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七十章 天行九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葉伏天看著蒼穹之上的女子,對方同樣凝視著他。

  我姓,東凰。

  葉伏天甚至感覺,這句話,不是對左相所說,更像是對他所說。

  此時,無盡的冰雪風暴席卷而來,天地間飄起了雪花,從蒼穹往下降落,一股無與倫比的寒意降臨這世間。

  諸人目光轉過,望向那矗立如山的龐大身軀,只見雪猿凝視著蒼穹,隨即,蒼穹冰封,以他為中心,整個世界都冰封靜止。

  “孩子,看清楚了。”

  一道聲音直接飄入葉伏天的耳中,隨后葉伏天只見雪猿身軀之中出現了一道虛影,竟直接離開肉身,天地間的無盡冰雪匯聚成一根巨大無比的雪棍,被龐大的雪猿身體握在掌中。

  “天行九擊。”

  雪猿身軀傲立蒼穹,仿佛與天地一體,這一剎那,一股無與倫比的氣勢匯聚在那虛影之上,他的身軀是那樣的平穩。

  終于,雪猿龐大的虛影動了,第一擊,聚天地無窮大勢,朝著蒼穹砸去,虛空像是被劈開,冰封的世界被斬成兩段。

  無盡的風暴遮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唯獨葉伏天除外,雪猿也并沒有攻擊敵人,而是,在教他。

  大自在觀想法運行,葉伏天雖然悲傷,但他明白雪猿在用生命教他,這棍法似乎正是從葉青帝所創造的功法戰技中演化而生,而且,雪猿親自在他面前演示。

  一擊過后,氣勢并未衰減,相反,變得更強,當雪棍再次舞動之時,仿佛將第一擊蘊藏的天地之勢一起融入進來,化作第二擊,掃蕩一切。

  隨后,第三擊、第四擊……每一次攻擊的威力,像是在成倍變強,到第八擊之時,天地震蕩,山脈顫抖,大地撕開裂縫,雪猿虛影所在的地方,化作世間最可怕的風暴。

  “第九擊。”又有一道聲音傳入葉伏天耳中,隨后,他看到雪猿身軀朝著蒼穹而去,雪棍掃蕩而出,這一瞬間,蒼穹出現無數棍影,蕩平諸天。

  再然后,葉伏天什么也看不清了,蒼穹之上,爆發出的刺眼光輝,擋住了一切,整座天妖山都在顫抖著,妖獸匍匐在地。

  一股無形的力量擊在左相和葉伏天的身上,將兩人的身體遠遠的擊飛,然而像是有一股力量護著葉伏天,使得他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害,但依舊渾身痛苦難忍。

  這股風暴持續了許久,終于漸漸平息下來,天妖山中下起了雪,茫茫白雪不斷飄落而下,葉伏天站在那一陣發呆,看著前方,雪猿虛影已經消失,唯獨剩下一尊龐大無比的雪猿肉身矗立在那,卻已經沒有了生命,但他站立的姿勢,依舊是頂天立地,傲視寰宇。

  死,也要站著。

  他身后的峽谷,葉青帝的雕像完好無損,像是死,也要守護著葉青帝最后的雕像。

  葉伏天伸出手,有一片雪花飄落在掌心。

  “孩子,不要悲傷,這一切是早已注定的,我早該陪主人一起而去,只是因為要等一個人,很榮幸我等到了你們,只是有些遺憾,不能親眼看到你君臨天下了。”

  天地間像是殘留著最后一縷意志,化作聲音飄入葉伏天的耳中,在葉伏天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淚。

  這一切,是宿命中的安排嗎?雪猿前輩,早已經知道了結局,但他依舊在此守護著。

  蒼穹的神將朝著葉青帝的雕像而去,想要搜尋什么,然而,他們什么也沒有找到。

  一道身影身上釋放熾盛的光芒,虛空中的少女開口道:“留下他最后一座雕像吧。”

  神將身上的光輝依舊,化作可怕的光輝降臨在葉青帝的雕像之上,頃刻間將之夷為平地,雪猿拼死守護的雕像,終究還是倒下了。

  “公主殿下,您不該生出同情之心。”神將收起身上的光輝對著少女開口道。

  少女冷漠的掃了對方一眼,隨后轉身邁步,一行人踏空跟隨而去,少女離開之時目光朝著下方望來,落在葉伏天的身上,隨后,便又移開,身影漸漸消失在天際。

  在他們離開之后,葉伏天的身體也倒了下去,之前雖然有力量護住他,但那強大的震動,即便是左相都受傷了,更不用說他,之前,他一直強撐著一口氣站著,目睹這一切的發生。

  左相咳出了兩口鮮血,內心久久無法平靜,今天所經歷的一切,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甚至,他沒有看清剛才發生了什么,雪猿,是怎么死的?

