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125章 泡了別人的老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跟佟剛一起來的哪兩個人,一見王有財不但睡了人家的老婆,而且還這么囂張,年輕人的氣就不打一處來了,其中一個大喊著:“哥,別猶豫了,先廢了這死胖子再說“說著,兩人也亮出了家當。

  王有財這下急了,如果他們不講理,先打他一頓,這里又沒有人,說不定把他打死都有可能性,哪他這輩子可就虧大發了。

  陳小菊這會兒老實了,蹲在地上,一聲不吭,感覺眼前的這事跟她半毛錢的關系也沒有。王有財狠狠的瞪了這個女人一眼,微笑著對佟剛說道:“兄弟,你要冷靜,一旦動武,吃虧的人肯定是你,這事咱們還有得談,何必要頭破血流“

  “還談個屁,這貨色我是不要了,明天就去辦理離婚手續,但你別給我得了便宜還賣乖,這事沒有這個,就算是我坐牢,我也要跟你拼到底“佟剛說這話時,看都沒看陳小菊一眼,看來這個女人真是傷透了他的心。

  我靠!泡了個女人,除了風騷點,也說不出哪里好,還沒想到竟然是別人的老婆,這事可咋弄,真要是鬧到廠子里,也不管怎么說,他畢竟是個廠長,影響弄壞了,威信也就沒了,那還怎么管人,王有財心里琢磨著,這事不知多少錢能擺平。

  佟剛看了一眼王有財腋下夾著的公文包,心一橫說:“這輩子遇上這個女人,算我倒霉,你們倆的事,早都在紙箱廠傳開了,如果你還顧你這個廠長的臉面,就拿出兩萬元來,否則我每天到你們廠內去鬧,叫你的廠長也做不好“

  王有財一聽,扯著嗓子喊道:“不可能,兩萬元憑啥叫我掏,你又沒有證據“他這是投石問路。

  “哼!你這個死胖子,別以為就你聰明,你可別忘了,倉庫原來的管理員,是我一個表親,你們有一次在辦公室做那不要臉的事,被他瞧了個正著,正因為這事,他才不干了,你知道嗎?“佟剛壓低了聲音,朝王有財吼道。

  哎喲!我的個天,王有財真想起來了,有一天中午,他從外面喝酒回來,看見陳小菊正爬在他的辦公桌上睡午覺,在酒精的支使下,他一時沒忍住,便把陳小菊抱上了桌子,正當倆個人正進入佳境時,倉管員推門走了進來。

  哪場面確實有點尷尬,當時他看到倉管員離開時,眼睛里都快噴火出來了,也難怪,他竟然是佟剛的表親。

  一直蹲在路邊的陳小菊,這時竟然站了起來,她對佟剛說道:“佟剛,你我夫妻一場,做事也別太狠了,我們從認識到結婚,我化你的錢,再多也超不過一萬元,你為什么要兩萬?“

  “閉嘴,不要臉的東西,還好意思在這兒說,你給我戴了綠帽,耽誤了我的青春,我要兩萬怎么了?“佟剛說著,做勢又要打陳小菊。

  撕破了臉,陳小菊也不是好惹的,她眼睛一瞪說:“有本事你動我一下看看,我叫我弟扒了你的皮。戴綠帽怎么了?你不是不要我了嗎?青春,狗屁青春,你有,難道我沒有?“

  嘿!這臭女人偷人還有理了,佟剛越聽越氣,操起手里的木棒,照著陳小菊的腦袋準備往下就砸,王有財一看,這可不得了,如果打了人,事情肯定會鬧大,他趕忙大喝一聲:“住手!這兩萬元就掏“

