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198章 去山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夏建完全被歐陽紅震住了,她們認識這么久了,他還是第一次聽歐陽紅爆粗口,看來她真是被氣極了,不過夏建剛才的一句我不干了,他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事情都到了這一步,他不干能行嗎?

  “什么時候開始?最近我想把養殖廠的事忙完,回集團去“愣了一會兒的夏建,半晌了才問道。

  歐陽紅長出了一口氣說:“對不起,剛才我有點激動了,哪你就趕快安排,不是要進種苗嗎?你就親自帶隊去了,把趙紅一個人留在村里,隨便他們查了“

  夏建聽出了歐陽紅的不滿,他有點謙意的說:“我是隨口說的,要不干早不干了,還能等到今天“

  倆個人又恢復了平靜,在電話里聊了一會兒,彼此安慰了兩句,這才把電話掛上。

  中午時分,夏建帶著西坪農貿公司的所有成員,找了個大排檔,請大家吃了個便飯,這對于夏建來說,只是化點錢的事而已,可員工們的感受就不同了,當場立馬有人表態,一定要在公司好好干,這讓夏建十分的開心。

  下午三點多的樣子,白如玉打來了電話,說是山東晨光牧業她已經聯系好了,讓夏建帶人盡快過去,她還告訴了夏建聯系人的電話。

  掛上電話的夏建,心情非常的激動,擇日不如撞日,更何況他的事情很復雜,萬一走露了風聲,這山東之行他還去不了了。

  立馬一個電話打給了趙紅,讓送菜的車,把陳二牛她們三個人立馬送到平都市來,他要連夜出發,以免夜長夢。

  電話里的趙紅當然猶豫了一下,但當她明白了夏建的用意后,立馬派人安排了下去。掛上電話,夏建直奔平都市火車站。

  這個時候的火車站,都是一些出遠門訪親談友的,真正出去打工的人還沒有行動,她們一般都在農歷二月二以后才開始行動,這就是南北差距,尤其是內陸較封閉的小城市,大家還沉浸在年味的回憶里。

  排了幾分鐘的隊,夏建便買到了四張去濟州的火車票,聽白如玉說,下了火車還要坐汽車,然后到了什么鎮上,打電話人家才會派車來接,不過這些夏建都能理解,養殖業肯定是辦鄉下,誰還會在城市中心養豬養牛,哪豈不臭死了。

  火車是晚上九點多的,幕容思思知道了這事后,有點心疼夏建的說:“這都還早,你就在我的床上睡一覺,上次還那么客氣,把床單也給我洗了,不會是和妹子睡的吧!“這個女人,說著說著就跑偏了。

  夏建沒有吭聲,而是直接進了里間,他確實得好好睡上一覺,這硬座可沒有臥鋪那么舒服,身后的幕容思思故意問道:“要不要我來給你暖床?“

  “你敢!“夏建假裝生氣的吼了一聲。

  幕容思思把嘴一撇,小聲的嘀咕道:“有什么不敢的,我還怕你不成“

  晚上七點多的時候,陳二牛她們三個跟著送菜車,才來到了西坪農貿公司。一上二樓,幕容思思便迎了出來,宋芳把她打了一遍,失聲說道:“真是個大美女,聽我們夏總說過“

  “過獎了,你們在里邊坐,夏總正在休息,我也到時間了,晚上你們走時,把門從外面鎖上就是“幕容思思說完,轉身走了。

  宋芳看著她遠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對陳二牛說:“是不是我們來的不是時候“

  “盡胡說”夏三虎瞪了宋芳一眼。

  宋芳嘿嘿一笑說:“不就開個玩笑嗎?你何必這么認真,這姑娘漂亮迷人,我們夏總又青年才俊,想想這美事,又不是不可以”

  就在這時,夏建從里間走了出來,他一邊系著扣子,一邊笑著問道:“是不是有點匆忙,讓大家有點措手不及”

  “沒事,你還是帶我們出去吃點東西吧!這肚子餓了老半天了”陳二牛哈哈大笑著說道。

  一旁的宋芳看了一眼夏建,嬌聲道:“這家伙是豬八戒投胎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個吃,要不我們也沾沾他的光”這女人自己想吃就吃唄!非要把這個名背給陳二牛。

  剛過完年的平都市,處處一片年味的喜氣,夏建帶著陳二牛她們隨便吃了點便飯,就開始在街上逛了,反正九點多的火車,這個時候過去有點早。

  市民廣場燈火輝煌,市民們載歌載舞,一番熱鬧的景象,宋芳跟在夏建身邊,寸步不離,她唉聲嘆氣的說:“夏總啊!我們西坪村缺少文化氛圍,尤其村民們基本上沒有自娛自樂的活動,這對一個村子來說,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一旁的陳二牛嘴巴一裂說:“是你想跳舞了吧?”

