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190章 情敵相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什么家事?我剛才可聽的一清二楚,你們早都離婚了,再說了,就算沒有離婚,朋友之間在一起喝喝咖啡又咋了,難道高老板一起的女人還少嗎?何晶并不給高偉面子,直接頂撞了起來。

  夏建坐在哪兒,始終沒有說一句話,他在觀察著事態的變化。

  呂猴子眨巴著眼睛,小聲的對何晶說道:“何老板是有所不知,這個夏建和咋嫂子在上學的時候,早就有一腿,所以偉哥有點不放心“

  “誰嫂子?“何晶狠狠的瞪了一眼呂猴子。

  呂猴子慌忙改口道:“我嫂子、我嫂子“

  蔡麗站了起來,眼含熱淚的對高偉說道:“你就放過我好嗎?我這一輩子差不多被你毀了,見個老同學也要受你的監控,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哎呀麗啊!你怎么當著外人這么說你老公,我這么做還不是為了咱孩子著想嗎?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就實話實說吧!對面這小子不靠譜,現在和我一樣,也是無業游民,別聽他瞎說,他是什么集團的狗屁老總,那是騙你的“高偉說著站了起來,眼睛里充滿了挑釁。

  蔡麗看著滿臉怒氣的夏建,使勁的搖了搖頭,意思很明白,千萬不能讓他動手。

  高偉一走,何晶這才對夏建說:“你這人真是的,害得我好找,她們倆都在外面,怎么辦?你們聊,我回去?“何晶一臉的不高興。

  蔡麗一聽,馬上說:“時間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謝謝你!“蔡麗說著,沖何晶點了一下頭。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掏出筆寫了一個手機號碼遞給了蔡麗,微笑著說:“我現在大部分時間在平都市,你有什么事就打我電話,不管怎么說,大家都是同學嗎?“

  何晶也是跟著一笑說:“應該的,有事就給他打電吧!“

  送走了蔡麗,等夏建和何晶下樓時,歐陽紅和趙紅等的早都不耐煩了。尤其是歐陽紅,她一臉不悅的沖夏建喊道:“什么人啊!你和情人約會,讓我們在這兒凍冰棍,你說合適嗎?本來請我們吃西餐,我還蠻感激的,現在一切都等于零“

  “好了好了,別廢話了,夏總今晚心情不好,你就別再招惹他了,我們趕快回去吧!“何晶看了一眼夏建,拉著歐陽紅就走。

  這樣一來,倒是把趙紅弄的有點尷尬了,她看了夏建一眼,朝另一個方向走了。這些女人,心機還挺多的,夏建無奈的搖了搖頭,朝孤單形影的趙紅追了過去。

  深冬的夜晚,寒風狂嘯,大街上早已沒有了行人,偶爾有輛載客的出租車狂奔而去,想攔輛車也是難上加難。

  趙紅回頭看了一眼悶悶不樂的夏建,冷聲問道:“你跟著我干什么?“

  “我不跟你跟誰”夏建回答道。

  趙紅呵呵一笑說:“你跟的人不是很多嗎?歐陽紅和何晶,還有你今晚碰到的夢中情人,隨便哪一個,都比我強,你說是吧!”

  趙紅的神情讓夏建無言以對,忽然一個壞主意頓上心頭,夏建幾步趕了上去,抱住趙紅一陣狂吻,懷里的趙紅拼命的推打著,越是這樣,夏建越是來勁,最后趙紅放棄了抵抗,兩片冰冷的唇終于吻到了一起。

  馬路上奔馳而過的出租車上,發出了剌耳的口哨聲,這個時候的夏建,才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沒人認識她們。

  一夜的折騰,天快亮時,夏建才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可剛睡著,就被馬路上的行人和車聲吵了醒來。

  趙紅從他的懷里鉆了出去,一邊穿衣服一邊說:“快起床了,我和歐陽紅她們約好,今天早上逛東門衣服市場,你可要陪著我,說好的你買單“

  “哎呀,有沒搞錯,這么冷的天,人家買衣服的都還沒起床,咱們就再睡一會兒“夏建說著,便伸手去拉趙紅,可趙紅哧溜一下就跳下了床,把夏建氣得,用被子把頭一裹,一個人在被窩里生起了悶氣來。

  等夏建又迷糊了一陣起床時,趙紅已買好了早餐,并把房間里收拾了一遍,有個女人,在這方面男人就不用操心了。

  “哎!咱可說好了,一會兒見到歐陽紅她們倆時,你就說昨晚我住招待所,你一個人住農貿公司,記著千萬別說露嘴了“趙紅忽然叮囑夏建道。

  夏建打了個呵欠說:“為什么“

  “為你個大人頭,為什么,你說我們倆這算什么,就算你臉皮厚,我還不好意思呢”趙紅說著,狠狠的瞪了夏建一眼。

  夏建呵呵笑道:“沒用了,歐陽紅早知道我們倆睡一起了”

