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245章 出奇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陳冬子正好在夏建的下手,一看夏建從何晶的包里抽出了四千元丟到了桌子中間,他一時有點騎虎難下,丟了吧!他已經上了一千,如果再跟的話,他必須得再上八千塊,這可是不小的一筆數字。

  年輕人一時間有點難為了,手不住的摸著口袋,看來他帶的錢也不多,他咬了咬牙,長出了一口氣,把牌丟到了桌子中間,沒想到用力過猛,這牌竟然翻了過來,竟然是三個10,在場的人無不可惜,夏建心里不由得一陣顫抖。

  高偉一看陳冬子把三個10都丟掉了,他也開始犯難了,畢竟上一把就輸了快一萬多塊,這把牌雖然不錯,但口袋里的錢有限啊!這是繼續跟,還是丟,他一時有點舉棋不定。

  陳三強不由得冷哼了一聲:“這生兒生女,你倒是快點,又不是第一次玩“

  呂猴子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低著頭給高偉說了兩句,高偉呵呵一笑說:“我跟八千,這把就算是輸著脫了褲子,我也要跟到底”他說著,眼睛斜視了一眼夏建,可夏建神情自若,目不旁視。

  又漲到了這個點,李娜和汪姐倒是干脆,先后丟掉了手里的牌,陳三強看來牌不錯,有點摩拳擦掌的樣子,他等上家一丟牌,他便把手里的一疊鈔票往桌上一放說:“我來漲個整數,一萬!“

  “可以啊小子!“海哥嘴角微微一翹,把手里的牌丟掉了。

  這個老不死的,硬是把這點漲了上去,自己丟了幾千塊后,竟然跑了,夏建心里不由得暗暗罵道。

  這下該夏建難為了,如果他記得不錯的話,陳三強的手上應該是三個5,而高偉的手上,只不過是三個2而已,他的牌,他雖然沒有看,但按順序推下來,應是三個7,可要命的是,陳三強上了一萬。

  何晶也有點坐不住了,她小聲的對夏建說:“不行就丟吧!如果你再跟一萬,就算他兩人中走一個,你開牌也要兩萬才能翻起,我包里只有一萬多了“

  夏建其實想的也是這個問題,雖然他平時不喜歡干這一行,但在工作上哪段時間,晚上為了打發無聊的時間,便看工友們怎么玩,看多了也就知道這里面的規矩了。

  丟了實在可惜,但跟下去,翻不了牌,哪不是虧的更多,夏建猶豫著。

  高偉一看夏建這個樣子,心里可高興了,他呵呵笑道:“行不行年輕人,不行就丟唄,看你難為的樣子,還沒有人家何老板痛快“

  就在這個時候,汪姐干咳了一聲說:“今晚大家都是為了玩個高興,至于這錢多錢少,我看并不重要,所以各位沒有必要在錢上較量,這點漲到一萬,我看可以封頂了“

  “汪姐說的好,可現在的問題是還剩三個人,這牌也沒法開啊!“東哥慌忙回應道,看得出他對汪姐的話十分重視,回答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

  汪姐哈哈一笑說:“什么規矩都是人制定的,我看這一把,讓他們三個人每人上到一萬,然后比點,點大者勝出“

  “好!這個辦法好,“海哥也附合了一句。

  這不是救自己嗎?夏建趕緊的點了點頭,高偉可不敢駁了汪姐的面,他忙說:“這樣挺好,我同意“說著,往桌上丟了一萬塊錢。

  何晶看了一眼夏建,什么話也沒說,從包里掏出一整扎錢,放在了桌面上。陳三強有點不太愿意的說:“這對他們兩個是不是有點便宜了“

  “好了,什么便宜不便宜的,你就能確定你的牌一定比他們兩都大,除非你是三個A,否則一切都有變數”海哥不以為然的駁了陳三強一句。

  “也是,那就開牌吧!”陳三強借坡下驢,率先翻開了自己的翻。

  “啊!三個5”東哥看了一眼,不由得驚呼一聲。

  坐在下首的高偉,一聽臉色頓變,他結巴著問道:“是三個5?”呂猴子嘆了一口氣,小聲的應了一聲。

  高偉的臉色難看的都快哭了,他把手里的牌往桌上一丟說:“我她媽的真是撞到鬼了,接把好牌,也要受人欺負”

  “小伙子,該你開牌了”海哥沖夏建喊道。

  這把牌,從發下來,一直到現在,夏建的手往上摸都沒有摸一下,這一點全桌的人都看到,說實話,就連坐在夏建身邊的何晶,一看到陳三強是三個5后,心里對夏建的牌已不抱什么希望。

