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175章 二次相遇 王者歸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平都市的火車站,比平時多了許多的人,快過年了,好多人急著都往家里趕。

  夏建拉著他的行禮箱,穿梭在人群之中,他沒想到,去富川市的人也有這么多。好不容易擠到了Z987的牌子下面,連個坐了地方都沒有,他只好站在了通道里。

  這離家的滋味還真有點不好受,要過年了,人們往家里走,他卻又要遠行,一想到這里,夏建心里多少還是有點酸楚。

  一個拿著喇叭的乘務人員,大聲的喊道:“坐Z987臥鋪的旅客,請到左手側門登車”夏建一聽,心里一喜,沒想到這年代,坐個臥鋪也有不同的待遇。

  一路暢通,臥鋪車箱里,和他上次回平都市時,差不了多少,還是有多個空位,看來能舍的坐臥鋪的人還不是很多。

  夏建的是下鋪,和他對面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這人戴著一幅眼鏡,看起非常的斯文,一上車便開始看書,一幅不愛搭理人的樣子。

  夏建有點后悔,剛才候車時,有一個老大娘抱著幾本書,拼命的給他推銷,可惜他當時沒有買,這會兒只能躺在臥鋪上,看窗外的風景了。

  忽然一個身穿米色風衣的女子從他面前走過,剛走了兩步,又退了回來,一轉身說道:“你在這里?”

  夏建定睛一看,哎呀我的個媽,這不是白如玉嗎?他慌忙坐了起來,有點激動的說:“你真的要回去嗎?”

  白如玉走了過來,坐在了夏建的鋪上,眉頭一挑說:“真的假的,人不是都在這兒了嗎?”

  “呵呵!確實也是,你們應該還沒放假吧?”夏建陪著笑臉問道。

  白如玉點了點頭說:“是的,我們放假還要四五天時間,我回家里要辦點事,如果回去晚了,人家單位會放假的,正好你昨天晚上一說,我也就請了幾天假”

  坐在夏建對面的男子,扶了扶眼鏡,忽然說道:“你好白秘書!”

  白如玉愣了一下問道:“你好!你是哪位?我怎么不認識你”

  “噢!我是政協的,見過你幾次,可能你沒留意,要不我們換個位置,你們聊天方便點”哪男子非常認真的說。

  白如玉看了一眼夏建,笑著說:“那謝謝你”

  白如玉的行禮也很少,也是一個箱子,夏建跟著白如玉,幫忙提了過來,兩人這才各自躺了下去。

  “這種感覺太熟悉了,仿佛就發生在昨天”白如玉雙手枕在腦后,兩眼望著窗飛馳而過的樹木說道。

  夏建想了想,怎么會在昨天,說老實話,他都有點記憶模糊的感覺,不過他沒有說,只是含糊的“嗯”了一聲,女人真是多愁善感的動物,他可比不了。

  “哎!我還沒有問你,這都快過年了,你跑富川市干什么?”白如玉翻了個身子,臉對著夏建問道。

  夏建本想要說自己回去上班,但轉念一想,還是算了,便隨口說道:“我也有點事要辦”

  白如玉看了一眼他,沒有再追問,而是話題一轉問道:“你和哪個幕容思思到底是啥關系,如果不好回答,就當這個問題我沒問”

  這是什么話,問都問了,怎么能說沒問,夏建呵呵一笑說:“什么關系也沒有,她是我的銷售主管,這段時間工作挺辛苦的,我昨晚請她吃個飯,女孩子嗎,喝點酒就矯情,僅此而已。