  “你胡說,她怎么知道,又沒有親眼看到,她只能瞎猜猜而已”趙紅一臉的不相信,她認為反正沒有人抓到她們現行,她就死活不承認。

  夏建猶豫了一下,便把昨天歐陽紅看到床上的一幕說給了趙紅聽,趙紅一聽,立馬跳了起來,追著夏建便打:“你個死人,怎么這么不小心,這回人可丟大了,怪不得昨天她說那樣的話,原來她都看到了”

  趙紅一臉的通紅,氣得都快哭了。夏建哄了她好久,趙紅這才安靜了下來,倆人吃完了早餐,便打車去了東門衣服市場,在路上,夏建便把一千元塞給了趙紅,要不等一會兒,他怎么好意思當著歐陽紅的面,給趙紅買衣服。

  趙紅收回了錢,微微一笑說:“這錢算是我借你的,等我手頭寬裕了,我就還給你”

  夏建知道,趙紅為了大棚種植,可沒少投錢,誰知一場大雨,就讓這錢白白飄走了,現在的她,已是債臺高筑,他為她出這點小錢,其實非常的應該。

  臘月二十八,已到年關的最后時刻,有錢的,沒錢的,只要是有空的人,全都涌上街頭,所以大街小巷,到處人滿為患。

  寒冬臘月的季節,這個時候,正是暖熱炕的時間,可平都市的東門衣服市場,已是人山人海,夏建看的直皺眉頭。

  “嗨!你們可來了,我們等你們好久了”何晶一身牛仔服,外穿一件灰色風衣,斜下里竄了出來,顯得美麗中透著一種英氣。

  趙紅忙問:“你一個人?歐陽紅哪?”

  何晶順手一指說:“在哪兒臭美啦!”

  在不遠處一家紅紅美發屋,原來歐陽紅正在給她美發,這真是難為她了,做為一鎮之長,平時連個剪頭發的時間也沒有,這讓夏建十分的佩服。

  趙紅聽說歐陽紅在做頭發,便跑了過去,女人就是對這些東西最感興趣,何晶看了一眼夏建,嬉笑道:“夏總,昨晚上睡得可好,這眼圈都黑了,還是身體要緊啊!”女人說著,便捂起嘴大笑了起來。

  夏建看了一眼路上的行人,小聲的說:“別瞎說,什么黑眼圈,天生就這樣”其實他說這話時,心里實在沒有個底。

  何晶湊了上來,把身子和夏建挨緊了,小聲的問道:“你是不是要娶趙紅?聽歐陽紅說,她好像是個寡婦?”

  “你問這個干什么?再問我可就生氣了“夏建說著,假裝生氣似的,把臉板了起來。

  何晶小嘴一鼓說:“真小氣,不像個男人,這么一點小秘密也不給人家透露,以后我不把你當朋友了“這個何晶,撒起嬌來,也是十分的可愛,夏建正要逗逗她,忽然口袋里的手機響了。

  夏建一愣,掏出來一看,見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而且區號還是平都市的,他有點猶豫的接通了電話,電話里便傳來一個女人的哭泣聲:“喂!你是夏建嗎?“

  夏建一聽,心馬上縮了起來,這不是蔡麗的聲音嗎?他忙問道:“你怎么啦?我是夏建”

  “你快到鐵一苑二區門口,我女兒病了,情況很是不好”電話里的蔡麗邊哭邊說。

  夏建馬上說:“好的,我打車過來,你在哪兒等一下我吧!”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需要我幫忙嗎?”何晶一看夏建焦急的樣子,急切的問道。

  夏建邊朝大路上走,邊對何晶說道:“你告訴她們倆,蔡麗女兒生病了,情況有點不好,我去看看,讓她們自己逛好了,別等我”夏建說完,便放開步了跑了起來,他知道,不是萬不得一,蔡麗輕易是不會打他這個電話的。

  這個時間的出租車,生意十分的火爆,一邊人還沒下來,這邊就已經上人了,而且是一個比一個急,夏建在路邊等了好久,半天了連一個車也沒擋住。

  “上來吧!我帶你過去”何晶忽然騎著她的摩托車出現在了夏建的面前,這讓夏建有點小小的感動。

  一上車,夏建便告訴了何晶他要去的地方,何晶放下頭盔上的罩子,呵囑夏建道:“抓緊了”話剛說完,只聽嗚的一聲,摩托車便像箭一樣竄了出去。

  路上的車輛行人太多,以致于好多路段都處于擁堵狀態,還好有何晶這個活地圖在,她東拐西彎,不一會時間便到了蔡麗所說的哪個地方,老遠的,夏建便看到了站在小區門口的蔡麗,她東張西望,一臉的焦急神情。

  何晶把摩托車剛停穩,蔡麗便迎了上來,她滿臉淚水的哭道:“我女兒病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