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188章 尷尬休息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正在做著美夢的夏建,忽然被人一把拉開了被子,他不由得一驚,慌忙坐了起來,就見趙紅已站在床前,正沖著她笑。

  “你來了?”夏建揉著眼睛問道。

  趙紅呵呵一笑說:“這都五點多了,再不來天都黑了,你這人怎么這么大意,上下的門都敞開著,你竟然還睡的這么香,真服你了”趙紅說著,便屁股一扭坐在了床邊上。

  夏建輕輕的把身子移了過去,一把抱住了趙紅的細腰,嘴巴身不由己的便貼了上去,趙紅嬌喘著粗氣說:“不要啦!門都敞開著,有人上來就麻煩了”女人嘴里雖然在說,但她的身子卻早已出賣了她。

  “不會的,都這個時候了,誰還會來這兒“夏建說著,把軟成一團泥的趙紅壓在了身下,床板便發出了咯吱咯吱的叫聲。

  正當夏建還未盡興,正準備著發起第二次沖鋒時,掛在床邊衣服里的手機忽然叫了起來,他本想不去接,但轉念一想,知道他手機號碼的人不多,打他電話的一定是朋友,于是他極不情愿的起身,掏出了衣服里的手機。

  “喂!啥事?“夏建懶得連號碼去看,接通了便說。

  電話里一陣女人咯咯的笑聲傳了過來,緊接著便說:“怎么了夏總,是不是我打擾到你的好事了,這么不耐煩“

  夏建一愣,是歐陽紅,她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機號?

  “噢!沒有,就是剛休息了一下“夏建含糊其詞的說道。

  歐陽紅立馬問道:“你是不是還在平都市?什么地方?一會我來找你“

  “我在農貿公司睡覺“夏建一急,全盤托出。趙紅一聽,有點生氣的踩了夏建一腳,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已收不回來了。

  夏建一掛上電話,就去摟趙紅,趙紅生氣的問道:“是不是歐陽紅?“

  “是的,她怎么知道我的手機號碼,可能是打電話到我公司,我公司的值班人員告訴她的“夏建給趙紅解釋道。

  趙紅一把推開夏建,坐了起來,邊穿衣服邊說:“你們之間的事,我不想知道,所以請別我說“

  女人說變臉就變臉,一點預兆也沒有,不過夏建心里清楚,自己的手機號碼連趙紅都還沒來的及告訴,這歐陽紅就知道了,難免趙紅會生氣的。

  都是這個討厭的歐陽紅,這個電話就不能晚打一會兒,壞了老子的好事,夏建心里暗罵著,穿起自己的衣服來。

  剛穿好衣服,夏建正準備把床上的被子收拾一下,歐陽紅已一陣風似的沖了進來,都怪這個趙紅,一起床便把休息室的門打開了,給歐陽紅一個緩沖的機會也沒有,讓她直接進了休息室。

  歐陽紅一看趙紅也在,難免有點不高興的問道:“趙紅什么時候來的?“情緒顯得有點低落。

  趙紅拉了一下自己的衣角,有點尷尬的說:“下午剛到“說完便走了出去,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心里有點事,是根本裝不住的。

  “你是坐火箭過來的,這么快”夏建說了一句,為的是讓氣氛不顯得生硬。

  歐陽紅眉角一挑說:“怎么了,是不是嫌我來的太快了,打擾了你們的好事,要不我先回去了”

  “沒有沒有,說哪里的話,坐吧!”夏建說著,把被子往床里面一卷,我的天,就見床中間,濕了大大的兩片。

  歐陽紅掃了一眼,冷哼一聲,便出了休息間,坐到辦公室里去了。夏建懊悔的用手抓了抓頭發,心里暗罵自己到,真是個傻蛋,明知這床剛辦過事,就不能招呼人家坐在外面。

  辦公室內,趙紅一臉不好意思的翻著幾本雜志,而歐陽紅則是兩眼空洞的直看著窗外,夏建一看這種場景,心里難免有點緊張,這該如何是好?千萬不能讓她們倆在這兒撕巴起來。

  “哎!咱們出去吃點東西吧!我一下車就直奔這兒,現在餓死了”夏建打破了沉靜,對這倆個女人說道。

  歐陽紅見趙紅沒有說話,便呵呵干笑兩聲說:“是累壞了吧!小心你的腰,要不出去給你補補?”歐陽紅說著,一臉的壞笑。

  “好呀!要補的地方可多了,這腦啊、心、還有這腿,都該補補了”夏建就坡下驢,讓這尷尬的氣氛趕快過去。

  趙紅也是聰明人,立馬站了起來說:“那咱們走吧!我也想吃東西了”

  “哎!你這里不是還有一個大美女嗎?要不喊上,大家一起去,你現在可是夏總,我們得好好宰宰你”歐陽紅說著,站了起來,朝門外四處看了看。

  夏建嘿嘿一笑說:“她回家過年去了,要不喊上何晶,看她有時間沒有?”

