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128章 談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就在這時,何瑋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這個時候,聽到這種聲音,還是有點讓人揪心。保瑋看了夏建一眼,無奈的抓起了桌上的電話.

  電話里立馬傳來了大喊聲:“何總!派出所所長說了,讓你在半小時之內解決問題,否則他們也頂不住了”聲音非常大,坐在這邊的夏建都聽了個一清二楚。

  何瑋的臉上,布滿了密云,她眉頭一挑問道:“夏總有什么辦法讓門口這些人暫時離開,不防說出來,讓我聽聽”不虧是北威集團的老總,到了這個時候,還是那么的臨危不亂。

  夏建愣了一下,呵呵笑道:“何總是聰明人,想必已經知道,我今天的來意,那我們就不必藏著腋著了,直奔主題吧!A號標地我們創業集團要了,你說個數,如果價格各方面合適,我們立馬接手,并打款給你”

  “哈哈哈哈!夏總真是快人快語,果然有誠意,那我也就不多費話了,有六千萬,我們馬上簽協議“何瑋說著,用手比劃了一下。

  夏建坐直了身子,臉上飄過一絲不快,他淡淡的說道:“看來何總根本不把我們創業集團放在眼里,一點誠意都沒有,哪就打擾了“夏建說完,站起身來就走。

  “慢“何瑋終于坐不住了,她輕喊了一聲。

  夏建慢慢的坐了回去,他漫不經心的問道:“何總這是什么意思?既不拿點誠意出來,又不讓我走,難道等下面的人沖上來后,連我一起被揍“

  “夏總不虧是商界青年才俊,辦事雷厲風行,好吧!既然你是帶著誠意來的,我何瑋也就給你抖個底,這塊地我已栽進去了四千多萬,所以加上其他費用及銀行利息,沒有五千萬,咱們免談“何瑋說著,眼睛看了一下窗外大門口。

  這時,大門口的叫喊聲,一浪蓋過一浪,隔著玻璃,都有點震耳欲聾。辦公室的門被推了開來,一個戴著眼鏡的女人走了進來,她對何瑋說道:“何總,市勞動局打電話過來,讓你趕快去一趟,這是第五個電話了,所以…“

  “知道了,你去吧!“何瑋極其不耐煩的打斷了哪個女人的話。

  夏建一看時機差不多了,立馬對何瑋說道:“何總,五千萬,這么大的數字,富川市沒有幾個企業能夠承受的住,而且我還知道,你所欠的材料費及人工費,也不過一千五百多萬,你這五千萬是不太多了?”

  “夏總,其實我們現在討論這個沒有任何的意義,關鍵是我門口,你也看到了,如果你能讓這些人先離開這兒,至于價錢的事,我們還可以繼續談”何瑋終于頂不住了,幾乎是用乞求的眼神,看著夏建。

  夏建沒有吭聲,只是朝身后招了招手,方芳快步走了過來,他偏著頭,在方芳耳朵上一陣叮囑,方芳聽完,轉身就走。

  不一會時間,方芳領著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走了進來,夏建立馬站了起來,盯著來人喝道:“李扒皮,你還認識我嗎?”

  中年男人眨巴著小眼睛,半晌了才說:“你是夏建?”感覺有點不太相信,確實也是,以前給他干活的哪個夏建,怎么能和現在西裝革履的夏建聯系到一起。

  方芳瞪了李扒皮一眼,冷聲說道:“這是我們創業集團的夏總”

  “噢!夏總好!”李扒皮把雙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慌忙伸了出來,夏建沒有理他,只是示意他坐在沙發上。

  夏建看著這個面黑心黑的包工頭,恨不得踩他兩腳,可現在不能,他極力的讓自己冷靜了一下說:“李老板,今天帶工人過來討薪的這些老板,你都認識嗎?“

  “老實回答“方芳指著李扒皮大聲的喝道,不知道為什么方芳也這樣反感這個家伙。

  李扒皮有點緊張的縮了一下脖子說:“真正的老板都沒來,我們都是一些小包工頭,也不能說是鬧事,確實這工錢拖的也太久了,都快一年了“

  “好!你認識就好,你馬上下去,給你們一起的小老板打聲招呼,讓大家先離開這兒,明天這個時候,保證大家都拿上所欠工資“夏建雙眼盯著李扒皮說道。

  李扒皮搓著手,有點不太放心的說“空口無憑,我說了怕他們不聽“

  “實話告訴你,A號地標我們創業集團收購,所剩工程,由我們創業集團完成,你如果還想繼續留下來承包工程的話,最好先把這件事給辦好了“夏建說著,掏了自己的一張名片,塞到了李扒皮的手中。

