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224章 別墅里的Party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是嗎”夏建說著,忽然擊出一拳,直搗在高偉的額頭,這家伙一時沒注意,差點被打著爬在了地上。

  東山的鳥兒飛到西山就不靈了,高偉雖然在平都市橫行一方,可到了富川市他也算不上哪根蔥,只能忍氣吞聲,看著夏建遠去的背影,他只能罵上兩句。

  一時被氣昏了頭腦的夏建,這時才想起,人家蘇一曼有可能還在等著他,哎呀!他這干的到底是什么事,夏建心里暗罵著自己,快步跑上了她們吃飯的地方,可人去樓空,哪里還有蘇一曼的影子。

  就在夏建正垂頭喪氣時,口袋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掏出來一看,是王琳打過來的,這個時候她打電話過來,會不會是她又要匯報公司里的事,夏建條件反射般的產生了一股厭惡之情。

  “喂!什么事?”夏建的口氣極其的不友好。

  電話里的王琳先是一停頓,即而接著說道:“是不是打擾到你了夏總,是這樣的,我國外的幾個同學回來了,想在我家里開個Party,我想請你過來,大家一起玩玩,相互認識一下,有利于你將來的發展。

  原來是叫他去玩,而且還是從國外回來的,夏建一聽來了興趣,他立馬說:“好啊!你把地址發給我,我馬上過來“

  不一會兒,夏建便收到了短信,地址是金陵大道188號,在夏建的記憶中這里好像是別墅區,可王琳好像從來沒有說起過,不會是自己記錯了吧!

  哎不管了,去了再說,夏建在路邊攔了一輛車,直奔金陵路188號,一下車,眼前的景色讓他心里一顫,哇!好漂亮啊!一幢幢的別墅群,聳立在夜色中,柔和的燈光,把金黃色鋪灑在屋頂上,有著別樣的美麗。

  “夏總這邊”王琳站在大門內正朝夏建揮著手,她的身邊站了四個穿著時尚的女孩。

  夏建一愣,這是搞什么?他猶豫著走了過去,王琳給門口的保安說了一聲,人家才打開了大門,夏建便跨了進去。

  “過來一下,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就是我們公司的夏總”王琳拉著夏建,笑著對哪四個女孩了說道。

  穿著一身白色修閑裝的女孩,率伸出了手說:“夏總好!我叫艾麗絲,中文名李樺,她是露絲中文名陳婷,她們兩個,一個是冬娜,另一個陳霞“

  夏建微笑著和大家握了握手,一行人說笑著朝里面走去。據聽說富川市總共建造了五十棟別墅,當時還差點賣不出去了。

  “哎!這是要去誰家啊?“夏建悄悄的問王琳道。

  王琳微微一笑說:“當然是去我家了“

  “啊!你家住這里啊?你怎么從來都沒有說起過“夏建有點驚訝的問道。

  王琳呵呵一笑說:“你從來沒有問起過我住什么地方,我怎么好意思給你說,我住哪里哪里,哪豈不是有點傻“王琳說的確實是真的,這讓夏建多少有點不好意思。

  “哎!你們倆走快點,別顧著光咬耳朵了,今晚有的是時間“走在最前面的艾麗絲忽然回過來頭喊道,這生活在國外的女人,說話也充滿著豪放,她的話讓王琳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夏建則是快走兩步追了上去,他這才看清,這個艾麗絲不但身材高挑,而且前凸后翹,對男人極具誘惑力。另外三個,雖然長的一般,但穿著及舉止中透著一種不同的氣質。

  打開仿古式的鐵柵門,走上七八階臺級,推開一道防盜門,便進了屋內,寬大的客廳,極講究的裝修,第一次讓夏建見識到了什么叫別墅。

  幾個女人一進屋,便像瘋了的一樣,既喊又跳,夏建小聲的對王琳說:“這樣恐怕不好吧!驚動了你家里的人,到時候大家難堪“

  王琳微笑著說:“你就放心好了,我父母長年生活在國外,這兒只有我一個人住“王琳的話讓夏建更加大吃一驚,在一起工作了這么久,原來這個王琳還是一個隱富豪,這么大的別墅,還一個人住,真是氣煞人了,夏建不由得心里多了一份慚愧。

  “好了好了,時間不早了,大家都去檢查一下所有的窗戶關好了沒有,完了開燈上美食“又是這個艾麗絲大聲的喊道。

  不過這幾個女人倒是聽話,她們趕快忙了起來,插不上手的夏建,躺在寬大的沙發上,做起了真正的客人。

  一會兒時間,寬大的餐桌上,已擺滿了水果,還有一些熟食,自然少不了的還有紅酒,無意中夏建發現,這紅酒還是法國波爾多的。

  忽然,房間里的燈暗了下來,接著亮起了迷幻般的舞廳燈光,艾麗絲和幾個女人便開始唱起了英文歌,不知是她們有意賣弄還是真的離開中國久了,已不會唱中國歌了,雖然聽不懂,但韻律還是不錯的。

  酒倒在了高角杯里,都說外國人喝紅酒是品,可這幾個女人不一樣,把中西方文化接合了起來,硬是輪流著和夏建干杯,而且都是一杯見底。夏建也算是看明白了,五個女人,他一個男的,自然有點被欺負的意思。

  當音樂轉換時,艾麗絲給王琳眨巴了一下眼睛,便朝夏建走了過來,一伸手,便把他從座位上拉了起來,她微笑著說:“我這么漂亮,夏總總不會拒絕我吧!”