  還好佟剛收手的快,否則陳小菊的腦袋肯定會被砸爛。

  王有財垂頭喪氣的和陳小菊回到了廠里,身后還跟了個佟剛,一進辦公室,王有財便大聲的喊道:“張會計,你進來一下“

  張會計快步走了進來,一看王有財的臉色,就知道有點情況,她陪著小心問道:“有什么事王廠長?“

  “拿兩萬元的現金給我,我這朋友有急用“王有財頭也不抬,有點不甘心的說道。

  張會計猶豫了一下,看了看手表說:“我讓出納去趟銀行吧!我們的小金庫里只有幾百塊“張會計說完,快步走了。

  王有財示意陳小菊關上門后,對佟剛說:“寫張收條吧!這事也就過去了,如果你不仗義,還想敲詐我,你可別忘了,我也是混過社會的人“

  “哼!我拿了錢就走人,這輩子再也不愿見到你們“佟剛說著,拿過桌上的白紙,沙沙幾筆,寫好了收條,但沒有直接給王有財,看得出這人辦事還是十分謹慎。

  站在一邊的陳小菊,鼻子一皺,冷哼著說道“佟剛,其實我們分開是對的,你給不了我所要的,這事你不能全怪我“

  “打住,我不想跟你費話,明天咱們就去辦手續,從今往后,我們兩死不相往來,你不想讓別人知道,最好是從現在開始,閉上你這張臭嘴“佟剛打斷了陳小菊的話,

  陳小菊氣得一握拳頭,在佟剛腦袋上一晃:“你…“

  “出去出去,回你的辦公室去,這里沒你什么事“王有財有點不耐煩的朝陳小菊揮了揮手。都是這個女人,愛慕虛榮,結婚了偏說自己沒結婚,這不,兩萬塊就這樣打了水飄,他心疼啊!看來接下來的幾個月,他不能打牌,也不能請朋友喝酒,更不能去KTV了。

  張會計的辦事速度還是比較快的,臨下班時,把兩萬元放在了王有財的桌子上,然后人家讓王有財也打了個收條,這才拿著收條下班了。

  等廠內所有人都走完了,王有財把辦公室的門反鎖了起來,這才冷冷的對佟剛說:“收條給我,拿錢走人,從今往后,今天這事,不許給任何人講起,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呸!我怕傷了我的口“佟剛一把搶過王有財手里的兩萬元,把收據拍在了桌上,轉身就走,臨出門時,把辦公室的門摔的很響,感覺這門就是王有財,他得出了這口氣。

  王有財把腳往辦公桌上一翹,整個身子躺在了在轉椅里,滿腦子的悔恨,你說自己干的這是什么事?這事如果被他爸媽知道了,還不被氣死。一想到爸媽,王有財這才想起,自己已有好長時間沒有回西坪村了,不知道村里現在是什么樣子。

  門吱的一聲,被推了開來,陳小菊扭動著水蛇般的細腰擠了進來,她一進來,就把門從里面反鎖了起來。

  王有財微微睜了一下眼睛,沒好氣的問道:“你怎么還不走?“

  “你不是也沒走嗎?我干嗎先走“陳小菊說著,走到王有財面前,屁股一扭,就坐上了桌子,短短的裙擺下一抹粉色,就露了出來。

  王有財掃了一眼,心里就有點按奈不住了,可他一想到自己的兩萬元,就氣惱的把臉轉向了一邊。

  陳小菊微微一笑說:“你就是個傻瓜,干嗎給他兩萬元,留下來我們好好花唄!他本事就來鬧,反正我和他離婚是遲早的事,他這樣一鬧,我們就來個順水推舟,結了算了唄!“

  “什么?”王有財一聽,驚得把腳從桌子上放了下來。

  陳小菊把身子慢慢朝他壓了過來,嬌聲說道:“什么個意思?睡了老娘,也想不認賬,你休想“

  王有財沒有想到,這個陳小菊還有點賴上他的意思,反正管不了這么多,明天的事明天說,但今天到了嘴邊的肉他不吃白不吃。

  王有財猛的站了起來,一把把陳小菊按倒在了辦公桌上,為了他的兩萬元,他今晚必須賺回來,否則他就吃了大虧。

  一陣猛烈的沖撞,身下的陳小菊發出了誘人的叫聲。

  (親愛的朋友,本書馬上就要上架了,還沒有收藏的,請點一下收藏,謝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