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233章 貴在速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初春的清晨,還帶著一絲的寒意。

  由于心情大好,夏建起了個大早,他先是在院子里活動了一下筋骨,便打了一套老肖教他的拳術,當感覺混身有了汗意時,他才收手。

  “夏總,你這套拳是肖總教你的嗎?”方芳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站在了院子里,她滿臉含著笑,等待著夏建的回答。

  夏建長長的呼了一口氣說:“是的,你見過?”

  “我見過肖曉打過,她說是她爸教她的“方芳說完,忽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好像這是秘密,她不能說給夏建似的。

  確實,方芳的話剛一落音,夏建不由得大吃一驚,看似高雅斯文的肖曉,也會打拳?難道她一直在裝?這又是為什么?夏建不由得搖了搖頭,他這個超強大腦,也有點搞不懂了。

  夏建想從方芳嘴里得到證實,可他一抬頭,方芳已經進了屋內,看來她是有意回避這個問題,既然人家不愿意說,夏建也不好再追問。

  吃過早飯,方芳開著車,和夏建一起去了蔬菜大棚,又去看了養殖廠,他真的萬萬沒有想到,西坪村能有今天。尤其陳二牛和夏三虎,他們本來就是大老粗,現在搞起這一套來,還有模有樣。

  九點多,方芳便把車子停在了平陽鎮鎮政府的大門口,夏建和歐陽紅約好了,她們今天一起去市政府,歐陽紅當然是去匯報工作,而夏建則是談修高速公路的相關事宜。

  說巧也巧,夏建剛把車窗放了下來,就見政委李書記走了出來,他一眼看到了寶馬車內的夏建,幾個快步就趕了過來。

  無處可躲的夏建,只好硬著頭皮笑道:“李書記這是要去哪兒?要不要送送你?

  “嘿!我哪有你這福氣,夏村長,你上次的檢查到現在還沒有交上來,你可別耍懶,再不完成,我可要匯報到市上去,雖說你對西坪村有著非常大的貢獻,可功是功,過是過“李書記一臉嚴肅的說道。

  夏建無奈的搖了搖頭說:“我知道了“

  就在這時,歐陽紅滿面春風的走了出來,她一看到車前的李書記,不由得眉頭一皺,拉開車門,正準備往里鉆。

  “哎!歐陽鎮長,你這是去哪兒啊?你可是一鎮之長,該注意的千萬不能大意,我說的話你明白嗎?“李書記一臉不滿意的說道。

  歐陽紅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聲說:“謝謝你的提醒,我歐陽紅做鎮長,也不是一年兩年了,黨性原則是不會忘記的“

  歐陽紅說著,拉開車門鉆了進來,夏建慌忙給方芳使了個眼色,車子便嗚的一聲開走了,留下一臉不快的李書記,還傻傻的站在哪里。

  “哎我說歐陽鎮長,這個李書記他怎么就盯上我了,真到今天他還找我要檢查,這玩意兒還是小學的時候寫過的,現在真不會寫了,麻煩你給我代勞一下“夏建轉過頭去,大笑著對歐陽紅說道。

  歐陽紅冷哼了一聲說:“想得美!”

  市政府不讓外來車輛進入,夏建便和方芳下車走了進去。安靜嚴肅,是這里的最大特點,夏建跟著歐陽紅,剛上三樓,就見白如玉手里抱著一摞資料走了過來。

  “喲!這不是富川市創業集團大名鼎鼎的夏總嗎?你跑這里來干什么?”白如玉站在過道中間,一臉不快的說道。

  夏建忙呵呵一笑說:“白秘書,你這不取笑我嗎?”

  “你還認識我?”白如玉說著,一把拉開了夏建,大踏步的從夏建的面前走了過去,看樣子有點生氣。

  一旁的歐陽紅,輕輕的拉了一下夏建,小聲的說:“叫你花心,到時候有你夠受的”

  夏建抓了抓頭,心里想,什么花心不花心,他可沒有招惹人家市長的秘書,不過他欠人家的人情這倒是真的。

  李市長聽了夏建的介紹,他哈哈大笑道:“太好了,你是咱們平都人,應該多為家鄉的發展考慮,西坪村搞的不錯,在全市已成了典范,你和歐陽鎮長功不可沒,這樣吧!我下來會給相關部門打電話,你們趕快成立平都市高速公路公司吧!”

  夏建一聽,高興的就差跳起來了,他沒想到,李市長辦事的效率如此的高,如果領導都像他這樣,這平都市還能發展不起來嗎?

