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217章 重溫舊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龍泉山莊,攪局。

  夏建恍然大悟,他笑著問道:“你也是龍哥的朋友?“他想了起來,第一次去龍泉山莊,正好碰上朱惠戲弄肖曉,他挺身而出,一盆湯給看朱惠洗了個澡,至于后面的事,場上有沒有這個光頭,他還真記不起來了。

  張經理親手給她們沏好茶,便轉身走了,雄集摸了一下他的高頭,搖了搖頭說:“算不上什么朋友,他讓人來請我,我不得不去“夏建聽出雄集話里的不情愿,難道他們不是一路人?剛接觸此人,這個結論他是不敢貿然下的。

  三個人,東拉西扯的閑聊了一會兒,從言談之間,夏建可以看出,這個雄集并非簡單人物,他應該不只是這家肉聯廠的老板。

  “夏村長,你在富川市應該還有別的產業吧!“雄集果然先發制人,首先問起了夏建,既然這樣,他也就不客氣了。

  夏建掏出了自己的名片,往雄集的手里一遞說:“產業倒是沒有,只不過給人家打工而已,讓雄總見笑“

  雄集看了一眼手里的名片,臉色一怔笑道:“原來是創業集團的夏總,真是難得一見,這西坪村又和你是什么樣的關系?“雄集的眼里,充滿著驚訝之色。

  “呵呵!我是西坪村人,兼西坪村的村長之職,這創業集團,才是我正式任職的地方”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夏建也沒什么好隱藏的了。

  雄集哈哈一笑說:“明白了,果然是青年才俊,有膽略,這樣吧!你們養殖廠的牛和豬,我這里全包了,咱們今天就簽協議,你們看怎么樣?”

  趙紅沒有想到,這事情辦得哪此順利,她有點不敢相信的問道:“全包了,你們這里能要的下?我們可要的是現錢”

  “哈哈哈哈!趙村長果然是快人快語,剛成立的企業,資金這塊是硬傷,這點我想到了,咱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等將來你們穩定了,咱們再另當其論,至于能不能要得下,哪你是小看我了”雄集一臉得意的說道。

  果然不出夏建所料,此人應該還有其他的實業,否則他也不會如此的自信。就在夏建正思考這個問題時,雄集掏出了自己的名片,遞給了夏建和趙紅。

  名片上印著中光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雄集的字樣,真人不露相,要不是有生意上的合作,這位老總恐怕是不會掏出自己的名片來的。

  “不怕兩位笑話,我就是憑借著這家肉聯廠起步的,現在有自己的食品公司,肉類深加工,富川市我是第一人,我們集團公司的辦公地址在春風路18號,匯美大廈上面,夏總有空一定要來光顧”雄集說著,伸出手和夏建又握了一下。

  這意思很明白,他們這是重新認識了一次。

  接下來的事,辦的非常順利,雄集讓張經理草擬了協議,經夏建和雄集親自過目后,趙紅便在上面簽了字,為了表示合作誠意,雄集又安排了一桌,夏建不去也不行。

  酒席之上,兩人越聊越熟,有點相見恨晚的感覺。

  從下午一直喝到晚上的十點多,要不是趙紅在一旁極力催促,這倆人恐怕能喝到天亮。分手時,夏建拿著雄集的手說:“雄哥,合脾氣,我認定你這個朋友了”

  “好的,我老雄能認你這樣一個兄弟,值了,記著有事電話,或許我能幫得上”雄集說這話時,已是東搖西擺。

  方芳在車上等得一臉不耐煩,她假裝生氣的說:“你就知道喝酒,我連水都沒得喝“

  夏建呵呵一笑說:“對不起了,等到了時代廣場,你把我們放下來,這車今晚你開回去,明天早上在金水路口接我便是“

  “啊!你沒醉啊!“方芳吐著舌頭問道,她原本想逞一下口舌之快,沒想到夏建和剛上車時,已扮若成了兩人。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第一次和人家喝酒,切記不可喝醉“他這句話不知是說給方芳聽的,還是說給自己的。

  方芳一邊開著車子,一邊問道:“你們去時代廣場干什么?大晚上也沒什么好玩的“

  “噢!趙紅登記的賓館就在哪兒”夏建順口說道,一旁的趙紅,不由得看了一眼夏建,心里想,這個家伙,連方芳也騙,自己根本就沒有登記什么賓館,還什么時代廣場。

  一個小時后,車子平緩的停了下來,方芳笑著說:“夏總,別生氣,剛才我也就是隨口一說,要不你把趙村長送上去后,我再送你回去?”