  “噢!你可是村干部,注意點社會形象“白如玉說完這句,忽然間變得話多了起來,兩個人一直說到了晚飯時間。

  在餐車里,夏建狠下心來,給白如玉點了兩道菜,這把白如玉給樂的,一邊吃,一邊說著謝謝,這讓夏建開心極了。

  火車在半夜的兩點多到了富川市,快出站口時,白如玉忽然問夏建:“我怎么忘了問你,你去哪兒?要不去我家得了,給你張沙發睡“白如玉俏皮的說道。

  “你家?你家在市內嗎?“夏建邊走邊問道。

  白如玉點了點頭,她忽然欲言又止,兩個人已出了站口。富川市的夜晚,同樣的寒冷,火車站的出站口,只有幾個拉客的人,大聲的叫喊著。

  “夏總!“這邊,張三桂笑呵呵的跑了過來,接過了夏建手中的行禮箱。

  白如玉有點好奇的指著張三桂問道:“你剛才叫他什么?“

  “夏總啊!我看你們倆一起出來的,你不會不知道吧!他就是我們創業集團的老總“張三桂一張口,便沒有把門的,等夏建給他使眼色時,已經來不及了。

  白如玉冷笑一聲說:“原來還是尊大佛,算我有眼不識泰山“說完,氣乎乎的拖著行禮箱朝前走去。

  兩個拉客的年輕男子,立即圍了上來,不容白如玉說話,便搶她手里的行禮箱,夏建見狀,幾步趕了過去,大聲說:“放手!“

  “怎么?想跟我搶客,你是不是不想在這兒混了”其中一個男子兇狠狠的說道。

  張三桂上前一把,推開了年輕男子,壓低了聲音說:“你他媽的眼睛睜大點,我們的車就停在哪兒,跟你搶啥”張三桂說著,用手一指停在道邊上的黑色寶馬車。

  哪兩個男子有點不服氣的走開了,張三桂呵呵一笑,便攔著白如玉的行禮箱朝寶馬車走去。這家伙,這次還算有眼色,夏建心里暗暗罵道。

  “我自己可以回去,你這車太高檔了,我坐不起”白如玉板著個面孔說道。

  夏建當然明白她為什么生氣,他輕輕的拉了一下白如玉的衣袖說:“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改天請你吃飯,算是賠不是”

  “這還差不多”白如玉矯情了一下,便見好就收。

  一上車,夏建便對張三桂說:“先送白小姐回家”

  “哪就麻煩了,北山苑1號”白如玉報出了自己家里的地址,夏建感覺這地址好熟悉,但一時間想不起來。

  張三桂發動了車子,微笑著說道:“夏總,她和你同路,送完她,不用多走路,就直接可以送你回家了”

  夏建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北山苑1號究竟在哪里。可能是車上有張三桂的原因,白如玉的路少了很多。

  富川市雖然說是大城市,但到了這個點上,再加上天氣又這么的寒冷,所以路上的車輛很少。張三桂把車子開的飛快,不一會兒,車子便停了下來。

  “再見!”白如玉拉開車門,便走了下去。

  夏建正準備下車送送她,沒想到白如玉把車門一關,意思是不想讓他送,透過玻璃窗,夏建只看到一排排低矮的樓房,夜色中,只有大門口還亮著兩盞燈。

  車子再次啟動,夏建不禁問張三桂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這里啊!就是有名的市委大院,住的都是市委的領導,剛才這位小姐沒有告訴你嗎?”張三桂笑著說道。

  啊!夏建心里不由得一驚,這個白如玉難道是市委哪個領導的女兒不成?他想了一會兒,便問張三桂:“市委有姓白的大領導嗎?”

  “有啊!鐵面包公的紀委書記白振東,前年從外地剛調過來的,一過來就法辦了幾個貪官,有富川市非常有名“張三桂一邊開著車,一邊對夏建說道。

  夏建沒有再說話,心里想,應該不會這么巧吧!如果真是這樣,這個白如玉才叫深藏不露。

  第二天,當夏建出現在浙商大廈的一樓時,見到他的每個人,都是一臉的震驚。剛一出八樓的電梯門口,便有一群人迎了上來,王琳、金一梅、還有龍珠,大家是夾道歡迎,把夏建弄了個措手不及。

  辦公室內,王琳笑著說:“夏總,你離開的這段時間,我每天都讓人進來打掃,不過一切保持不變,你看哪盆景,都有點長高了“

  “嗯!確實和原來一樣,讓你費心了“夏建說著,坐在了他原來的大轉椅上,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他心里默默的說道:”創業集團,我回來了“

  王琳給夏建倒了一杯茶水,一臉高興的說:“你不在的這段日子里,大家可想你了,我還前天晚上做夢夢到你“王琳說道這兒,有點害羞的低下了頭。

  夏建一聽,心里非常的高興,他這才仔細的把王琳打量了一遍,白色高領毛衣,黑色西裝套裙,還是那么的高雅美麗。

  王琳發現夏建正在看她,白晰的臉上,泛起了微微的紅暈,她輕聲問道:“你今天剛到,要不要開個早會?“

  “不用了,等一下你給我做個匯報,等我熟悉情況后,咱們再開個全體會議,完了你把我的大哥大給我拿來“夏建兩眼直直的盯著王琳,輕聲說道。

  王琳有點不好意思的把頭一低說:“大哥大,早OUT了,我托朋友給你從香滿弄了一部手機,這比大哥大先進多了,不但小巧攜帶方便,而且功能齊全,既可以打電話,還可以發短信,等一下給你,你一玩就會,肯定非常喜歡“

  “什么?手機,這么先進“夏建一聽,精神頓時一振,這個詞好像白如玉給他說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