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242章 女校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女人把我寵壞了?這怎么可能,除了我媽寵我以外,好像再也沒有別人啊?“夏建一臉認真的說道。

  何晶一聽,笑得彎下了腰,她半天了才說:“我是說你身邊的美女太多,讓你沒有一點的危急感,所以就算歐陽紅再優秀,你也不會放在心上,因為比她更好的多的是,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何晶的話讓夏建心里一顫,這個性格開放,做事大大列列,每天干著男人活的女人,看待男女關系,卻能讓人心里感到一動,夏建雖然沒有說話,但他不由得多看了何晶這個女人兩眼。

  就在這時,何晶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掏了出來,看了一眼后便大聲的說:“現在才幾點鐘啊!你們就這么急?

  不知對方說了句什么,又聽何晶說:“好吧!算我一個,晚上八點鐘準時到”

  何晶掛上手機,順手一丟,把手機丟到了床上。夏建掃了一眼笑道:“不錯啊何老板,這手機都用上了”

  “切!剛托人搞的,什么西門子,你看多丑,這么長,根本不適合女人用,還是夏總的哪款漂亮,你記一下我的手機號,有事方便聯系”何晶說著,有點不甘心的搖了搖頭。

  夏建掏出了自己的翻蓋摩托羅拉,一邊記何晶告訴他的手機號,一邊說:“這是公司給我配的,好幾千塊,憑我自己,根本想也不敢想,不過話說回來,這東西能打電話就行,要那么漂亮干啥,你看多方便”

  何晶點了點頭,忽然問夏建:“晚上有沒有約會?”

  “沒有啊!怎么了”夏建想也沒有想,直接回答道。

  何晶微微一笑說:“沒人約你,那我提前約你行嗎?何晶說著,兩只會說話的眼睛,直眨巴。

  夏建呵呵一笑說:“可以啊!只要不是殺人放火,你約我干啥都可以“

  “說什么啦!好像人家不是女人一樣,我就不能約你吃飯,唱歌跳舞啊?“何晶說著,假裝生氣似的白了夏建一眼。

  就在這時,外面有人要買摩托車配件,何晶便走了出去。夏建一看表,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就跟何晶告了個別,說好倆人晚上電話聯系。

  春天已悄悄的來臨了,看著路邊樹上綻開的花朵,夏建的心情十分的舒暢,這要是能通過白如玉,把休閑農業的方案呈給市領導看,這是多么好的一件事。

  “哎!想啥啊?“白如玉忽然從他的身后冒了出來,輕輕的拍了夏建一下。

  一回頭,夏建都有點看呆了,就見白如玉長發披肩,白色的羊毛衫套裙剛好包住大腿,套裙下,兩條肉色絲襪包裹的美腿,勻稱修長。

  “好看嗎?”白如玉一見夏建目不轉睛的樣子,忽然在他面前轉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大圈,長發漂起,白如玉美得如同剛下凡的仙子。

  夏建搖了搖頭說:“漂亮,太漂亮了”

  “夠了夠了,就會說這幾個字,咱們走吧!一會大家都下班了,讓她們看到,又該說閑話了”白如玉咯咯的笑著,拉著夏建就走。

  夏建一愣,忙說:“是啊!離下班還有二十多分鐘,你今天怎么早出來了?”

  “我給王書記送了份材料,順便就出來了,你的驢啦?我想騎你的驢”白如玉調皮的如同一個孩子。

  夏建指了指大樹后面,開心的說:“好吧!咱們就去騎驢”

  車子飛奔在平都市的交通大道上,微風吹起了白如玉瀑布似的黑發,她雙手緊抱著夏建的腰部,把她哪美如天仙般的俊臉,貼在夏建的肩部,她也有一種被陶醉了的感覺。

  她們這次選了一家本土菜,位置當然是樓上的小包間了,一坐下來,白如玉沒有一點兒的生疏感,根本不問夏建,三下五除二,一桌菜就點了上來。

  夏建心里想,這么多菜,能吃的完嗎?可白如玉才不管他心里所想,拿起筷子,一陣大吃,等光了兩個盤子后,她才說:“快把你的新項目介紹一下”

  夏建心里微微一樂,這個女人看起來斯文,吃起來卻有點嚇人,是不是上幾次和她一起吃飯,她都沒有吃飽。

  “哎呀別磨蹭了,不就多吃了一點嗎?你放心好了,這次我賣單”白如玉說著,又拿起了筷子,準備大吃的樣子。

  夏建忙把歐陽紅寫好的方案,遞了過去,笑著說:“不是怕你吃,而是怕吃壞你了,先休息一下,看看我們寫的方案,完了再吃”

