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214章 金融中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方芳在前面開,黑娃在后面尾隨,可能是對方暫時不知道夏建這個新的住處,所以一路無事,夏建也就渡過了一個平靜的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夏建沒有讓公司的車來接,而是自己打了個車到了公司,剛一進辦公室,王琳就從后面追了進來。

  等夏建坐好后,她先是給夏建倒了一杯茶,然后壓低了聲音問道:“夏總,這事我們要不要先報案?”

  夏建一愣,立即明白了過來,可能是昨天晚上方芳已把她們遇到的事情告訴了王琳,夏建搖了搖頭說:“不用,此事先不要聲張”

  “噢!哪今天早上你要去市政府見蘭市長,我們該做哪些準備?”王琳應了一聲,輕聲問道。

  夏建想了一會兒說:“我總覺得,我的行蹤別人非常清楚,你讓這幾個司機馬上到我的辦公室,還有,我的行程安排只能你一個人知道,你明白嗎?”

  “明白”王琳應了一聲,轉身走了。

  不一會兒時間,張三桂、黑娃和方芳如數到齊,夏建招呼她們坐下后,便笑著說:“給我開車辛苦大家了,不但有時候晚上在加班,而且還有許多的規定,大家是不是覺得特不爽?”

  夏建忽然間這樣問話,讓三個人面面相覷,一時間無話可說,倒是黑娃想了一下,輕聲問道:“夏總,是不是我們哪兒做的不好,如果有,請您指出來”

  “好,而且是非常的好,不過最近我老覺得,我的行蹤別人非常的清楚,請問你們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嗎?”夏建說著,臉色變得有點不好看了。

  三個人,低著頭,努力的琢磨著夏建話里的意思,忽然,張三桂站了起來,他神情緊張的說:“對不起夏總,都是我這人嘴巴大,沒個把門的,您的行蹤有可能是我泄露出去的”

  “什么?你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夏總對我們這么好,你咋能干這樣缺德的事”方芳一聽,立即指著張三桂的鼻子罵道。

  張三德耷拉著腦袋,一臉悔悟的說:“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還狡辯?”方芳壓不住火,激動的站了起來。

  夏建揮了一下手:“都坐下!張三桂把情況給我們詳細說一下”

  “夏總是這樣的“張三桂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娓娓道來。

  原來張三桂沒事的時候,喜歡待在一樓的保安室,一來二去和哪里的保安混的特熟,其中就有哪個王六斤,這人和夏建也是有點瓜葛的,后來夏建一忙,再者這家伙怕夏建揭他的老底,所以老是躲著夏建走,慢慢的夏建便把他給忘記了。

  每次樓上一打電話到保安室,給張三桂安排工作時,這個王六斤便會湊上來,非常熱情的問張三桂:“張哥這又是去哪兒?每天跑來跑去挺辛苦的“

  張三桂一聽,便順口一說,我們老總要去哪兒哪兒,反正說著無意,問者有意,這樣無形中,張三桂便把夏建的行程告訴了王六斤。

  這家伙有時候特鬼,就算張三桂待班不出去,他也能從張三桂的嘴里套出夏建去了哪兒。

  等張三桂說完,方芳和黑娃也反映了同樣的情況,說這個王六斤也是從她們哪兒經常打問這打問哪的。夏建一聽,基本上確定,這個王六斤一直在向外告訴他的行蹤。

  “王總!到我的辦公室來一下”夏建抓起桌上的電話,語氣非常生硬的喊道。

  張三桂她們三個司機,一見夏建動怒,心里還是有些緊張,畢竟做為老總身邊的人,為老總保守秘密,這是必須要做到的。

  王琳推開門走了進來,一看夏建的臉色,她馬上問張三桂她們三個:“你們是誰惹夏總不高興了?”

  張三桂低著頭,小聲的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王琳細說了一遍,王琳一聽,臉色一變,大聲喝斥道:“張三桂,你在創業集團呆了不是一天兩天了,這樣低級的錯誤你也敢犯,看來是我這個領導做的不好,從今天開始,夏總的車就不用你開了,你到安保部報到吧!”

  張三桂老實的應了一聲,轉身走了,他最清楚王琳的手段,如果她真的發怒的火,炒他魷魚都有這個可能性。

  “不用這樣,車還是讓他照開”夏建這才開口說話。

  王琳愣了一下,有點不解的問道:“夏總的意思是?”

  夏建招了招手,把嘴巴貼到王琳的耳邊,小聲的安排了幾句,王琳不住的點著頭,臉上慢慢的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一樓大廳的保安室,王六斤正好幾個小保安扯著閑篇,他一看見張三桂走了進來,便笑呵呵的迎了上去,笑著問道:“張哥今天不出去?”