  就在這時,陳副市長帶著一個穿著時尚的女人走了進來,夏建由于站在側面,沒有看清這個女人的面容,但他總覺得,這個女人在哪兒見過。

  “李市長,這是富川市過來的朱總”陳市長滿臉微笑著對李市長說道。

  “李市長好!”女人扭著水蛇般的細腰,迎了上去,伸出了纖纖玉手。

  李市長站了起來,微微一笑,握了握女人的手說:“你好朱總,歡迎你來平都市投資”

  就在這個女人轉臉的一瞬間,夏建驚訝的差點叫了出來,她不就是馮天富的情婦朱惠嗎?朱惠在這里看到夏建,同樣的驚訝。

  歐陽紅這才走了過去,輕聲問道:“陳市長好!”

  “噢!歐陽鎮長,你現在直接找李市長了?”陳副市長臉上雖然掛著微笑,但也能聽出他的心里的不快。

  歐陽紅忙笑道:“沒有,這不創業集團的夏總來找李市長,我順便帶了個路而已”

  提到他了,夏建也不好意思還不吭聲,他站了起來,朝陳市長問道:“陳市長好!”

  “哎呀!這我就搞不懂了,你到底是西坪村的村長還是創業集團的老總?這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啊歐陽鎮長?”陳副市長搖著頭問道。

  歐陽紅正要說話,就見李市長眉頭一皺說:“有點不好意思朱總,西坪村已經和創業集團簽定了長達五年的合作協議,你們是不是考慮一下,調整一下投資思路,畢竟我們平都市還是一塊處女地,可投資的項目還有很多”

  “歐陽紅!這什么時候的事?”陳副市長一聽,臉色馬上變了,他厲聲的問道。

  歐陽紅微微一笑說:“就在昨天下午,由西坪村農業合作社的法人趙紅,和創業集團的總經理夏建,親筆簽定了長達五年的合作協議”

  “你覺得這樣的協議有效嗎?”陳副市長一臉激動的問道。

  歐陽紅呵呵一笑說:“白紙黑字,上面蓋了雙方公司的法人章及公司章,而且村領導全體出席,我做為鎮長,全程監督,我覺得此協議沒有任何的問題”

  “好好好!這事竟然不給我報告一聲”陳副市長說著,拂袖而去。

  李市長則哈哈一笑,朝門外喊道:“白秘書,你進來一下,給這幾位客人把茶泡上”

  白如玉動作麻利的沏好了茶,她故意跟夏建做對,在他的茶杯里,放了半茶子的茶葉,經水一泡,這茶比湯藥還苦,夏建喝了一口,心里暗暗罵道,黃蜂尾后針,最毒婦人心。

  “朱總,怎么樣?想好了沒有?“李市長呵呵笑著從辦公桌后面走了過來。

  朱總看了一眼夏建,怯怯的說:“西坪村既然已和創業集團簽了約,哪李市長就把平都市通往富川市的高速公跑給我們修吧!“

  夏建一聽,心里頓時明白了過來,難怪有人搶著和他干,看來他被搶走的哪份方案,和這個朱惠有著不可分開的關系。

  李市長又是一聲大笑,他搖了搖頭說:“朱總來晚了,就在剛才,夏總已經跟我談了修高速公路的事“

  朱惠一聽,臉色頓變,她有點不太高興的說道:“不會吧李市長,就算別人吃肉,也要給我們分點湯喝“

  還想喝湯,就叫你連水都沒得喝,夏建心里暗罵著,站了起來,他朝李市長微微一笑說:“李市長,你忙吧!我要馬上回去辦理高速公路管理公司的事宜“

  “好!此事要迅速,要想富先修路,我們平都市的發展快慢,這要全看夏總的了“李市長說著,非常客氣的和夏建握了握手。

  一出門,歐陽紅便緊追兩步問道:“這個朱總你們是不是認識?我看她看你的眼光有點怪,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恩怨“

  “哪來的恩,只有怨“夏建沒好氣的說道。

  就在這時,夏建的手機一陣震動,他掏出一看,是一條短信,他邊走邊打了開來,短信是這樣寫的“沒良心的家伙,中午還不請人家吃頓飯?白“

  夏建一看就知道是白如玉發過來的,就是他有點弄不懂,這個女人是什么時候帶上手機的?這個應該是她的號,必須得存下來。

  歐陽紅看了一眼正在傻笑的夏建,生氣的說:“我們分開走吧!“

  “怎么了?“夏建一聽,慌忙把手機裝了起來。

  歐陽紅長出了一口氣說:“這下把陳副市長給惹怒了,我得去他哪里一趟,他畢竟是主管我們平陽鎮的“

  夏建想了一下說:“要不要我陪著你去“

  歐陽紅有點感動的看了夏建一眼,微微一笑說:“你去忙你的吧!這事你幫不上忙,反而會添亂“

  兩個人分開后,夏建找到方芳,她們便直奔農貿公司。

  正要出門的幕容思思,一看到夏建,高興的差點撲了上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