  夏建示意了一下何晶,讓何晶替他開牌,何晶心里可太緊張了,她顫抖著右手,翻開了第一張牌,是一個紅桃7,第二張是一個方塊7,剩下最后一張了,她實在不敢翻了,還會是7嗎?在場的有些人,緊張的都跟著站了起來。

  “翻吧!我就不相信,另外一張還會是7,我陳三強的手氣,還沒有背到如此地步“陳三強說話的底氣很足,但也不難看出,他心里也開始犯嘀咕了。

  何晶眼睛一閉,猛的翻開了另外一張牌。

  “啊!是三個7”不知是誰驚呼了一聲。

  陳三強的臉色變了,他站了起來,有點不敢相信的念叨著:“不可能,怎么會是三個7?這也有點太巧了吧!”

  夏建雙手抱肩,坐著一動沒動,臉上看不出他有多高興。

  東哥哈哈一笑說:“年輕人好手氣,這把牌毫無問題,收錢吧!”

  何晶哈哈一笑,慌忙站了起來,把桌上所有的錢,全部塞進了包里。可就在這個時候,房門猛的被推了開來,一個年輕人跑了進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說:“東哥!不好了,派出所來人了”

  大家一聽慌了,這要是被抓到了,一個聚眾賭博的罪名是成立的。

  “別慌!有次序撒離,派出所是從西邊過來的,大家出了門,穿過村子朝東邊繞一圈,再回去,應該碰不到了”東哥大聲的說道。

  遇到這種事情,有些人跑的是很快的,李娜看了一眼夏建,拉著汪姐就走,只有海哥,他不慌不忙的站了起來,嘴里罵道:“東三成,你以后搞這種事情,最好是別叫老子,你辦的這是什么事嗎?”

  東哥陪著一臉的笑,何晶忙問海哥道:“海哥,要我送你回去嗎?”

  “去去去!快載上你男朋友去瘋吧!誰還敢坐你哪車,這狗屁路,不把老子的骨頭架子顛散架才怪“海哥說著,大踏步走了。

  時間不充許再多的啰嗦,何晶拉起夏建的手,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摩托車,一陣東穿西拐,車子總算是出了村。

  跑了大概半個多小時,才看到了平都市的燈光,這城里和鄉下的差別真的太大了,城里感覺沒有黑夜,而鄉下,一旦沒有燈光,那還真是黑。

  “好了,你把我放在路口,我打車回農貿公司“夏建大聲的喊道。

  何晶把車子停在了路邊,有點不高興的說:“你這人是怎么回事,我們今晚贏了這以多的錢,應該慶祝一下才對,你回農貿公司干嗎?哪個美女又不在“

  夏建跳下了車子,一臉嚴肅的對何晶說:“以后有這樣的事情,你最好是別叫我,否則我會翻臉不認人“說完,轉身就走。

  一頭霧水的何晶還在哪兒想,夏建應該是說,以后遇到這樣的事情,多收他才對,怎么是不要叫他,叫了還會翻臉,這人有毛病吧!贏了錢還倒不高興起來。

  就在何晶正發呆時,夏建已攔了一輛迪揚長而去,氣得何晶直按摩托車喇叭,引得路人直朝這邊看。

  回到農貿公司,還好幕容思思留給他的鑰匙他帶在身上,夏建打開一樓的卷匣門,鉆了進去,然后從里面上鎖后,就上了二樓。

  他剛打開幕容思思辦公室的門,房間里的燈忽然啪嗒一聲亮了,他還以為遇見鬼了,就見李小梅穿著一身薄薄的睡衣,一臉緊張的看著她。

  夏建不由得一驚,半天了他才問道:“你沒有回家?“

  李小梅雙手緊抱著肩頭,喘著粗氣說:“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進了賊,你怎么這個時候來了“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到沙發上,這才笑著說:“晚上出去玩了一會兒,這不幕容思思沒回來嗎,我順便過來看看“

  李小梅“噢“了一聲,便坐在了沙發的另一端。

  好披著長發,一臉沒睡醒的樣子,薄薄的睡衣下,她的身材玲瓏有致,可夏建一眼看出,這個女人有心事。

  “你怎么了?“夏建忽然問道。

  李小梅抬起頭,看了夏建一眼,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們正在鬧離婚,我不想回去,所以一看幕容經理不在,我就住她的房間里了“

  “什么?你都結婚了“夏建有點驚訝的問道。

  李小梅不由得一樂說:“都這個年紀了,再不結婚就嫁不出去了,你應該知道,你們班的蔡麗吧!人家小孩都上幼兒園了“

  “你認識蔡麗“夏建追問了一句。

  李小梅呵呵一笑說:“大美女,第七中學的校花,誰不認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