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141章 被撤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起來起來!“一陣大喊聲。

  夏建睜開眼時,發現自己赤身的睡在床上,而且身邊還睡著一個女人,床邊上圍著幾個警察,正在對他大聲的喝斥著。

  “你們這是干什么?“夏建慌忙坐了起來,發現自己的頭痛的厲害。

  一個四十多歲的男警察,冷笑著說道:“干什么?你自己還不清楚,有人舉報,你涉嫌嫖娼“

  嫖娼!夏建一聽,腦袋嗡的一下就大了,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派出所內,夏建坐在冰涼的長椅上,努力的回憶著昨晚的一切,可就是想不起來,只想到喝酒哪塊,就全斷篇了。

  無論他如何解釋,可辦案的民警就是不聽,他們只認為現場證據充足,而且被嫖女人也完全招認,她就是賣的,而且還收了夏建給他的錢,所以辦夏建嫖娼一點都不為過。

  早上派出所一上班,王琳就已經來了,她交了罰款,把夏建從派出所里領了出來。她們剛一出大門,就有一群人圍了上來。

  “夏總!你好!我是每日一報的記者,聽說你昨晚嫖娼被抓,請問一句,你身為創業集團的老總,身邊可以說美女如云,那你還為什么要去嫖?這是不是說明,你人的思想品質有問題“一個戴著眼睛的年輕小伙子,攔住夏建,大聲的問道。

  “滾!再不滾小心我揍你們“夏建怒吼著,一腔的怒火終于爆發了出來。

  可這群記者,就像口香糖,粘上了想撕掉,也沒那么容易。一個女記者舉著相機,連拍兩下后問道:“夏總,您這么激動,是不是我們問到您的痛點了“

  我去你大爺的,老子是有痛點,但痛點不在這兒,夏建心里暗罵著,他的拳頭握了起來,身邊的王琳累得滿頭大汗,可就是甩不開這群記者。

  忽然,有人大叫一聲:“打人了!”這群記者才散了開來,路邊有兩個人已爬在了地上,手里的相機,也摔了個粉碎。

  就在這當口,方芳一步沖了過來,拉著夏建直沖向路邊的小車。當車子發動時,哪群記者又追了上來,鎂光燈閃了個不停。

  車子駛了一段路,方芳回頭問道:“去哪兒?”

  車上的夏建就像傻子一樣,吭也沒有吭一聲,王琳壓低了聲音,對方芳說:“先別去公司,去北山吧!”

  客廳里,老肖看著呆若木雞的夏建,他生氣的站了起來,端起一杯半溫的茶水,劈頭蓋臉的倒在了夏建的臉上。

  “站起來,你這個沒用的東西“老肖大喝了一聲。

  嚇的一旁的王琳,趕忙走了過來,她拉著老肖的胳膊,輕聲的說:“肖總,這事有像有誤會“

  夏建倒是聽話,像個犯了錯的小學生,乖乖的站了起來。

  老肖示意王琳坐下后,這才又罵道:“你是一個男人,是男人就該有個男人的樣,嫖娼怎么了?就算這是真的,那又如何?難道你要為這事毀了自己的一生,也要把我的創業集團給搭上?“

  老肖大罵著,不由得咳嗽了起來,夏建趕忙走了過來,給他遞上了茶水。

  火氣稍減的老肖,招手讓夏建坐了下來,這才問道:“把事情的經過,給我說一遍,就算是你自己愿意去的,我也不會怪你,男人嗎,在生意場上混,少不了酒色財氣,不過,做什么事要有一個度“

  聽老肖這么一說,夏建心里好受了不少,他想了想,正想說時,不由得看了王琳一眼,聰明的王琳馬上站了起來,正準備往外走時,老肖笑著說:“坐下吧!你知道一下也是好事,將來工作起來或許會方便點“

  見老肖這么說,夏建也就不避嫌了,把昨天黃庭如何約他,一直說到他吃飯喝酒,再后來他就什么也想不起來了。

  老肖聽完,生氣的一拍桌子,狠聲罵道:“原來都是這群王八蛋搞的鬼“

  “怪就怪我,不該和哪個叫趙娜的喝酒,有可能這酒被她做了手腳“夏建有點后悔的說道。

  老肖搖了搖頭說:“不對,你不喝趙娜的酒,肯定會有張娜、王娜出來,這是她們的陰謀,陰謀不得逞,她們是不會放過你的“

  “肖總,這事你看出問題來了?我說怪不得,我們一出派出所,就有好多記者圍了上來,感覺有人在后面,推波助瀾“王琳小聲的說道。

  老肖點了點頭說:“A號標地,我們一拿下,富川市就有人坐不住了,黃庭約夏建,這是投石問路,他關心的并不是他和肖曉的私人感情,而是創業集團的發展動向,如果這個時候,肖曉不在,夏建再離開,他們就有好戲看了“

