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十五章 落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花風流目光眺望那金碧輝煌的王府,葉伏天的話讓他的內心微有波瀾,有一天,他們會求自己進去嗎?

  英俊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花風流認真的道:“我信。”

  他對自己沒有自信,但對葉伏天,卻有著從未有過的信心。

  “我們走吧。”花風流低聲說道,沒有人比他更想進入那座宮殿,他最愛的兩個女人,都住在里面。

  “老師,你這是故意的吧。”葉伏天有些郁悶的點了點頭,他自然不會真的跑去王府說找自己的女朋友,老師英俊倜儻,有琴魔稱號,依舊不被王府所容,他雖然自認為顏值無雙,但才榮耀境界的他跑進去說你們家十六歲的小公主是我女朋友,被打斷兩條腿扔出來應該算是輕的。

  “給你點動力。”花風流笑著道。

  三人回到黑風雕背上,黑風雕羽翼一顫,便再次騰空而起,風吹打在身上,衣衫獵獵作響,葉伏天目光凝視那漸漸模糊的王侯府邸,那將是自己將要征服的第一個目標,無論是為了解語,還是為了老師。

  黑風雕再次落地之時,依舊是在一座府邸之外,雖不如南斗世家王侯府邸那般恢弘大氣,但一眼望去,同樣是豪門世家之地。

  落地之后,府邸之外有守門者,府門上的牌匾刻字:沐府。

  “走吧。”花風流輕聲道,葉伏天背著他邁步走向府門之處,守門者上前道:“幾位有何事?”

  “勞煩告知你家主人沐鴻,就說故人花風流來訪。”花風流開口說道,守衛相視一眼,隨即點頭,有人朝著府中而去。

  片刻之后,便見一位十七歲左右的青年走來,見到葉伏天背上的花風流目光中閃過一抹異色,隨即微微欠身道:“沐云輕見過前輩。”

  “沐老哥的孩子都這么大了。”花風流微笑著道:“沐老哥不在嗎?”

  “家父正在府中布置迎接前輩,請。”沐云輕伸手指引道,葉伏天便背著花風流朝著沐府中走去。

  沐府很大,一行人來到了府中一座院內,一位威嚴的中年身影站在那,見到花風流此刻的情況同樣露出一抹異樣的神色,道:“風流,這是怎么回事?”

  “沐老哥,此事一言難盡。”花風流嘆道。

  “坐下慢慢說。”沐鴻開口說了聲,便有侍女前來上茶,在沐鴻身邊還有一位少女,目光打量著葉伏天和花風流一行人。

  諸人落座,沐鴻開口道:“風流老弟,云輕你見過了,這是小女云霓。”

  “這是伏天,余生,伏天是我弟子,此番前來打擾,便是為了伏天的事。”花風流坐下道。

  “怎么說?”沐鴻問道。

  “老哥知道,我在東海城有些仇人,怕會牽連伏天,想暫時將他安置在這里,若是老哥愿意,可將他當做子侄,甚至要收之為弟子也行。”花風流開口說道,葉伏天看了老師一眼,此刻如何還不明白老師來此的用意。

  是想要幫他找個靠山,為此,不惜來求人。

  “我爹可不是什么人都收的。”沐云霓看了葉伏天一眼冷淡的說道。

  “云霓,不許胡說。”沐鴻呵斥一聲。

  “伏天的天賦老哥盡可放心。”花風流道。

  “你自己當初都被畫圣所廢,弟子又能強到何處,如今成了這樣,想要拖累我爹嗎。”沐云霓毫不客氣的道。

  “閉嘴。”沐鴻嚴厲了幾分,冷冷的叱喝,又對花風流道:“小女管教不嚴,風流勿怪。”

  說著,便又輕輕的品茶,沒有說話,也并未回答花風流的話。

  花風流自然明白其意,此時葉伏天也開口道:“老師,我們走吧。”

  “嗯。”花風流點了點頭,道:“沐老哥,打攪了。”

  “老弟不喝口茶再走?”沐鴻隨意道,一點沒有挽留的意思。

  此事葉伏天已經將花風流背起,花風流笑著搖頭:“不必了。”

  “好,云輕、云霓,幫我送送你們風流叔。”沐鴻說了聲,沐云輕兄妹點頭,跟隨在葉伏天他們身后,在他們離去之后,沐鴻眼中閃過一抹嘲諷之意,弟子?他若是愿意,會缺弟子嗎?