  她說著,便拉著夏建跳了起來,剛開始,不知是緊張還是兩個人配合不夠默契,這舞的也夠難看的,慢慢的,步子就一致了起來,由剛開始的艾麗絲主導,變成了夏建領舞,整個客廳里,都是兩個人穿梭的身影。

  一曲結束,大家不約而同的鼓起了掌來,艾麗絲擦著額頭的汗水說:“夏總真棒,這舞跳的也不錯,用我們中國人的話說,過隱”

  夏建則是哈哈一笑,大家又開始喝酒,就連平時穩重的王琳也一反常態,她也是舉著酒杯追著夏建拼命的灌。

  “好了王總,這酒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夏建有點迷糊的說道,他沒有想到,這紅酒發起威來,絕不比白酒差。

  王琳扶著夏建的肩頭說:“醉了就住下,我這里上下三層,十多個房間,還沒有你睡覺的地方?“看來王琳也喝的差不多了。

  玩累了,喝的也差不多了,這群女人才安靜了下來,王琳又開始給大家煮咖啡,她酒眼迷離的問夏建道:“夏總!你的要不要加糖”

  “哎呀!你們真別扭,什么總不總的,來這兒玩的,都是朋友,千萬別這樣叫了行不行”艾麗絲靠在沙發上,一臉不耐煩的喊道。

  夏建哈哈一笑說:“行,有什么不行的,艾麗絲小姐都發話了”夏建說話時,才發現自己舌頭開始打結了,看來他該注意點了,否則真的醉臥女人群了,這將又是明天富川市的一大爆炸新聞。

  “好了,今天晚上的酒就喝到這兒為止,各位回來一趟不容易,這么多年了還能記著我這個老同學,我非常的高興,我們這位夏總,年輕有為,讓人甚是佩服,所以大家不防一起談談,交流一下彼自的工作經驗,或許對我們將來的工作有幫助“王琳拍了拍手說道。

  躺著的艾麗斯一聽,猛的坐了起來,她兩眼直勾勾的看著夏建笑道:“你該不會也問我米國人是不是真的性開放“

  另外幾個女人一聽,哈哈大笑了起來,其中長的較好看,但膚色有點黑的冬娜接話道:“米國人盡吹牛,什么狗屁性開發,還不是私下里亂搞,法律上根本就不允許,看看越南,一個男子可以娶四個老婆,只要你厲害“冬娜說著,露出了自豪的微笑,感覺她就是越南男人一樣。

  夏建忙問:“冬娜在越南做事“

  “老爸在哪邊開工廠,所以全家人也就跟著過去了,怎么?你是不是想加入越南國籍,可以啊!到時候你也可以娶四房老婆“冬娜說著,哈哈大笑了起來,眼睛里充滿了對夏建的挑釁。

  露絲一聽,嬉笑著問冬娜:“你是不想叫夏總把你一起也收了“兩個女人說笑著,打鬧成了一團。

  通過聊天,夏建這才弄清楚,艾麗絲和露絲在米國留學后,就留了下來,兩個人都在金融機構上班,也屬高級管理人員,冬娜的工廠在越南,而另一位陳露,留學在米國,她像王琳一樣,回國工作,聽說是深圳一家外資公司的副總。

  越聊越熟,最后在王琳的提議下,大家交換了名片,留下了自己的聯系方式。

  艾麗絲笑了笑,她忽然問王琳道:“琳,你把這小帥哥介紹給我,意思是我隨時都可以找他聊天,包括晚上?“

  這個洋豹子,一說話就讓人吃驚,大家都看著王琳,王琳呵呵一笑說:“就你費話多,只要他同意,你們什么時候聊天,跟我有什么關系?不過我提醒你,米國的晚上,恰恰是中國的白天,千萬別影響他工作噢!”

  王琳的話回答的十分巧妙,一下就把這個尷尬的話題給繞開了。

  可這個艾麗絲一不做二不休,她立馬站了起來說:“哪好啊!現在是晚上,我們可以找個房間一起聊天了”

  這女人說著,拉起夏建,把他往二樓推,弄得夏建措手不及,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去做,另外幾個女人尖叫著,在一旁起哄,夏建向王琳投去了求助的眼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