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180章 神勇龍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哪群人比夏建想象中的可怕多了,他們一見森哥受創,立馬有四個人瞬間圍了上來,槍口直對著夏建。咔嚓,咔嚓的拉槍栓聲,讓夏建頓時也緊張起來,他現在面對的可是槍,而不是刀,就算他的身手再快,也快不過槍。

  被扶起來的森哥,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絲,臉上露出了猙獰可怕的笑容,他走到眾人面前,冷冷的罵道:“狗日的,竟然敢對我下手,我看你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了”

  忽然他一把搶過同伙手中的獵槍,朝著夏建面前放了一槍,啪的一聲,散彈擊到地面的石頭上,冒出點點火星,有幾顆散彈離夏建的腳不過幾寸而已。

  氣氛緊張到了極點,面對這樣的情況,夏建一時束手無策,他身后的方芳,也不敢冒然行動,因為這關乎著大家的性命。

  “這事都由這臭娘們引起,你如果識趣點,留下這兩個女人,立馬滾蛋,你剛才的一腳老子就當是被驢踢了”森哥迅速的往槍膛里又壓了一顆子彈,狠狠的對夏建說道。

  方芳一步搶到夏建面前,沖著森哥呵呵一笑說:“有本事,就把我們一個人留下,這事和他們倆人無關”

  “不行,河對面的哪娘們必須留下“森哥說著,臉上露出了淫笑。

  夏建的腦子快速的轉動著,這可如何是好,打又打不得,跑又跑不掉,難道今天就要完蛋到這兒,可他還真不想死。

  就在這時,只聽啪的一聲,夏建還以為是森哥又開槍了,心里想,完了。可奇怪的是,森哥端著槍,和他的幾個同伙,連連退了幾步,地面的石塊上,已是星星點點。

  “毛森,你小子是在考驗我老漢的耐心,我的客人你都敢動,看來這地方還真容不下你了”隨著聲音望去,就在河對面,離王琳不不遠的地方,站著一個六十開外的老人,老人一身獵人的打扮,手里的獵槍,還冒著絲絲的青煙。

  森哥一看見老人,臉色立馬變了,他笑呵呵的說道:“誤會誤會,原來她們是龍叔的客人,那就多有得罪,我們走就是”

  “慢,你這家伙已經壞了我們的約定,所以,這方圓十里,你們最好是不要再踏進一步,否則我這槍可不好說話,哪野豬既然已經打死了,就帶走吧!”老人說著,慢慢的走了過來,夏建這才看清,他的身后跟著一只大黃狗,正是院子里剛才曬太陽的哪只。

  忽然,森哥身后一個個子高大的家伙,舉著獵槍嗡聲嗡氣的喊道:“你這老頭是不是太霸道了,大家看你是同行,所以敬你三分,如果光憑你是個護林員,老子才不尿你,你有槍,我們也有”

  這家伙的話剛一落下,老人身邊的大黃狗,如得到什么命令似的,像箭一樣竄過了河面,只見一條黑影一閃,已到了大個子身邊,一聲慘叫,隨之便是咣當一聲。

  等大家瞧清楚時,就見大個子雙手鮮血淋淋,手里的槍已掉在了地上。夏建不由得一驚,這真是一只瞧不出來的神犬,看來和小黑有得一比。

  “龍叔,這家伙不懂事,我給你陪禮”森哥說著,朝老人抱了抱拳。

  老人呵呵一笑說:“毛森,算你小子反應快,告訴你兄弟,現在瞄準你們的,不光是我老漢手里的這桿槍,樹里還有,只要你們一動手,立馬就得報銷”

  “明白,龍叔“森哥狠狠的看了一眼夏建她們,帶著他的人,扛著野豬,順著溪水朝上游走了。

  夏建這才松了一口氣,剛才他連死的準備都做了。

  “龍叔,多虧你來的及時,這里怎么會有這種人?“王琳迎了上去,一臉緊張的神色,還未退去。夏建有點不解的看了一眼方芳,王琳怎么會認識龍叔。

  方芳搖了搖頭,也是一臉的茫然,意思是她也不清楚。

  龍叔沖著王琳,微微一笑說:“對不住了,是老漢我大意了,這幫家伙有些日子沒來了,沒想到他們今天會忽然出現在這里,還好我走的不遠,聽到槍聲就趕了過來,大家都沒事吧?“

  夏建和方芳跨過河去,異口同聲的說:“沒事,多謝龍叔!“

  “哎呀!不用客氣,我和老肖是多年的朋友了,今天的事千萬不能回去告訴他,否則他又會罵我了”龍叔說著,便哈哈大笑了起來。老人雖然兩鬢斑白,但氣色很好。

  王琳可能是剛才緊張過度,這才緩過神來,笑著對夏建說:“這是龍叔,哪個院里的主人,他可是肖總的好朋友,也是龍珠的爸爸”

