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一百四十五章 四品源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萬化...”

  周元手指磨挲著那道古老的源紋,雙眸中也是有著光彩綻放出來,在這一瞬間,他已是明了了這道源紋的作用。

  他的手掌,漸漸的緊握住天元筆,下一刻,筆身猛的一震。

  似有一股強悍的源氣波動自天元筆中爆發出來,只見得那筆尖的雪白毫毛,竟是在此時猛的膨脹,延長。

  周元筆身一抖,筆尖毫毛猶如是化為了一道雪白的長鞭,陡然橫掃而出。

  嗤啦!

  雪白長鞭掠過,空氣都是被震爆,橫掃一圈,周圍的參天古樹,頓時攔腰而段,斷裂處光滑如鏡。

  毫毛長鞭再度抖動,下一瞬,竟是盡數的分化開來,化為了無數道細如牛毛般的白線,鋪天蓋地的籠罩了前方。

  嗤嗤!

  前方的山壁上,噗嗤噗嗤的出現了無數個細細的孔洞,深不見底。

  周元手臂一震,無數雪白毫毛倒射而回,盡數的沒入筆尖。

  “原來...這就是萬化!”周元眼神熾熱,雙目放光。

  這第三道源紋,仿佛是賦予了天元筆真正的靈性,讓得那毫毛筆尖擁有了千變萬化般的形態,如此一來,天元筆將會更加的顯得詭異莫測,難以防御。

  日后與人交手,這擁有著變幻形態的天元筆,必然會讓得對方大吃苦頭。

  “不過可惜的是開啟了第三紋,天元筆的層次,只是恢復到中品玄源兵。”周元有些遺憾,原本他還以為能夠提升到上品玄源兵呢。

  不過,中品玄源兵也足夠了,擁有著三道古老源紋的天元筆,在威力上面,絲毫不比那些上品玄源兵弱,甚至,當開啟萬化這道源紋后,論起詭異莫測,天元筆甚至能夠超越許多的上品玄源兵。

  周元繼續把玩了一下天元筆,然后才意猶未盡的將其化為小形態,插在腰間。

  “接下來,我應該抓緊時間,獵殺源獸,奪取那一縷精純源氣,壯大自身,好令得我的源氣修為,盡快的突破到天關境。”周元喃喃道。

  養氣境與天關境之間,擁有著極大的差距,可以不客氣的說,養氣境只是筑基階段,而踏入了天關境,才能夠真正的具備著破壞力。

  因為只有天關境,體內的源氣,方才可能自由破體而出,展露崢嶸。

  現在的周元,即便是憑借著通天玄蟒氣的玄妙以及玄源術,才能夠令得源氣短暫破體,但這與真正的天關境比起來,還是有所差距。

  當然最直觀的差距就是,現在的他就算是趕路,都只能算做跳躍,沖刺,無法做到類似天關境高手那樣,以源氣馱負自身,短暫的升空而行。

  所以,突破到天關境是如今周元最重要的事。

  在接下來的數日時間中,周元一路殺了過去,所過之處的一座座山脈,幾乎盡數掀得天翻地覆,那一頭頭兇悍的源獸,也是盡數的成為筆下亡魂。

  一路殺來,周元也是能夠感受到,體內氣府中的源氣在一日日的壯大,洶涌澎湃。

  不過讓得周元疑惑的是,即便如此,他依舊沒有那種突破的感覺。

  一座荒原深谷中。

  滿地的狼尸,周元盤坐在深谷中,此時的他,模樣也是頗為的狼狽,身體上有著一道道血痕,顯然是經歷了一場大戰。

  的確,半日前周元發現了這座狼谷,里面有上百頭鐵骨狼,其中二十多頭都是堪比天關境,其余的全都是養氣境的實力。

  雖說論起單獨的實力,不比之前遇見的金猿強,可數量堆積起來后,同樣是兇悍無比。

  這對于周元而言,顯然是一番惡戰。

  周元盤坐在巖石上,山谷中,一縷縷白霧自那些狼尸中飄起,最后不斷的涌入周元的體內。

  而周元便是閉目吸收,如此約莫半個時辰后,他方才睜開了雙目,眉頭忍不住的皺了起來。

  因為他依舊沒有突破的跡象。

  “怎么會這樣...”周元喃喃道,眼中滿是疑惑。

  他不是沒見識過養氣境后期頂峰的人,但他氣府中所凝聚的源氣,顯然已經遠遠的超越了正常的養氣境后期頂峰的水平。

  “一般來說,當源氣雄渾到某種程度后,就會突破氣府,直沖天關才對,可為啥我遲遲沒動靜?”周元納悶的道。

  他撓了撓頭,沒有夭夭在身邊就是這般麻煩,修煉上面的事,都得自己來摸索。

  “為何會沖不開氣府?”

  周元沉吟著,許久后,腦海中似是掠過一抹靈光,有些遲疑的自語道:“難道...是因為我的血色氣府?”

  正常說來,氣府有著容納的極限,但這個極限來到的時候,源氣就會沖出氣府,沖擊天關,如此才能夠令得氣府也隨之得到擴張。

  但那是普通的氣府啊,周元這個,卻是從未有過的血色氣府,所以其容納的極限,必然也遠非尋常的氣府可比。

  “搞半天,是被自己這獨一無二的血色氣府給坑了。”搞清楚之后,周元也是忍不住的苦笑一聲,看來,想要突破天關境,他就得先將自身這血紅氣府給填滿。

  不過,周元又是有點小小的期待,他這個突破方式如此與眾不同,想來到時候突破后,應該也會不同凡響吧?

  于是,接下來又是數日的獵殺。

  隨著這段時間的下來,周元對著圣跡之地,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同時也陸陸續續的開始遇見了不少進入圣跡之地的驕子,不過他也并沒有與人結伴的念頭,而是選擇獨自修行。

  而經過這段時間的修行,周元也是開始隱隱的感覺到,自身那血紅氣府,似乎終于是開始有了一點要抵達極限的感覺。

  “不容易吶!”

  一座山頭上,周元感嘆著搖搖頭,如果換做常人,恐怕此時早就突破到天關境了,可他還是在這里苦苦煎熬。

  這就感覺別人懷胎十月就行,他偏偏要懷胎三年。

  他站起身來,然后就打算再度投入深山,不過就在此時,他忽然瞧得這片山中那些在此獵殺源獸的諸多驕子,忽然紛紛對著山下而去。

  “發生什么事了?”周元有些疑惑,身形一動,便是攔住一人,問道。

  那被攔住的人面露不耐,瞧得周元那養氣境的實力,就要喝罵出聲。

  不過周元直接面色平靜的一拳對著一旁轟了出去,狂暴的源氣沖擊開來,右邊的密林,直接被他硬生生的轟出了一片空地。

  那剛要喝罵的人頓時咽下了嘴中的話,悻悻的道:“剛才有消息傳出來,在三百里外的山中發現了一頭源獸...”

  “那頭源獸,據說修行了小天源術,現在這片區域的人都在涌向那邊。”

  聽到后面那句話,周元眼中頓時爆發出璀璨的光芒,這段時間,他其實也一直在尋找那種修行了小天源術的源獸,可都未能找到。

  沒想到,竟然在今天,終于碰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