  “好啊!我就怕你吃著鍋里,還瞅著碗里”歐陽紅說著,便開始掏手話本。

  夏建掏出自己的手機說:“用這個,何晶的電話我已存在里面了”

  歐陽紅一看,搖了搖頭,有點感嘆的說道:“不虧是集團老總,都用上這么先進的東西了,那你撥通給我吧!這東西沒玩過,不會用”

  夏建微微一笑,迅速的翻出何晶的電話號碼,撥通后遞給了歐陽紅,歐陽紅邊往外走,邊和何晶聊了起來。

  夏建示意了一下趙紅,他便開始鎖門,等下樓時,歐陽紅還在舉著他的手機閑聊,夏建心里難免咯噔一下,心里在說“省省吧小姐,我這可是手機,不是你家里的電話,話費老費了”

  掛上電話的歐陽紅心情一片大好,她笑著說:“何晶約好了,咱們就去陽光麗人,你可把鈔票準備好了,到時候你可別說你沒帶錢噢!”

  “沒帶錢就把他押下”趙紅笑著說了一句,幾個人便有說有笑的到路邊去攔車了,仿佛剛才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陽光麗人,在平都市中心廣場的邊上,這里一看就知道檔次不低,歐陽紅看來是存心想讓夏建破費,不過現在的夏建心里有底,他這次回去,自己雖說沒有在創業集團上班,但工資一分不少,而且還比以前多了。

  再加上過年的福利,他的卡上又多了兩萬多塊,這在當時,已是不小的一筆收入,更要命的是,他這卡上還存了別人送給他的六萬元,這一加起來,他也算是個小小的土豪了,一想到這些,夏建心里就無比的興奮。

  陽光麗人,分為中餐和西餐,一上樓,歐陽紅根本就不問夏建,拉著趙紅,直接進了西餐廳,夏建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吃過這玩意兒,不但不好吃,而且還死貴。

  不過這西餐廳的招待服務,還算是不錯的,室內布置的高檔淡雅,服務生全是年輕貌美的女子,很少看到男生。

  “看什么啦!你堂堂一個集團的老總,總不會連這樣的餐廳也沒來過吧!“歐陽紅輕輕推了一下夏建,小聲的嘲笑道。

  夏建嘿嘿一笑說:“別急!吃過再付,這里怎么全是女服務生,不會是修女開的吧!“

  “你真是個大傻瓜,這兒是自助餐廳,等吃的時候,我再告訴你的答案“歐陽紅說著,便把夏建拉到了收銀臺前。

  買了四個人的單,化了夏建五百多塊,這相當于歐陽紅一個月的工資,夏建多少還是有點心痛的,雖然說他的收入現在不低,但他畢竟是從苦難中走過來的人,深知這掙錢的艱辛。

  女人有時候是吃貨,這句話一點兒都不假。夏建找了個靠窗戶的位子坐了下來,這里是十六樓,應該是平都市最高的餐廳了,往下一看,點點燈火,如同天上的繁星,坐在這里,吃著西餐,品著洋酒,人生又是另一個模樣。

  “哎!我說夏總,這是自助餐,你動動手好不好啊!“歐陽紅大笑著,手里端著兩個盛滿了東西的盤子走了過來。

  她的身后,趙紅絕不輸于她,盤子里的東西,堆的也是快要掉下來似的。

  “我說兩位小姐,少拿多跑不是一樣的,反正這是自助餐,慢慢吃嗎?別讓這些老外笑話你們行嗎?“夏建壓低了聲音說著,同時朝后面看了一眼,這四周還真有不少的老外。

  “切!我們吃我們的,管他老外干什么?“何晶不知什么時候已來了,她更是夸張,兩只大手,竟然捧了三個盤子。

  夏建見狀,慌忙起身,笑著迎了過去:“你這哪里是吃東西,簡直是搞搬運“

  “嘿!我們下苦人,這輩子能在這種地方吃東西的機會不多,吃一次少一次唄!“何晶呵呵笑著,挨著夏建坐了下來。

  三個女人,不等夏建招呼,便各自開吃了起來,不過她們對夏建還是不賴,給他弄了些牛排、海參、還有兩只大螃蟹,把夏建吃的直撇嘴。

  忽然,身后傳來了一聲“pig”

  緊接著便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對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夏建慌忙回頭一看,就見一個女服生低著頭,而一個像米國人似老外,正在滿臉怒氣的指責他。

  而坐在這桌的其他幾個老外,則是哈哈大笑,一幅看熱鬧的架勢。

  怒氣不由得上涌,夏建推開身的椅子,幾步跨了過去,歐陽紅和趙紅想攔他,可是已經晚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