  “切,能不出去嗎?就是到處跑的命,不過今天去的這地方,我喜歡”張三桂故做神秘的一笑,坐在了墻角的椅子上。

  王六斤眨巴著他的一對小眼睛,呵呵笑道:“哎張哥,你這工作真是好!哪兒都能去,不像我們啊!每天就是這里,煩都煩死了,透露一下,去哪兒?讓兄弟也跟著張哥樂呵一下”王六斤說著,便把耳朵伸了過來,他好像料定,張三桂一定會說給他聽。

  “哎呀!你這家伙,嘴巴就是管用,我不說也不行啊!”張三桂把嘴貼了上去,小聲的說了兩句。

  王六斤聽著,神色一喜,他哈哈大笑道:“好地方,真是好地,張哥在這兒先坐著,我出去一下,要不隊長看到了,又該我了”王六斤說完,轉身便走。

  張三桂在后面追著喊道:“別急小子,哥也要動身了”

  不一會兒時間,正在大廳里東張一望的王六斤,忽然看到張三桂開著黑色寶馬車出去了,后面好像還坐了一個人。

  王六斤冷笑兩聲,跑到大廳外,掏出口袋里的手機,撥了個號過去,笑著說道:“妥了,他們出去了”

  這一幕,被站在遠處的黑娃看了個一清二楚,這個混蛋,一個小保安,還帶上了手機,看來此人有點來頭,黑娃心里暗想著,迅速上了八樓。

  十點鐘,夏建跟著蘭市長的秘書,一分不差的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蘭市長五十多歲,中等身材,國字臉,兩只眼睛炯炯有神,夏建邊往里面走時,順便掃了一眼,正好蘭市長抬起頭看他。

  “蘭市長好!”夏建緊走幾步,伸出了雙手。

  蘭市長劍眉一挑,站了起來,聲音洪亮的說道:“你好!請坐”

  “不錯,這肖老真是不同一般人,敢用你這么年輕的老總給他挑大梁,看來你還真像外面說的一樣,有你的過人之處,A號標地,弄得非常不錯,既解決了爛尾,又把當地農民的就業也給捎帶著解決了,我們富川市現在需要的就是你這樣的企業家”蘭市微笑著說道。

  夏建微微一笑:“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其實我也是商人一個,沒大家說的那么好,首先我們要盈利,這樣才能解決一些實際存在的問題”

  “呵!年輕人說話很直率,看來暫時沒有被利欲蒙住你的個性,好吧!我們來談談所謂的黃金地,你想怎么樣開發這里,我想聽聽“蘭市長幾句話,就繞到了主題上。

  夏建稍停頓了一下,把自己的思路重新整理了一番,和這樣的領導談話,他可不能口若懸河,盡失自己的水準。

  “沒事,你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說“蘭市長語氣平和的說了一句。

  夏建點了一下頭說:“黃金地這名字是大家叫起來的,聽著有點俗,首先得把這名字改過來“

  “噢!有想法,說說,我聽一下“蘭市長說著臉上露出了笑容。

  夏建趕忙說道:“這塊地是我們富川市的中心地帶,也是我們富川市的門面,所以我們想把它開發成富川市的金融中心,內帶商業、醫院、學校,還有高檔住宅樓、高檔寫字樓“

  夏建說的非常簡短,但一聽就能夠明白,可蘭市長聽后,半天了沒有說一句話,這讓夏建多少有點不安。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著,兩個人就這樣靜坐著,夏建好像都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這就是和領導談話的壓力,人家不說話,他也只能干坐著。

  忽然,蘭市長坐直了身子問道:“你這個金融都包括些什么?“

  “銀行、證券、保險、信托、基金等行業“夏建一口氣說了出來。

  蘭市長一聽,哈哈大笑道:“不錯,這些確實都是些有錢的主,符合放在市中心發展,你的想法非常的好,馬上回去,形成資料上報,有可能我們會加點其他行業進去,但不影響你的總體“

  夏建一聽,心中不由得一喜,這比他來時預想的好多了,他畢竟是從商業的角度去考慮的,而人家市長,考慮的才是大局,是整個富川市平衡發展的大局。

  “哎!這說來說去,黃金地你想改成啥名?“蘭市長笑著問道。

  夏建忙說:“就改成金融中心怎么樣?“

  “好啊!這名字既延續了黃金地的意思,又具有時代感的強烈氣息,與當下的發展,相輔相成,就叫金融中心吧!后面的材料上,馬上改過來“蘭市長高興的一拍桌子說道,看來他也是性情之人。

  出了市政府,夏建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