  宋芳生氣的狠狠了他一眼,站在一邊默不作聲,夏建長出了一口氣,拍了一下陳二牛的肩膀說:“有空跟宋芳多學學,她是南方人,這方面腦子活”

  宋芳一聽夏建表揚她,立馬來勁了,她笑著說:“我說的都是些實情,你看咱們西坪村,一到晚上,有電視的看看電視,沒電視的老早就上了炕,沒事干,就會造小孩,你看看,咱村的計劃生育老是拖后腿”

  宋芳的一席話,把夏建差點逗樂了,話丑理端,農村的建設看來缺少這個環節是不行的,物質豐富了,精神建設必須得抓。

  “喲呵!這是夏村長帶領導們來消費啊!”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夏建和陳二牛慌忙一回頭,就見路燈下,王有財挽著一個燙著卷發的女人,正在朝她們笑,一看到此人,夏建比吃飯時碗里看到一只蒼蠅還要難受,他就差嘔吐了。

  “也,原來是三少在溜啊!”陳二牛嘻笑著說道。

  王有財身邊的女人一聽可不樂意了,她一把摔開王有財,大聲的喝斥道:“這都是些什以人,啥素質?還變著法子罵人”

  “哎呀!這都是些咱村里人,老農民一個,要什么素質,他咋罵你了,我怎么沒有聽出來“王有財呵呵笑著說道。

  燙發女人一聽,怒火三丈,她大聲喊道:“你是豬啊!他說你溜啊!只有人溜狗,他是在罵我,我是一只狗“

  這話一旦說破了,就會笑死人,夏建忍了忍,最終沒有忍住,他哈哈大笑著說:“咱們走吧!別打擾人家溜“

  王有財本來想在女人面前耍耍威風,沒想到卻被陳二牛給嘲弄了一番,他氣極敗壞的指著夏建說道:“你別高興的太早,好事還在后面,到時我看你還能不能笑的出“

  對于這種人最有效的回答就是無聲,夏建一揮手,帶著陳二牛她們便走,這把王有財給氣得差點吐血了。

  沒想到這個時候的火車上竟然這么空,夏建四個人坐的正好是連號,他往窗戶邊一坐,宋芳便搶著坐了過來,陳二牛和夏三虎只好坐在了對面。

  火車一開動,一向不怎么說話的夏三虎,小聲的問夏建:“剛才這個王有財的話里好像有點兒意思?“

  “呵!不用管他,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這是將來的事情,我們目前的當務之急,便是這次選種苗,這可是一件大事,所以大家必須用心了,千萬不能出什么差錯,否則又被這些家伙抓住什么把柄“夏建意味深長的說道。

  宋芳微微一笑說:“夏總放心,我學習過,雞這塊絕對不會出什么大的問題“

  “別吹了吧!這豬和牛,我們都養過,但心里還是沒底“陳二牛剛才本想和夏建坐在一起,沒想到被宋芳搶了過去,所以他心里多少有點不爽,一聽宋芳說,他便跟著嗆。

  這一路上,只要宋芳說話,陳二牛必搭腔,陳二牛說話,宋芳必嘲諷,車走了一路,兩個人在車上斗了一路,反正旅途枯燥,夏建就當是她們兩人在表演相聲而已。

  一出濟州火車站,夏建也不由得傻眼了,這比富川市的火車站還要大,陳二牛和夏三虎,頓時覺得路都不會走了。

  宋芳不虧是見過大世面的,她倒是神情自若,非常的淡定。她笑著說:“夏總,咱們得先找個地方睡上一覺,然后再去長途車站,不過看這天色,今天應該是來不及了,得明天早上過去“

  夏建點了點說:“好!就這樣辦,咱們先找招待所“

  他的話剛一落下,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走了過來,笑呵呵的問道:“你們要住店嗎?“

  夏建還沒出聲,陳二牛一聽有人問,便搶著說:“是的,我們要休息一下,這里什么地方有招待所“

  “招待所早落伍了,我們這里有最便宜,最安全,最干凈的賓館,你們就跟我去吧!反正不遠,很近的“女人笑的很甜。

  陳二牛拉了一把夏建說:“走啊!反正到哪兒都要掏錢,還不如跟著她去,懶得走路“陳二牛說著,呵欠連連。這十幾個小時的車程,夏建也有點快受不住了。

  女人一把奪過了陳二牛手中的提包,呵呵笑著說:“看把你給累的,我幫提,咱們走吧!”女人說完,轉身就走。

  陳二牛急了,忙問夏建:“咱們還去嗎?“

  “就你話多”夏三虎說了一句,陳二牛這才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不去行嗎?行禮都被人家拿走了,夏建只好頭皮一硬,大聲的說:“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