  夏建這才恍然大悟,差點兒就著了人家的道。

  王琳冷哼一聲說:“她們可想的真美,我馬上回去,動用一切關系,徹查昨天晚上的事,一定要先找到哪個趙娜,只要一找到這個女人,事情就弄明白了,我們再讓派出所,給我們夏總恢復聲譽“

  “呵呵!沒有這個必要了,那女人肯定早都不在富川市了,既然她們不想讓夏建在創業呆,我們何不來個順水放船“老肖說著,臉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夏建一愣,連忙問道:“順水放船?怎么個放法?“

  “你們看著,一到中午,夏建昨晚的風流事會傳遍大街小巷,她們意在抵毀夏建,實在攻擊創業,在這種情況下,迎風而上,會把事情越鬧越大,我們何不讓夏建連夜去西坪村,在哪里靜下心來,專攻農村投資發展,等時機成熟了,夏建再殺一個回馬槍不遲“老肖說著不由得大笑了起來。

  這確實也是個好辦法,夏建和王琳倆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好吧!這事就這么定了,王秘書給金一梅打個電話,讓她馬上到我這來,咱們四人開個小會,布置一下接下來的工作“老肖說完,靠著沙發閉上了眼睛。

  夏建站在院子里,兩眼發直,王琳輕輕的走了過來,小聲的說:“沒事了,這么一點小事,算什么,就當做她們給我們創業集團做的免費宣傳“

  夏建尷尬的笑了笑,沒有出聲,他能說什么呢?這事弄得他一點兒的情緒也沒有,真的說不出口,這陷害他的人也夠高的。

  王琳看了看夏建,忽然問道:“夏總,你不是想學英語嗎?都說了這么久了,怎么一點行動也沒有?“

  “也是,要不等我這次從西坪村回來,我就正式拜你為師”一聽到學英語,夏建頓時來了精神,兩個人越談越來勁。

  不大一會兒功夫,張三桂已把金一梅送了過來,大家入座后,老肖這才睜開了眼睛,他先是沖金一梅點了點頭,然后才問道:“金小姐應該已經知道昨晚發生的事情了吧?”

  金一梅長嘆了一口氣說:“這都是些什么人?弄這些無聊的事情出來,也不覺得掉價”金一梅說完,從包里掏出幾份小報,往茶幾上一放。

  夏建拿起一看,肺差點都給氣炸了。就見鮮紅大標題非常引人注目“創業集團夏總嫖娼被抓,遷怒記者,打人砸機。原美女老總去向不明,創業集團何人掌舵?”

  “混蛋!”夏建大喝一聲,把報紙摔到了茶幾上。

  老肖略掃了一眼,便笑道:“為這事生氣,不值。我現在宣布,由王琳暫時代理集團副總一職,你們回去后,馬上發文到關聯單位,金小姐要全力協助王琳”

  “好的”金一梅堅決的回答道。

  王琳愣了好一會兒,這才說:“肖總,這恐怕不妥,我畢竟能力不夠,如果夏總不在,這集團內好多人都不會服我的領導”

  “沒事,你放心干吧!下來我會給周莉、龍珠、還有張新她們,一一打電話的,大家都是聰明人,相信不會在這件事情上瞎鬧”夏建對王琳說道。

  老肖點了點頭說:“嗯!說的好,如果有人借此胡鬧,哪就再清洗一次,公司總要有新鮮血液的輸入。還有一件事,我今天也一起宣布,夏建不再擔任集團副總一職”

  “什么?肖總,你不是剛才說夏總沒事嗎?怎么忽然變卦”王琳著急的問道。

  老肖看了一眼夏建,心情沉重的說:“我考慮了好久,總覺得夏建目前出了這樣的事,不利于集團將來的發展,所以讓他離開集團也許是對的”

  咯噔一下,夏建的心涼了一截,他萬萬沒有想到,老肖會變得這么快,短短半天不到的時間,讓他經歷了坐過山車般的剌激。

  難道這就是人生,一個農民工,拼死拼活,拼到最后還是一個農民。夏建坐在沙發上,面無血色,他的心里在流血,他多么希望老肖把他留在集團,可老肖沒有說話。

  金一梅看了一眼老肖,正要張口時,老肖搖了搖手說:“你們誰也不要替他說話了,金小姐把他的工資多算兩月,也算是集團對他的一點補償,他本來就是一個農民,就應該回到農村去”

  老肖的這句話,讓夏建受傷不輕。他甚至都有點恨老肖,都是他,讓他的人生起伏不定。

  “投資農村這個項目暫時也停下來”老肖又補了一句,夏建的心徹底涼透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