  走到葉伏天的身旁,看著少年平靜的面容,他的眼中有著一絲感激之意,若非是之前他擋在自己面前,怕是雪猿真的會殺了他,他感受到了殺意。

  只是,他一個少年,面對這一切為何能夠如此的平靜?而且在剛才,他竟然沒有跪。

  蒼穹之上的女子姓氏東凰,哪怕是南斗國的君王看到也一樣要跪,身份相差太遠太遠,但少年的身影卻筆直如松,那并非是嚇傻的情形,更像是刻在骨子里的驕傲。

  那一刻的他甚至生出一種錯覺,仿佛他面前的少年,本也該如同蒼穹上的少女一樣高高在上。

  左相目光閃爍,隨后,只見他坐在葉伏天身旁,身后,命魂出現,竟是一輪命盤。

  南斗國左相,乃是一名極其罕見的星術師,這是極少人知道的秘密,因為星術師向來短命,他們知道的太多。

  命盤之光籠罩在葉伏天的身上,隨后,那命盤上的齒輪在不停的移動著,不斷的加快。

  “怎么回事?”左相臉色變了變,震驚的看著不受控制的命盤,瘋狂旋轉的命盤不斷發出聲響,許久,終于慢了下來。

  左相的眼眸死死的凝視著命盤,指針旋轉,最終,指向命盤的最上方,像是,直指蒼穹。

  “噗。”左相直接坐倒下在地上,看著前方的命盤,他的心臟狠狠的抽搐著。

  這不可能,這怎么可能?

  不應該是蒼穹之上的那位少女嗎?她姓東凰。

  為何葉伏天能夠擁有如此命數?

  那么卦象顯示他將會遇到的人,究竟指的是誰?

  左相似乎有些不信,繼續釋放命盤推衍,多次嘗試之后,他臉上有汗水滲透而出,坐在葉伏天身旁,看著眼前躺在地上的少年發呆。

  南斗國的命數,將因這少年而改變嗎?

  葉伏天醒來的時候,便看到左相坐在他身旁,對著他笑道:“醒了。”

  “前輩。”葉伏天喊了聲,身體坐起。

  “你救了我一命,不用再喊前輩,不介意的話,喊一聲左叔便可。”左相笑著說道,心中暗道慚愧,自己身為國相,竟然占這少年便宜,怕是少年自己都意識不到。

  “左叔。”葉伏天也并不矯情,和南斗國左相關系親近,對他回到東海城是有好處的。

  “嗯。”左相點了點頭道:“傷勢怎么樣?”

  “沒什么大礙。”葉伏天目光轉過,看向那尊猶如雕像般的巨大身軀,心中一陣悲傷。

  “左叔,我想在這里呆些時日,你先回去吧。”葉伏天開口道,左相搖了搖頭道:“這邊雖然妖獸都被驅逐離開,但說不定何時便會回來,你留下太危險了,我陪你一起吧。”

  “可是……”葉伏天還想說什么,卻見左相看著他道:“都喊左叔了何必還要見外,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就當在此修行了。”

  “好。”葉伏天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他站起身來,朝著雪猿龐大的身軀走去,來到雪猿面前,他依舊保持著站立的姿勢,眼眸睜開著,傲視蒼穹。

  “前輩,我現在沒能力為你報仇,就在這里陪你一段時間吧。”葉伏天聲音中透著悲傷,隨后坐在雪猿的身體下面,琴魂出現,降臨身前,葉伏天在此彈奏琴音,憂傷的曲音傳出,像是在送別。

  一曲過后,葉伏天又開始修行,雪猿前輩臨終前傳授他天行九擊,他在雪猿身前修行,算是告慰雪猿前輩英靈。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不知不覺中,竟過去了數月時光。

  天行九擊修煉難度極大,葉伏天練成了第三擊,武道修為和法師修為都破境踏入五星榮耀境界。

  這一天,葉伏天對著雪猿龐大的身軀跪下,磕頭三次,隨后站起轉身離開,沒有再回頭。

  “左叔,我們回去吧。”葉伏天看著閉目修行的左相道。

  左相睜開眼睛,點頭道:“好。”

  說罷,他便帶著葉伏天御空飛行,朝著天妖山外方向而去,這些天葉伏天的舉止有些反常,但他什么也沒有問。

  出了天妖山,便是青州學宮邊緣,左相帶來的人有人在此等候,見到左相回來他們都松了口氣,上前拜見。

  “公主呢?”左相問道。

  “左相沒有出來,公主他們都在青州學宮暫住。”有人道。

  “那丫頭怕又是將青州學宮鬧了個底朝天吧。”左相淡淡開口,隨即踏步而出,一行人朝著青州學宮而去。

  紅衣少女正是南斗國的公主,此時正居住在武道宮中。

  此時她所居住之地,有不少人在,葉伏天進來的時候,竟然看到了秦伊,不由得愣了下,喊道:“師姐。”

  “伏天。”秦伊看到葉伏天露出驚喜之意。

  “我正想去找你,師姐怎么在這里?”葉伏天問道,秦伊聽到他的話微微低頭。

  “老師,你回來了,這里的婢女一點都不會照顧人,終于可以回去了。”此時少女走了過來,在她身旁還有不少武道宮的大人物在。

  當他們看到葉伏天的時候都愣了下,而葉伏天的眼神卻陡然間冷了下來。

  婢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