光輝扶搖直上,猶如神華。

  再看葉伏天的命魂,那棵古樹,綻放出帝王色澤,化作神樹,天地間無窮靈氣,瘋狂匯聚。

  那背影,不再像是一位少年背影,而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帝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