  “哎!職工食堂的伙食太差,再加上本人這兩天鍛煉,這一看到自己想吃的菜,胃口忽然大增,想控制都難”白如玉說著,有點不舍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接過了夏建手里資料。

  白如玉看的十分仔細,她一邊看,一邊問,夏建是一邊做著解釋,一邊又做著補充說明,這兩個人一問一答,半個多小時就過去了,等看完時,白如玉鼓著小嘴說:“菜都涼了,都是你害的”

  夏建心里好急,他在想,你倒是說說這行還是不行,完了再吃也不晚,大不了我再給你上幾個菜。

  白如玉吃了個差不多,這才拿過面巾紙,擦了擦嘴說:“這方案確實不錯,至于領導能不能看上,我都會把它送上去”

  “你還要提一下,這方案為什么沒有直接送給陳副市長的原因”夏建又補充了一句。

  白如玉說道:“我知道該怎么說,你慢慢吃,記著把單埋了”說完,白如玉把資料裝進自己的小包里,轉身就走。

  “哎!這離上班時間還早“夏建有點不解的看著手表說道。

  白如玉嬌媚的瞪了夏建一眼說:“我的哥!你這資料是手寫的,看著多費神,我現在趕回去,等別人上班前,我把它變成電腦版“

  白如玉說完,再不去搭理夏建,而是拉開門走了。

  愣了一會兒的夏建,便隨便吃了幾口,埋完單就騎著摩托車回了農貿公司。

  業務一部的主任李小梅,一看夏建來了,就把讓進了幕容思思的辦公室,這個女人,夏建見過好幾次,就是沒有正面接觸過。

  “夏總!您隨便,我就在外面,有事您招呼一聲“李小梅說著,便給夏建沏了一杯茶,然后轉身就走。

  夏建忽然說“你等等“

  這一聲,有點忽然,平時夏建來農貿公司,除了跟幕容思思說話,下面的人見了只是打個招呼而已。李小梅有點膽怯的停止了腳步,輕聲問道:“夏總有事?“

  “你坐下吧!我想了解一下公司的事,你也別怕,我們只是隨便聊聊“夏建說著,指了指他面前的沙發。

  李小梅看起來二十多歲的樣子,人長的端裝好看,就是感覺這膽子有點太小,她還是業務一部的主任,就不知她的工作是如何開展的。

  李小梅坐了下來,始終不敢抬頭,夏建微微一笑問道:“今年多大了?是平都市人嗎?“

  “二十六歲,我家就在本市,武裝部大院“李小梅輕聲的說道。

  夏建一聽,坐直了身子,他笑著說道:“武裝部大院,我很熟啊!第七中學不就在哪里嗎?弄不好,我們還是校友“

  “我認識你“李小梅說著,抬起了頭。

  夏建一驚,忙問道:“你認識我?“

  李小梅微微一笑說道:“我在高一四班,你在高二四班,我們兩個班的教室正好是門對著門,難道你忘了“

  夏建一拍腦袋,這才想了起來,李小梅說的確實不錯,她們兩個班的教室確實是門對著門,可就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李小梅這個人,一點兒的印象也沒有,很有可能她是低年級的原因。

  一聊到校友,夏建倍時精神百倍,他笑著問道:“你是什么時候認出我來的?“

  “上班第一天,我一看到你,就覺得臉熟,仔細一想,就想了起來,你上高中哪會兒,人看起來老實,但事情特多,經常和學校外面的人來往,好像你還是因為一個女生,和別人爭風吃醋打架,被學校開除掉的“李小梅說到這兒時,聲音壓的特低,好像生怕別人聽到似的。

  夏建則是哈哈大笑道:“你說的沒錯,都對,你既然認出我來了,怎么不打個招呼?不管怎么說,大家都在一個學校里讀過書”

  “我還以為你做大了,不想認我,故意裝做不認識,所以我也就躲著你走”話一說開,李小梅越說越帶勁,根本不像夏建想的,她膽子那么小。

  兩個人一聊到第七中學的事,就聊了個沒完沒了,雖然是在聊天,夏建從側面發現,李小梅為人穩重,說話流利,邏輯思維很強,看來幕容思思選人的眼光還是不錯。

  這一聊,就聊了兩個多小時,夏建一看表,立馬話題一轉問道:“你覺得幕容思思為人怎么樣,我說的是她的管理水平,當然也包括她處理人際關系方面的事”

  李小梅微微一笑說:“幕容經理為人不錯,首行沒有私心,而且業務能力特別強,有些業務是她談下來,而給其他業務員的,這一點我們都很佩服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