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158章 圓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八月十六日的晚上,明月像一個大盤子,高高的掛在天空上。

  熱鬧了一天的村民們,還沉浸在白天的快樂之中。市長親口表揚了西坪村的發展,全村統一住上了新房,這在平陽鎮還是第一家,自來水進了每家每戶,這也是第一,蔬菜大棚的種植,已取得初步成效,這也是第一。

  三個第一啊!村民們不高興哪才叫怪,有幾個年長的村民,便自發組織了西坪村民樂隊,在村西頭的水房前,唱起了平陽鎮老一輩人流傳下來的“小曲子”哪抑揚頓挫的韻律,幾乎把全村的男女老少們都吸引了過去。

  忙了一天的夏建,拖著疲憊的身子,正準備往家里走,忽然巷子口人影一晃,借著明亮的月光,夏建一眼就認了出來了,是趙紅,她不是去聽小曲子去了嗎?

  “到我家去,咱們喝兩杯”趙紅等夏建走近了,這才壓低了聲音說。

  夏建本想拒絕,可趙紅不等夏建說話,便轉身朝前走去,夏建身不由己的跟了上去。空蕩蕩的巷子,只傳來她們倆人的腳步聲。

  趙紅打開了大門,院內一片漆黑,看來趙紅的婆婆王巧花也和老公一起去聽戲了,這里對于夏建來說,已是輕車熟路,不等趙紅招呼,徑直朝后院走去。

  趙紅的房間依然充滿著溫馨,炕上早已擺好了幾道小菜,還有一瓶未開封的白酒。一進門,趙紅便把房門關了起來,而且還上了插銷。

  正要上炕的夏建,不由得心里一咯噔,他隱隱感到,今晚可能會發生點什么。

  幾杯酒下肚,倆人的話便多了起來,夏建一邊小口咪著美酒,一邊打量著趙紅,他到現在都沒有搞明白,這生活在農村的趙紅,咋就那么的白,身上還帶有一股城里女人的風韻,尤其是她身上的香水味,聞著就會讓人有一種情不自禁的遐想。

  “西村坪感謝有你,我趙紅也感謝有你,否則這會兒我可能已不在西坪村了“趙紅白晰的臉上,泛起了絲絲紅暈,她舉著酒杯,忽然對夏建說道。

  說老實話,西坪村能有今天,不是他夏建一個人的功能,尤其是這趙紅,功不可沒,夏建心里是非常清楚的。

  俗話說,美酒佳人,酒不醉人,人自醉。夏建用有點朦朧的眼光看著趙紅,半晌了才說:“有你我才回西坪村”說出這句話時,夏建覺得自己什么時候變得如此虛偽。

  女人都喜歡聽男人說這樣的話,趙紅也不例外,她呵呵笑道:“不管你說的是真心話,還是討我歡心的話,這都不重要,只要是從你嘴里說出來的,我都喜歡聽”

  酒已干,人微醉,這是喝酒的最佳境界。

  “要不要再來一瓶,我看你還沒有喝好”趙紅說著,就要下炕。

  夏建一伸手,便抓住了趙紅細嫩的小手,稍一用力,趙紅順勢倒在了他的懷里,女人吐氣如絲的問道:“今晚不要走好嗎?”

  這可是夏建一心所想的,但是到了這個時候,他確有點猶豫了。

  趙紅慢慢的抬起了頭,用她溫潤的小嘴在夏建的臉上親了一下,夏建美得如同騰云駕霧,他的嘴便迎了上去,兩只手也不安分的在趙紅身上游走了起來。

  小飯桌被蹬到了墻角,夏建和趙紅倆人扭成了一團,房間里的燈啪的一聲關上了,大炕上傳來了女人歡愉的聲。

  村西頭的小曲聲,隨著風一陣一陣的飄了過來,時而加雜著人們熱烈的掌聲,一高一低,彼此起伏著,讓這個夜顯得都是那么的和諧。

  一夜的折騰,等夏建睜開眼時,太陽光已從門縫間射了進來,他慌忙起身,這里可不是他家,萬一被趙紅的婆婆看到,這還了得。

  門吱呀一聲開了,趙紅一臉微笑的端著早餐走了進來,夏建慌忙說:“你醒了怎么不把我叫起來?你看這都什么時候了”

  “你睡的像死豬一樣,誰能把你叫的起來,真是的,快吃吧!前院的人都上地去了,不知你怕什么”趙紅說著,把早飯放在了夏建面前。

  夏建有點尷尬的一笑說:“總要洗把臉吧!”

  其實洗臉盆內,趙紅早已給他倒好了熱水,夏建忽然覺得有一種過家的感覺,這不正是小夫小妻過日子嗎?