  “不要了,我打個車回去就行”夏建說著,拉開了車門,跳了下去。

  時代廣場還真有個時代賓館,夏建的記憶還真是不錯,有一次經過這兒時,他掃了一眼便記住了,沒想到今天剛好用上。

  看著方芳開車走了,趙紅嘴巴一鼓生氣的說:“誰在這兒登記房了?現在一肚子的謊”

  夏建拉起她的手,呵呵一笑說:“善意的謊言,要不我怎么好意思從車上下來,是不是”

  趙紅一聽,臉色微紅,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畢竟她們倆言不正名不順,這私下里的來往,就只好偷偷摸摸了。

  夏建并沒有住進時代賓館,而是在時代廣場的后面,找了一家四星級的酒店,要了一間398元的單間,這把坐在一邊的趙紅給心疼的直搖頭。

  錢到位了,這房間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讓人滿意,夏建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邊看電視邊對趙紅說:“你去洗洗吧!這里的設施不錯”

  “嗯!”趙紅低著頭應了一聲,便進了洗澡間。

  看了一會兒電視,夏建有點困了,但趙紅還沒有出來,女人洗個澡也這么的麻煩,等不及了的夏建,剛把自己的衣服脫掉時,洗澡間的門開了。

  就見趙紅把長發盤在腦后,亮著半截白花花的胸脯,身上只從腋下象征性的纏了條浴巾,夏建的眼睛如一百瓦的燈泡,瞬間亮了,困意頓然會無。

  他撲了過去,一把抱住了趙紅,趙紅在他的懷里掙扎著說道:“你也去洗洗吧!”

  “還洗個屁”夏建喉嚨里擠出幾個字后,粗魯的一把扯掉了趙紅身上的浴巾,把她美麗的玉體拋到了床上,隨著趙紅輕盈的叫聲,夏建如一頭久未食肉的餓狼,撲了上去。

  席夢思大床不堪重負的發出了咯吱咯吱的叫聲,夜已經很深了,可室內依然春光一片。

  經過一夜不休止的折騰,等到手機在床頭叫起來時,夏建這才睜開了眼睛,他身邊的趙紅早沒了人影,夏建有點氣惱的拿起了手機:“喂!什么事?”

  “夏總你在哪兒?我就在金水路路口“手機里傳來方芳優美的聲音。

  夏建一聽,慌忙坐了起來,這才發現太陽的亮光已從窗簾下射了進來,看來時間真是不早了,他忙對方芳說:“你先到農業銀行,找一下蘇行長,她有什么資料給我,完了你直接回公司,我打車回去“

  方芳應了一聲,便把電話掛上了。一說蘇一曼,夏建還真有點不好意,人家可幫了他不少的忙,可一忙起來,別說約人家出來吃個飯什么的,就連一個電話,他記不起打。

  穿好衣服,洗涮完畢,夏建正準備離開酒店時,才發現他的枕角下壓著一張紙條,他慌忙拿了起來一看,原來是趙紅留給他的,這個女人,他心里正抱怨她為什么不辭而別。

  紙條上寫道“建!本想叫醒你,看你睡的如此香甜,我有點不忍心。這次來富川市,讓我十分的高興,不但辦好了幾件事,而且還見到了你。我回去了,西坪村的事情很多,期待你盡快回來,我在西坪村等你,紅“

  一種失落感頓時襲上了夏建的心頭,他收拾完畢,退了房便打車回了公司。

  屁股剛一落下,王琳便敲門走了進來,她笑嘻嘻的問道:“夏總,朋友走了?“王琳的話里好像帶著點什么。

  “走了,你找我什么事?“夏建爽快的問道,他就這么把話題叉了開來。

  王琳微微一笑說:“夏總,你不是說今天要去東平礦業突擊檢查嗎?“

  夏建一拍大腿“噢“了一聲,他這才想起,自己對這事早都安排下去了,怎么給忘記了。這東平礦業自從閻正森進去后,就由郭美麗這個女人代管,聽金一梅反映,賬務上一直來往平穩,沒有什么大的問題,可夏建還是有點不放心,他怕閻正森的事又在郭美麗身上發生。

  “你讓黑娃把車開到雪山路口等我,記住不要開寶馬,開哪輛大眾就可以了”夏建無奈了搖了搖頭說,事情太多,幸虧還有王琳提示,否則這事早都忘到九宵云外去了。

  王琳想了一會兒說:“你只帶黑娃一個人,有點不妥,還是多帶兩個人吧!讓方芳和張三桂也一起跟你去”

  “不用,這事不宜人多,你馬上給黑娃打電話,我這就下去“夏建說著,便收拾他的小包。

  王琳見夏建非常的堅決,也不好多說什么,轉身出了辦公室。

  正在保安室吹牛皮的張三桂,一見夏建從電梯里走了出來,他立馬站了起來,這段時間,他這班上的非常的尷尬,老總出去時,有時叫他,有時又不叫他,他這種情況,被保安室的保安說他被打入了冷宮。

  “張三桂,陪我出去一趟“夏建一招手,大聲的喊道。

  張三桂豎起耳朵一聽,慌忙跑了過來,不一會時間,就把寶馬車開到了大廳的門口,夏建一坐上去便說:“雪山路口,到了哪兒,你停下來,等我上了黑娃的車,你立馬開著車到A號標地轉上一圈,明白嗎?“

  “明白夏總“張三桂慌忙點了點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