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192章 下戰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夏建年前的歸來,讓西坪村又沸騰了一把。

  農歷三十的晚上,就是所謂的大大,全村人早早的做好了去家神廟燒頭爐香的準備。據說,如果誰家今年搶到了零點剛過的第一爐香,會一年走運,不過這事沒人跟蹤,反正搶到了也是為了圖個吉利。

  西坪村的最南端,有座年久失修的大廟,里面供著全村人最信仰的家神爺,廟門雖說破敗不堪,但里面卻是香火旺盛,燭光跳躍,香煙繚繞。

  晚上剛吃過老媽包的團圓餃子,陳二牛已帶著以前跟著夏建混過的哪一幫弟兄,來找夏建晚上一起去搶頭爐香。

  大過年的,夏建也不好意思掃了大家的興,他先是給各位發了自己買的香煙,上了糧果,然后委婉的說:“這么冷的天,不去了行不行啊?要不咱們就在咱家里玩牌,看春節聯歡晚會咋樣?”

  “嗨!你家買彩電了?”陳二牛一聽夏建這樣說,便朝他家的桌子上一看,果然放了一臺嶄新的大彩電,還比較講究的用一塊白色花邊的布蓋著。

  夏澤成不等夏建說話,呵呵笑道:“盡胡來,那么多錢,買一個哪玩意兒有啥意思,還不如買頭豬,過年時殺了能吃肉”

  “哈哈哈哈!叔,你這就不懂得生活了!人家老五家五年前就有黑白電視了,也就在前幾天吧!換了一臺彩色的,這下你家剛好和他家扯平,說不定你家的比他家的還大,再說了,你家現在也不缺這個錢啊!干嗎要落后他家,你說是不是?“陳二牛大笑說道。

  夏澤成呵呵一笑說:“二牛這樣一分析,這個電視就買得值了,快打開吧!讓孩子們都看看咱家的新電視“

  “真是個老燒火“孫月娟白了老頭子一眼,但還是非常高興的打開了電視,電視的畫面雖說不是很清晰,但在哪個年代,能看上彩電的人,生活已經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夏建乘大家正在看電視的當口,偷偷的拉了一下陳二牛,小聲的說:“現在咱倆都是村干部,帶頭去燒香,這恐怕有點不好吧?“

  陳二牛還沒來的及回答,已被夏澤成搶了先,他冷哼一聲說:“這有什么不妥的,大過年的給家神爺燒爐香,求得就是全村人的安康,比你大的官,回到家里也不會忘了老祖宗,你這叫啥官?官里面都排不上品“

  “哎!我說老東西,你給我少說兩句,孩子又沒有說他不去,不就燒個香嘛,怎么那么多的說詞,哪李世明還叫唐僧替他去西天取經呢“孫月娟忽然插了兩句,她這話明里好像在替夏建說話,實質還是在說夏建的不是。

  陳二牛一聽,朝夏建吐了一下舌頭,夏建則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夏建家買彩電的事,不知是被誰傳出去的,就在夏建和陳二牛幾個正閑扯時,來了左鄰右舍家的好幾波孩子,不大的功夫,整個屋里全是小該,這可忙壞了孫月娟,老人一會端瓜子,一會兒發糧果,這是她看來最開心的事。

  當墻上的掛鐘剛敲響十一下時,夏澤成便大聲的喊道:“收拾一下,咱們去搶頭爐香“

  “爸!今年有我,你就不去了,在家看電視吧!“夏建慌忙攔道。

  夏澤成瞪了夏建一眼說:“為什么不去啊?一年就這一次,虧你還能想的出,我不但要去,而且還要帶著你們一起去”

  夏建一聽,不禁搖了搖頭,他這個老爸,犟起來像頭牛,誰也把他沒有辦法。

  一出家門,夏建這才發現,整個西坪村已是燈火輝煌,原來每戶人家幾乎都在自家的大門上裝了路燈,這個時候同時打開,每條巷子都被照的亮亮的。

  去家神廟的路上,已是人聲鼎沸,大人小孩,還有炮仗聲,再加上喧天的鑼鼓聲,把這過年的氣氛弄到了。

  家神廟的小院子上,已插滿了香燭,香爐內的香,像材火一樣的燃燒著,一位年長的老者,一邊燒香,一邊笑呵呵的說:“西坪村今年有收入了,這家神爺的香火也旺了不少啊!”夏建聽到這里,心里按奈不住的高興,這就是她們奮斗的成績。

  時間未到,大家便全站在院里等,小孩則是不停的燃放鞭炮,廟門口支起來的鑼鼓,被一伙年輕人輪流上陣,哪響聲恐怕十里八鄉都能夠聽的見。

  村里人一看到夏建,個個都要爭著和他打個招呼,這讓夏建十分的開心。忽然,有兩個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了他的眼前,一個是王有道,而別一個則是王有財,就在他倆的身后,站著的正是王德貴。