  吃早飯時,趙紅看著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我想清楚了,我不要你娶我,只要你心里一直有我就行”

  “你這是怎么了,是不是我…”夏建剛說了一半。

  趙紅便打斷了他的話說:“沒有,因為你是一個不受人約束的人,你的事業不在西坪村,外面的天地,對你來說更廣,沒有婚約,我們的關系會保持的更加長久,這個你心里比我更加清楚”

  趙紅一臉的誠懇,看不出她有一點生氣的樣子,夏建忐忑的心這才稍微安穩了一點,他沒有想到,這個生活在農村的女人,卻有著對生活如此深刻的認識,說白了,還是趙紅懂他。夏建深情的多看了趙紅兩眼。

  都這個時候了,村子里又顯得一片安靜,夏建沒有翻墻頭,而是大模大樣的從趙紅家的大門里走了出來,直奔村委會。

  剛一踏進村委會的辦公室,宋芳便笑著說道:“夏總昨天累壞了,今天起這么晚,我們的趙村長也沒有來,看來她昨晚也累的不輕“

  這個宋芳說著,眼睛還不忘連飄夏建幾眼,她是什么意思,難道昨晚的事又被她看到了不成,夏建滿臉的疑惑。

  就在這時,莫燕走了過來,對夏建說:“夏總,張王村的李村長,一個早上都打了好幾個電話,說是要找你談合作的事,你看這事?“

  “你給他打個電話,讓他帶人迅速趕過來,否則晚了的話,我可能又要出去”夏建抬頭對莫燕說道,避開了宋芳剌一樣的目光。

  陳二牛和夏三虎一聽張王村要來談合作,倆人頓時樂得合不上了嘴,這要是以前,人家張王村可是一個大村,不論干什么,她們都跑在西坪村的前面,要說找,只能是西坪村去找人家張王村了。

  大家正高興的談論此事時,趙紅低著頭走了進來,她換上了一件格子花襯衫,配上一件天藍色的牛仔褲,人顯得既精神又漂亮。

  “喲!村長啊!你這身可漂亮了,就是你的嘴皮怎么變紫了“宋芳說著,臉上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夏建偷偷瞄了一眼,趙紅的嘴唇確實紅里帶紫,看來她用口紅涂摸過,大概是紫的太厲害,還是被人一眼能看的出來,這都自己昨天晚上太勇猛了,一想到這兒,夏建不由得有點好笑。

  夏三虎見趙紅沒有搭理宋芳,便笑著說:“宋主任,你這婦女主任管的也太多了吧!人家嘴唇紅了紫了的,你也管?“

  “嘿!她除了母雞下蛋,公雞打鳴不管以外,剩下的都管“陳二牛哈哈大笑著接上了一句。宋芳一聽,不干了,立馬跑了過來,一把拎住了陳二牛的耳朵,幾個人笑成了一團。

  趙紅羞澀的看了一眼夏建,便拍了拍桌子說:“好了,別鬧了,以后上班時間,大家還是正經一點兒,要是被外面村民看到了,又該說咱們了,夏總還是按排一下工作吧!“

  “好!咱們西坪村的工作已取得了節段性的勝利,今天陳二牛和宋芳負責村里自來水安裝的排查,就是每戶人家必須安裝水表,至于收不收費,下來村里研究后再說,否則有些人會浪費用水,再多的水也經不起瞎折騰”夏建停了一下,看大家都沒有意見。

  便接著說:“大棚種植,現在是咱們村的重中之重,這事由趙紅主抓,夏三虎協助,一定要在今年年底,取得最大收益,宋芳和莫燕也要參加大棚的管理工作,這事由趙紅統一分配”

  “噢!大棚的工人,已全部招夠,共三十二名,暫時能滿足大棚生產之需,基本上是三十歲以下的女人,大多數都讀完了初中“趙紅忽然打斷了夏建的話說道。

  夏建一聽,滿臉的高興,他一連說了好幾個好,最后他宣布了村委會的上班紀律,最近他覺得,一切必須都朝規范化發展,村委會的管理班子規范了,才便于管理,也能出成績。

  當然,一向散漫慣了的這些人,一聽夏建所說的上下班時間的規定,還有好多條的約束紀律,起初還是持反對意見,最后在夏建的耐心解釋下,總算大家都接受了下來。

  一散會,大家便迅速的去忙了,夏建看著即將出門的莫燕說:“你留一下,一會兒張王村的人來了,你做一下會談紀錄“

  莫燕應了一聲,便去找筆和紙去了。

  夏建乘這個空當時間,壓低了聲音問趙紅:“你的嘴怎么了?是不是撞墻上了?“

  趙紅白了夏建一眼,小聲的說:“撞狗嘴上了“

  夏建一聽,差點沒忍住笑出了聲。剛回來的莫燕,看了夏建一眼,有點莫名其妙的問道:“夏總,你這是笑什么?“

  “沒什么“夏建說這話時,發現趙紅的臉紅紅的。

  就在這時,院子里傳來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一個洪亮的聲音喊道:“夏村長,張王村的人來拜訪你了“

  夏建慌忙起身,便迎了出去。

  來人正是張王村的李村長和他的幾個助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