  都已經廢了,又得罪過南斗世家和畫圣,還想輕易找靠山?哪有那么簡單。

  沐府之外,葉伏天幾人走了出來,沐云輕開口道:“前輩慢走。”

  葉伏天幾人繼續往前,只聽身后沐云霓說道:“真是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別人也不容易。”沐云輕笑了笑,此刻已沒有他剛才表現出的那種氣度。

  兩人說話并未掩飾,落在葉伏天耳中顯得格外的刺耳,余生甚至握緊了拳頭,只聽花風流有些愧疚的道:“伏天,委屈你了。”

  “我有何委屈,是他有眼無珠,放棄了成為帝師的機會。”葉伏天不在意的說道。

  “你小子。”花風流笑了笑,白擔心這家伙了:“跟著我這殘廢,別人都低看你一眼,誰知你是臥龍,待到他日舞風云,他自會后悔。”

  “老師,你別這么說自己。”葉伏天有些難受,他當然知道,老師是為了他才去求人。

  一代琴魔,老師是驕傲的,如今他已經廢掉,哪里會在乎什么仇家,否則也不會回東海城,這是想要幫他找靠山。

  “沒關系,在東海城我還有一些朋友,再去找找他們。”花風流道。

  “老師,我不希望你為我求人。”葉伏天道。

  “來東海城是我的意見,夏凡在天妖山就想殺你,雖說東海城很大,但誰也無法保證不會遇到,老師廢了無法護你,怎能將你置于險境。”花風流輕聲道:“放心,這只是權宜之計,不久后就不用了。”

  “老師,你難道不明白嗎,當年你被廢掉命魂逐出東海,你的朋友都沒有站出來,如今落魄歸來,指望誰能幫你?”葉伏天道:“我自己會小心,你放心,你徒弟在天妖山都沒有死,命硬。”

  花風流目光一滯,隨即嘆了一聲,開口道:“那好,我們去琴園看看。”

  “老師以前的家嗎?”葉伏天猜測道。

  “嗯,如今怕是荒廢了。”花風流點了點頭,黑風雕再次啟程。

  當花風流和葉伏天來到琴園之外的時候,兩人都愣住了,前方的琴園朝氣蓬勃,從空中看的時候便隱約見到里面生機一片,哪有荒廢的景象。

  “余生,上去問問現在琴園的主人是誰?”花風流開口道。

  “好。”余生走上前向守衛打探,然而守衛并未說出名字,只是告訴他們如今的琴園主人姓唐。

  “我們走。”花風流的臉色變了變,葉伏天有些奇怪,但依舊轉身準備離開。

  “姓唐的有那么恐怖嗎?”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傳來,葉伏天腳步停下,回過頭,便見琴園中走出一位女子,她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竟非常漂亮,年輕時想必更美。

  花風流見到女子,眼眸中不由得露出苦笑,道:“沒想到你會住在琴園。”

  女子目光看著花風流,隨即身上釋放冰冷的氣息,像是忍不住要爆發,一時間葉伏天打了個冷顫,心想不會是老師的仇人吧?

  “誰干的?”女子冰冷開口,似乎是指花風流被廢,看來不是仇人。

  “不提也罷,這些年你還好嗎?”花風流問道。

  “你認為呢?”女子反問道,葉伏天更疑惑了,難道是師娘不成?可師娘不是住在南斗王侯府邸嗎?

  “你是他什么人?”女子又看向葉伏天。

  “前輩,我是他弟子。”葉伏天道。

  “是誰廢的他?”女子追問道。

  “東海府少府主夏凡想要殺我,老師為了我才這樣。”葉伏天道。

  “夏家的孽子?他竟敢對你下手,我去殺了他。”

  “你發什么瘋。”花風流瞪著她道:“這么多年脾氣就不能好點?”

  “不是被某人拋棄我會這樣?”唐嵐冷冷的道,葉伏天差點沒摔倒……哎,比起老師看來果然還是有差距啊,原來這是,舊情人啊。

  “你還沒嫁人嗎?”花風流語氣軟了下來。

  “你這么希望我嫁人?”唐嵐針鋒相對道,花風流一時無語。

  “進來吧,這里以前就是你的家,如今物歸原主,以后你就住這了。”唐嵐聲音又柔和了幾分。

  “不去。”花風流搖頭。

  “怕我吃了你不成?”唐嵐又怒道:“當年你若娶了我至于成現在這樣?難道你不覺得被那女人連累了?”

  葉伏天一陣汗顏,這……

  “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花風流道:“琴園中還有誰?”

  “收了兩個女弟子。”唐嵐道。

  “年輕漂亮嗎?”花風流問。

  “有一個。”唐嵐看著花風流:“怎么,現在喜歡嫩的了?”

  花風流一臉黑線,道:“別胡說,為了不讓你弟子重蹈你的覆轍,我更不能去了。”

  “重蹈我的覆轍?”唐嵐一愣,隨后似乎明白了花風流的意思,看了背著他的葉伏天一眼,少年相貌英俊,再過幾年怕又是一個花風流。

  “看來收的的弟子都和你一個德行,不過你放心,我的弟子眼界比我高。”唐嵐道:“進來吧。”

  花風流苦笑,心想有著家伙在,眼界再高也沒用啊……

  “你別后悔吧。”花風流嘆息道,說著還看了一眼葉伏天:“你小子老實點。”

  “老師,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葉伏天徹底無語,有這么防著弟子的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