  李扒皮有點受寵若驚的樣子,他慌忙站了起來,連聲說著:“我馬上下去,一定把大家勸回去,但夏總別忘了,一定要給我活干“

  夏建應了一聲,看著跑出門外的李扒皮,心里沒有一點快樂起來的意思。

  李扒皮這家伙還真有兩刷子,下去一會兒的時間,門口的人群便如潮水般退了回去,何瑋的臉上,慢慢才有了喜色。

  她笑著說道:“真是謝謝你夏總!要不這事今天還真收不了場“

  夏建正想說話時,何瑋桌上的電話急促的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何瑋的臉上又是烏云密布,她輕輕的拿起了電話,小聲的說道:“喂!你好!北威集團何瑋“

  這是誰?能有這么大的威力,讓北威集團的老總如此低聲下氣,正當夏建滿臉疑惑時,就聽何瑋笑著說道:“對不起蘭市長,這事讓你費心了,關鍵是我們海外的生意資金鏈斷裂,所以才造成目前這種局面,還好,創業集團的老總,就在我這里,他們想接手“

  夏建一愣,原來是富川市的蘭副市長,難怪何瑋低聲下氣,他好像主抓這一塊,就在夏建心里正嘀咕時,何瑋把電話遞了過來同,并小聲的說:“是蘭市長,他讓你接電話“

  哎喲媽也!這跟市長通話,還真是第一次,夏建難免心里有點緊張,他接過電話,壓低了聲音說:“您好!蘭市長,我是創業集團的夏建“

  “哈哈哈哈!年輕人可以啊!這A號地標你們創業集團接手,我就放心了,有什么困難盡管提,我們在政策允許的情況下,一定會大力支持你們,你們的肖總,我們很熟悉的,有機會你到我辦公室坐坐,讓我認識一下你這個年輕人“一個洪亮的男中音的聲音,非常動聽的從話筒里傳了過來。

  夏建慌忙說道:“謝謝蘭市長的關心,有機會一定去拜訪您“掛上電話后,夏建心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美意,這都能和市長通上話了,如果在西坪村說出去的話,會羨慕死一大片的人。

  “這樣吧!夏總,今天這事你幫了我的大忙,我請你吃飯,咱們邊吃邊聊“何瑋笑著對夏建說道,人也站了起來。

  夏建臉色一正,忙說:“不不不,吃飯是小事,咱們還是談大事,要不這錢到不了位,明天他們還會來鬧,到時肯定比今天鬧的還會更兇“

  “也好,那你出個價,我們倆往一起湊湊,如果合適,我通知人馬上簽協議,我何瑋也是爽快人”何瑋說著,又坐了下去。

  就在這時,前臺的小女孩領著王琳、金一梅,還有工程的張理張走了進來,夏建給何瑋做了簡單的介紹后,便和張新坐到沙發上,倆人一陣耳語。

  等幾個數字在夏建的腦子里過了一遍后,夏建這才回到何瑋面前,重新坐了下來說道:“何總,你的工程款和材料費共一千五百萬,我一分不少給你,因為這是你欠別人的,至于這六百多畝地,我只能給你一千八百萬,再多一分我們也不會要”

  “哈哈哈哈!夏總,你這是打劫啊!六百多畝地,我當時拿下來時,每畝都是四萬多元,你一口就把我的六百多萬吹掉了,這事恐怕不成”何瑋呵呵笑著,美麗的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夏建。

  夏建腦子一轉,看來何瑋的底價是四千萬,不行,只能出三千五百萬,如果不行就走人,看她怎么辦?

  (親愛的朋友,本書馬上就要上架了,還沒有收藏的,請點一下收藏,謝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