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227章 斗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金融中心,土方建設已全面動工,大型挖土機,打樁機,還有跑出跑進運輸土方的大卡車,場面一片熱鬧,又極其的混亂。

  夏建剛從車上跳下來,黑娃便一臉著急的跑了過來,他喘著粗氣說:“夏總,趙龍龍的人不讓人家北威集團的往外運土方,他們想吃獨食”

  “混蛋,這里還由不了他“夏建罵了一句,跟著黑娃朝里走去,他的身后,跟著張三桂、方芳,就連龍珠也來了。

  在金融中心剛開挖的西墻邊,有兩伙手持家當的人正對峙著,雙方大約都有四五十人,夏建老遠就看清,一邊正是北威集團的建筑工人,他們身穿工服,頭戴安全帽,手持鐵鍬及木棒。

  而另一邊領頭的正是張騰,相比之下,他的人就不行了。全是些衣著隨便,發色各異,穿著亂七八糟的的年輕人,一看就是社會混混。

  創業集團的工程部經理張新正站在中間,他大聲的喝道:“我看你們誰敢動手,如果不退回去,夏總一來,馬上讓你們從這兒消失“

  可兩伙人對上了,就不會輕易退下,勢如搭在弓上的箭,一觸即發,眼前情況非常糟糕,這要是真打起來,非出人命不可。

  人還未到,夏建便大聲的喊道:“都給我往后退“他這聲音響如炸雷。

  張騰一看夏建來了,他只好揮了揮手,他的哪些個手下,還是比較聽話的往后退了幾步,可北威集團的人就不一樣了,他根本動都沒有動上一下。

  “誰是領導,站出來說話“夏建一過去,就沖著北威集團的人喊道。

  可哪些人一個個揚著脖子,根本不理他,這讓夏建非常惱火,他轉身對黑娃吼道:“通知這里的李所長,就說這里有人聚眾鬧事,全部抓起來再說“

  “好的夏總“黑娃說著,便掏出了手機。

  這時,北威集團的人群一陣騷動,有一個四十多年,臉上掛著一幅眼睛的男子走了出來,他大聲的喊道:“慢著,我是這里的負責人陳東民,有事找我“

  “你是負責人,剛才干什么去了?是不是想試一下我們夏總的威力,他一個電話給你們何總,你就得從這兒消失,你明白嗎?“龍珠按不住火,大聲的朝哪個負責人喊道。

  陳東民扶了一下眼鏡,冷冷的說:“別嚇唬人,我是長大的,不是嚇唬大的“

  夏建一看此人有點難對付,便輕聲說:“讓你們公司的人先回去,有事說事,我在這兒,保證還你們一個公道“

  “公道,要公道就不要讓這些沙霸進來“陳東民的聲音提的很高。

  張騰一聽不干了,他一步竄了過來,手指著陳東民的眼睛喝問道:“誰是沙霸,再胡說小心我讓你永遠閉嘴“

  “誰是沙霸誰清楚,說大話不怕閃了舌頭“這個陳東明一點也不怕張騰,兩個幾乎又掐在了一起。

  夏建大吼一聲,右腳朝地上掃去,兩塊裁在地上,用來做地標的磚頭,只聽啪的一聲,應聲斷成了兩截。

  在場的眾人被驚得睜大了眼睛。

  “誰覺得自己很牛皮,哪就請出來先跟我過上兩招,否則都給我滾蛋“夏建怒火上升,他大聲的喊道。

  不管是北威集團的人,還是張騰帶來的地痞流氓,大家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敢說一句話。張騰識趣的退了下去,帶著他的人走了。

  陳東民這才揮了揮手:“大家先回去吧!我和夏總談談“北威集團的人一聽,很有秩序的帶著自己的工具,回到了他們的工地上。

  “夏總,不是我不給你面子,而是這幫人太欺負人,他們已經打了我們集團的幾個司機,實在氣不過,我才帶人和他們干“陳東民走近了夏建,輕聲的說道。

  夏建點了點頭,對陳東民說:“你跟我到辦公室來一下“

  創業集團,在金融中心,搭建了臨時指揮部,張新的辦公室內,幾個工程人員正在對著圖紙,研討著什么,他們一看到夏建,問了個好,便退了出去。

  “你們都守在門上,別讓其他人進來,你請坐“夏建說著,對陳東民做了個請坐的手勢,陳東民也點了一下頭,坐在了辦公室的椅子上。

  夏建壓低了聲音問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給我說說“

  “剛才哪人,聽說是龍哥的手下,他們把金融中心所有的土方運輸全承包了下來,然后就找我,讓我把北威的運輸權也給他,你說這可能嗎?我們北威集團既有人,也有車,干嗎要給他們去做,結果他們就故意找事“張東民說到這里,朝門外看了一眼。