  “哈哈哈哈!我怎么說?你們兩弟兄還不相信,這大過年的,村長肯定會帶頭上香,這不人家不是早來了嗎?“王德貴大笑著,從王有財的身后走了出來。

  夏建再笨,也能聽出他這話里的意思,不就燒個香嗎,有必要這樣嗎?夏建本想還他兩句,但一想這大大,和一個長輩斗嘴,傳出去恐怕也有人說他的不是。

  “王叔也來了?過年好!“夏建非常禮貌的說了一句。

  王德貴臉上不由得一怔,他萬萬沒有想到,夏建會在這處場合喊他王叔,而且還會給他拜年,這讓他有點措手不及,慌忙說道:“不敢不敢,村長過年好“

  “還磨蹭啥啊!時間馬上到了“陳二牛跑了過來,拉著夏建便跑。

  廟內,本來不大的地方,都處跪著人,夏建在門口的地方,和陳二牛勉強跪了下去,等有人喊了一聲:“時間到“便聽到廟外的鞭炮聲如同炸雷似的響了起來。

  大家行了禮,便輪流上香,然后出了廟門,也算這頭爐香燒完了,就不知到底誰是第一個,也不好理論,反正大家心里的夙愿是了了。

  夏建剛出廟門,正和陳二牛商議著回家喝上小兩口時,王有財追了上來,他哈哈笑著說:“這么早回去干啥,摟老婆,你們又都沒結婚“

  “有事啊?“陳二牛冷冷的問道。

  王有財呵呵一笑說:“這大過年的難得熱鬧上一回,今年咱們老王家和你們老夏家斗獅子怎么樣?順便也把秧歌隊帶上“

  舞獅子,這已是多年前的事了,夏建一想起來就興奮,但如果老王家和老夏家兩個家族的人一起斗獅子的話,這恐怕有點不妥吧!夏建猶豫著沒有說話。

  王有財拿出香煙,自顧自的點了一枝,然后吐出個大煙花,笑道:“怎么,不敢啊?“

  這句話,讓夏建聽著十分的不爽,他冷冷的說:“有什么不敢的,斗就斗唄!“

  夏建的話音剛一落下,王有財便大聲的喊開了:“快過來過來,大家都聽好了,今年老王家和老夏家斗獅子,其它姓氏的人,自由選擇,時間我們就定在正月初三的晚上,地點就是村委會的大門口“

  眾人一聽王有財這么說,便跟著大叫了起來,有幾個姓王的年輕后生,便喊開了:“我們老王家畢勝“

  陳二牛有點不高興的拉著夏建便走,他一邊走一邊說:“哎呀!你怎么這么容易上當,這是王有財的圈套,難道你沒看出來嗎?這事他早都計劃好了,而且我還聽人說,他前幾天回家時,已把舞獅買好了“

  夏建一聽,覺得自己剛才還是沒有沉得住氣,難怪王有財一聽他答應了,便立馬宣布,而且這時間地點,他早想好了。

  “怎么辦啊?我們啥都沒有,到時候拿啥比“陳二牛有點著急的問夏建。

  夏建呵呵一笑說:“有錢就行,村里現在不是有車嗎?到平都市去買一個就行了“

  陳二牛一聽,搖頭搖頭說:“說的輕巧,村里的錢,趙紅現在控制的很死,想買舞獅,她肯定是不會同意的,這事有點懸“

  “你這腦筋,我啥時候說了要用村里的錢,這是老王家和老夏家兩個家族的事,這錢我一個出,不過這路可要你去跑“夏建拍了一下陳二牛的肩膀說道。

  陳二牛一聽,像個小孩子似的跳了起來,他一邊跑,一邊大喊著:“正月初三斗獅子,想贏就來老夏家“他這聲音洪亮,可能整個村子里的人都聽道了。

  年來的慢,過的非常快,再加上又要準備舞獅子的事,夏建都覺得這三天快的如同一天。正月初三這天早上,夏建還沒起床,便聽到院子里有人說話,這聲音感覺好熟悉,他側耳一聽,原來是趙紅的聲音。

  就聽她對孫月娟說道:“姨啊!你這些天要多看著點他,每晚上都喝這么多酒,那怎么行,眼看著就開始忙了,還是身體要緊“

  “哎!還是你想的周到,有空的時候,你還是幫著我好好說說他“這是她媽孫月娟的聲音。

  這大清早的不進屋在院子里有什么好說的,夏建忽然想起,這西坪村不知從哪個朝代開始,便有三天年沒過完,女人不許走親訪鄰的傳統,當然不進堂不算,這是個什么講究,夏建始終沒有弄明白。

  等他穿好衣服出來時,院子里一個人影都沒有,看來人家趙紅早都走了。

  活動了兩下身子,一時興起,便打了一套老肖教給他的大洪拳,這拳打的,把堂屋里的夏澤成眼睛都看呆了。

  等夏建收勢時,夏澤成這才趿著兩只鞋子跑了出來,他小聲的說:“今晚斗獅,你就當領獅人,絕對不能給他們王家一點面子“

  “不行,建兒是村干部,絕對不能參與這樣的事,輸和贏對他都沒有任何的意義“孫月娟手里提著勺子,從廚房里走了出來,她的語氣十分的堅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