  “什么?”夏建驚訝的叫出了聲。

  龍叔看了一眼夏建,搖了搖頭說:“都是你們肖總,非要故弄玄虛,明明是把他把我女兒從南方叫回來的,還非要搞個什么應聘,差點這班都沒上成”

  夏建聽到這里,也算是明白了過來,原來這一切,只有他蒙在鼓里,怪不得這個龍球受肖總那么器重,現在看來,也就不足以為怪了。

  一行人,說說笑笑,朝小院里走去,仿佛剛才發生的一切,都已經煙消云散了。

  大家剛在石桌邊坐好,給他們端過飯的大娘,提著一個熱水瓶走了出來,她一臉緊張的問道:“老頭子,剛才響了那么多槍聲,是怎么回事?“

  “毛森這群家伙又越界打獵來了,看來得治治這幫人了,否則真會弄出點什么亂子來“龍叔若有所思的說道。

  大娘一邊給大家倒水,一邊說:“好了,打了半輩子的仗,還嫌不過隱,又跑這深山里來過槍隱,龍珠不是給咱家買了房嗎?我也想出去享受享受了,這里呆煩了“

  夏建這才明白了過來,感情這是龍珠她媽,難怪他剛一見這老人時,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可能就是所說的女兒像娘吧!

  龍叔笑了笑,沒有直接回答老伴的話,夏建看得出,他是不想離開這兒。

  方芳把龍叔看了又看,笑著問道:“龍叔,你是當過兵的,而且還是特種兵,我說的有沒有錯“

  “嗯!說的非常正確,我在昆侖山上當兵,你們肖總是我的老上級,在富川市我還有一個戰友,現在在富川市公安局當局長,他姓方,想必大家認識吧!”龍叔說著,一臉的高興。

  方芳臉色一沉,有點不悅的說:“不認識”

  夏建愣了一下,忙問龍叔道:“剛才哪伙人是什么來路,大白天的這么囂張,剛才要不是你來的及時,弄不好還真會出人命”

  “這個毛森,他也是退伍軍人,因退伍后無事可做,便約了些退伍軍人,整天干些不著調的事,后來被地方公安盯上,所以就進了山,以打獵為生,不過還會偷著倒運礦石,他們都是鄰省的人”龍叔慢慢回憶著說道。

  夏建想了一下,輕聲問道:“鄰省的人,跑這么遠?”

  “我們這片森林,再往南便是原始森林,正好和領省的森林相接,不知道他們是怎么竄過來的,就在前年吧!我和你嬸,他領著也是五六個人吧!就在前面不遠處,因為射殺一只雄鹿,和我們倆動起了手,結果被我們給全部繳械”龍叔說著,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夏建有點不解的問道:“你是說你和我大娘?”

  “對啊!你別看她現在這樣,動起手來毫不含糊,尤其是雙管獵槍,打的漂亮極了”龍叔說著,沖大娘笑了笑。

  大娘白了一眼龍叔:“你就吹吧!反正我也想好了,這地方不能再呆下去了,今天搞定了毛森,明天不知還會來個什么森,我們這把年紀了,跟他們動刀動槍,還真不值,我還要給我家珠珠帶小孩”大娘說完,轉身便走。

  龍叔哈哈大笑道:“你這老婆子,盡瞎說,女婿都沒有,抱啥孫子,不過我可告訴你,咱們這地,人家肖總說了,要開發個旅游區,到時你可別后悔啊!”

  “有啥好后悔的,到時候再說吧!除非你領導給我個總經理當”大娘說著,哈哈大笑了起來。小院內的氣氛頓時熱鬧了不少。

  就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笑時,王琳已從包里拿出了紙和筆,開始畫了起來,這女人的記憶和畫圖功底不錯,不一會兒,便把她們今天看到的輪廓畫了出來。

  龍叔看著王琳畫好的圖,笑著對夏建說:“回去告訴你們肖總,如果想開發,哪就盡快,我還舍不得走,畢竟在這里已經呆了十多年“

  夏建爽快的說:“好!這是件好事,一旦這里開發,沿途的經濟也會帶動起來,最起碼一條柏油馬路應該先修起來“

  “那感情好,我上鎮上,就不用再騎我的小毛驢了“龍叔非常開心的說道。

  大家離開時,已到了下午四點多鐘,這個時候的山區,已沒有了上午的溫暖。車子開動時,夏建看著龍叔帶著他的大黃狗,一直遠遠的看著。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懷,從昆侖山上退下來,就算沒有一份像樣的工作,也不至于再次進山吧!看她們夫妻倆,應該不是一般的人。

  正在開著車的方芳,忽然問道:“夏總,你說這龍叔,為什么會跑到深山里來當護林員,有點讓人想不通啊!“

  “這有啥想不通的,你不也是特種兵嗎?放著好好的班不上,非要來開車,這有啥好?“夏建笑著說道。

  方芳有點不高興的說:“我這是理想,我就想過我自己喜歡的生活,不對嗎?“

  夏建沒有再說話,或許龍叔進山當護林員,也是他的理想吧!夏建不禁這樣想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