  夏建微微一笑說:“你繼續,外面不會有人進來“

  “這事我請示過何總,她說對付這樣的人,打,打出了問題,她來負責,所以我就…“陳東民剛說到這兒。

  夏建便打斷了他的話:“不能打,打出了人命,雖然有公司承擔,但對于你們個人而言,人沒了,再說了,這幫人是什么人,相信你們比我更清楚“

  “夏總說的也是,那你們為什么讓他們進駐金融中心“陳東民一臉不解的問道。

  夏建站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這里面的事情很多,你最好是不要亂問,你記住,帶好你的人,少和他們的人正面接觸,有事找我們的負責人“

  “好的,謝謝你夏總,那我走了“陳東民說著,退了出去。

  張新走了進來,他一臉謙意的說:“對不起夏總,這事把你也驚動了,你放心,接下來我嚴加管理的“

  “別說沒用的,工地上的管理很混亂,這才哪兒到哪兒,一點秩序也沒有,你給我聽好了,我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讓他們立馬正改,改不過來的,退還他們的保證金,立馬滾蛋,你有困難就說,不說出了問題,我拿你是問“夏建的臉色非常的難看,聲音也很大。

  張新試擦著額頭的汗水說:“請夏總放心,一個星期,我讓這兒絕對變樣“

  出了辦公室,夏建對身邊的龍珠說:“你把南塬的事暫時交給陳佳去跑,這里的情況你也看到了,立馬大力整頓,你有信心嗎?“

  “有你的支持,什么事我也不怕”龍珠非常自信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夏建的手機響了,一接通,便聽到趙龍龍不太友好的聲音:“到紫明軒喝杯茶”

  “你大爺的,我正想找你,你還自己找上門來了”夏建忍不住罵了一句。

  聰明的方芳一聽,忙沖黑娃他們幾個打了個手勢,大家全都上了車,看來山雨欲來風滿樓,一場大戰看來一觸即發。

  紫明軒的包廂里,趙龍龍叼著一根粗粗的雪茄,正在騰云駕霧,他的身邊,站了四個身體強壯的小伙子,這四人全是寸頭,一體的黑色衣服,一幅打手的模樣。

  張騰小聲的說:“龍哥,恐怕這樣不好吧!撕破了臉皮,這小子可不好對付”

  “哼!該給他點顏色看看了,要不他還真不知道,馬王爺會有三只眼睛,我趙龍龍一直念在他救過我的份上,事事讓著他,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胳膊朝外拐,哪就別怪本人不客氣了“趙龍龍說著,吐出了一個大大的煙圈。

  夏建大步流星,他身后的黑娃、張三桂,還有方芳和龍珠,也是緊追不舍。

  一進門,夏建單掌一拍趙龍龍面前的茶桌,大聲問道:“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把我也一起拖下水?“

  趙龍龍臉色一變,他沒有想到,這個夏建如此囂張,整個富川市,敢對他拍桌子的人還真沒有幾個。

  趙龍龍身后的馬仔立即撲了上來,黑娃、張三桂、方芳和龍珠,她們也不示弱,場面上的火藥味十足。

  張騰見狀,哈哈大笑道:“夏總這是怎么了?有什么做的不對的地方,全是我的錯,龍哥他確實不知道“

  趙龍龍一聽,慌忙站了起來,呵呵笑道:“哎呀!夏兄弟,你這帶著人沖了進來,有點嚇著老哥了,這是怎么了,詳細說說“

  張騰拉著夏建坐了下來,馬上給他沏上了茶,還把龍哥身后的幾個人打發了出去,這才笑著說:“都是兄弟不懂事,壞了規矩,惹龍哥和夏總鬧了點小小的誤會“

  “好了張哥,你別說了,我夏建雖然只是一個打工的農民,但知道適可二字,金融中心,你們要做,就按章辦事,不想做,請立馬走人,想在里面胡來,對不起,我夏建不同意“夏建說著,又拍了一下桌子。

  趙龍龍的臉色十分難看,他半晌了才說:“兄弟,北威集團的面子看來比我的大,是老哥把自己看大了“

  “哼!龍哥,不是兄弟不給你面子,北威集團的何總,你應該知道她是什么人,要打架,她有的是人,有錢還弄不到打架的高手嗎?你覺得能斗過她?“夏建緊逼著趙龍龍問道。

  趙龍龍沒有吭聲。

  “你既然斗不過她,鬧出事非來,還不是讓我來擦屁股“夏建又追問了一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